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帝医醉妃最新章节 - 【】116】随君沉浮

帝医醉妃 【】116】随君沉浮

作者:仙魅书名:帝医醉妃类别:穿越小说
    夜风轻盈地裹挟着冰雪的寒意,宛如素手抚弦,轻擦过黛色屋檐旁的一簇红梅,抖落几片白色的积雪,发出柔软的落雪声。悫鹉琻晓

    一盏橘黄色的纱灯,摇曳在长廊的尽头。

    在刑部侍郎王小三的府邸之中,偏僻的柴房里面,亮起了一片烛火,照得那个被五花大绑在柴堆旁的年轻姑娘花容失色。

    “小夏,你真是太美了!让本官看着都眼馋!”

    肥头大耳的王小三,腼着大肚皮,yin笑着靠近那看上去柔弱至极的姑娘。

    “畜生!不要碰我!”

    年轻姑娘怒目瞪着王小三,脸上露出了浓浓的怒意。她死命地挣扎起来,眼底流露出了一缕绝决之色。

    今日就算是同归于尽,她也不会叫这个禽兽碰自己一下!

    “哼!贱人,不识好歹!看来本官不给你点教训瞧瞧,你是不知道本官的厉害!”

    王小三听到自己被骂,恼羞成怒的吼道,伸手要朝着被绑住的年轻姑娘打去。

    就在这个时候,柴房的大门,陡然塌了下来。

    “轰——”

    尘土飞扬间,王小三就见到柴房的门,已经碎成了一块块。

    “快来人!有刺客!”

    烟尘散去之后,王小三惊骇欲死的看着一群小混混,手里拿着扫帚,气势汹汹地站在门口。

    “又是你这个死猫,之前还没有被打够?”

    看到为首的是豹子哥,王小三记起先前的事情,不可一世的说道。

    “王小三!你打了我们的兄弟,现在还如此嚣张,你还真是猪头猪脑,从头到脚,活脱脱的一头大肥猪!”

    百事通脸上露出了讥讽的笑容,看到王小三还不知道自己现在的情况,挥了挥手,一声令下。

    “兄弟们,抄家伙!把这个禽兽不如的混蛋打成猪头三!”

    “打!”

    “冲啊!”

    众人笑得一脸灿烂,手中握着扫帚和棍棒,甚至还有人拿着铁锅铲,反正能拿到的武器,他们都拿来了。

    “你们不能殴打朝廷命官!”

    王小三大叫了一声,见到根本没有人理会他,他连忙抱头鼠窜。

    “来人!救命啊!”

    他大叫了一声,根本没有人来救他,他吓得双腿有些发软。贼眉鼠眼地瞥了在地上被绑住的姑娘,还想故技重施,以她为人质。

    就在他想要靠近的时候,就见到不知何时,已经有一个人站在了那姑娘的身边,替她解开了身上的绳索。

    “燕子飞,做得好!”

    百事通见到一个瘦小的男子,已经神不知鬼不觉的从另外一边潜入柴房,救下了人质。

    这个看上去平凡无奇的男子,就是飞贼燕子飞,飞檐走壁的轻功一绝。

    “小夏没事了,大家就放开打吧!替小夏出一口气!”

    燕子飞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没想到自己的轻功,也可以救人。

    “好嘞!兄弟们!动手!”

    百事通一声哟呵,早就忍不住的众人,一下子蜂拥而上,将王小三暴打一顿。

    拿着铁锅铲的那位,更是很不厚道的一铲子,把他的命根子重伤了,估计下半身就废了。

    “啊——”

    “啊——”

    惨叫声不绝于耳,让众人听得心头大爽。平日王小三仗着自己是官员,欺负他们,强抢民女,白吃白喝。他一定想不到,自己最后会落在这些小混混的手中,被修理得那么凄惨。

    “谢谢大家!谢谢!”

    年轻的姑娘见到这么多人来救她,眼眶一红,心里涌起了感动之情。鼻子一阵酸涩,随时可能会哭下来。

    她很多年都没有过想哭的感觉了,在这一刻,她的泪水再也止不住滴落下来。

    这些人虽然只是街头巷尾的小混混,却愿意冒险来救她这个萍水相逢的陌生人,让她感动不已。她认识他们并不久,也未告诉他们自己真正的身份,一直有所保留。但是,他们却用一腔热血,来保护她的安危,哪怕她的铁石心肠,也要为之动容。

    其实她并不叫小夏,她的全名是花郁夏,是樱落楼的金牌杀手!

    只是执行一次高危的任务,在即将得手的时候,遭到了暗算,全身经脉尽毁,犹如废人一般。她拼死杀出重围,却不能回樱落楼,那是个弱肉强食的地方,如今的她就算回去,也不会有好下场,没有完成任务的杀手,必定会遭受惩罚,杀手没有同情心。

    现在的她,比起普通人还要虚弱,如果不是被百事通救了,她可能就死在街头了。

    “小夏姐!”

    百事通快步走到花郁夏的身边,焦虑的脸上,绽放出灿烂的笑容。

    “小通!谢谢你们!王小三是官,民不与官斗,你们快走吧!”

    花郁夏深知这些人都没有什么地位,如果因为她而丢了性命,她于心不忍,连忙开口说道。

    “王小三就是个狗官!人人得而诛之!小夏姐别怕,有我们大家在,没有人可以欺负你!”

    燕子飞开口说道,看着王小三被打成了猪头,心里也出了一口恶气。

    “嘭!”

    烟花在天空之中绽放开来,百事通看了一眼天空。

    “时间到了,大家快撤退!”

    他立刻开口说道,把那些还没打过瘾的兄弟们叫上。

    “走了!走了!”

    众人闻言立刻丢下这些锅碗瓢盆铲,带着花郁夏朝后门跑去。

    让花郁夏惊讶的是整个府邸安静到了极点,好似没有一个人一样。他们一路顺利地抵达后门,没有遇到守卫阻拦。

    空气中有着迷香未散的味道,让她知道了缘由。看来他们是先下了迷药,把整个府邸的人都迷晕了,这才大大方方地走进来的。

    只是,如今王小三被打残了,怕是不会放过他们这些人的。

    就在她担忧不已的时候,众人突然停下了脚步。

    “小姐!”

    众人齐声叫道,脸上充满了激动之色。

    今晚能够这么顺利的救出人,都是靠着小姐的安排。先抓个人问清楚人被关押的地点,然后叫最擅长轻功的燕子飞以迷药将所有人晕倒,再由最擅长开锁的人直接打开府邸的门,众人直接杀了过去,救下了小夏。

    他们心中有些担心将来的事情,但小姐说了一切交给她,就是不知道她会怎么解决。

    “你们做得很好!最后的收尾,大家就一起看看吧!”

    韶音满意地看着他们,没有带着他们灰溜溜地逃走,而是带着众人走到府邸的正门。

    她也看到了花郁夏,不过没有开口点破她的身份。她已经看出花郁夏受了重伤,也猜到了她隐瞒身份的原因。

    “小姐,我还是有点怕怕的!”

    燕子飞见到韶音要带他们去正门,心里有些没底。

    “爷们有什么好怕的!”

    豹子哥粗声粗气的说道,伸手大力地拍了拍燕子飞的肩膀,差点让他整个人都散架了。

    “豹子哥说的对,纯爷们怕个球!”

    有人开口说了一句粗话,众人立刻哄笑起来,原本紧张的气氛也消散了不少。

    “你们都给我收敛一点,在小姐面前说什么粗话!”

    百事通没好气的说道,看到韶音没有怪罪的意思,这才安心几分。

    众人跟着韶音来到了正门口,就见到一个个身着官服的官兵,手握着火把,气势汹汹地赶了过来。大家见到这一幕,全都吸了一口冷气,心中忐忑至极。

    “他们该不会接到消息,来抓我们的吧?”

    他们心里都有这样的疑问,看到韶音站在前面没有逃走,他们又有了几分勇气。换做以前,见到如此多的官兵,他们早就吓跑了。

    这时候,一整片官兵突然站成两排,中间留出了一个道。

    在连绵的火把中央,一个身着官服的女子,迈步走向了刑部侍郎王小三的府邸。

    众人都猜到了这个女子的身份,必定是刑部尚书上官玮。

    朝中的女官屈指可数,看看这排场,就知道是刑部尚书驾到了!

    府中的人已经陆续醒了过来,在他们刚刚出府门的时候,那些人的药力也已经消退了。他们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还以为是自己睡过头了,连忙打起精神来。

    “去把王小三带出来!”

    在门口的守卫揉了揉眼睛,就听到上官玮的声音。他定睛一看,见到这么多的官兵,也吓了一大跳。

    “上——上官大人!小的这就去!”

    守卫连忙小跑进府中,寻找了一番,这才在柴房里面见到已经被打成猪头的王小三,一时间还不敢认。

    “看什么看?还不快把本官扶起来!那些贱民,竟敢犯上,一定要把他们一个不落的处死!”

    王小三骂骂咧咧的说道,似乎已经看到那些小混混被处死的情景。

    “大人!上官大人来了!”

    守卫见到这个猪头还真是侍郎大人,连忙开口说道。

    “啊!上官大人到了,快抬本官出去!”

    王小三已经完全站不起了,想到上官玮这时候来,真是太好了,他正好叫她严惩那些刁民。

    守卫抬不动他,叫来了几个人,抬猪一样把他给抬了出去。

    “大人为小三做主啊!有刁民闯入府中,把我打成这样子!”

    王小三大哭了起来,鼻涕眼泪一起流,看得上官玮直皱眉头。

    “哭哭啼啼成何体统!”

    上官玮嫌弃地看着王小三,冷淡的说道。

    “你说有刁民闯入府中行凶,可有人证?”

    “下官就是人证!”

    王小三一愣,想到当时就他一个人在那里,所以就说了出来。

    “那些刁民就是他们!”

    他环顾了一周,见到那些小混混居然没有逃,还在门口站着,立刻惊喜的大叫道。

    “荒谬!你自己给自己作证,随便一指就说是刁民,你当本官是白痴吗?”

    上官玮怒声喝道,脆生生的嗓音,让王小三吓得浑身一阵哆嗦。

    平时王小三就经常色迷迷地盯着她,她早就想收拾他了,今天看到他这猪头样子,她心里也在暗爽。

    “下官真的是被刁民打成这样的!但是只有下官一人!”

    王小三努力想要让自己看上去可信一点,但是猪头脸完全看不出任何的表情。

    “没有证据,那就是诬陷!我们可都是良民,还请上官大人明察秋毫,还我们百姓一个公道。”

    韶音缓缓地走上前,面纱下笑意晕开。

    “是啊!我们都是好人!”

    “大人官威浩大,我们小百姓好怕怕!”

    众人开口起哄起来,见到王小三平白挨了一顿揍,却没有任何证据憋屈到极点,他们就忍不住想要仰天大笑。他们的武器都是直接就地取材,连带走都不需要。那会儿所有的人都被迷晕了,更别提给王小三作证了。王小三还没时间去安排伪证,上官大人就已经来了,杀他个措手不及。

    只是他们很奇怪,上官大人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来此地?

    “放心,本官一定不会让任何人受冤!”

    上官玮公正无私的说道,脸上闪烁着正义的光芒。

    官场之中的确有许多的黑暗**,但是她始终坚持为每个百姓做实事,为百姓们做主。在百姓心中,上官玮是个廉洁的好官,只是这样的好官在朝廷里太少了。

    “今夜本官收到了一封举报信,有人举报刑部侍郎王小三收巨额贿赂,欺男霸女,目无法纪!”

    上官玮的话音刚刚落下,王小三的脸刷地白了。

    “上官大人!冤枉啊!这是诬陷——”

    王小三颤抖的说道,脸上露出了死灰之色。

    “诬陷?你睁大眼睛看看这帐本之上白纸黑字写着什么?”

    上官玮将帐本甩到王小三的猪头脸上,疼得他直冒汗。

    当他看到那帐本的时候,他连忙将帐本撕掉,然后朝着嘴里塞去,想要毁灭证据。

    韶音见到他这个动作也愣了愣,然后露出似笑非笑之色。

    见到他将帐本吞下去,上官玮才气定若闲的说道:“味道可好?忘了告诉你,举报的人,可是抄录了一叠的帐本,刚刚那个只是副本罢了。”

    她的话让王小三直接被噎住,死命地咳嗽起来,但始终无法将那大团纸张吐出来。两眼一翻,还没有送到刑部,就被直接噎死了。

    “呃——”

    所有人看到王小三自己把自己噎死的一幕,全都呆若木鸡!

    不过一夜的时间,贪官王小三离奇死亡事件就传遍了整个神都,百姓们听到这个消息,无不拍手称快,说是老天要收他!善恶到头终有报!

    据说王小三府邸中的贪污巨款却不知所踪,虽然官兵把府邸翻了个遍,也没有找到那批钱财。

    众人在猜测,那笔钱一定是被王小三藏在隐秘的地方。

    而那笔巨款现在到底在何处,也只有一个人知道,就是当夜潜入王小三房里,盗取帐本,并顺手把暗室里的宝贝全部带走的韶音才知道。

    那封举报信就是出自韶音的手笔,否则上官玮怎么可能及时赶到!

    与众人分别之前,韶音拿出了一个药瓶,暗中递给了花郁夏。她曾经帮过自己,也算是给她的回报。

    韶音留了一笔钱给百事通,作为组建势力所用。在很多事情上,都需要花钱,百事通算是她的大管家,她自然不会吝惜。

    忙完这些,她回到帝医府已经是深夜。

    没有打扰任何人,她自己用钥匙开了锁,走进了帝医府之内。今日这一天,她可是忙坏了。

    回到帝医府之内,她才有种终于结束了一切的放松感觉。

    长靴踩在白雪之上,原本摆放在院子里的聘礼,如今已经被搬到了地下室。整个帝医府邸的下方,就是一个巨大的地下室,面积非常大。

    往常没有需要开启地下室的时候,所以就算是韶音自己也不知道帝医府有地下室,但陌紫皇早就告诉兰沁妍,所以她便让西凉把东西放到地下室,地下室的入口就在韶音的书房。

    帝医府本是为小九陌寒渊所建的府邸,但建成之后,小九还没有住饼,就已经离开了他们。如今小九身处何处,没有人知道。

    这座府邸空置着也无用,最后风帝征求过陌紫皇的意思,便赐给了韶音,也算是物尽其用了。

    若是其他人,想要住进这座府邸,头一个不答应的就是陌紫皇。

    韶音并不知道小九的事情,只是觉得这座府邸很合她的心意。她走路也没有提灯,只是静静地走在道路上,朝着黑漆漆的屋子走去。

    以前西凉都会点着灯等待她回来,今晚却没有点灯,让她有些担心,她便走快了几分。

    就在她快要走进屋子的时候,就听到“嘭”地一声!

    她循声转过头,就见到冰湖之上,冲霄而起的烟花,组成了巨大的爱心形状,在墨黑的天空上盛放。

    紧接着,一大片绚烂的火树银花,就在雪白的冰湖上出现,围绕在一颗用冰雪堆积而成的爱心冰雕旁边,折射出璀璨的光芒。

    那一刻的惊艳,让韶音心潮汹涌,呼吸也急促了几分。

    “阿音,嫁给我吧!我会一生一世对你好!疼你,宠你,一辈子只有你!”

    陌紫皇身着一袭黑衣,从暗夜中走出,却比夜色更迷人。浑身尊贵的气质,充满了王者的霸气,每一处都是完美无瑕,让人看一眼都要屏息。

    他微笑地看着韶音,在她惊呆的目光中,单膝跪下,手中则是拿着一个水钻戒指。

    美丽的水钻,在烟花光芒下折射着永恒的光辉。钻戒的花纹非常繁复,还透着一股时光苍老的气息。

    “我——我——”

    韶音站在原地,心中激动得不知道该说什么话。睿智理智如她,在这个时候,也紧张至极。手心上流下了热汗,几乎要把她的掌心润湿。

    心口剧烈跳动的心房,声音格外巨大,让她的耳朵像是打雷般轰鸣。

    “嫁给他!”

    “嫁给他!”

    “......”

    就在这个时候,黑漆漆的四周,也陡然亮起了光芒。无数盏莲花灯,全部点亮起来。

    韶音见到了许多熟悉的面庞,凤魅雪,陌烟华,陌云鸾,圣冥,圣伊帆,陌灵轩,月霓尘,展落初......

    许多她认识的人,与她关系不错的朋友,以及陌紫皇的亲人,全都赶回来了。

    他们手里都挥舞着发光的花束,在一旁起哄了起来。

    一张张笑脸,充满了期待与祝福。

    陌紫皇单膝跪在冰湖之上,背后是冰雪雕铸而出的巨大爱心,大片的火树银花在冰湖上盛开,组成了一副绝美的壮丽图景。

    他紧张的看着韶音,手心也流出了汗水。

    在他所有朋友和亲人的面前,他屈膝下跪,向她求婚,如果她拒绝——

    他一生不跪天不跪地不跪君王,独独只在她的面前下跪。

    跪求她把一生托付给自己!

    告诉她,自己的诚意!

    万丈软红,美人如云,他只要她一人。

    两世容华,三生烟火,怎及她一醉倾城!

    五光十色的烟花,映着韶音的韶颜,美得不可方物。夜风吹起她的长发,她一步一步走到陌紫皇的面前,每一步似乎都走在他的心坎上,清晰地脚步声,在他的耳畔越来越清晰。

    她伸手牵起他,揭下了面纱,清幽如泉的嗓音,滋润万物般落进他干涸的心尖。

    “我愿意!”

    韶音的话音,充满了肯定,甘之如饴,随君一生沉浮。贫也罢,富也罢,苦也罢,甜也罢,风霜剑寒,千尺凌朔,她都会与他并肩执手,永不相负。

    只要君心似我心,她都会与之一生相伴,走到时光的尽头,看断日落千山,望穿人老黄昏。

    这一次是他正式向她求婚,也是她在所有人的面前正式答应他的求婚,他将钻戒戴到她的手上,这一幕,好似化作了永恒不朽。

    冷月漓挥了挥衣袖,漫天的地狱樱蝶扑着翅膀在空中飞舞成两颗相连的爱心,美轮美奂!

    他的脸上露出了欣慰之色,见到有情人终成眷属,他心里也感慨不已。

    “真是太好了!”

    凤魅雪握着陌烟华的手,绝美的脸上,挂着激动的神色。

    陌紫皇的求婚戒指是陌家祖传的永恒之心,是他们夫妻两个送给这对小夫妻的礼物,希望他们的爱情永恒不变,幸福到老。

    韶音手中的戒指,本是凤魅雪戴在手上的,现在传给了大儿媳,她也算是了却了一桩心事。

    “紫皇那孩子守得云开见月明了!他们会幸福的!”

    陌烟华的俊颜上露出欣然之色,见到大儿子终于找到自己的幸福,他心里真为他们高兴。

    “大嫂!以后小皇皇欺负你,就狠狠地揍他!”

    陌云鸾大声的说道,眼底写满了激动。

    “大舅妈!帆帆支持你!”

    圣伊帆稚气的声音,立场坚定的落下。

    “大嫂,以后大哥对你不好,你就踹飞他,不用留情。”

    陌灵轩笑着说道,自从韶音治过月霓尘之后,她看上去已经好多了,他真不知道怎么感谢她。

    “韶音,祝你幸福!”

    月霓尘羡慕地看着韶音和陌紫皇可以正大光明的相爱,如果有一天,她也可以光明正大的说出自己的爱,那该有多好!

    所有人都鼓掌欢呼起来,笑声在冰湖之上荡漾开来。漫天的花瓣,纷纷落了下来,整个冰湖成了最美的画卷。

    “九儿!”

    站在展落初身边的韶乐,看着韶音脸上幸福的笑容,心口一阵刺痛。那股钻心的痛,好似最甜腻的毒药,一点点的侵蚀进心房。那种痛,疼得好似理不清的乱麻,竖起尖锐的刺,绞紧他的心。

    他很想笑着祝福她,可是他却说不出祝福的话,因为心太痛太痛。

    深爱的人,即将嫁给别的男人,他却只能当一个局外人!

    “九儿,请原谅我,没有办法说出祝福你的话。”

    他在心里默默地说道,眼眸里透着忧郁的目光,俊颜苍白无血。哪怕是牵强的笑容,都无法保持。

    “乐哥哥,你的脸色好难看,是不是生病了?”

    展落初感觉到韶乐几乎要站不稳了,担心的开口问道,睫羽下的眼眸里,露出了担忧之色。

    “我没事。”

    韶乐摇了摇头,不想让任何人看到自己狼狈的一面。

    “小子,快亲你的新娘子!”

    凤魅雪在一旁叫道,看着陌紫皇惊喜地呆在原地,她差点没直接拍他脑袋。

    “亲她!亲她!”

    陌紫皇的兄弟们也开始起哄起来,让韶音的脸猛地涨红,羞涩无比。

    “好了!都散了,散了!哪里凉快哪里呆着去!”

    陌紫皇见到韶音害羞,立刻板着脸对他们说道。

    “大哥,你这是过河拆桥,不厚道哦!”

    老四陌归墟大笑起来,看着大哥那窘迫的模样,感觉有趣至极。

    “我们千里迢迢赶回来,大哥不要这么吝啬啦!让我们饱饱眼福嘛!”

    小六陌星朽也是一脸邪恶,看到大哥这表情,实在是太有意思了。

    众人调侃起陌紫皇来,气氛显得格外融洽。

    韶乐感觉别人的热闹,他根本无法融入,便悄然从一旁离开。见到他离开,展落初连忙快步追了上去。

    兰沁妍看到这一幕,不禁摇了摇头。

    “都是痴人!”

    她淡淡的叹了一声,心里想着月上渊清,眼眸里有着一抹无奈的悲伤。

    她说他们是痴人,自己何尝又不是呢?

    “这么晚了,人家小两口还有话要说,我们就不要在这里碍眼了!”

    冷月漓温润的嗓音缓缓地落下,开口替陌紫皇他们解了围。

    “还是小舅爷最明白事理了!你们几个学着点!”

    陌紫皇感激的看了冷月漓一眼,对上自家的弟弟妹妹们,他实在是招架不住。管他什么威严霸气,全部都是无效果的。都是一起玩泥巴长大的亲兄弟,哪里还分什么彼此。他们兄妹的感情特别好,丝毫没有因为长大而生疏了。

    “反正过几天闹洞房更有意思!大家说是不是?”

    冷月漓俊美的脸上,保持着人畜无害的表情,说出的话,让陌紫皇和韶音都吐血了。

    看来,这才是最腹黑的一个!

    “哈哈哈!小舅爷说得极是啊!大哥,我们肯定会好好向小舅爷讨教的!”

    小八陌海珀忍不住笑了起来,被小舅爷给逗乐了。他们小舅爷可是非常严肃的一个人,也难得开这样的玩笑。

    “大哥再见,我们跟小舅爷取经去咯!”

    众兄弟们调侃着陌紫皇,化作一道道流光,消失无踪。

    其他人也很识趣的离开,把空间留给他们两人。

    “紫皇,这个戒指是哪里来的?好特别啊!”

    韶音牵着陌紫皇的手,坐在湖边的长椅上,靠在他的肩旁,看着手上的钻戒,想起了那夜的华尔兹,她越发肯定陌紫皇必定和某个与她来自同一个地方的人有着紧密的联系。甚至,还有一个可能性,陌紫皇也和她一样来自现代。

    “这是娘亲送给你的礼物,我们陌家祖传的永恒之心,唯有长媳才有哦!”

    陌紫皇亮了亮自己手中的戒指,那是陌烟华送给他的礼物。两枚戒指是一对的,放在一起,显得非常别致。

    “你知道华夏吗?”

    韶音试探的问道,对于自己来自现代的事情,她现在还没有告诉他,免得吓到他了。毕竟这是非常匪夷所思的事情,她不希望让他患得患失,害怕她会突然离开,只希望生活平静如常就好。等到合适的机会,她会把一切告诉他。

    “华夏是什么?是地名吗?”

    陌紫皇疑惑的问道,脸上写满了不解。

    “是个地名,那是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

    韶音想起了自己的爸妈,目光也温柔了几分。她想告诉他们自己过得很好,让他们不要担心。

    “你去过那里吗?”

    陌紫皇见到她一脸的怀念,直觉那是个对她而言很重要的地方。

    “去过。”

    韶音点了点头,温柔的嗓音,柔软地落下。

    “如果你喜欢那里,以后我们一起去吧!”

    陌紫皇握着她的手,冰冷的嗓音,充满了温暖的味道。

    “如果是黄泉炼狱,你也敢去吗?”

    韶音好笑的说道,他根本不知道华夏是什么地方,也说出了这样的话,真是爱哄人。

    “只要和你在一起,黄泉炼狱有什么可怕的?”

    陌紫皇说得理所应当,让韶音的心装满了温暖。

    是啊,如果没有他,哪怕生活在人间,也犹如在黄泉炼狱之内饱受煎熬折磨。只要两个人在一起,有什么地方是不能去不敢去的?

    “阿音,我今天真的很高兴!谢谢上天,让我遇见了你!”

    他珍惜的拥着她,眼里有着柔情脉脉。

    今日他忙了一天,都在准备给她惊喜,并没有得到消息说她出了什么事情,否则他必定会雷霆大怒。

    “我也很高兴!”

    韶音没有打破他的喜悦,如果有什么麻烦,她自己就有能力解决。她不想给他多添烦忧,难得见到他如此开心,她怎么忍心破坏!

    原本糟糕的一天,因为他变得精彩甜蜜。哪怕中间有不愉快的插曲,此刻她还是感到高兴。

    不开心的事情总是有很多的,如果因为记恨着那些人坏了心情,那不是用别人的过错惩罚自己么?这样的傻事,韶音不会做。

    两人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静静地偎依在一起,感受彼此的存在,就已经非常满足了。

    “紫皇,你今晚的求婚动作,让我很惊讶,是你自己想出来的吗?”

    韶音开口问道,单膝跪地的求婚方式,绝对不是这个世界会有的,她一定要问个清楚。说不定在这个茫茫异界,还能够遇到老乡!

    “那个是娘亲教我的,她说求婚就要有诚意,不跪下,怎么求?其实,我也有些紧张,怕你以为我是疯子。”

    陌紫皇有些尴尬的说道,对于他们而言,这样的求婚方式可以说是惊世骇俗了,也亏娘亲说得那么理直气壮的。

    “你是疯子,而且是全世界最可爱的疯子!”

    韶音微微一笑,唇角上扬的弧度,洋溢着满满的甜蜜。

    她听出了事情的关键,似乎凤魅雪才是关键人物。她打算试探看看,便会知道她是不是与自己来自同一个地方了。

    “我可不觉得这是夸奖!”

    陌紫皇苦着一张脸,委屈的看着韶音。

    “呵呵呵!”

    韶音看着他那委屈的模样,忍俊不禁地笑出声来,黄莺般动听的笑声,宛如天籁。

    见到她笑话自己,他不由转过头闹起了别扭,她拉了拉他的衣袖,他才转过头来。

    “紫皇,明天遇到婆婆的时候,你帮我问问她知不知道华夏这个地方。”

    韶音开口说道,看到他在自己面前露出孩子气的一面,心中一阵柔软。

    如果在别人面前,他不能脆弱,那就在她的面前尽情展露出脆弱的一面吧!

    她会用自己的手,保护他!

    “没有奖励,我不去。”

    陌紫皇闹别扭的说道,俊颜上一双深邃的眼眸,偷偷地瞥了韶音一眼,然后又赶紧转回来。

    “啵——”

    韶音在他的脸颊吻了一下,柔软的唇,印在他的肌肤上,像是柔软的果冻轻轻触碰了一下,叫他浑身酥麻**。

    “还要!”

    陌紫皇指了指脸颊,只得到韶音一个爆栗。

    “好痛!”

    他摸着脑袋,可怜兮兮的看着韶音。

    “还要不要再来一个?”

    韶音笑得温柔,话音更是温柔。

    “不!不要了!最难消受美人恩!”

    陌紫皇连忙摇头,这小丫头的便宜可不好占,自己要知足长乐。

    “明天知道怎么做了没?”

    韶音摩拳擦掌的问道,动听的嗓音,透着几分彪悍劲儿。

    “娘子大人的吩咐,岂敢不从!”

    陌紫皇笑着说道,俊颜上没有一丝不悦。如果换做其他人敢威胁他,早就被他丢到湖里去了。

    “贫嘴!”

    韶音红着脸,直接站起身,朝着自己的屋里走去。在听到他叫出娘子的时候,她的脸早就出卖了她内心的喜悦。

    陌紫皇目送她离开,俊颜上还是挂着难抑的笑容。

    只是今晚阿音怎么会这么晚回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有必要去查清楚。

    另外华夏到底是什么地方?为什么阿音要叫自己去问娘亲呢?

    他百思不得其解,便直接朝着皇宫飞去,想要当晚就问问娘亲到底是怎么回事。

    在他离开之后,韶音回到卧房里面,取出了一卷羊皮纸,在羊皮卷上用最经久的沉墨,用汉字书写了一段话,然后派豹子哥想办法送到九华山之中。

    她画好了路线,并且把特质的药粉交给了武功高强的豹子哥,让他务必要把此物送过去。

    她希望自己的方法有用,能够将自己的消息传递给千年之后的爸妈。

    她不知道,在豹子哥将密封好的锦盒送到九华山之后,一支入九华山的考古队就在废墟之中发现了一个古老的锦盒,惊动了考古界的泰斗。

    锦盒被送到了韶东篱的研究所之中,当考古泰斗谨慎地打开锦盒之后,发现里面竟然是羊皮卷。

    众人精神大震,认为这次定是有了旷古烁今的大发现。

    当羊皮卷被小心翼翼地开启之后,印在羊皮卷之上几乎要风化的字迹,映入了韶氏夫妇的眼中。

    “韶音安好!”

    看清那四个字,原本威严的两夫妻,当场笑着笑着就泪流满面。

    闻讯赶来的韶老爷子,在见到那一行熟悉的字眼之后,也是老泪纵横,但眼底却充满了安心之色。

    “音音,愿你一世长安呐!”

    他在心中默默地祈愿,眼睛一转不转的盯着那羊皮卷上的字迹。

    这个考古发现后来被人称为千古不解之谜,紫薇智者得知此事之后,笑得一脸安祥。

    他的满头银发,如今已成霜白,不复当初的星辰之辉,徒留寂寞如雪。

    然,卿安,他便无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