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帝医醉妃最新章节 - 【114】嫁得嫁甘愿

帝医醉妃 【114】嫁得嫁甘愿

作者:仙魅书名:帝医醉妃类别:穿越小说
    “九儿,倘若你不愿意下嫁于他,我便带你走!相信哥可以保护你!”

    韶乐温润的嗓音,透着几分认真。悫鹉琻晓澄澈的眼眸,深深地凝视着韶音。

    笔直的背,好似白雪中挺立的竹,风骨清奇。

    海纹蓝色襟口探出的手掌,朝着她伸了出来。

    此刻,天地静谧,唯有他的声音,清晰至极地抚过她的耳畔。

    他仔细地看着她的神情,只要她的脸上有那么一丝丝不情愿,他都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但是,他却只看到了韶音玉颜上含羞的幸福甜蜜,那样温柔明媚的笑容,让他的心疼痛而喜悦。能够见到她拥有幸福,不是他所希望的事情么?

    可,胸口那方寸之地,为何像是被细细的刺扎进去,想要找出到底疼在哪里,却如何也找不出来。只能任由那细细的刺,扎进血肉间隙,横冲直撞地寻找出口,最终却是让整颗心都布满疮痍。

    也许,他希望她的幸福,是他亲手给她的。见到她为了别的男子笑得那么甜,他脸上的笑容有些哀伤。

    她是他世界中唯一的光明,让他想要抓紧,但人如何抓得住扁?

    他的手掌,无力地收了回来,在她的话音落下的那一瞬间。

    “哥,我是心甘情愿嫁给他的。”

    韶音娓娓动听的嗓音,有着一股坚定不移的笃定。她决定的事情,她看中的人,都不会改变。

    这,便是她的果断!

    “如此,哥——恭喜你!”

    韶乐的肩膀微微发颤,转过身,不愿意她见到自己脆弱的一面。

    “哥,我永远都是你的妹妹,无论是现在,还是将来,不会改变。”

    韶音没有看到他此刻的面容,只当是他舍不得自己,淡淡的开口说道。

    在她的心里,他一直都是她的哥哥,保护她,安慰她,鼓励她的那个哥哥。

    “九儿,我想要的,你不懂。”

    韶乐心中默默地叹息,眸光黯然。他永远只是她的哥哥,对他而言,悲伤多于快乐。

    “等你大婚之日,定要邀请我。”

    他努力调整好自己的情绪,装作没事人的样子,微笑的对韶音说道。

    “我有些累了,先回去了。”

    “我送你!”

    韶音感觉到韶乐情绪有些低落,却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她陪着他走在雪地上,将他送到停在外面的马车之上。看着他踏上马车没有回头,随着马车渐行渐远,她感觉似乎有什么在分崩离析。

    她戴上面纱,绕着原路,走回镜雪楼,送她过来的马车还停在外面。

    “去南后街。”

    她坐在马车上,淡淡的开口说道。

    “踏踏踏!”

    马车夫沉默不语,一直低着头,让人看不清他的模样。他扬起马鞭,让马车飞快地前进。

    韶音坐在马车之内,心里在想着许多事情,无论是大婚的事情,还是组建势力的事情,都需要花费不少的心思。一件是她的终身大事,另外一件则攸关她能否在这弱肉强食的世界立足的关键。

    她想了一会儿,感觉马车的行驶速度越来越快,她掀开帘子看向外面。这才见到这条路,并不是去南后街的路,而是出城的路。

    她意识到事情不对,知道这马车夫应该有问题,就算此刻她想下去也没那么容易了。马车行驶得太快,根本不能跳下去。

    不过是片刻的功夫,她就见到马车已经飞奔出城门口。

    她在等待着逃走的机会,看城外的人流已经非常稀少,她准备在手中的银针陡然亮了起来。朝着马车夫的后颈射去,马车夫陡然坠下马背。

    没有人驾驶的马儿,未曾停下来。

    韶音跳上马背,将缰绳拉住,停下了马车,跳下马车之后,就将长鞭一扬,让空马车径直朝着前方行驶而去。她自己则是朝着一旁的树林躲去,想要静观其变,看看究竟是何人要将她掳走。

    马车没有方向地乱跑,在冲向密林的时候,发出了一声轰然炸响。

    在韶音的视线中四分五裂的木片,冲向了天空,整个马车已经四分五裂。

    看到马车里面冒起的黑烟,她就知道这马车之中定是藏着**之类的东西。要是她还在马车之内,定然会被炸成粉碎,就像那马车一样。

    她的眼底浮起了一抹寒意,这些人想要的是她的命!

    一群脸上戴着面具的人,围了上去,见到马车内并没有尸体,全都慌乱了。

    “首领!马车里没有人!”

    “废物,还不给我一寸寸地搜!这方圆十里内都是我们的人,她就算是插翅也难飞!”

    开口的人是一个女子,尖锐的话音,充满了杀气。

    “让城门口的人盯紧了,她既然出了神都,就别想活着回去!”

    “遵命!”

    训练有素的部下,立刻分散开来。

    那名女首领手中拿出了一个短笛吹了起来,原本还晴朗的天空霎那间就化作黑漆漆的一片。一只只黑蝙蝠,环绕在上空,在那名女首领的指挥下,深入树林之中寻找起来。

    韶音见到这些黑蝙蝠成群地飞在上方,如果在呆在这里,必定会被发现。如今对方人多势众,她如果正面迎上,肯定是会吃亏的。

    背后的树林,是她如今唯一能够藏身的地方。她小心翼翼地退后,一步步地离开那些人的视线范围。

    她遇到了几批搜寻的队伍,为了不打草惊蛇,她只能按捺住把他们灭掉的冲动,寻找着突破口。

    “沙沙沙——”

    踩着草叶走过的队伍,再度逼近,韶音躲在石头之后,用高大的草叶挡住自己。

    “人到底是跑什么地方去了?”

    “掘地三尺也要找出来!”

    “首领可是下了死命令,这一次绝不能留下活口,否则,我们这些人就别想活着回去了。”

    “仔细找!”

    “......”

    听到他们杀气腾腾的话,韶音不由感觉一阵无语,她跟这些人有什么仇,为什么一直追杀她?

    她记得当日在翡滟大草原追杀她的那匹人也是这些人,他们对于天曜皇朝不熟悉,说话的时候还有些不一样的口音,看来就是云梦那边派来的杀手。

    如果是这样,那倒是可以知道原因。她的存在,妨碍了某些人的利益,所以必需除掉她,才能免掉后顾之忧。

    她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为何暴露了,但看来如今她的情况很不妙。

    那些人刚刚走过去,她从石头后面走了出来,她边躲边走,一路上努力让自己不留一丝痕迹。渐渐地,她就见到自己走进了一片梅花林,然而,这片梅花林却是奇异的碧玉梅花,凌寒逸韵的花苞,呈现出淡寒碧色。

    她见到梅林之中无人,另外一端似乎就是树林的出口,便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

    突然,她的手被人拉住,她心底猛地一惊,手掌心握着的迷粉刚要洒出去,就见到了身后之人的模样。那是一张戴着银色面具的脸,一朵昙花绽放在面具之上,非常别致。

    紫色的衣袂,在他背后大片滢滢光雾的碧色寒梅林映衬下,异样醒目。

    “嘘——”

    男子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将她一把拉到梅林中的草丛里面,摘下一片硕大的叶子,挡住他们两人。

    韶音没有听到脚步声,却在下一刻见到一群黑压压的蝙蝠从梅林中掠过,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韶儿,我终于见到你了!”

    紫衣男子的眼底泛出激动的光彩,自九华山分别之后,他直到现在才找到她。

    “紫昙!你是如何离开九华山的?”

    韶音见到紫昙竟然会出现在这里,压低声音问道。

    “那日我们在迷雾之中失散之后,我也不知道走到了什么地方,误打误撞走了出去。”

    紫昙开口回答道,眼底滑过一抹淡淡的异色,似乎并没有对韶音说出实情。

    “你没事就好,我要走了,这次谢谢你。”

    韶音知道事情定然没有他说得那么简单,紫昙丢失的记忆似乎已经回来了,他已经不是她所认识的那个单纯可爱的紫昙了。

    “韶儿,你对我的救命之恩,我一辈子都记着。往这边走,有小河通向神都,河面上有小船。”

    紫昙站起身来,为韶音指了一个方向。

    “我救你一次,你救我一次,我们互不相欠,再会。”

    韶音没有迟疑,朝着他所指的方向走去,就算前路有危险,她也不畏惧。这里早就没有安全的地方了,走哪条路都一样。她就赌一赌,大不了跟他们拼了!

    “韶儿,那个人为何是你?”

    紫衣男子看着她远去的背影,握了握拳头,面具遮盖下的俊颜,透着一股隐忍的挣扎。

    为什么朝音公主会是她?为什么她不是普普通通的女子?而是他的敌人!

    “太子殿下!您怎么在这里?”

    一群蒙面的死士,见到有人出现在此处,立刻围了过来。当见到眼前之人的时候,全都露出了惊讶之色。

    “哼!”

    紫衣男子冷身哼道,睥睨天下的眸光,宛如寒冰扫过他们的身上,吓得他们浑身僵硬。

    没错,眼前这个男子,正是云梦皇朝的太子爷,梦昙。

    但他却很怀念自己还是紫昙的时候,可以不用想太多,过着自在开心的日子。

    当日他遇到截杀,与部下脱离,掉落崖下。原本以为必死无疑,岂料却活了下来,只是失去了记忆。在九华山之中,他遇到了与他亦友亦敌的组织,缠斗之中,突然见到九华山主峰崩塌,他被飞石砸中脑袋,再度醒来的时候,脑海中模糊的回忆已经变得清晰起来。

    他已经知道了朝音公主在何处,便也闻讯而来。得知长老团的人今日要杀掉朝音公主,他便过来看看,以保万无一失。他步步为营多年,才拥有如今的地位。倘若被人知道他不是皇族的血脉,那他所有的一切都会消失,母后也绝对不会留下他的性命!

    他原本也不知道自己不是皇族的后裔,他只是发现母后派出了许多暗探,故而才命人去查。这一查就查出了惊天秘密,他竟不是皇家嫡系子嗣。当初皇后所生的第一胎是女婴,听说那女婴如今尚在世。

    他一直都告诉自己,他与她之间,只能留下一个。皇图霸业,必定有所牺牲,她既然当初就被人牺牲了,那现在就不要再回来。

    然而,当他见到那一道在林中穿梭的倩影,脑海中那短暂而美好的回忆,陡然涌上心头。

    两张面容重叠在一起,犹如惊雷一般劈下来,让他陷入了巨大的震撼之中。

    当日救他的人,就是他要杀掉的女子!

    然而,鬼使神差一般,他非但没有动手,还亲自告诉她出路。如果知道他放走了韶音,长老团必定震怒,但他却无法对她下手。

    “蠢货!太子殿下在哪里我们怎么有资格过问?”

    一人开口呵斥道,眼底露出了畏惧之色。

    众人连忙噤声,不敢多话,只能低着头听凭太子殿下的惩罚。

    “罚站到天黑!”

    梦昙霸气的声音,冷血无情的落了下来。

    众人闻言只能认罚,谁叫他们惹怒了太子殿下!

    另一边,韶音循着梦昙所指的方向,顺利的离开了这片林子,坐着小船朝着神都方向飘去。

    她知道入城的地方有着那些人的眼线,她没有马上进入神都,而是在河边想起了对策。

    就在她想着如何进城才不引人瞩目的时候,她见到了一支迎亲队伍路过。一路上吹吹打打,看上去热闹至极。

    韶音眼前一亮,有了进城的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