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帝医醉妃最新章节 - 【077】步步生莲

帝医醉妃 【077】步步生莲

作者:仙魅书名:帝医醉妃类别:穿越小说
    深秋的第一场雪,下了很久,好似在宣告冬天即将到来。爱睍莼璩落雪轻柔的声音,宛如柳絮飘扬,细细的声音,打在金灿灿的琉璃顶上。

    朱红色的雕花木格子窗,笼罩着乳白色的薄纱。描金雕凤的屏风后面,是一个以鹅卵石镶嵌边缘的浴池,从地下引来了滑润的温泉水,哪怕在这样寒冷的时候,浸泡在热热的温泉之中,也不觉得寒冷。

    韶音泡在温泉水里,看着外面的雪景,让自己放松了下来。

    陌紫皇让侍女将当日她送回来的桃夭云霞裙放在屏风旁边,让她可以换上。

    泡了个舒服的澡,韶音将桃夭云霞群穿上,触手柔滑的布料,宛如流烟飘浮,玫瑰红的衣袖上芙蓉花暗纹随着光线变化忽明忽暗。

    触手柔软如流水的布料,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做成,看上去仿佛是烟雾一样缥缈,最别致的是面竟然还有会随着光线变化而改变的。她擦干长发,随意用一根丝带挽起长发,就走了出去。

    陌紫皇已经换了一身衣裳,依旧是威严夺目的黑衣,衣襟上的锦绣旭日纹路,让原本暗沉的色泽,显得尊贵至极。

    “穿得这么单薄,你这虚弱的体质怎么受得住外面的风雪!”

    见到韶音走出来,他就将新制的云锦流光迷花披风披在了韶音的身上。雪白的绒毛,围在披风的边缘,格外暖和。

    他挥了挥手,就有婢女将镂空花纹的暖玉端了上来,他将雕琢着龙凤呈祥与莲花的暖玉佩,系在她的身上。另外打开盘子上呈放的首饰盒,拿出了一条精美的蓝晶暖玉手链,一颗颗珍珠般的珠子,衬着她雪白的肌肤分外迷人。

    这条暖玉手链很长,在她的手腕上足足绕了三圈。戴着这条暖玉打造的手链,她感觉冰冷的手一下子就暖了起来。

    “谢谢。”

    韶音感受着他带给自己的温暖,心中却有一种复杂的感觉,让她分外难受。

    屋内瑞兽暖炉里面烧着上好的炭,整个屋子温暖如春,四面的窗户都紧紧地闭着。只能透过薄纱窗户,看到外面的雪还没有停歇。

    “阿音,不要跟我说谢字,我不喜欢。”

    陌紫皇冷酷的俊颜上有着不悦之色,对于韶音这般客气的姿态,他很不喜欢。他希望的是她能够与他亲近一些,为她做这些,都是他心甘情愿的事情,他想要的不是一个谢字。

    “我送出的东西,从来不收回。你这次若是再送回来,我就尽数丢进湖里。”

    “你这人真是霸道!不讲理!”

    韶音闻言不由撇了撇嘴,哪里有这么强送东西的?她的确是想把这么珍贵的东西还给他,无功不受禄,她不想平白收下他的东西。

    “东西已经送你了,你要就要,不要就丢掉。”

    陌紫皇霸道的说道,并没有和韶音开玩笑的意思。

    韶音无奈的笑了笑,看着手腕上的暖玉莲子,每一颗暖玉珠子里面都有着非常美丽的雪莲花图案,可以说是价值连城的珍宝。他却说丢就丢,当真是败家得很。不过他也有败家的资本,不像如今的她,还在努力的创业。

    手链和衣裳她很喜欢,便没有矫情地再拒绝。心里在想着给他回个礼,答谢他一直以来对自己的关照。

    “你肚子饿不饿?”

    陌紫皇见到她没有退回他送的东西,语气稍温和了几分。他不善于表达,也不懂得如何讨女子欢心,他只能用霸道的话语,来掩饰他怕被拒绝的紧张心情。

    “嗯,有点饿了。”

    韶音点了点头,一大早起来,她只吃了一点东西,现在肚子也很饿了。

    “那我带你去个好去处。”

    陌紫皇拿了一把油纸伞,带着韶音走出屋子。

    一阵大风吹来,鹅毛大雪纷纷洒洒,世界瞬间化作雪一样的白。

    因为雪下得很大,陌紫皇没有打算骑马,而是一把揽住韶音的纤纤腰肢,在她惊呼出声之际,他已经带着她跳到了屋顶之上。

    “不用怕,你打好伞就可以了!”

    陌紫皇听到韶音的惊呼声,妖娆红唇勾起一抹可爱的笑容,脚尖一点,迎风飞起。

    “你可见过雪中的神都全景?”

    “不曾!”

    韶音感觉自己似乎是飞在了半空,一颗心又紧张又激动。手中握着雅致的油纸伞,让她稍稍安定几分,然而,真正叫她安心与信任的却是身边如山峰伟岸的男子。

    “那我们就共赏雪海,尽览千里冰封。”

    陌紫皇脚下踏着飞雪,步步生莲,一朵朵雪花凝聚成雪莲在他的脚下绽放。那绝美的景致,叫人为之屏息。

    黑衣红裙辉映着白雪,韶音手中握着纸伞,穿梭在大雪之间,看着绵延的白色屋檐脊背,好似神骏白龙卧躺于苍莽大地之上,随时要腾空而起,冲向天际华庭。

    这是韶音第一次亲身体验这样的美景,胸臆之间油然而生一种指点江山的豪情。

    没有居高处,永远不知道高处的风景是何等美丽!

    高处虽孤寒,但身边有人相伴,便不觉得冷。

    因为这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雪,街道之上都没有行人,这一刻,韶音觉得天大地大,只有他与她两人。

    飞过结冰的湖,掠过积雪的桥,绕过一座座白色的屋子,韶音最终落在了一个梅林之中。雪中梅树,风姿清骨,美不胜收。

    “这是什么地方?”

    “梅吟楼,我娘以前住的地方。”

    陌紫皇开口说道,这里也是外婆和外公的家,只是他们已经很久没有回来了。如今梅吟楼住着他的五弟陌灵轩,不过这个时候,月霓尘说不定也在这里。

    他此次带韶音过来不是要看他五弟,而是带她去梅吟楼的另外一个地方。

    “梅吟楼这个名字还真是贴切,这里梅树环绕,和镜雪楼倒是有几分相似。”

    韶音观察得仔细,一下子就看出梅吟楼和镜雪楼的相同之处,越发觉得镜雪楼的楼主与凤魅雪说不定有什么非同寻常的关系。

    “真是没想到,你会是那楼主的徒弟。”

    “纳兰师傅,医术的确不错。不过医人不医己,医术再高终究是医不了心病。”

    陌紫皇看得通透,知道纳兰风吟是喜欢他娘亲的,所以他随便抛了个诱饵,那家伙就乖乖上钩了。而且明明知道他只是随便说说,他也还是没有任何迟疑。

    以前他不明白,为何师傅明明知道那是永远得不到回应的一份爱,还十年如一日,从未变心,也未曾抱怨什么。只是默默地守望,静静地思念。

    如今他却有些了悟,这世间叫人最不可自拔的就是感情,不是想断就能断,想断就能断的。

    有的人情愿一辈子,只守着一份爱,至死不渝。

    有的人孤独一辈子,只护着一个人,不计输赢。

    “你师傅的医术高明,不过你好像没继承他的医术呢!”

    韶音好笑的说道,陌紫皇的武功确实高,但他的医术,她倒是没有发现有多高。

    “我对那个没兴趣,小五喜欢学医,我们几个兄弟只有他继承了师傅几分本事。”

    陌紫皇最有兴趣的是音律,医术不是他的爱好,他自然没有花什么心思去学。

    “你也够诚实的。你还没告诉我,为什么你会跳华尔兹呢?”

    韶音走在雪径之上,身后留下两人的脚印,越来越越远。她手中握着油纸伞,用手撮动了一圈,落在纸伞上的雪花,全都朝着四面八方飞去。

    “我生下来就会,你信不信?”

    陌紫皇唇角勾起一抹狡黠的弧度,语气轻松的说道。能够与她这样并肩走在安静的梅林之中,随便说说话,聊聊天,他就感觉特别开心。这样自然而然的感觉,让他格外喜欢。

    “你骗鬼啊!才不信!”

    韶音气呼呼的说道,嘟起了粉嫩的红唇,被他的回答气乐了。

    “你不信,那也没办法咯!不仅仅我会跳那种舞,我们几个兄弟都会跳,没有什么好稀奇的。不过我不知道那种舞叫做华尔兹,只知道唯有牵起深爱之人的手,才能旋转出一个爱的圆弧。”

    陌紫皇停下脚步,深情的凝视着韶音那洁白无瑕的小脸,充满磁性的嗓音,听着都是一种享受。

    “我不懂得什么风花雪月,也不会说甜言蜜语。我只希望,每一个呼吸的瞬间,你都在我身旁。”

    他深邃的眼眸,闪烁着红宝石的光彩。眉心上一点烈焰莲珠,让他的俊颜显得越发妖孽。随着他低头,垂泻而下的长发,闪着酒红焕彩,比霓虹还要炫目。

    油纸伞下,两人相望的目光,胶着在一起。

    伞外素雪飘舞,伞内凝眸向对。

    “阿音,你愿意把手交给我吗?”

    陌紫皇磁性的嗓音,冰冷中透着一股火山喷发的炽热,席卷进韶音的心房。

    “砰!砰!砰!”

    距离跳动的心,如小鹿乱撞,让韶音几乎无法思考。

    他这是在对她告白?

    她感觉脑袋一下子就空白了,灵动的水眸,有些慌乱的望着他,呼吸也困难起来。

    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她却感觉渡过了整整一个世纪。

    然而,陌紫皇却比她更紧张,这是他生平第一次爱上一个女子,也是第一次鼓起全部的勇气,对她告白。

    那感觉比他上战场都要忐忑不安,这一场输赢,赌上了他一辈子。

    他没有催促她,只是安静地望着她,目光笼罩在她的身上,犹如一层层轻纱将她包裹成茧子,无处可逃。

    “我——我——”

    韶音的脸颊滚烫得要命,她觉得自己连说话都有些困难。

    答应他!

    拒绝他?

    两种思想在她的脑海里作着天人大战,她很想开口说好,但一想到自己不是这里的人,说不定哪一天她就会回去,她又再度吞回了即将脱口而出的话语。

    “我可以考虑一下吗?太突然了!”

    韶音握了握拳头,忍住自己想要伸出的手,唇畔轻启,淡淡的嗓音,透着深深的无奈。

    “嗯。我等你!”

    陌紫皇的眼眸一黯,瞳仁深处有着一抹落寞忧郁。也许是自己不够好,所以她不愿意为他伸出手。

    她,终究还是对他没有信心吧!

    他在心中检讨着自己的不足,自己的性格太霸道,脾气也不好,又不懂得风情,不会说甜言蜜语。

    但他一定会对她很好,保护她,疼惜她,给她幸福。

    虽然没有被明确的拒绝,但他的鼻子还是有些酸酸的,心中有着难言的伤感。

    韶音看到他眼底那一闪而过的水雾,几乎要以为自己看错了。她的娇躯轻轻颤了颤,欲言又止,握着手中的伞,明明没有多少积雪,她却觉得特别的沉重,几乎要拿不稳。

    “我来拿!”

    陌紫皇接过她手中的伞柄,脸上已经恢复了平日的面无表情。

    韶音放开伞柄,才发觉沉重的不是伞,而是她的心情。

    因为他,她想回去的心,竟然动摇了。在他向她表白的那一刻,她好想要留下来,呆在他的身边,与他携手撑船,渡过岁月长河,抵达时光的彼岸。

    一路上,共同看花开花落,云卷云舒,一起分享彼此的喜怒哀乐愁。

    如果不是她的意志足够坚定,她已经忍不住答应了。她努力在欺骗自己什么都不曾改变,告诉自己还是那个云淡风轻的女子,但却骗不了自己的心。她的心,为他而跳动,被他的每一个举动牵动。

    “你说要带我去的,是什么地方呢?”

    韶音开口打破两人之间的尴尬,因为他的表白,她也忘了追问华尔兹的事情。

    “穿过这片梅林,前面就是了。”

    陌紫皇手中握着油纸伞,两人一起呆在小小的伞下,好像世界也变小了。

    韶音几乎是紧贴在他的身边,因为伞不大,他又总是把伞偏向她的位置,为了不让他被雪打湿,她便朝着他贴近了几分。

    她小小的关心举动,让陌紫皇原本失落的眼眸,再度浮起了感动之色。

    看来她并不讨厌自己!

    知道这一点,他的心中又多了几分信心。

    在沙场之上战无不胜的武尊王,在情场之上却是患得患失,生怕一步不慎,全盘皆输。

    穿过梅林,一面结冰的湖,就出现在韶音的面前。

    “就是这里?”

    韶音看着这美丽的湖,完全被冰封起来,看上去就像是一面透亮的镜子,看上去叫人赏心悦目。

    “你看那里!”

    陌紫皇伸出手,朝着湖中央指去。冰湖之上银丝缕缕,云雾轻缈,一朵冰蓝的睡莲静静地开在湖水之中。冰蓝色的叶子,高托于水面。湖中还有冰蓝色的莲蓬,上面点缀着晶莹欲滴的玉珠。

    莲香清淡,引来了稀少的沁雪蝴蝶迎雪飞舞在睡莲之上,非常美丽。

    “这种冰莲是很罕见的睡莲,在下初雪的时候绽放,这莲蓬中的冰晶莲子味道特别好。”

    陌紫皇说着就伸手采下莲蓬,取了冰晶莲子献宝一般捧到韶音的面前。

    韶音看着这莲子寒气涌动,但陌紫皇却是满眼期待,她伸手捏起一颗冰晶莲子,感觉软软滑滑的。张口尝了尝,咬上去就像是果冻一样,她咬破薄薄的表皮,一下子就感觉到凉沁沁的香甜味道席卷到味蕾上。

    咽下这果汁一般的液体,她就发现身体竟然有股暖融融的感觉,一点也不觉得冷。

    “好吃吧!”

    陌紫皇看到她那惊讶的表情,就知道她定然没有尝过冰晶莲子。这可是他外婆的娘家冷家才有的东西,是娘亲移植过来的,其他人见都没有见过。

    “嗯!”

    韶音点了点头,一句肯定,就让陌紫皇感觉分外满足。

    陌紫皇将采摘下来的莲子都给了韶音,自己则忙活了起来,将莲花和莲叶摘下来,带韶音呆在一旁的凉亭里面躲雪。他自己则去哪里搬来了一个小炉子,把水烧开,将莲叶和莲花放进去,加上一些新鲜的红枣和枸杞,煮了起来。

    他没有加什么佐料,只加了一些白砂糖。

    待到煮完一锅热汤,他盛了一碗给韶音。

    韶音见到他忙得满头大汗,含笑接过热腾腾的碗,舀了一口莲花羹,入口是香甜清新的味道。

    “很好喝!”

    “真的吗?”

    陌紫皇对自己的厨艺非常没信心,听到韶音的称赞,感觉心里格外甜蜜,比吃了蜂蜜都要甜腻。

    他冷峻的脸庞上,绽放出一抹灿烂的笑容,一排雪白的牙齿,好像是一片片整齐的贝壳。

    “嗯!真的!”

    韶音看着他那么阳光的笑容,整个世界好像都被瞬间点亮,一束束火树银花,闪耀在她的生命之中。看到他的笑容,她的心情也跟着明媚起来。

    “第一次有人夸我煮的好吃。”

    陌紫皇有些不好意思,腼腆的说道。

    “你若不信,也尝尝。”

    韶音舀了一勺,递到他的唇畔喂他吃了一口,待到他吞咽下去,她才记起这是她刚刚用的调羹。

    “真甜。”

    陌紫皇脸上的笑意,让韶音一下子就红透了脸。

    两人坐在亭子里,坐看飞雪,吃着莲花羹,心如蜜甜。

    就在他们打算回去的时候,就见到湖边的假山石缝里有什么东西在动。

    “那是什么?”

    他们两人不禁有些疑惑,这里地方人迹罕至,怎么会有东西躲在石缝里面。

    “呆在我身后!”

    陌紫皇下意识的要保护韶音,在他的心中男儿就该是顶天立地,保护她是他要做的事情。

    韶音一直都习惯了自己保护自己,但在他的身边,她总是被保护的一个,这样的感觉,让她很安心。一个女人再坚强,偶尔也有脆弱的时候,也想要有个臂弯可以依靠。

    两人走到假山前面,就见到一撮灰色的绒毛,在石头缝隙里面颤动。

    陌紫皇伸手捏住那团小小的东西,从石缝里面取出来,发现那居然是一只缩成一团瑟瑟发抖的小龙猫。

    “好可爱的小龙猫!”

    韶音非常喜欢这些小动物,见到这只灰毛白肚皮的小龙猫,怯怯的在陌紫皇的手掌心颤抖,那模样特别可怜。

    她朝着那石缝看去,就见到还有一窝龙猫都冻死了。应该是这突然的大雪,让刚刚诞下小龙猫的龙猫和其他小龙猫都冻死了。只剩下最后一只小龙猫,躲在母亲的身下,还有一息尚存。

    如果他们不要它,那它一定也会冻死掉。

    这小龙猫还没有睁眼,想来还没有断奶。就连毛都没长多长,短短的覆盖在皮肤上。

    “这有什么可爱的?又小又脆弱!”

    陌紫皇皱了皱眉头,对于小动物没有什么兴趣。他这么一个大男人,哪里会像小女孩一样喜欢小宠物。加上他非常爱干净,这些小动物对于他来说,简直就是噩梦。

    他的洁癖也是受他爹的影响,有一个超级洁癖的爹,他自小也非常爱干净。

    “紫皇!你来养它好不好?它好可怜啊!”

    韶音连忙拿出了手帕,将小龙猫包起来,看到陌紫皇一副洁癖的模样,好像随时可能把这小可怜给丢掉。

    “你这么喜欢,你来养好了。”

    陌紫皇听到她叫自己的名字,心底激动的颤了颤,不过还是对小动物非常抗拒。

    “不行啊!我已经有一只小宠物了,主人不能太花心,不然小萌萌会不高兴的!”

    韶音无奈的说道,将包好的小龙猫放到陌紫皇的掌心。

    “吱吱!”

    好似回应韶音的话,窝在她怀里的火月雪貂小萌萌,一下子就窜了出来,露出了可爱的小脑袋。爪子趴在她的衣裳上,圆圆的脑袋两侧立着一对花瓣似的小耳朵,一双晶莹剔透的眼睛东张西望,充满敌意的看向陌紫皇手中的小龙猫。

    火月雪貂的独占欲很强,绝对不许任何宠物抢走它的主人。韶音知道它的脾气,自然不能再养小龙猫。

    如今这个艰巨的任务,就只能交给怕碰小动物的陌紫皇了。

    “紫皇,你就养它嘛!不然我们一起照顾好了,寄养在你那儿,我每天过去看它好不好?”

    韶音长长的睫羽扇了扇,水灵灵的眼睛,直勾勾地瞅着陌紫皇。

    “那好吧。”

    听到她每天都过来看小龙猫,陌紫皇这才勉为其难的答应养这只小宠物。

    “那我们先把它的家人埋起来吧!”

    韶音看着那些可怜的龙猫,如今已经救不活了。

    两人一起在假山后面,挖了一个坑,把一窝冻死的龙猫埋了起来,免得它们被其他鸟兽叼走。

    做完这些,他们两个才回到凉亭之中,坐在炉火旁边取暖。

    陌紫皇见到小龙猫哆嗦得厉害,解下了围在披风边缘的绒毛,一圈暖和的绒毛将小龙猫包裹起来。它窝在他热热的掌心,这才安心地睡了,没有再发抖。

    韶音看他细心的动作,唇边露出了笑容。没想到他还挺有爱心的,只是嘴硬不承认罢了。

    “你也给小龙猫取一个名字吧!”

    她双手托腮,坐在石桌旁边,凝视着他那冷酷的俊颜,觉得他有时候真的挺可爱的!

    “还要起名字?”

    陌紫皇从来没有养过宠物,想到她娘亲的萌宠似乎都没有这么麻烦,天生就有名字,哪里还要取的。

    他看了掌心上睡得香甜的小龙猫,这小东西实在是没办法跟娘亲那些所谓的萌宠相提并论。

    “对啊!你可是它的主人,起名字的重任就交给你了,给它起个霸气响亮的名字!”

    韶音看着他纠结的样子,忍不住抿嘴一笑。

    “就叫胧胧好了!你那只叫萌萌,我这只就叫胧胧,谐音朦胧!”

    陌紫皇随意的说道,还解释了一下取名的寓意。

    “我怎么觉得谐音是猛龙过江的猛龙啊!你好懒哦!”

    韶音听到他给小龙猫取的名字,哭笑不得的说道。

    “小胧胧不是挺配它的吗?”

    陌紫皇倒是觉得自己起的名字不错,看着小胧胧粉嫩嫩的小舌头,舔了舔他的手掌,好似也很喜欢这个名字。

    只是他还没开心一会儿,就意识到这小家伙刚刚舔了他的手,他爱干净的习惯,让他将小胧胧塞到衣袖暗袋里,然后马上跑去洗手。

    “不就是舔你一下吗?你不要这么夸张啦!以后会习惯的!”

    韶音趴在桌子上大笑起来,看到陌紫皇那模样,她觉得自己一定要经常去看小胧胧,不然它一定会被陌紫皇给丢到哪个小角落去。

    见到陌紫皇离开好一会儿,韶音便灭了炉火,走出去寻找他。

    她绕了一圈,见到了梅林之中的梅吟楼,此刻积雪将梅吟楼点缀成了一副水墨画。她走到楼外,就听到里面传出的声音。

    她认得出,那是陌紫皇的声音。

    “小五,都怪大哥没把碧玉菩提子给你,如今霓尘的病情才会越发严重。”

    陌紫皇充满歉意的声音,让韶音的心底猛地一揪。想起那颗碧玉菩提子,他是给了她。

    当时她还怪他一个大男人跟自己抢东西,但如今听到他的话,她才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碧玉菩提子是她用掉的,但却让他承担了后果。

    他从来没有抱怨过她,明明拿到了那么重要的碧玉菩提子,还是给了她。这样的一份深情,叫她如何还得清?

    “大哥,霓尘的病,不怪你。都是灵轩自己没用,治不好霓尘的寒症。”

    陌灵轩灵秀逼人的嗓音,透着几分沙哑,充满了无力。他精研医术多年,医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但却治不好月霓尘的病,让他深受打击。

    “小五,一切会好起来的,你别自暴自弃。”

    陌紫皇想起是自己亲自把碧玉菩提子给了韶音,让陌灵轩错失了一个救治心上人的机会,心中越发内疚起来。

    “可以让我看看病人吗?”

    一声淡淡的嗓音,好似温柔的风,细细的吹来。

    韶音手中握着一柄油纸伞,站在门口,朝着两兄弟看去。

    “阿音,外面冷,快进屋。”

    陌紫皇因为突然听到月霓尘犯病,所以还没来得及过去跟韶音说一声,见到她过来,连忙叫她进屋。

    “听说大嫂被封为帝医,想必定然医术过人,不过霓尘的病拖了多年,始终不见好转——”

    陌灵轩蓝如海洋的眼眸里有着深深的哀伤,让心仪之人受着那么大的苦楚,他的心也跟着受煎熬。

    一袭高雅玉色长袍,衣袂飘扬,腰间碧玉丝绦,充满了清雅的仙味。

    他与他师傅纳兰风吟倒是颇为相像,身上都有药草的味道,不过唯一不同的是他身上没有那股孤寂气息。

    “不试试,永远不知道结果!”

    韶音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淡淡的落下这句话。

    “那就麻烦大嫂了。”

    陌灵轩的称呼,让韶音羞红了脸,却没有反驳什么。

    听到陌灵轩这么上道,陌紫皇拍了拍他的肩膀,给了他一个肯定的眼神。

    两兄弟之间的无声交流,韶音自是没有见到。

    “在这边!”

    陌灵轩亲自带韶音去月霓尘暂住的地方,因为梅吟楼鲜少有人来,所以月霓尘每次犯病的时候,陌灵轩都安排她在这里住,就近医治。

    打开紧闭的门扉,韶音就感觉到热浪扑面而来,让她一下子犹如寒冬到了盛夏。

    她走进屋子里,就见到大大小小的暖炉烧得火热,无烟的银丝炭,温度很高。四周的窗户也被关得紧紧地,没有一丝缝隙叫冷风吹进来。这里的窗纱都被换成了厚实的布片,几乎把这个小屋子变成了烤炉。

    “马上把窗户开起来!”

    韶音一进屋子,当下就急忙的说道。

    “霓尘的寒症,极其畏寒。”

    陌灵轩知道韶音一下子没有适应,立刻开口解释起来。

    “笨蛋!你自己都知道,她现在是病人,连我们都受不了这样的温度,你觉得病人能承受吗?”

    韶音自己动手推开窗户,让空气流通了起来。

    “快把这些暖炉全部搬出去,火炭燃烧的时候会产生一种气体,很容易让人窒息而死,你这不是救她,而是害她。”

    见到这房间的布置,韶音已经无语到了极点,不客气的说道。

    很多人使用炭火取暖的时候都会关上窗户,这种行为等同于自杀。火焰燃烧的时候,会消耗室内的漾起。但氧气有限,炭火却依然在燃烧,这样就会产生一氧化碳,吸收一氧化碳过多就会中毒,浑身僵硬,无法动弹。哪怕想要自救,也没有力气呼喊行动。

    韶音以前曾经见过很多偏远农村的人,因为用炭火取暖,晚上关上窗户,结果活活被闷死。很多人不知道一氧化碳是什么,也没有危险意识,才会发生那么多的悲剧。

    如今见到陌灵轩居然摆了这么的火炉在屋子里,立刻对月霓尘的安危感到担心。

    “来人,把这些炉子搬出去。”

    陌灵轩闻言连忙说道,声音也有些慌乱。

    “男的都呆在外面。”

    韶音穿过一层纱曼,快步走到床边,一把将床帐掀了起来。

    床榻上面色憔悴苍白的病美人,已经晕了过去。

    “小五,你进来,把她抱到其他房间去。”

    她抱不动月霓尘,但她不能再呆在这个充满一氧化碳的房间,立刻叫陌灵轩动手。

    陌灵轩冲了进来,见到月霓尘已经昏迷不醒,探了探她的鼻息还在,也顾不上其他,马上抱着她,朝着隔壁房间走去。

    他感激的看着韶音,也明白自己这事情做得有多蠢。还好她来了,不然月霓尘可能就要被闷死了。

    “这房间全部窗户开着通风,大家都别呆在这里了。”

    韶音开口说道,让人不要在这里久留。她看着陌灵轩那着急的样子,细细想来,也觉得情有可原,关心则乱,哪怕是医者也是如此。治疗亲近的人,最容易失了分寸。

    治病需要的不仅仅是医术,还要有清新的头脑。

    陌紫皇为了避嫌没有进来,在外面看着她指挥若定的模样,俊颜之上露出了欣赏之色。

    临危不乱,镇定自若,这样的女子,当真是有大将风范!

    不知道为何,明明是那么一个柔弱的女子,连武功都没有,却会叫他感觉她特别深不可测。

    韶音走出房间,立刻进了隔壁房间,让陌灵轩先行离开。

    接下来她要做的事情,不适合男子在旁边围观。

    陌灵轩出去之后,韶音便将月霓尘的衣裳松开,解开了她的衣襟和腰带,让她可以顺畅的呼吸。只是她还没有清醒过来,呼吸越来越微弱,几乎要马上停止了。

    “小五,你进来!”

    韶音做了初步的急救之后,发现效果不大,立刻开口喊道。

    陌灵轩原本就揪着一颗心,听到她的话,立马飞奔进来,一脸的焦急。当见到月霓尘衣衫不整的时候,他的脸顿时犹如火烧一般。

    “她不能呼吸了,马上就要死了,你帮她!”

    韶音没有啰嗦,严肃的说道。

    “怎么帮?”

    陌灵轩听到月霓尘快要死了,哪里还顾得上什么害羞,额头上马上滚下了冷汗。

    “嘴对嘴吹气!人工呼吸懂不懂?不要看我,你自己救。”

    韶音见到陌灵轩红着脸,看着她,她立刻摇了摇头,反正有人做苦力,她懒得动。

    “霓尘,冒犯了!”

    陌灵轩见到韶音居然在这种紧要关头见死不救,只能硬着头皮对着月霓尘那苍白透明的唇靠近,两唇相叠,吹起气来。

    在触碰到她的唇之时,陌灵轩感觉自己的脑袋都要炸开了,但却不能胡思乱想,紧张的闭着眼睛,认真的为她吹气。

    不多时,月霓尘清醒了过来,张开了朦胧的眼眸。

    韶音见到她醒来,低调的站在角落,没有打扰他们两人。

    陌灵轩因为太过紧张,一直闭着眼睛吹气,没有见到月霓尘醒来。

    见到陌灵轩的唇紧贴着自己的唇,月霓尘的脸颊红若云霞,眨动着灵眸,没有提醒他自己已经醒来,而是静静地感受着这美好的一刻。

    眼角有泪珠滚落下来,那是喜极而泣的泪水。

    她不知道自己等这一刻等了多久,但她明白这一刻的幸福,只是海市蜃楼,不可能长久。

    她只能假装没有清醒的时候,偷偷地感受他的吻。

    因为她是紫樱殿的圣女,圣女是不能有七情六欲,更不得有男女私情,必需清心寡欲。否则,一旦被发现,就会被逐出紫樱殿。

    陌灵轩吹了半天的气,一直没听到韶音喊停,于是不敢停歇。

    直到他感觉到月霓尘的鼻息,才睁开眼睛。看到月霓尘眼角的泪水,他立刻手足无措的站了起来。

    “霓尘,对不起——”

    陌灵轩以为是自己亵渎了月霓尘,她才会哭得那么伤心,当下就给了自己两个响亮的耳光。

    让韶音和月霓尘都看傻了眼,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灵轩哥哥不要!”

    月霓尘艰难地想要爬起来,但身上却没有力气,只能焦急的叫道。

    “我没有怪你!”

    她连忙说道,看着陌灵轩脸上的掌印,心痛如刀割。

    她虽然身体不能动弹,但意识却还清醒,知道陌灵轩是为了救她。

    “好了,小五你出去吧,我给她看看。”

    韶音开口说道,让陌灵轩先出去透透气。

    陌灵轩听到韶音的话,沉默地走了出去,临走之时,愧疚的看了月霓尘一眼,然后才关上门。

    他出去的时候,陌紫皇见到他脸上的掌印,不由有些不解。

    “小五,你被打了?”

    陌紫皇瞥了他一眼,开口问道。

    陌灵轩沉默。

    “她打的?”

    陌紫皇继续问道。

    陌灵轩继续沉默。

    “你自己打的!”

    陌紫皇再度说道,对比了一下掌印大小和力道,下了一个结论。

    陌灵轩依旧沉默。

    “你亲她了?”

    陌紫皇作为大哥,颇为关心亲弟弟。

    陌灵轩脸红,仍然沉默。

    “这顿打没有白挨。值!”

    陌紫皇了然,伸手拍了拍兄弟的肩膀,肯定的说道。

    “......”

    陌灵轩嘴角抽搐了一下,对于大哥这话,他实在是无言以对。

    “哥,你也做过?”

    沉默片刻,陌灵轩狐疑的看了陌紫皇一眼。

    陌紫皇缄默,脸颊微红。

    “被打了?”

    陌紫皇保持缄默不语。

    “嫂子没抽你?”

    陌灵轩觉得嫂子那么彪悍,这明显不合理。

    “其实她有这么想。”

    陌紫皇站在韶音的立场上,说了一句实在话。

    “但你反抗了?”

    陌灵轩瞪大了眼睛,看着闷骚的大哥,眼神古怪。

    “哥,你太不爷们了,占了大嫂便宜,也不让她抽一把过瘾!”

    “......”

    陌紫皇听到弟弟这话,直接赏了一记白眼给他。

    想当初在湖底,他想给她度气,就险些挨打。在湖边想给她解毒的时候,直接就被来了一巴掌。

    两兄弟在风口没营养的对话,屋里只剩下韶音和月霓尘两人。

    见到月霓尘的脸色已经恢复了一些,韶音安静地坐在床边的椅子上,伸手搭在她的手腕上,替她诊脉。

    只是诊了许久之后,韶音微微蹙起了秀眉。静美清丽的绝美容颜上,一双秋水分明的眸子,凝视着月霓尘仙姿玉色的面容。

    “为什么骗人?”

    薄如桃花瓣的唇,微微轻启,玉珠落瓷盘的嗓音,低声飘到月霓尘的耳畔。

    “我——我不懂你说什么?”

    月霓尘的脸色微微煞白,紧拽着被角,强装镇定的说道。低敛着睫羽,不敢与韶音犀利的眸光对视。

    “我们明人不说暗话,现在这屋子里就你我二人,就不必装傻了。”

    韶音松开了手,淡若地坐在旁边,目光清冷。

    “你根本就没病。”

    她冷冽的嗓音,有着身为魔医的自信与决断。她如果连病人有病没病都分不出来,那她魔医的称号也只能说是浪得虚名了。

    “你——你胡说!”

    月霓尘听到她斩钉截铁的话,脸色更加苍白,几乎没有一点血色。娇躯发抖起来,眼神充满了闪躲。

    “我有没有胡说,你自己心里清楚。你如果不告诉我原因,我就告诉小五你是装病骗人。”

    韶音淡淡的话音,却有一股威严。

    “你若是敢泄漏我的秘密,我会杀了你。”

    月霓尘冷漠的看着韶音,嗓音里透着一股凌厉。身为云幻大陆最强势力紫樱殿的圣女,她的武功非常强,韶音不过是一个普通人,根本就不是她的对手。

    “我不怕,我相信你不会恩将仇报的。”

    韶音摇了摇头,并没有露出畏惧之色。

    “你凭什么信我,你根本就不认识我。”

    月霓尘闻言不由开口问道,眼底却有一丝动摇。

    “因为我觉得小五的眼光不会那么差,他喜欢的人,怎么会是恩将仇报的小人?”

    韶音淡淡的嗓音,好似在说着很普通的事情。

    听到韶音的话,月霓尘感觉自己被雷霆劈了一下,整个人都僵硬在原地,无法动弹。

    “灵轩哥哥,喜欢我?真的喜欢我吗?”

    月霓尘的眼眸一下子就涌起了泪水,晶莹的泪珠,决堤一般汹涌而下。

    她脆弱地靠在了韶音的身边,低低的哭泣了起来。身上坚硬的防备外壳,一下子就土崩瓦解。

    韶音轻易就看穿了她内心的软弱之处,也触碰到了她温柔的棱角。

    月霓尘看似冷若冰霜,其实却如普通的女子一样,渴望着被爱。

    “别哭了,有什么委屈就说出来,心病还需心药医。你得的是心病,无论小五花费多大的心力,找到再多珍贵的药材,也终究没有办法治好心中的病。”

    韶音伸手拍了拍她的背,身上那股亲切宁静的气息,叫人容易卸下防备。

    “我只是灵轩哥哥的包袱!我以为他只是为了我的病,才愿意来看我的......”

    月霓尘哭泣的说起来,将一段不为人知的秘密往事,一点点的告诉了韶音。

    她是紫樱殿的圣女,那是一个远离世俗凡尘的地方,因为上一任的圣女爱上了一个男人被逐出了紫樱殿。她从小天资就好,被作为紫樱殿的继承人来培养,她一直被告诫,绝对不能动凡心,不能爱上任何的男人。

    紫樱殿不会容许圣女被亵渎,很可能会杀死那个男人,让圣女保持纯净。

    圣女高高在上,却是非常孤独的。在她小时候,遇到了已经是少年的陌灵轩,他来天下城采摘一味药材云琉果。他不像其他人,对她敬而远之,在他的面前,她感觉自己就像是个普通的女孩儿,可以有一个彩色梦幻的童年。

    是陌灵轩教她放纸鸢,是他教她折纸船,是他带她去看雨后的彩虹......

    那段日子,是她最开心的时光,长这么大,只有他对她那么好。

    最后,陌灵轩找到了他要采摘的药材云琉果,那是在天下城附近的一座冰岛之上。

    为了将云琉果摘给陌灵轩作为礼物,她独自一人去了冰岛,但却被寒气所伤。陌灵轩找到她的时候,她几乎被冻成冰块了。

    那个时候,她的手上还握着一颗云琉果,后来她就不记得发生了什么事情,因为她已经被冻得失去了意识。

    听紫樱殿的人说,是陌灵轩抱着她回来的,并且亲自救治她。后来陌灵轩离开了天下城,她没有再见到他。

    第二年,入冬之后,她得了一场重病,在她病得严重的时候,她见到了陌灵轩。

    她知道,要想光明正大的见到他,只有她生病的时候。

    所以,这么多年,她的寒症始终好不了,只为了见到他,她宁愿一辈子都装病,永远也不要好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