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帝医醉妃最新章节 - 【103】0气吞山河

帝医醉妃 【103】0气吞山河

作者:仙魅书名:帝医醉妃类别:穿越小说
    韶音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她只记得眼前浮起了一片辉煌的金彩,犹如旭日一般绽放万丈瑞霞,将整个地下照得透亮至极。悫鹉琻晓

    此刻的陌紫皇周身散发出来的气魄,足以吞没山河,震动霄汉!

    墨黑缎子上绣着的火焰纹路,仿佛活了起来,让周遭的空气都要沸腾起来。

    “轰——”

    一声巨响过后,所有的天蝎都化作灰尘,铺在了地面之上。哪怕是那只巨大的天蝎王也没有一丝悬念,就被直接秒杀!

    他好似天神一般,充满了强大到翻天覆地的力量。

    “走!”

    陌紫皇抱着韶音,朝着前面飞去,后方滚滚热浪席卷而来,这地下的赤磷已经彻底燃烧了起来。他知道她来此地,必定要要进去,所以没有在这个时候退缩,而是与她共同进退。

    眉心的烈焰莲珠还散发着滚烫的温度,他却丝毫未觉一般,带着她朝着原先被血色天蝎挡住的墙壁靠近。他们这才注意到这面石壁上赫然画着壁画,那百丈高的巨大壁画上,有着一道陌紫皇熟悉的身影。

    一个绝世女子姿态慵懒,跳着凤舞九天,一头银紫色长发披泻而下。一袭淡荷色流云千水长裙,领口绣着一簇白色梨花,吟香醉月。宽大的水裙下摆镶着飘逸湘纹,营造出一种清雅脱俗的味道。清雅高华,似芳兰芷,似雨前茶。

    一双银白的明眸,似乎在凝视着什么,充满了虚无缥缈之感。

    “湮寂姨娘的画像,怎么会出现在此地?这九华山的宫殿,到底是何人所建造?”

    陌紫皇的心里充满了疑惑,原本以为马上就能够拨开迷雾见到事实的真相,然而,如今却感觉越发扑朔迷离起来。

    “这壁画上的女子,好有气势!”

    韶音看着壁画,似乎可以想象出画中女子的样貌和气质,让她感觉格外震撼。这壁画之上一笔一划,皆是充满了用心,倾注着画者的感情。

    “找找入口!我想应该是在此处!”

    陌紫皇开口说道,仔细地寻找起机关来。此地如此凶险,必定隐藏了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后面的火焰已经逐渐蔓延过来,他们的时间剩下不多了,如果还找不到入口,那他就会带着韶音离开这里。

    “嗯!”

    韶音也知道他们剩下的时间不多,必需在大火蔓延过来之前找到入口。她伸手取出了随身携带的凤凰金簪,这簪子里可能隐藏着什么玄机。

    她记得地图上所标注的入口就是此处,那这里肯定是宝藏地宫的入口。

    只是,这面墙壁如此巨大,还有着各种图案,让人看得眼花缭乱,实在是很难找到机关。

    “凤凰金簪必定是戴在发间,那入口机关是否也在壁画上人物的发间?”

    她脑海里浮起这样的想法,便靠近那石壁上的女子,朝着她的鬓发间望去。空空如也的发间,确实是少了一些点缀。

    “阿音,毒烟飘过来了,我们必需离开这里。”

    陌紫皇没有发现入口的机关,见到赤磷燃烧的毒烟已经扑过来,他当下便开口说道。

    “是要离开的时候了。”

    韶音伸出玉手,将那柄古老的凤凰金簪按入壁画上女子的鬓发间,那个位置正好有一个完全相符的凹槽,如果没有仔细观察,根本无法注意到。

    她将凤凰金簪用力按入石壁之内,与壁画融合在了一起。

    “轰隆隆!”

    画着女子的石壁朝着后方退去,敞开了一条足够两人通过的道路。

    “快进去!”

    韶音眼底露出了一抹激动之色,连忙拉着陌紫皇朝着甬道里跑去。在大火伴随着毒烟冲过来的时候,石壁又再度闭阖起来,将烟尘阻隔在外。

    走在黑暗的甬道里,让人觉得前路迷茫,完全看不到方向。

    “这里太暗了,我先点燃火折子再前进,免得遇到什么危险。”

    她摸出了火折子,点起火折子,微弱的火光一下子就熄灭了。她接连试了几次,都没有办法点起火折子。

    她不由想起了鬼吹灯的传说,陡然感觉这地方阴风阵阵。

    “哗啦——”

    一阵水声从前方传来,韶音定睛看去,就见到一叶扁舟自终年不见天日的黑暗河水上飘了过来。一盏长明灯悬于船头,闪着忽明忽灭的光芒,为这个地宫平添了几分诡异的气息。

    没有见到扁舟上有人,只有那一盏不知道点了多久的孤灯,在看不到水波的黑暗水面上闪烁。

    韶音不相信鬼神之说,心中并不畏惧。

    “这水是弱水没有浮力,哪怕是鸿羽在水面之上也会沉下去。那叶扁舟定然是以无根叶制成,故而可以在三千弱水之上。那盏长明灯,想来是天宫之火,雨浇不灭,风吹不熄,永世不朽。这建造地宫的人,当真是天大的手笔。”

    陌紫皇没想到在这九华山之内,竟然会见到这些传说中的东西,如果不是他看过许多古籍,根本就认不出这些东西。

    “这里的石壁皆是以断龙石打造而成,如今石壁已封,我们只能向前走了。”

    他冰凉沁人的嗓音,让韶音感觉一阵温暖。哪怕是身处于这可怕的地宫之内,她也充满了力量。

    他所说的东西,她以前未曾听闻过。但在她的认知中,但凡是长明灯,通常都是出现在古墓之内。难不成这座巨大无比的地下宫殿,会是古人所建造的陵墓?看这座古墓似乎存在了非常久,加上这地方如此偏僻,建造的难度一定非常大,没有数百年,估计是无法完成。

    这么说来,那位叛变谋反失败的王爷,应该也不是这座陵墓的主人,而是不小心发现了这座陵墓的秘密。得到了开启古墓的钥匙凤凰金簪,作为防备万一。

    她整理了一番思绪,感觉这样想来就合理多了。不过以这座古墓的危险程度,想必除了她和陌紫皇之外,还没有其他人踏足过此地。

    “扁舟飘过来了,我们上去。”

    陌紫皇知道这水面没办法飞过去,除了踏上这随着水波飘动的扁舟之外别无出路。

    “不知道这扁舟飘往何处?”

    韶音站上扁舟,目光落向了遥远的地方。她发现这扁舟竟然就是一片巨大无比的叶子,但飘浮在水面上那么久还是像刚刚摘下来的一样新鲜,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挂在船头的长明灯,照亮了一隅之地。

    两人这一路上风尘仆仆,如今才能好好休息一番。一直紧绷着的神经,也放松了几分。

    他们相对而坐,幽幽的灯火,照在他们的身上,让他们的身影显得格外朦胧。

    火月雪貂瞪了半天的大眼睛也累趴了,窝进了韶音的怀里。

    整个世界特别安静,只有水声在耳畔响彻。

    无根扁舟顺着水流的方向绕着这个地宫荡去,如果不是这个地方太过阴森,想必是不错的享受。

    “无根之叶,随波逐流,哪里会有方向。”

    陌紫皇清嗓温和的说道,说着无意,听者有心。

    “世界之大,有一叶栖身便足矣,无论漂泊何方,心有所依便是家。”

    韶音玉颜染着柔和的光芒,长睫上点缀着丝丝水汽,眸子定定地凝视着陌紫皇。粉嫩的娇唇,吐露出的清音,让陌紫皇感觉那就是天籁。

    “弱水三千,我愿成为你栖身的叶,载着你飘零天涯,去哪儿都好,只要有你,有我,便是最美的仙境。”

    陌紫皇伸出手,朝着韶音探去。

    若愿,就牵起手,一路走下去。

    无论风霜剑寒,无论逆流险阻,无论沧海桑田......

    只要心在一起,没有什么可以隔绝他们。

    “执手偕老,举案齐眉。此心相付,永世不移。”

    韶音摘下了脖子上的长生玉锁,将这件最重要的东西,送给了陌紫皇,希望长生玉锁可以保佑他一世长安。

    她靠近陷入狂喜之中还未清醒过来的陌紫皇,冰凉的玉指,滑过他的颈脖,将长生玉锁系好,让他贴身佩戴。

    陌紫皇感觉自己像是被惊雷劈到一般,脑子完全炸开来,似乎冰琼吐蕊,烟花绽空,幸福的泡泡,裹着他的灵魂,不断地升空,让他感觉幸福来得太突然,太不真实。

    宛如红宝石般的深邃眼瞳里闪着激动的晶莹光泽,睫羽一动不动,他生怕一眨眼,这来之不易的美梦,就会化作海市蜃楼湮灭。

    “阿音,我是在做梦么?”

    他狂喜中透着几分不确定的声音,有着一丝惶然。哪怕是在波谲云诡的朝堂,或者是惊心动魄的战场,他都是独步天下冷酷无情的霸主,独揽大权的铁血王爷。冷静至极,睿智至极,淡定至极,强势至极。

    但,这一刻,他所有的冷静,睿智,淡定,强势,都在烈焰之中化作扉粉。韶音只是一个小女子,却有天大的本事,搅乱了他一池心湖。叫他甘愿为她疯,为她狂,为她傻。

    “呆瓜!”

    韶音揭下面纱,清丽芙颜靠近他的绝美俊颜。粉嫩欲滴的唇,在他的额间那一颗烈焰莲珠之上,落下一个温柔的吻。

    霎那间,烈焰莲珠之中似乎注入了一股清流,潺潺流淌进他的四肢百骸,一点一滴似春雨润无声的蔓延而来,轻灵得撩人心扉。叫他的内心世界,宛如春暖花开,那股清流所到之处,冰霜化水,草绿两岸,繁花馥郁,蝶舞纷飞。

    黑雾阴霾的地宫,黯淡不了他内心璀璨的烟火。

    森冷冰寒的弱水,冻结不了他灵魂绚烂的花树。

    只因她一个温柔的吻,他就感觉脑袋完全成了浆糊,又好像有什么在脑子里不断地轰然作响,让他的俊颜猛地涨红起来,耳根子都滚烫至极。

    “如果这是一场梦,我情愿长醉不复醒。”

    陌紫皇清润动听的嗓音充满撩人的磁性,将她压在身下,火热的吻落在她桃花芳泽之上。

    她的味道就像是极品美酒,叫他愈饮愈醉,真想一辈子沉醉下去。

    她温热的气息,让他疯狂的沉沦。灵瞳氤氲着薄亮水光,透着意乱情迷之色,宛若碎玉流银。舌浪卷滚间,她在回应着他的索求,让他仿佛深陷于干涸的荒漠里,急需一汪甘泉来止渴。

    陌紫皇喉结滚了滚,整个人完全陷入了火海,滚烫的躯体,让她面红耳赤。

    韶音的四肢一阵发软,脑海中的氧气被尽数抽空,灵魂似乎要被他吸去一般。

    两人在扁舟之上拥吻,好似**一发不可收拾,就在他们忘情至极的时候,四周的黑暗陡然被七彩的光晕驱散。

    神秘的光晕,好似极光一般,在地宫之中陡然撕开黑暗,映衬着三千弱水,连缀成一条旖旎的飘带,让整个地宫变得宛如梦幻。

    炫目的光彩,惊醒了两人。

    他们警惕地看向那片神秘光晕,只见一道道光晕递变着姹紫嫣红的色泽。

    青空之蓝,雪羽之白,赤莲之红,碧水之绿,琉璃之紫,辉煌之金,各种彩光一层层渲染出美丽的光圈。

    “好美的石雕!”

    韶音透过这片光晕,见到了无数半透明的蝴蝶石雕,各种各样的蝴蝶姿态,让人看得目眩神迷。蝴蝶石雕点缀在一瓣瓣宝石打造而成的花瓣上,美丽的珍珠水钻点缀在花瓣中央,黄金作为花蕊,极尽奢华。

    “阿音,看这里!有一个棋盘!”

    陌紫皇看到了这些价值连城的东西,但对于他而言并没有什么吸引力,他要寻找的是这地宫秘密,显然不在这里。

    扁舟停驻的地方,左岸是美丽的宝石花丛,右岸则是一个九色祭台,祭台之上有着一张棋盘。

    “下去吧,不然这扁舟就要带我们折回之前的来处了。”

    韶音对于那片美丽的珍宝花林只是惊叹了一番,却没有过多留恋。

    “小心点!”

    陌紫皇也知道这扁舟不会在此地留多久,便拉着她的手,走向了右岸的九色祭台。彩色的晶石,筑造成的祭台,非常罕见。

    韶音打量着这座九色祭台,感觉到了一股厚重的沧桑气息扑面而来。这每一块晶石,似乎都烙印着岁月的纹路。

    祭台之上有着一个石头棋盘,上面有着一个未解的棋局。

    “紫皇你找找看有没有出口,我来试试这个棋局。”

    她发现这个棋局非常特殊,经纬纵横间,好似星辰轨迹。十二星座的轨迹,似乎被打乱了。

    她伸出玉指,将一颗颗棋子的位置还原。

    陌紫皇环顾了四周一圈,并没有发现任何的出口,只是在站到九色祭台上的时候,他瞧见了那一片宝石花林之下似乎有着森森的白骨,不知道过去了多少岁月,那些白骨早就已经看不出最初的模样,但他还是一阵后怕。

    如果刚才他们选择的是那左岸,想必最终会化作白骨骷髅,永远困死在那里。

    他凝视了一眼韶音,看到她在认真地移动棋盘上的棋子,俊颜之上有几分欣慰之色。他知道韶音自小都过得不容易,经常被那些夫人姨娘小姐欺负,可以说是穷困潦倒。但她在见到这宝石花林的时候,依旧可以守住本心,不为所动,实在是让他欣赏不已。

    他并不知道,此刻他面前的女子,并不是那个备受欺凌的韶府九小姐,而是华夏轩辕盟的灵魂军师,还是首屈一指的酒神魔医,资产惊人。加上她是轩辕老盟主的宝贝孙女,什么大场面没有见过?

    因为韶音的爸妈是资深考古教授,她也曾见过许多帝王古墓。亲自深入地宫古墓,她这是第一次。

    “大功告成!”

    韶音玉指移动最后一颗石头棋子,想要看看棋局破开,能否出现什么线索。

    陌紫皇看了一眼那棋局,也有些无法理解,这到底是什么棋局?他完全看不懂!

    只是没等他开口询问,棋盘就陷入了九色祭台之内,与祭台融为一体。紧接着,脚下震动起来,整个祭台竟然往下方陷下去。

    陌紫皇连忙拉住韶音的手,凌厉的目光望向了四周。

    他们站在九色祭台之上,随着祭台下陷了两米左右,就见到一条曲折的台阶绵延开来。

    眼前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酒池,浓浓的酒香扑鼻而来,让韶音的脑海一震。她记得,当初她就是掉进这个酒池之中,然后再睁眼就出现在了这里。在酒池的旁边,竟然有着一株株桃花。

    桃花的香气扑鼻而来,一朵朵在枝桠梢头开得灿烂,似少女雪腮润染的嫣红之色。

    草叶碧青,酒池清冽。

    谁也料不到,在这地宫之中内,竟然会有这样一番水月洞天。

    这里完全就是一个世外桃源,穹顶之上硕大的明珠,好似一轮圆月永远明亮。

    在桃花树之下,有着两个相对而坐的石雕。

    见到那两个石雕,韶音蓦然间觉得世界天旋地转起来。

    那场醉人魅心的桃花雨,那两道相对而坐的身影,那缭绕耳畔的琴音,瞬间涌到了她的眼帘与耳畔。

    现实与梦境撞击在一起,碰撞出火树银花。

    那女子石雕的身前,一柄古琴之上镶嵌着一枚苍华云泪宝石,此刻正闪烁着魅惑的光彩,似乎要将韶音的灵魂攫取。

    刹那间,韶音似乎是着魔一般,径直朝着那柄古琴走去。此琴以万年姻缘木斩成琴身,琴为弦月状,配以翡翠雕花,水晶琉璃打造琴轸,吹影镂尘,精美绝伦。

    “影落月心!竟然在这里!”

    陌紫皇见到那石雕身前的古琴,眼底涌起了惊诧之色,也有着一丝难言的喜悦。

    他手中的九霄环佩不断地颤动,似乎是受到了影落月心的吸引。

    这对旷世古琴本为一体,哪怕是它们琴身之上镶嵌的苍华云泪,原本也是同一颗宝石。九霄环佩之上的宝石名为苍华,影落月心之上的宝石名为云泪。

    在分离了无数年,两柄古琴终于聚集在了一起,好似宿命一般。

    韶音站在影落月心古琴面前,眼眸辉映着苍华云泪明亮的彩光。

    九霄环佩与影落月心两柄古琴之上的宝石,陡然挣脱出琴身,融为了一体,发出了耀眼的光辉,笼罩在韶音的身上。

    一阵飓风平地而起,环绕在韶音的周身,那一刻,她感觉自己的灵魂要脱离身体一般。飓风卷起漫天桃花雨,将她一层层包裹起来。

    “紫皇!”

    她张开嘴巴,朝着陌紫皇叫出声来,然而,她伸出手却无法触碰到他。

    旋绕在她周身的飓风,好似时光之墙,将她与他阻隔千万年。

    “阿音!阿音!”

    陌紫皇见到突然出现的异变,见到韶音的身体浮起,无数的桃花瓣将她环绕起来,他一瞬间有了一种会永远失去她的感觉。

    “求求你!不要离开我!”

    他自口中发出撕心裂肺的吼声,震颤了韶音的心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