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帝医醉妃最新章节 - 【115】【愿意追随

帝医醉妃 【115】【愿意追随

作者:仙魅书名:帝医醉妃类别:穿越小说
    这些人每一个都有着功夫底子,走起路来步步生风。悫鹉琻晓

    锣鼓冲天之中,一个面黄肌瘦的新郎官骑着高头大马,走在最前面。迎亲的队伍非常庞大,看上去不是普通人家的迎亲队伍。

    众人看上去风尘仆仆,必定是从远方而来。

    韶音还注意到了一点,那新郎官的身边还跟随着两名精神熠熠的老者,很可能是那瘦弱新郎的贴身护卫。

    路上但凡有行人,见到这一支浩浩荡荡的队伍,莫不是退避三舍,眼底露出敬畏之色。

    迎亲队伍高举的旌旗上,赫然写着罗字。神都之中有名望的人家中,能够有这样排场的非常少。其中更没有哪一户是姓罗的,也让韶音断定了他们是来自其他地方。

    “这位公子请上前一步,我有话要对你说。”

    韶音走到了队伍的前方,那泰然自若的模样,让所有人都为之惊讶。

    她站在那里,衣袂飘飘,好似出尘的仙子。

    一双明澈的眸子,充满了叫人信任的温暖光芒。

    “少爷,小心有诈!”

    新郎官身边的老者,警惕地说道,老脸上露出了凝重之色。

    他们少爷若是有一点闪失,那他可没办法交差。

    “咳咳咳!”

    听闻老者这么说,那罗少爷皱了皱眉头,蜡黄的脸上,露出了一抹迟疑之色。如果不是他太过瘦弱,脸色看上去太难看,他的模样还算得上是端正。

    只是常年受到病魔的侵扰,他如今已经瘦得皮包骨。

    他剧烈的咳嗽起来,似乎要把肺都咳出来。

    “若是这位公子不希望新娘成为寡妇,就独自上前来,我有办法治好你半年未愈的疾病。”

    韶音见到他们一脸怀疑,脆生生的嗓音,清晰地落了下来,让原本还一脸怀疑的罗少爷变了变脸色,震惊地看着她。

    他是半年前才得了非常严重的病症,请了许多名医,都没有一丝好转,如今反而是病入膏肓。

    两位老者脸色也变了变,他们少爷在半年前得病,这是个秘密。眼前这个姑娘是如何知道的?

    “你们在这里等着,我去去就来。”

    罗家少爷开口说道,见到两位护法要阻止,他有些苦涩的看了他们一眼。

    “我本就是快死的人了,没有什么可怕的了。如今有一线机会,如果不试试,怎么知道结果?”

    “少爷小心!”

    两位护法闻言,这才没有阻止。他们少爷如今的病情已经非常严重了,如果不是这样,他们老爷也不会病急乱投医,想要用冲喜,来冲掉他身上的病魔。

    “驾!”

    罗少爷挥了挥马鞭,独自走上前来。来到韶音面前的时候,他眼眸凝视着她,好似溺水的人,抓住了最后的救命稻草,眼眸里面有着一簇火苗,闪着星星光芒。

    “你能治好我的病?”

    “自然。”

    韶音点了点头,充满自信的话音,无端叫他感觉很有信服力。

    “你如今发病应该是有五个月半了吧!如果你再晚半个月遇到我,到时候就是神仙也救不了你了。”

    她扫了扫这位罗家少爷,淡淡的话音,透着几分笃定。

    观气色,察病情,细致入微的判断出患者得病的时间和原因,对于韶音而言,是非常简单的事情。魔医之名,不是简简单单的两个字,而是实力和医术凝聚而成的金字招牌!

    “那我还有救吗?拜托你救救我!我是罗家的三公子罗浮春!只要你可以救好我,要什么条件任由你提。”

    罗浮春听到她的话,心中重燃起熊熊火焰。他是一个凡人,也会畏惧死亡。最重要的是,他并不想要他的新娘子,成为寡妇,独自承受百年孤独。也是因为韶音的话,让他的心里激起了求生的**。

    原本,他已经在一次次希望与失望的交叠之中,堕入了绝望的深渊。但是,因为心中所爱的女子,他依然对生命有着最后一丝希望的火种。

    “知道为何我要叫你单独上前吗?因为你的病,其实是被人害出来的。原本你只是非常简单风寒,但是你的药却被人掉包了,我观你的面色,便可以看出你的药已经被换了近半年。”

    韶音低声的话音,让罗浮春的脸上露出了惊惧之色。

    “你的病发自肺,所需要的药草味道应该是苦中微甘。如果你平日所喝的药,不是这样的味道,那就说明有问题。”

    不等罗浮春开口询问,韶音就解释道。

    “神医!你说得没错,我平日喝的药都是酸涩至极的。”

    罗浮春的眼底充满了复杂之色,想到自己这半年受到病痛的折磨,对于那个害他的人,他就恨得牙痒痒。

    原本以为的入口良药,如今却成了夺命的毒药。

    这世上最可怕哪里是毒药,其实是贪婪的人心呐!

    他身为罗家最得宠的年轻小辈,他的存在威胁到了其他人的地位,人家自然容不了他的存在。想起他所喝的药,都是由叔叔亲自端来的,他就感觉一阵彻骨心寒。

    “咳咳咳!”

    他说着话,又再度距离咳嗽起来。如今他看向韶音的目光,已经是敬畏如神明。

    “求神医救我一命。”

    他握了握拳头,恳切的请求道。

    “伸出手来。”

    韶音淡淡的说道,面纱之下的玉容看不出是什么神情。

    罗浮春立刻将手伸出来,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到指尖一痛,她的银针就落了下来。

    手起针落,待到她拔起银针,他的指尖沁出了一滴滴浓黑的血滴,触目惊心!

    “有没有感觉好一点?”

    韶音收起银针,目光平静如湖水,好似早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

    “整个人好像都轻松了下来!神医!你真的是神医啊!”

    罗浮春原本觉得韶音看上去太过年轻了,又是一个女子,心中难免有些不确定。但是韶音用她的真本事,直接打消他所有的顾虑。

    “罗公子今日可是新郎官,可不要耽误了吉时。今日遇到罗公子,冒昧提醒了一句,罗公子这病一时半会儿还死不了,我今日还要进城,就不打扰了。”

    韶音不再提治病的事情,而是说出了自己的行程。

    “神医别走啊!这里距离神都还有些路程,请神医与我们同行吧!免得这路上不太平,要是有些毛贼伤了神医那就不妙了!如果神医拒绝,那就是看不起我们罗家了。”

    罗浮春着急的邀请她同行,要是让这大救星走了,那他要上哪里找去?她说自己一时半会儿是死不了,不过再过几天就难说了,他遇到了一个神医,哪里会错过这个救命的机会。

    “罗公子都这么说了,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韶音淡淡的说道,依旧是一脸淡若。

    “快请!快快有请!”

    罗浮春一脸激动地将韶音请了过来,那热情的样子,叫罗家队伍上上下下都目瞪口呆。

    他们少爷已经非常久没有露出笑脸了,如今在一个陌生人面前,竟然露出了灿烂的笑容,热情地招呼起她来,实在是匪夷所思。

    他们罗家在世俗之中或许没有什么名气,但却是实实在在的隐世大家族!

    在罗浮春的亲自邀请下,韶音坐着随车的华丽马车,在罗家无数高手的护送下,大摇大摆地回了神都。

    在城门口潜伏的人,明明见到了韶音在马车里面,但却忌惮罗家的强大护卫队,全都不敢动手,只能看她在眼皮底下进了神都。他们已经可以想象首领的脸色,将会是何等难看!

    他们布下了天罗地网,却还让一个连武功都不会的弱女子给跑了。最后还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光明正大的回来。

    接到韶音安全进城的消息,在城外树林找了大半天的女首领,气得差点就当场吐血。

    “该死的贱人!她到底怎么跟罗家扯上关系的?”

    女子蒙着布的脸,被气得铁青。胸口气闷得无法呼吸,见四下无人,她扯下了蒙面布,露出了一张浓妆艳抹的脸。

    如果韶音在这里,必定会认出这个女子,正是鱼戈。

    她不仅仅是云上的四将之一,还是另外一方势力派过来的卧底。原本她因为爱上陌紫皇,想要背叛她之前的组织,但在得知韶音就是上头下令要格杀的朝音公主,她便主动接下了格杀任务。

    “首领,这次太子爷也到了此处,得知朝音公主在您的猎捕下逃走,如今正大发雷霆。”

    一名死士站在鱼戈的身边,低声开口说道。

    “哼!不过是一个假太子,要不是长老团想要扶植他为帝,他以为自己算什么?”

    鱼戈冷笑着说道,脸上露出了一抹不屑之色。

    “你觉得我算什么?”

    一声冷飕飕的嗓音,从一旁传了过来,吓得鱼戈心脏一缩,慌张地抬头看向一脸阴沉的梦昙。

    听到他的话,所有人都是猛地一颤,脸上如此了惊恐之色。

    梦昙太子可是出了名的铁血手腕,被他听到鱼戈在当众说他的坏话,别提说的人了,就算是听的人也要受到株连。

    “殿下恕罪,是属下一时口快,说错了话。殿下大人大量,不要跟属下计较。”

    鱼戈不情愿地开口说道,在梦昙面前低声下气,让她觉得很没面子。

    “司徒,我不想再听到这刁妇说一句话。”

    梦昙目光冷冷的扫过众人,声音好似来自地狱之中让人不寒而栗。

    “是,太子爷!司徒知道该怎么做!”

    跟随在梦昙身边的侍从司徒,冷漠的声音充满了怒火。这个小人物敢瞧不起太子爷,那就是踩到了他的底线,他们视为神一般的太子爷,哪里容任何人侮辱。

    梦昙不想再看到鱼戈的脸,直接甩甩衣袖离开。听说韶音已经平安回了神都,他感觉似乎也安心了几分。

    至于剩下的事情,司徒会替他处理好。

    “你们几个,把这个以下犯上的刁妇给我拿下!”

    司徒手中亮出了长老团授予的令牌,那是死士团的指挥令牌,可以说是死士军队中的虎符,可以调动所有长老团培养出来的死士。除了最高等的几名死士之外,他可以对其余任何死士下令。他自己本身就是那几名高等死士中的一个!

    见到他手中的令牌,原本还听命于鱼戈的手下,立刻动手将她制住。

    “你要做什么?我可是长老团亲封的首领!”

    鱼戈负隅顽抗的说道,还不知道自己如今的情况。

    “呵!真是可笑的蠢女人!你难道不知道,我们太子爷是长老团之中那位的亲孙吗?你以为当初朝音公主被送出宫只是一个偶然吗?”

    司徒一步一步走近鱼戈,看着她惊骇的目光,他的脸上露出了冷笑。

    梦昙会成为云梦太子不是偶然,而是必然的事情。公主换太子的计策,早在十多年前就已经开始进行了。如今,朝音公主出现,那她就必需死。这样太子爷就可以名正言顺继位,不费吹飞之力。

    “太子爷不想听到你说话,那你就给我闭上嘴!”

    司徒一改无害的神情,露出了一抹残酷之色。伸手捏住鱼戈的下巴,将药瓶里黑乎乎的药灌入她的喉咙。

    当火烧般的药,穿过她的喉咙,她感觉喉咙完全烧了起来。强烈的剧痛,让她忍不住大叫起来,但却发现自己根本叫不出声音来。破锣般沙哑的尖锐声音,伴随着血色的残阳,支离破碎。

    她张大嘴巴,想要说话,只能发出无意义的声音。她的眼底里充满了恐惧与不甘,她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

    她到底是哪里招惹到了那个煞星?只是一句话,就被打下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翻身。

    与树林里惨淡的画面截然不同,神都之中充满喜庆的气氛。

    韶府之中如今也是张灯结彩,褪去了素白之色,换上了喜庆的红艳。上上下下忙碌起来,将韶府里里外外都打扫得干干净净。

    然而,这一切却不是因为韶音的婚事,在武尊王将聘礼送进帝医府而非韶府的时候,原本想着巴结韶府的人,都看清了一件事情。韶音已经离开了韶府,当初韶府对她一点都不好,如今她已经自立门户,与韶府没有什么瓜葛。

    那些准备送礼给韶府的人,全都把贺礼改送到了帝医府。

    “奶奶,那些人真是狗眼看人低!那个小贱人也是吃里扒外,如今飞黄腾达了,就不记得我们韶家的好。”

    韶府二少爷韶茂得知武尊王将聘礼送去帝医府邸的空前盛况,再看看如今韶府门庭冷落的萧条样子,对韶音就怨恨不已。

    他早就不记得当初韶音母女两人在韶府过得是猪狗不如的日子,他们都是如何欺辱她们母女?

    她们母女在韶府之中,可曾过了几天好日子?

    “奶奶,我们韶府真是出了白眼狼了!韶音如今当了帝医,连爹爹都不放在眼底,实在是太气人了。”

    韶绣想起当初被韶音惩罚,如今还记恨在心里。想着她一个小小庶女,如今却可以独享那么大的尊荣,她却连一点光都沾不到,如何能够不恨?

    “我们以前对她那么好,她真是不知道报恩!白养了一只狗!”

    韶娜恶毒的话音,充满了嫉妒。她原本以为自己可以仗着是武尊王妃姐姐的身份,在神都之中威风一把,嫁给贵公子。但是如今连一张请柬都没收到,人家根本就不记得她是哪位了!

    “老爷要把这孽障狠狠教训一顿,让所有人都知道这个不孝子孙是如何对待娘家的!”

    八姨娘也开始煽风点火,伸手拉了拉懦弱无主见的韶普,嗲声开口说道。

    “是啊!是啊!实在是太不孝了!”

    韶普讪讪的点头说道,觉得他们说得也有道理。

    “你们还真是有脸说这种话!回去照照镜子,看看你们一个个无耻的样子,到底有多丢人!”

    一道温润的嗓音,透着薄怒的情绪,掷地有声的落下。

    坐在主位上一脸严肃的老太君,在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脸色才缓和了几分。

    “乐儿,快来奶奶身边坐。”

    老太君亲自站起身来,将韶乐带到身边坐下,显示出他在老太君心中的地位有多重要。

    如今韶乐的眼睛已经恢复了光明,听说是被韶音治好的。这让韶家的男丁,全都恨死了韶音。

    老太君原本就疼爱韶乐,如今韶乐恢复光明,可以说是韶府最有可能继承家主之位的人。比起草包韶茂,韶乐显然更得老太君的喜欢,如今老太君大权在握,他日说不定就会让韶乐继承家产。

    “奶奶!”

    韶乐走到老太君的身边坐下,目光扫过一周,众人面色各异。

    在韶府之中,真正喜欢他的人,只有老太君一人。其他人都恨不得他快点消失,但他怎么会让他们称心如意?

    “韶乐,你有什么资格说我们?不过是一个在我们韶府混吃等死的庶子!”

    二公子韶茂见到韶乐高高在上的模样,就忍不住说出这话来,这话他憋在心里太久了,如今不吐不快。

    听到他说的话,在座的人都是惊讶不已。他们就算是心里对韶乐嫉妒不已,也没有那个胆子说出来。

    果然,韶茂的话,戳到了老太君的痛处。她最看重的就是韶乐这个宝贝孙子,哪里容谁这么说他!

    “孽障!你给我滚出去!”

    老太君气得站起身,手中握着拐杖要把他打出去。

    “你个死老太婆,赶走了我大姐,还想赶我走!你怎么还不死?”

    韶茂双手叉腰,被老太君打得生痛,伸手将她推在地上。

    “嘭——”

    老太君被推在地上,气急攻心晕了过去。

    “娘!”

    “奶奶!”

    “老太君——”

    大厅之中乱作一团,韶乐怒目瞪了韶茂一眼,眼底滑过一丝杀意。

    这么多年,对他好的人屈指可数,老太君就是其中一个。韶茂竟敢对老太君下手,他不会放过他的!

    “迎亲的队伍已经进城了,过会儿马上就要到了,这该如何是好啊?”

    众人见到老太君一倒,全都乱了分寸,焦急无比。

    “几位姨娘将新娘送出门,韶安总管和大伯照顾奶奶。”

    韶乐见到躺在长榻上的老太君,开口指挥了起来。

    众人如今惊慌失措,听到韶乐的话,连忙各自忙碌起来。

    这一次韶府要出嫁的人,并不是他们家的女儿,而是老太君师门中的师侄张银玲。因为仙云谷中很少有人嫁娶,所以老太君亲自为张银玲举办婚礼,让她感受一下世俗之中女子嫁娶的感觉。

    另一边的迎亲队伍,绕着神都走了一圈。

    “神医大人住在何处,就让我们送你过去。”

    罗浮春开口询问道,想要等迎接到新娘子之后,再去登门求医。

    “前面不远处就到了!罗公子不必再送了!”

    韶音走下马车,也不好意思耽误他们迎亲,伸手指了指不远处人流稀少的街道。

    “我们这几日会下榻在醉欢楼,请神医务必抽空过来一趟。”

    罗浮春见到她不愿意透露自己的身份,眼巴巴的看着她,想请她出手救治无数名医都束手无策的病症。

    原本他的病还能治好,他见过许多名医都一脸从容的开了药方,但病情还是越来越重,他如今才知道到底是何原因。只是经过半年的拖延,他吃了许多的药,如今这身子几乎承受不了任何的药力了。

    他唯一的希望,就是眼前这个神秘的女子。

    “明日,镜雪楼再见吧!”

    韶音今日有事要忙,便开口缓缓地说道。

    听到她的话,罗浮春的脸上,这才露出了喜色,连连点头。

    “一定到!一定到!”

    送亲的队伍,渐渐离开了她的视线,她转身朝着南后街走去。她并未因为今日的事情就害怕得躲在家中,而是继续做自己的事情。因为她料定了那些人现在不敢再动手,在没弄清楚她和那个神秘的罗家有什么关系,对方暂且是不会妄动的。

    她也算是借了罗家的势,震慑住了那些蠢蠢欲动的人。

    她不相信陌紫皇没有派人在她的身边保护,但她还是出事了,这也让她知道了一个重要的消息。陌紫皇身边绝对有隐藏奸细,而且还是个地位颇高的人,才能够欺上瞒下,暗中使绊子,让那些暗中保护的人失去她的行踪。

    知道了这个关键,她便有了底气。至于那内奸是什么人,她自然有办法知道。

    不仅仅是为了她自身的安危,也是为陌紫皇拔去随时可能爆发的毒瘤,除掉后顾之忧。

    她一个人走向南后街,一路上平安无事,没有遇到任何麻烦。她找到百事通,让他将在这附近的小混混全部聚集过来。

    百事通的效率很高,不多时,就有一大群的小混混聚集到百事通的破院子里来。这些人看上去都是流里流气的模样,许多都是年轻人,没有学好,走上了黑道,如今已经无法回头了。

    “百事通,你叫我们过来干嘛?”

    “老子还忙得很,有事快说!”

    “今天被那个王公子打了一顿,真是气死人了!澳天让我逮到机会,弄死那个蠢猪!”

    “野哥,那王公子可是官家子弟,不是我们能惹的,还是忍一口气吧!”

    “是啊!我们惹不起那些人!”

    “算了,等会儿一起去喝一杯,再去乐一乐。”

    “......”

    小混混们骂骂咧咧的走了进来,脸上都是不耐烦之色。

    百事通在这条街上颇有威望,算得上是地头蛇,但这些小混混非常难驾驭,没有谁让他们真心服的。

    见到他们这模样,百事通也有些担心,生怕韶音会吃亏。

    “人都到齐了吗?”

    宛如天籁的声音,从屋子里传了出来,让所有人都感觉心头一暖,竖起耳朵想要听得更清楚一些。

    “小姐,人都到得差不多了!只有几个人没到!”

    百事通有些尴尬的说道,想到自己打包票说都能来,最后还是少了几个。

    “无妨,能来几个算几个!”

    随着“吱呀”一声,韶音推开门扉,从屋里走出,站在了众人的面前。

    破败的院子里,那一道清丽的倩影,几乎在瞬息的时间,就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

    原本见到美女,这些小混混早就哄笑着调戏起来了,但触及到韶音那充满威严的目光,所有人都感觉心里的邪恶念头顿时被冰水浇灭了,只剩下了残烟袅袅。

    “你们想要昂首挺胸的过日子,还是混迹在最底层,欺负老百姓过活?你们想要大碗喝酒,大口吃肉,又活得有尊严吗?你们想要干一番大事,还是要浑浑噩噩渡过这一生?”

    院子里寂静无声,唯有韶音的声音,在众人的脑海中响彻不息。

    她的问话,在这些终日混日子,虚度年华光阴的小混混心里重重落下一击,叫他们的心头涌起了滔天巨浪。

    他们当然想要活得有尊严,想要拼一场青春热血,干一番大事业!但是,他们只是人人鄙视的小混混,哪怕是他们的家人,都瞧不起误入歧途的他们。但是,他们走上这条不归路,就没有回头路了。

    就算后悔当初成为一个不务正业的小混混,现在却没有人愿意给他们一个机会!

    所有人都沉默了,没有人回答韶音的话。

    韶音没有着急,而是让他们沉思片刻,继续开口说道。

    “如果你们愿意,就跟随我!我不需要其他的东西,只要忠心的人。”

    “你——你是谁?我们凭什么要——要跟着你?”

    一个小混混怯生生的问道,好像在韶音的面前,他完全没有勇气开口问话。

    “镜雪楼,醉仙。”

    韶音微微一笑,脆生生的嗓音,让所有的小混混都惊呆了。

    那个名震天下的醉仙,居然就在他们的眼前!

    “我可以作证,她就是镜雪楼的醉仙。”

    百事通开口说道,引起整个神都风云变幻的醉仙,就是他的小姐,这也是让他自豪不已的事情。

    “人生就是一杯酒,味道是浓烈还是平淡,就看你们每个人的选择。是否要跟随我,闯出一片天下,就看你们自己的选择,不要让我给你们找理由。”

    韶音让百事通拿出一个精致的酒瓶,将缠梦浮春倒满酒杯。浓郁的酒香,宛如梦幻一般飘出来,让所有人一瞬间似乎看到了无数个曾经拥有的轻梦,如今却被现实尖锐的棱角,狠狠地戳碎。

    “此酒名为缠梦浮春,人生一梦,何不开怀放手,大醉一场?可有人与我共饮?”

    她举起酒杯,对着苍天,那股傲世风华,瞬间折服了所有人的心。

    当他们多年以后回忆起来,心中还是震撼不已,脑海中那副对酒酬苍天的霸气身影,永远无法磨灭。

    “跟着你如果可以直起腰板过好日子,我跟!”

    有了第一个开口的人,下定了决心说道。

    “相信我,你不会后悔这个选择。”

    韶音的目光放柔了几分,让众人感觉格外亲切。

    “我愿意跟随醉仙!这他娘的憋屈人生,老子已经受够了,我要扬眉吐气!”

    又有一人开口说道,眼睛定定地看着韶音,想要从她的身上,寻找勇气与力量。

    他看到了!

    见到韶音那自信的身影,明媚的眸光,全都写满了温暖光明。

    “俺没有别的本事,但有一颗忠心,醉仙不要嫌弃。”

    越来越多的人响应,愿意追随韶音。

    见到众人眼底里燃烧的火焰,百事通仿佛看到了曾经的自己。他迷茫得渡过了这么多年,如今才真正找到了自己的路。

    他相信在小姐的带领下,他们也可以混得风生水起,要混就要混出个大事业来,才不枉来人生走一遭!

    这些原本如同一盘散沙的小混混,在这一刻感觉众人格外有凝聚力。而他们的凝聚点,就是那个充满人格魅力的女子。年纪并不大,却让人忍不住相信。

    在众人心潮澎湃的宣誓之后,突然有人破门而入。

    “我们来晚了!”

    一名面容粗犷的大汉,在几名小混混的搀扶下一瘸一拐地进了百事通的破院子。

    他的双手无力地下垂,看样子是被人扭断了,一条腿也是以不正常的姿势摆着。豆大的汗珠,从大汉的脸上滚落下来,但他却极力忍住。

    “豹子哥,是谁把你打伤了?”

    “就是那个王小三,看上小夏姐,将她强抢回去。我们几个看到,追了过去,就被打残了。”

    “都是豹子哥仗义,不然我们都要被打死了。”

    “豹子哥武艺高强,那王小三怎么是豹子哥的对手,开玩笑吧!”

    “呸!一百个王小三都不是豹子哥的对手,还不是那小人用小夏威胁,如果我们反抗,那小夏就会当街被扒光衣裳,那小夏还不得投河自尽。”

    “小夏是百事通的义姐,豹子哥当然不会坐视不理。”

    “但是豹子哥被打成了这样子,那些医馆不肯治豹子哥,说我们是小混混,不值得治!”

    众人三言两语的说起事情的经过,百事通听到小夏出事,脸上也充满了焦急之色。想到那个王小三,实在是欺人太甚了!

    原来这个大汉是这条街上很有威望的豹子哥,平日很仗义,武功非常高,对道上的兄弟都很照顾。他特地请了豹子哥过来,原本以为他是仗着自己在道上有头有脸的地位,所以才爽约了,没想到是遇上了王小三!

    “现在小夏姐被王小三带走了,我们必需要救她,不然那个禽兽一定会——”

    有人开口说道,但想到王家可是当官的,他们只是小混混,根本就救不出小夏。

    想到这里,众人的目光都黯淡了下来。

    “小姐!”

    百事通将恳求的目光看向韶音,脸上充满了隐忍之色。

    “你不必多说了。”

    韶音看了他一眼,走向了豹子哥。

    见到韶音没有说话,百事通的眼中有着一丝泪光。

    “你是什么人?”

    豹子哥见到韶音,就知道她不是这里的人,在道上混的人,哪里有这样清丽脱俗的气质。她应该是身居高位之人,身上有着浑然天成的贵气。

    “你是条汉子!”

    韶音走到他的面前,纤纤玉手陡然伸出,朝着豹子哥的手臂击去。又以奇快无比的速度,踢了他受伤的脚一下。

    众人只听到三声连续的“咔咔咔”,紧接着豹子哥就发现自己剧痛的手脚又能够活动了。

    “你——你是怎么做到的?”

    豹子哥动了动手脚,发现自己又能动弹了,好像上一秒被打得不能走路的人不是他一样。

    如果不是众人太过了解豹子哥的为人,真要以为他是演戏作假了。

    “举手之劳。”

    韶音拍了拍手,那淡若的模样,让所有人都佩服不已。

    “太厉害了!”

    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凉气,看到她接骨的利落手法,还有那潇洒的一腿,一秒就亮瞎了大家的眼睛。

    “我豹子生平第一次服女人!”

    豹子哥这个铁铮铮的硬汉,中气十足的声音,让众人都精神一振。

    “以后豹子这条命就是你的了!听凭差遣!”

    他拱了拱手,严肃的说道。

    对于习武之人而言,手脚就是他们的性命,如果手脚不能用了,那他们这身本事就废了。原本他以为自己下半辈子就要当废人了,没想到三两下就被治好了。他这个人有恩必报,心中已经做出了这个决定。

    “有了豹子哥的加入,可以说是如虎添翼啊!”

    百事通见到豹子哥竟然主动要效忠小姐,当下开口说道。

    “大家加入了我们醉仙殿,日后就是兄弟了,如今姐妹有难,我们就去把她救回来,绝不能让禽兽得逞。”

    韶音挥了挥手,脆生生的嗓音,让众人的眼眶一湿,心脏里也涌起了热血。久违的青春激情,又回到了身上。

    “兄弟们,听我安排,今晚的行动,只能成功。”

    她看了一眼天色已经黑了下来,他们醉仙殿的第一次行动,就在这黑夜里展开。

    众人围了过来,她站在中央,宛如沙场点名的将领,让众人也感受到了那股意气风发的豪气。

    听完她的计策,所有人都连连点头。

    “有的时候不需要蛮力也可以解决事情,我们在面对困境的时候,需要清醒的头脑,一时冲动也解决不了问题。”

    韶音缓缓地说道,看着这些还存着热血的年轻人,她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

    这些人的潜力非常大,看来她要制定出一些方案,好好的操练一下他们。

    看着她那眼睛里的笑意,众人都感觉一阵凉飕飕的,好像是掉进狼窝了。

    但是,如今他们都已经加入了,要走可是不容易了。

    “为什么我觉得小姐笑起来的时候,有点叫人怕怕的!”

    “好像她刚才在说到怎么处置王小三的时候,也是笑得很灿烂。”

    “我还是喜欢小姐面无表情,比较有安全感!”

    “我也又同感啊!”

    “......”

    众人窃窃私语的说道,不知不觉间心中对于韶音已经充满了敬畏。

    夜,越来越深,正是夜黑风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