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帝医醉妃最新章节 - 【105不】书不尽言

帝医醉妃 【105不】书不尽言

作者:仙魅书名:帝医醉妃类别:穿越小说
    细碎的银色刘海,散落在紫薇的额前,点点流光辗转在柔顺的发丝之上,好似涂抹了一层金粉。悫鹉琻晓

    跟他说话一点都不累,但普通人如果心理承受能力不够强悍,便会对他畏惧不已。一个人不需要说什么,就能知道一切,在他的面前完全没有**可言。

    “听说河图洛书可以开启时空之门?”

    韶音跟他交情不错,很随意地坐在白色的椅子上,白纱雪纺长裙,宛如天鹅的羽翼散开在草地之上,一身清雅的气质,尽显无遗。

    紫薇没有立刻回答她的问题,而是转了转手腕上戴着的名表,一道影像就出现在手表之上。

    “少爷有什么吩咐?”

    身着西装革履的管家,恭敬地开口问道。

    “把早点送过来,要两人份。”

    紫薇淡淡的说道,语气里透着一股上位者的冷漠。

    “是,少爷。”

    管家回应了一声,立刻让男侍者将刚刚做好的点心送了上来。

    侍者将精致的点心摆放好,就安静地退了下去。

    “先吃东西。”

    紫薇伸手拿起点心,显然是知道韶音没吃东西就过来了,所以才叫来了两份早点。

    韶音知道他的古怪脾气,想来他没有吃完早点是不会回答她的问题,她醒来之后就没有吃过东西,脑袋也有些发晕。她拿起调羹,舀了一勺杨枝甘露尝了起来。

    紫薇慢条斯理的吃着精致的点心,等到吃完之后,这才缓缓地开口说起来。

    “河图洛书的确可以开启时空之门!不过,这世上只有我一人懂得如何使用河图洛书。”

    “要使用河图洛书需要什么代价?”

    韶音知道但凡越是逆天的力量,就需要付出等同的代价,否则任何人都可以穿梭时空,天地的秩序定然大乱。紫薇定然不会随意动用河图洛书,她便直接开口问出了条件。

    “韶音,你知道为何我会喜欢你吗?”

    紫薇俊秀的脸上如此一丝笑容,优雅地伸手折下一枝玫瑰花,递到她的面前。

    “因为,跟聪明人讲话不累。”

    他自己回答道,眼眸里透着一抹爱慕之色。他不喜欢一句话还要解释半天的无力感觉,跟韶音一起,他感觉很轻松。

    “紫薇,你知道为什么我不喜欢跟你呆在一起吗?”

    韶音没有接过他送来的玫瑰花,而是淡淡的说道。

    “因为,我不喜欢太聪明的人。”

    “没想到聪明也是罪!”

    紫薇无奈地耸了耸肩膀,摊开手将沾着露水的玫瑰花放置在手边。从身边取出了一个阴阳鱼轮盘,手指波动轮盘。轮盘之上的流沙,幻化成一道道交错的经纬。

    “每逢北辰星连珠之日,河图洛书才能开启时空之门,下一次北辰星连珠之力,就在七日之后。但,河图洛书强行开启的时空通道,只能让灵魂通过,人是没办法过去的。灵魂若是经常穿梭于时空之间,会受损严重,所以,你如果选择离开,就不能回来。否则,灵魂会无法承受时空压力,灰飞烟灭。”

    他仔细的说道,让韶音考虑清楚。

    “当然,如果灵魂找不到依附的躯体,也会消散在天地间。”

    “需要什么条件,你开出来!”

    韶音不想跟他卖关子,听到他说出的最早时间,她的心也颤了颤。她不知道自己的灵魂离开了阿九的身体,阿九会变成什么样子。若是晚几日回去,也许就真的回不去了。

    “金钱,权势,地位,哪样我都不缺。你觉得我还要什么?”

    紫薇的眸子凝视向韶音,那绝美的眼睛里写着的意思,她看得很清楚。

    “只要你陪我一夜,我就替你开启时空之门。”

    他的唇角勾起一抹无害的笑容,话语说得云淡风轻,却让韶音的玉颜变了色,直接站起身来,迈步离开。

    “还有七日的时间,你慢慢考虑,我等你的答复。”

    他看着她傲然的背影,眼底兴味浓浓,不知道她会做出什么决定呢?

    韶音没有理会他,头也不转地离开,开着红色的跑车绝尘而去。

    “少爷,老夫人说过您不可以动用河图洛书的禁忌力量,开启时空之门可是要折寿十年的。”

    国字脸的管家,声音充满担忧的说道。他知道少爷的身体并不好,历代紫家的男丁都是英年早逝,少爷如今可是老夫人的心头宝,容不得有一丝的闪失。

    “我自有分寸。”

    紫薇充满威严的话音,让管家只能沉默地站在一旁,没有再多说什么。他知道少爷做了决定就不会轻易改变,他就是那样一个固执的人,哪怕是老夫人出面也没有用。

    只是守身如玉不沾女色的少爷,竟然用韶音小姐的一夜,换他折寿十年,这样不理智的事情,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少爷做。

    少爷一直都是那么聪明的一个人,怎么也会做这样亏本的买卖?

    他实在是不懂!

    韶音离开华丽的城堡之后,一路上脸色都不大好看。回去古代的机会就在眼前,但紫薇提出的条件让她无法接受。她只能另外再想办法,但她也明白自己的时间不多。

    “紫皇!”

    她红唇动了动,声音里充满思念。她不知道自己离开以后,他过得如何?

    也不知道神都之中是否发生了什么事情,还有小萌萌和小胧胧现在有没有人照顾?

    木芙和韶乐如今怎么样了?紫昙是否平安离开了九华山?

    不知不觉中,她发现自己与另外一个世界已经打下了千千结,有着许多牵挂。

    呼吸着充满花香的空气,她开车驶入韶家车库。一路上心事重重,就连韶老爷子叫她,她也没有听到。

    “音音这一次醒来之后,怎么变得忧郁了许多?是不是闷坏了?”

    韶老爷子看到韶音精神恍惚的模样,格外担心她的情况。

    “听说水家出了一个惊才绝艳的天才少主,名为水魅,医术出神入化,卖的灵丹妙药更是天价。你们去查查水魅少主的底细,若是可用之材,就招揽进轩辕盟之中。另外,别忘了给我的音音买一些补身的灵药回来。”

    他朝着一旁的男子开口,如果不认真观察,谁也不会注意到这个人。

    韶老爷子身边的保镖,全部都是最顶级的高手,哪怕是他自己,也是一个古武高手。

    男子不多时就将拍卖到的灵药送到了韶老爷子的手中,经过韶家医学研究所中的那些医学宗师鉴定之后一致认为此药极好,他便献宝般拿到了韶音的屋子里想送给她。

    只是从外面,他就见到韶音一脸忧郁,目光望着天空,似乎看向了极远极远的地方。

    他止住了脚步,没有打扰她,只是低头轻轻叹了一口气。

    韶音的目光,跨越千年时光,穿过千山万水,似乎看到了白雪未化的紫阙神都。提笔写起了想要对陌紫皇说的话,却是书不尽言,想说的太多,无法表达出来。

    她的笔尖滑过白纸,勾勒出一张清晰的容颜。不经意之间,她竟画出了他的样子,触手冰凉,她握着钢笔,好似握着神都的冰雪。

    簌簌的雪,下了几日,神都白雪覆盖粉妆玉砌,冷空气滑过枝头,吹落了几瓣梅花。

    武尊王府从未这般死寂,众人都知道他们的爷此次回来之后,比起以前还要冷。哪怕是站在他三米之外的地方,都会叫人感觉刺骨冰寒。

    凤曦泽站在书房之中,看着陌紫皇一脸冰霜,手中握着朱砂笔,在批阅着一叠叠积压的奏折。自从他回来之后,他就一刻也没有闭上眼睛,不停地忙碌,不眠不休。

    这样的爷,让他更加担心。他似乎成了一个毫无情绪的人,把自己封闭起来,叫他感觉不到一丝的人气。

    数九寒冬,这个屋子里却没有一丝热度,炭火暖炉全部被撤了出去,呆在这屋子里,手脚都会冻僵。他不知道在那一层纱曼之后藏着什么,爷不允许任何人过去。

    “爷,你的伤势还没恢复,不宜操劳!歇一会儿吧!”

    凤曦泽担心的说道,看到陌紫皇短短几日就憔悴得不像话,原本神采奕奕的眼眸里,如今只剩下了冰寒冷色。他回来之后就滴水未喝,米粒未吃,加上他被送回来之时全身是伤,让他更加担心。

    陌紫皇没有说话,沉默的批阅着奏折,好似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般。

    “音妹妹还没回来,拍卖会的事情,是否要如期举行?”

    凤曦泽提了一句韶音,那双目光空洞的眼眸才有了一丝光芒。

    “嗯。”

    冰冰冷冷的一句话,让凤曦泽松了一口气。还好爷还听得见他说话,还是个活生生的人,否则他都要以为这不过是行尸走肉了。

    “那属下这就去办。”

    他退出了书房,暗暗抹了一把冷汗。他心里在猜测,爷是不是失恋了?怎么变得如此冰冷?

    以前的爷虽然冷漠,但也是有血有肉的人,现在的爷让他也有些畏惧,更别说其他人了。

    当所有积压的奏折都被批阅完,陌紫皇伸手掀开屋内的纱曼,坐在床边,伸手握着床榻上睡美人的手。她就像是睡着一般,静静地躺在那里,无声无息,但却停止了心跳,停止了呼吸。

    “阿音,别淘气了,睡了这么久,也该醒来了!”

    他冰冷的嗓音,透着难言的温柔,缓缓地落下。

    寒冷的空气迷茫在屋内,让小胧胧和小萌萌冻得瑟瑟发抖,窝在了一起,相互取暖。见到他不愿意相信韶音离去的现实,两只小兽的心里都格外难受。

    “阿音,你说过:执手偕老,举案齐眉。此心相付,永世不移。没有你在身边,我们如何地老天荒?”

    他握着那冷却的手,眼底里充满了哀恸之色。

    “你别再跟我开玩笑了,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叫不醒韶音,陌紫皇的俊颜透着一抹严肃之色,似乎是真的生气了。

    “你闹够了没有?”

    冷月漓不知道何时出现在他的身后,沁人心扉的动听嗓音,清清冷冷地落了下来。

    “小舅舅,阿音只是睡着了,她明明还冲着我笑。”

    陌紫皇的眼眸透着一丝迷离之色,脑海中还有着韶音温柔的笑靥。

    “小舅舅,你一定有办法叫醒阿音的对不对?”

    他的眼眸,望向了冷月漓,看着他那张不染世俗尘埃的仙容,绝望的眼底浮起了一抹希望之光。

    “办法倒不是没有,只是希望太渺茫了。”

    冷月漓知道如今的陌紫皇已经承受不了刺激,便开口说出了一个办法,作为缓兵之计。

    “小舅舅,有什么办法?你快告诉我!”

    陌紫皇听到有办法,脸上露出了激动之色,整个人似乎也活了过来。

    “这世上有一种奇花,名为泪昙,传说此花有着起死回生的神奇力量,若是你能够寻到这株奇花,她也许还能醒过来。”

    冷月漓开口说道,看着他重新燃起的希望光芒,心里却终究是没底的。泪昙只是一个传说,没有人找到过此花。他说出此花,也只是让陌紫皇不要绝望罢了。只要心怀希望,相信他可以支撑到凤魅雪和陌烟华回来。

    “好,我马上去找。”

    陌紫皇为了救醒韶音,从悲恸之中振作起来,眼里有着一股坚毅之色。

    他当下召集云上金戈铁马四将,将寻找泪昙的任务交待了下去。将所有云上的成员派出了神都,去寻找泪昙花。

    他自己也埋头于古籍,查找关于泪昙花的只言片语。

    这是云上建立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行动,除了凤曦泽之外,其他云上之人都尽数离开神都。

    一个黑暗的巷子里面,一道裹在灰色斗篷中的人影,宛如幽灵般站立在角落,看向了蒙面的女子。

    “你传讯找本座有什么事情?”

    阴柔的声音,透着阴阳怪气的感觉,落在了巷子之中。

    “云上四将与众部全都被派出神都,想必这个消息,应该很有价值吧!”

    女子娇媚的声音,透着妒忌的火焰,清晰地落了下来。

    “哈哈哈!确实是大好消息!真是天助我也!你协助本座拖住云上众部将,让他们无法回神都,本座自会替你除掉你的眼中钉。等到你回来之日,武尊王就是你的囊中之物了。”

    灰衣人阴恻恻的说道,眼底里充满了狡诈之色,说出了极具诱惑的条件。

    “合作愉快!”

    娇媚女子笑得花枝乱颤,好像已经见到了自己成为武尊王妃的画面。

    “有鱼戈云将相助,此次必定一举成功!”

    灰衣人大笑起来,他筹谋多时,等的就是这个绝佳的机会。

    看来,能否成大事,就看这一次了。

    如今神都之中的禁卫军已经被武尊王暗中派出去护送赈灾粮草,已然是兵力空虚。云上众部再被派出去,那武尊王就没有什么可用之兵了。

    当夜,定南候府之中灯火通明,搂着爱妾睡觉的小侯爷夜立万,突然听到了一阵诡异的猫叫声,便哆嗦着从床榻上爬下来。探头探脑地朝着门外走去,一阵刺骨的寒风席卷而来,让他冻得浑身发抖。

    他手里打着灯,被寒风吹得似乎随时都有可能熄灭。

    他走到落满积雪的树林里,见到一道灰衣人,立刻露出了恭敬之色。

    “雕龙军师,您可总算来了!我可是盼星星盼月亮,盼着您啊!”

    夜立万眼巴巴地看着雕龙军师曲尽欢,脸上露出了巴结讨好的神情。

    “小侯爷言重了,不用几日,曲某就要改口叫一声陛下了。”

    雕龙军师曲尽欢面色有些苍白,似乎是中毒未清的后遗症,让他的面容看上去宛如鬼魅一般吓人。

    “陛下!是说我吗?”

    夜立万眼巴巴的看着雕龙军师,眼里露出了癫狂的光芒。

    “当然是你了。”

    雕龙军师曲尽欢眼里的不屑一闪而逝,露出了一抹狡猾阴险之色。

    “小侯爷可是天定帝星,如今这朝野上下,也只有小侯爷担得起这帝君之位了。杀太子,夺帝位,他朝登临帝位,您可别忘了曲某。”

    他恭敬的话语,听得夜立万飘飘然。

    “一切听凭军师吩咐。”

    夜立万连忙开口说道,脸上露出了激动之色。

    一场翻天覆地的阴谋,就在这雪夜之中展开,哪怕是无声无息,却已经是暗流汹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