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帝医醉妃最新章节 - 【104】河【图洛书

帝医醉妃 【104】河【图洛书

作者:仙魅书名:帝医醉妃类别:穿越小说
    耳畔回荡的是振聋发聩的呼啸声,柔粉漫凝的桃花瓣,无情地化作一道无法穿透的帷幕,将韶音的视线阻隔。悫鹉琻晓

    她看不到外面发生了什么,意识一丝丝抽离她的躯体,透过那一点点花瓣的间隙,她见到的最后画面是陌紫皇那一双惊慌的眼,皱缩起来的瞳仁。

    傲岸冷酷如他,也会露出惊惧慌乱的神色,也会放下尊严,道出绝望的求字。

    这样的他,让她的心莫名地疼起来。好似一根根尖锐的冰锥,扎入了她的心房之中。红唇颤了颤,说出的话,他已然完全听不到。

    她想告诉他,她不想离开,她想与他在一起。

    她想告诉他,他一直都是她心中的选择,此生若能与他并肩执手到老,那她便无求了。

    只是她来不及跟他说什么,就感觉到眼皮越来越沉重,整个世界陡然安静了下来,寂静得叫她害怕。

    在她怀里的火月雪貂小萌萌手足无措的大叫起来,但是却怎么也叫不醒它的主人。

    “阿音!”

    陌紫皇绝望的呼唤声,伴随着血肉之躯撞上这片桃花风幕,然而,却只是被远远的震开,落到了地面上。

    他的喉咙一甜,触目惊心的血液,自他完美的唇畔溢出,染上了他的衣襟。但是他此刻却顾不上爱洁,撑着受伤的身体再度冲上去,想要撞开这片桃花风幕。

    他没有动用烈焰莲珠的力量是怕会伤到在风幕之内的韶音,只能用这种最傻的办法,一次次锲而不舍地冲上去。

    那足以绞碎血肉的风刃,将他弄得伤痕累累,被他放置在一旁的小胧胧见到主人满身鲜血淋漓,也呜呜的哭了起来。

    “嘭——”

    他的身体重重地落在地面之上,不知道有多少道伤痕,如蜘蛛网般遍布全身,看上去血肉模糊,格外吓人。

    然而,血肉撕裂的疼痛,怎么及得上失去她的痛楚来得刻骨铭心!

    他几乎已经没有一点力气,若不是烈焰莲珠的力量支撑着他,他此刻已然是一具冰冷的尸体了。

    他撑起颤抖的手臂,踉跄着脚步,要再度冲进已经越来越薄弱的风幕之内。

    “嘭——”

    桃花风幕陡然破碎开来,漫天的桃花落在他倒下的身体上,看上去凄美入骨。

    他一头如瀑的长发上也染上了血迹,原本殷红的唇,已然化作白雪之色。

    见到风幕破碎,他身上的力气已经被完全耗尽,韶音的身体从半空之中掉落下来。他忍着刀割般的剧痛,拖着灌铅的脚步冲上去,颤抖的双臂将她稳稳地保住,没有在意手上的伤势有多严重。

    妖孽俊颜之上,苍白的唇角,微微勾起一丝满足的弧线。抱起她的时候,他觉得支离破碎的世界又完整了。

    “呜呜呜——”

    火月雪貂呜咽的声音,从一旁传了过来。

    “萌萌,你主人又没有出事,你哭什么?”

    陌紫皇沙哑的声音,带着一丝不悦。心尖颤了颤,笼罩上了一层不好的预感,不安的感觉犹如黑雾蔓延进他的心底。

    “呜呜呜!”

    火月雪貂小萌萌趴在韶音的身上,哭得更加哀伤,圆溜溜的大眼睛里面有泪水在打转,但它却不敢让眼泪落下。

    陌紫皇看着韶音安安静静地躺在他的怀里,一动不动,连一丝呼吸都没有,心也已经停止了跳动。他蓦然间瞪大了眼睛,仿佛天崩地裂一般,好不容易拼凑完整的世界,轰然倒塌。

    一阵寒意从他的脑袋上,冲击到他全身的血脉,将他整颗心都冻结起来。

    他僵硬的躯体,始终保持着环抱韶音的姿势,冰冷的俊颜之上,露出了叫人心疼至极的微笑。

    “阿音她好好的呢!你不要吵她睡觉!”

    他的话音温柔如春风,好似她只是在小憩一会儿,很快就会醒过来。

    火月雪貂小萌萌见到他这个样子,眼眶的泪水越来越多,躲在了一旁的角落,泪水“吧嗒吧嗒”地滚落了下来。

    小胧胧见到它哭得伤心,伸出了小爪子,摸了摸它的爪子,安慰了它一下。圆溜溜的大眼睛里也充满了泪水,决堤一般落了下来。

    这两只充满灵性的小兽,抱在一起,大哭了起来。

    “呜呜呜!”

    陌紫皇抱着韶音冰冷下来的身体,好似与这个世界完全隔绝了。一双冰冷的眸子,透着几分空洞。

    “啊——”

    在窒息的沉寂过后,一声无法压抑的呼喊声,石破惊天般爆发出来。

    眉心之上一点烈焰莲珠飞了出来,因为宿主的情绪爆发,悬浮于空的烈焰莲珠之内的封印陡然碎开。一道道刺眼的光芒,从烈焰莲珠之中喷薄而出,一股毁天灭地的气息,弥漫而出,让万兽颤抖匍匐,惊恐不已。

    所有感受到这股气息的人,全都吓得双脚发颤,跪在地上不断地磕头。

    “轰——”

    一道冲霄而起的金色烈焰,自地底下冲破重重障碍,直接将那坚硬无比的石头融化成虚无。

    小萌萌和小胧胧吓得连忙躲在韶音的身边,因为只有她那里是最安全的。哪怕如今陌紫皇几乎疯狂了,却还是小心翼翼地保护着她,没有让一丝热气伤到她。

    “轰隆隆!”

    爆炸声不绝于耳,冲天而起的金色帝焰,将整座九华山天宫化作一片废墟。

    若是此刻韶音能够看得见这番情景,必定会明白为何当初她所见到的九华山会是一片残垣断壁的遗迹了。

    烈焰莲珠彻底爆发,瞬间让天地变色。

    九华山宫殿之上驻守的人,见到这般毁天灭地的情景,慌不择路地逃走。逃得慢的人,已然化作飞灰。

    毁掉了整座九华山,烈焰莲珠依旧滚烫火热,宛如陌紫皇心底无法浇灭的烈焰。

    烈焰莲珠内的封印是冷月漓所下,为的是让陌紫皇不会因为烈焰莲珠那逆天的力量影响心性。凤魅雪早就知道儿子身上的烈焰莲珠会让他的性格有些狂暴,所以陌烟华才传授陌紫皇静心琴音,抚平他的心情。

    他绝对不能动怒,否则烈焰莲珠一旦失控,他就会丧失理智,后果不堪设想。

    就在他的眼眸化作红焰之色的时候,天边忽然传来一阵清洌如泉的箜篌琴音,犹如细雨滋润干涸的土地般响彻而起。轻柔的琴音,飘逸而出,宛如三月酥雨,绵密地落在聆听者的心上,抚平一切的戾气与烦忧。

    长空之上,浮云之间,身着一拢雪白长袍的绝美小人儿,披着一袭冷月寒香,遗世**的低垂着眸子。一双纤柔的素手,轻弹环指间拨动着冰弦,任由琴音在十指间流散。仿佛有朵朵蓝莲花,从她的指尖绽放而出。剔透如蝶翅,炫丽如仙翼,飘渺如霓裳。

    她见到九华山之中被轰开的巨大天坑,雪袖一抚樱舞满天,朝着下方飞去。龙身凤尾的吟凤箜篌,独揽于怀。沉香玉木之上,细碎的水钻与翠藻金彩,焕彩炫暝。一排整齐白色冰弦,泛着冷夜的霜华之色,丝丝缕缕,寒冰冷凌。

    “睡吧!”

    她玉指拨动琴弦,清清冷冷的声音,轻灵如风的飘过,荡起层层涟漪。

    琴音落在陌紫皇的耳畔,让他缓缓地闭上了眼眸。原本他的身体就已经到了临界点,如今听到这充满魔力的琴音,无法抵抗那股催眠的力量,抱着韶音倒了下去。

    “他的身上有月漓的气息,想来与他有些渊源。只是,他如今去了何处?”

    年纪不大的少女,目光毫无波澜地凝视向陌紫皇。

    见到他怀里抱着的韶音之时,她的小脸上滑过了一抹淡淡的惊讶。

    “为何我感觉到她的身上有着小音的灵魂气息?只是现在已经渐渐消失了。”

    少女幽蓝的双眸蕴藏着一丝沧凉,湛蓝如流云天际的头发披散在身后。

    看着这个已经失去气息的女子,让她想起了妹妹韶音,那个乐观开朗的姑娘,活得多姿多彩。她本是轩辕盟的老盟主领回来培养的孩子,小时候只有韶音会来跟她一起玩,后来长大之后她们见面的机会就少了很多,但她永远是她心里最可爱的妹妹。

    因着这一分熟悉的气息,她取出了一颗千年鲛珠,让此珠融入她的体内,保她身体不腐。

    她挥了挥手,一道薄薄的光幕,就笼罩上陌紫皇的身体,让他的伤口不再流血。做完这些,她便挥了挥衣袖,离开了此地。

    有那两只灵兽保护它们的主人,想必他们也能够等到救援之人到来。她只是经过此处的路人,能够做的仅此而已。

    当她离开之后,没有多久,另外一道俊逸的身影就落在了地宫之中。漫天的地狱樱蝶,飞舞在男子的身畔。

    “小花朵来过这里!”

    冷月漓扫了一眼被烈焰灵珠毁得彻底的九华山,无奈地耸了耸肩膀。知道陌紫皇的烈焰莲珠封印破碎,他就知道肯定是出事了。还好这不是在神都之中,否则,整个神都估计都成废墟了。

    “封印破碎,再度修复也无法支撑多久了。小家伙,你要好自为之了!切勿再动怒!”

    他伸手触碰着陌紫皇的眉心,见到他昏迷不醒,怀里还抱着已经失去气息的女子,不由摇了摇头,目光里透着几分黯然神伤。

    “这世上最苦,莫过于情之一字,叫人肝肠寸断,痛不欲生。”

    他温润的嗓音,好似江南烟雨,缥缈地落了下来。

    陌紫皇如此,他自己又何尝不是。

    “这是你们命中注定的劫数,姻缘为劫,能否化解,还看你们的心是否坚定。”

    他扶了扶衣袖,带着他们两人,以及两只小萌宠和两柄万年姻缘木的古琴消失无踪。

    他的话音,似乎穿透了重重的时空迷雾,抵达了韶音的耳畔。

    极致的黑暗,浓如沉墨,一层层覆盖下来,压抑得叫人无法呼吸。韶音感觉自己似乎飘荡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耳边声嘶力竭的绝望声音,渐渐的模糊远去。

    一瓣瓣凋零的桃花瓣,在她的脑海中不断地纷落,堆积成一座高塔,将她困在了中央。

    她不断往塔上攀登,轻盈的身体不断地飘浮向上。

    黑暗如潮水般退去,她见到了丝丝光明笼罩在她的眼帘。睫羽如湿润的蝶翼,艰难地颤了颤,她缓缓地睁开了眼眸。

    入目的是她熟悉又陌生的卧室,温暖的阳光,盈盈穿过水晶珠帘,折射出璀璨的光晕。耳畔是舒缓的钢琴曲,流淌在晨曦的薄扁之中,轻抚着疲惫的心。

    半敞的落地窗户边,嫩暖的阳光将满园的绿色树影投入室内。绿叶桃花窗纱,随着晨风飞扬起来。

    “我——回来了!”

    韶音干涩的嗓音,充满了沙哑。低头看了自己的衣裳一眼,蓝白相间的真丝睡裙,上面点缀着美丽的雪花图案。一头柔顺浓密的披肩长发,泛着洗发水的花香,显然是有人替她精心打理过。

    她忽然想起了那个小道士玄天所说的话,她此生有一个机会可以回到来处,但倘若回去,就再也回不来了。

    但是,她从来都没有想到,当这个机会来临的时候,她根本没有说不的权利。

    曾经她无时不刻不在想着回来,如今真的回来之后,她却感觉心里没有想象中的喜悦,反而有着深深的失落。

    “音音!你终于醒了!太好了!”

    一个身着练功服,精神矍铄的老爷爷,听到了她房里的动静走了进来,就见到了昏迷许久的孙女坐在床边。一双慈祥的眼睛,露出了不加掩饰的高兴。

    “爷爷,我怎么在这里?”

    韶音沙哑的声音,充满了疑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来的。

    “音音!你掉入了九华山的地底之后,是你爸妈把你带出来的。快喝口水润润嗓子,你昏迷了这么久,都是你妈在照顾你。”

    韶老爷子慈爱的说道,看到宝贝孙女苏醒过来,他老眼都有着红润。

    “爸妈回来了!”

    韶音听到这个消息,原本沉重的心情,也舒缓了一分。

    “是啊,这一次你们几个能够平安回来,多亏了紫薇智者,他亲自派出了救援队,深入九华山,找到了你们三人。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你一直没有醒来,但紫薇智者说了,你一定会醒来,所以老头子我才没有哭成泪人。”

    韶老爷子笑着说道,有种老顽童的感觉。他说得轻松,但话语中的关心,韶音听得出来。

    爷爷对她一直都很好,如今年事已高,是她最放心不下的人。

    原本爸妈也失踪了,她一直担心没有人照顾年迈的爷爷。如今知道爸妈回来了,她也松了一口气。

    “有机会定要亲自谢谢紫薇智者!”

    韶音想起紫薇智者,那是一个非常厉害的年轻人,精通天文地理五行八卦。想来也只有他,可以在九华山出入自如了。

    “这次前往九华山的人,可是我们的音音宝贝,紫薇那小子自然是坐不住的。”

    韶老爷子笑着调侃道,在轩辕盟之中谁不知道紫薇智者的心上人就是韶音,算到她出事,他哪里还能坐得住!

    “爷爷,你再胡说八道,我明天就给你发布一个相亲大会,相信会有很多风韵犹存的老奶奶踏破我们韶家门槛的!”

    韶音手握水杯,在饮水机旁取了水,喝了一口温水润了润嗓子,听到爷爷的话,不高兴地板起脸。

    “音音,你年纪也不小了,也是该谈婚论嫁的时候了。不然再拖几年,就成老姑娘啦!虽然我们音音美丽动人,就算变成老姑娘,也是钻石剩女,但爷爷可等不了那么久了。”

    韶老爷子有些伤感的说道,他的年纪已经老了,怕是等不到抱上宝贝外孙的时候了。

    “爷爷,您一定会长命百岁的,不许说胡话。”

    韶音这才发现爷爷一下子苍老了很多,看着他白发苍苍的模样,她觉得格外心酸。

    “哈哈!还是我们音音的嘴巴甜!你爸妈自从九华山出来之后,一直沉醉在研究所里,晚上才会回来,爷爷让人给你送点吃的过来。你刚刚醒来,身体还很虚弱,不要到处乱跑。”

    韶老爷子慈爱的说道,没等韶音答应,就激动地开始忙碌了起来。

    见到爷爷那欢天喜地的样子,韶音感觉鼻子微微的酸涩。走到偌大的阳台前,看着下面的花园,繁花锦簇,一派生机勃勃。然而,她的脑海里却是一片冰雪飘舞的景象,那雪地之上绝美的冰雕,在她的眼里清晰映现。

    “那只是一场梦吗?真的是梦吗?”

    韶音伸手扶着阳台的栏杆,看着刺眼的阳光,明媚得哀伤。

    她走到镜子前面,看着自己的脸,似乎有些陌生。手背之上的月牙胎记告诉她,自己已经回来了,永远离开了那个世界。再也见不到那个冷酷霸道,却又热情如火的男子。

    胸口一阵揪痛,时不时地席卷而来,疼痛的感觉那么清晰,让她铭记着那个如天神般保护她的男子。

    “阿音——”

    镜子里似乎出现了陌紫皇哀伤的俊颜,忧郁而绝望的眼眸,似要望穿她的灵魂。

    “紫皇对不起!对不起!我答应你的事情,没有做到——”

    她对着镜子,眼眶里涌起了水雾,颤抖的双肩,无声的低泣。她仰着头颅,看着世界在她的眼底模糊,未曾让眼泪落下,倔强地让泪水在眼眶里蒸发。她不能软弱,她必需坚强起来,哭泣没有用!

    “紫皇,等我!”

    她的手触碰着镜子,似乎是在对陌紫皇说话一般。

    她换上了一件白色雪纺长裙,精致的蕾丝边宛如一朵朵雪莲花绽放开来。玉臂上系着雪纺云袖,露出小半截手臂,看上去清丽素雅。她穿上鞋子,拎上一个包包,拿了车钥匙,就朝着外面走去。

    韶老爷子过来的时候,就发现她的屋里已经空空如也。

    韶音走进巨大的车库之中,打开红色跑车的车门,坐进车内,动作利落地发动车子。脚踩油门,开着拉风炫目的跑车飞奔而出。

    韶家占地面积很大,大片的别墅绵延开来,看上去壮观至极。大片花园环绕在干净宽阔的道路两侧,迎面而来的暖风里都充满了花香。

    见到大小姐出门,特级警卫立刻将防卫森严的大门开启,齐齐朝着她行了个礼。

    这些特级警卫都是轩辕盟之中退伍的特种老兵,也是曾经韶音的部下,见到她如今已经安然无恙,众人的脸上也露出了喜悦之色。

    “大小姐一路顺风!”

    韶音朝着他们点了点头,踩下油门,跑车狂飙而出。虽然有些日子没有开车,但是她还没有忘记车感,开起来也很熟练。

    绕过一片大湖,她就见到了位于湖畔的考古研究所。这座研究所就是她的爸妈开的,他们对于古代异域文化充满了兴趣,毕生都在研究那些被岁月所覆盖的秘密。他们一直相信,在这个世界上,还存在着另外的架空世界,未曾被人发现。

    “研究所禁地,请出示身份徽章。”

    警卫见到火红的跑车飞奔而来,立刻拦下了韶音。

    “笨蛋!你看那车牌,可是韶家专用的车牌,这辆跑车是大小姐专用的,快点放行!”

    另一个警卫见到韶音,认出了她的身份。

    “啊!大小姐,不好意思,我是新来的,没见过你!”

    年轻的警卫是刚刚被分配过来的,所以没有见过韶音,看到大小姐原来长得这么漂亮,脸颊有些红晕。

    “没事,以后要辛苦你们保卫研究所的安全了。”

    韶音没有责怪他,而是径直开入研究所,抵达门口的时候停下车。

    “大小姐的脾气可真好!”

    年轻的警卫见到她没有责骂,态度是那么温和,感觉受宠若惊。他早就听说大小姐是老盟主的亲孙女,原本以为这个超级世家的大小姐会非常傲慢娇纵,如今看来却是非常平易近人。

    “那是当然!我们大小姐人非常好,修养更不是那些小家族出来的小姐能比的。她可从来不会乱发脾气,非常好相处。”

    另外一个老警卫赞不绝口的说道,韶家虽然是超级世家,但是无论是老盟主还是老爷夫人都非常好,特别有修养。

    “简直就是女神啊!”

    年轻的警卫感慨了一句,看着韶音消失,恋恋不舍。

    “女神也不是配你这个**丝的,我们大小姐的追求者可以排队排到城门口了。”

    老警卫伸手拍了拍他的脑袋,没好气的说道。

    “一点希望都没有吗?”

    年轻警卫还想挣扎一下,看看自己有没有机会,就被老警卫的话一棍子打死念头。

    “我听说紫薇智者十分爱慕大小姐,你觉得自己能跟紫薇智者比吗?”

    “我彻底破灭了!肉的理想,白菜的命。”

    年轻警卫早就听过紫薇智者的大名,只要是轩辕盟中的人,谁不知道紫薇智者?自从一代女帝陨落之后,紫薇智者如今可以说就是轩辕盟之中权势最大的年轻一辈第一人。

    听说紫薇智者长得玉树临风,气质高华胜过琼苞雪柳,是所有女人的白马王子。加上紫薇智者多金帅气又有智慧,如今又是单身贵族,想嫁给他的女人,也是足以绕城一圈。

    两人在议论的时候,韶音已经走进了研究所之内。这座研究所的建筑风格很特别,充满了古色古香,让她感觉置身于古代一般。这里的建筑风格是韶音的爸爸和妈妈根据一张古老的壁画所设计的。

    也是那副壁画的出现,让他们相信还有另外一段不为人知的历史,被岁月风沙所掩盖。

    研究所的人不多,这是韶音的爸妈平日独自研究东西的地方,很少有人打扰。一路上都是监控和警报器,她穿过长廊,走进了爸妈的研究室。

    他们两人正在研究着一个古老的酒樽,脸上有着激动之色。

    “爸!妈!我回来了!”

    韶音站在门口,脆生生的嗓音,让正沉醉于研究的中年男女,连忙抬起头看过去。

    她说的不是醒来,而是回来了,只是他们见到女儿太过高兴,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

    “音音!”

    “我的宝贝女儿!你总算是醒来了,我都担心死了!”

    面容美丽的女子,眼眸里含着热泪,见到女儿苏醒,立刻放下手中的工作小跑过来。

    “歆儿,你有身孕,不要跑这么快!”

    韶音的爸爸韶东篱见到妻子激动的样子,连忙追了过去,生怕她会摔倒。

    他们如今也算是老来得子,不管是男女,都是他们的心头宝。

    “我这不是见到我们音音醒了太高兴了吗?”

    韶音的妈妈郭韵歆温柔的笑着说道,放慢了步伐,也担心自己会不小心伤了这个还未出世的小宝贝。

    “妈妈有身孕了!”

    韶音听到他们的对话,没想到她一醒来,就有这么一个惊喜带给她。

    “音音,你就快有弟弟或者妹妹了!”

    郭韵歆笑着说道,脸上满是慈母的光辉。

    “那真是太好了!”

    韶音真心高兴,见到爸爸妈妈安然无恙,如今又多了一个孩子,她感觉连日来的担忧都放下了。

    “音音刚刚醒来,快坐下休息休息。”

    郭韵歆拉着韶音的手,坐在一旁的椅子上,跟她说起了家常话。

    “爸!妈!你们失踪的这些日子,到底去了什么地方?发生了什么事情?”

    韶音拢了拢长裙,抬眸看向他们,开口问道。

    “音音,我和你爸到了一个你想都想不到的地方!”

    郭韵歆说到这里,脸上充满了激动之色。

    “是啊!你肯定是意料不到!”

    韶东篱也是一脸肯定的说道,似乎笃定了韶音猜不到他们失踪的日子去了什么地方。

    “该不会是去了古代吧?”

    韶音好似无意提了一句,却让两人都傻了眼。

    “哇塞!我们宝贝女儿真的是太聪明了!”

    郭韵歆目瞪口呆的说道,然后就将他们的经历对韶音说了一遍。他们夫妻二人也走到了当日韶音发现的天坑之中,就到了九华山之中,他们觉得邪门,打算先出去再做打算,没想到竟然发现他们来到的是另外一个世界。

    因为他们两人对古代异域世界的狂热,让他们决定留下来考察。只是他们并没有在那个世界逗留太长时间,就见到一阵七彩光芒闪烁了一下,将他们包裹起来,再度回到了那个遗迹之中。

    他们正巧见到韶音落进酒池之内昏迷不醒,连忙将她救了起来。而后遇到了紫薇智者带来的救援队,将他们平安救走。只是韶音昏迷之后,就一直没有清醒过来,让他们担心不已。

    “我们如今一直在研究如何能够再去那个世界,那里的一切真是叫人着迷。”

    韶东篱一脸向往的说道,想起他与妻子的奇遇,他就觉得特别的激动。

    韶音听到他们的经历,原本绝望的心,再度燃烧起了希望的光芒。爸妈都能够去那个世界,她是不是也能够再过去?

    “不过紫薇智者说了,我们能够去一次那个世界是意外,想来再开启时空通道机会非常渺茫。”

    郭韵歆开口说道,脸上有几分无奈。

    “紫薇那小子就会故弄玄虚,我可听说了,他手中有一个河图洛书,可以开启时空之门。不过那小子太小气了,就是不借给我!”

    韶东篱没好气的说道,对于紫薇智者的实力,他可是很清楚的。那小子不是普通人,不然也不会是新一任轩辕盟的盟主候选人了。

    “音音,要不你去借借看,要是借到手的话,我们一家人还可以去异界旅游一回。”

    韶东篱说到这里,自己都憧憬不已。

    “你想多了吧!”

    郭韵歆好笑的说道,对于丈夫的异想天开感到有趣。不过她就是喜欢这样的活宝,两夫妻都是充满幻想,敢于冒险的人。

    “要是我去了古代就回不来了,怎么办?”

    韶音深眸望向他们,看着爸妈那温和的笑脸,似乎要把他们的模样牢牢地记住。

    “傻丫头,那有什么好怕的?拐个古代美男回来才是王道!畏畏缩缩可不是我郭韵歆的女儿!”

    郭韵歆拍了拍韶音的肩膀,开玩笑的说道。

    “歆儿说得对!要是真有一个古代女婿,那我不是可以天天研究他的衣食住行吗?想想就好有意思!”

    韶东篱俊颜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朗笑着打趣道。

    他们两人自然是在开玩笑,没有把韶音的话当真。

    “嗯!”

    韶音点了点头,看着爸爸妈妈幸福温馨的模样,她知道自己可以放下心了。

    “爸!妈!我先去紫薇那里一趟。”

    她站起身来,朝着外面走去,那背影宛如傲雪寒梅,孤寂而动人。

    看着韶音的背影,两夫妻感觉女儿真的是长大了,似乎也有哀愁了。

    红色的跑车,自研究所之中飞驰而出,一路上引来无数人的侧目。当她将跑车开到一座大气的城堡前,立刻有重重警卫围了过来。当看清韶音的车牌,他们连忙恭敬地让开,齐声行礼道。

    “恭迎音小姐!”

    韶音一路畅通无阻的开进城堡之内,看着紫薇的住处,她也有些无语。

    一个人住这么大,他也不觉得累么?

    她最不爱来他家,每次开车都要飙好久,才能从城堡门口抵达他的住处。

    停下车之后,她踩着碧翠的草甸,朝着玫瑰花园走去,想必现在这个时候,紫薇就在花园之中喝咖啡。

    因为平日经常要和这家伙打交道,所以她对他的作息时间也很了解。

    穿过纯白色大理石拱门,走过一条玫瑰花长廊,大朵大朵火红的玫瑰花,形态婀娜张扬地簇拥在走廊之旁。

    在长廊尽头,她见到了银发如雪,尊贵如王子的年轻男子,正坐在白色长椅上,手握咖啡杯,在享受着美好的晨光。

    晶莹的阳光,洒落在他的身上,让他看上去耀眼无比。他有着一张英气逼人的俊俏容颜,水晶般剔透的眼眸,宛如雨后的天空。他身畔一簇簇玫瑰浓烈的颜色,染成最华丽的印象派画布。

    听到脚步声,他性感的唇抿了抿,放下了手中的咖啡杯。抬眸扬眉,望向了许久未见的韶音,清润的嗓音,缓缓地落下。

    “韶音,你回来了。”

    他的眼眸透着一股睿智,好似可以看透时光轮回,洞悉一切因果。

    “是啊,我回来了。但,我却想回去。”

    韶音坐在紫薇的对面,看着这个被尊称为智者的年轻男子,开口说出了自己的来意。他那么聪明,定然知道她的意思。

    “你想要河图洛书。”

    紫薇温和的嗓音,淡淡的说道,语气不疾不徐,让人听不出他的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