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帝医醉妃最新章节 - 【076】仙踪云步

帝医醉妃 【076】仙踪云步

作者:仙魅书名:帝医醉妃类别:穿越小说
    韶音听闻陌紫皇的话,脸上露出了一抹哭笑不得的神色.看来他是料到她要来镜雪楼,所以先一步上来了。看他那闲适的姿态,想来与镜雪楼的楼主相熟。

    空气的酒香很浓,单单是闻着这香味,她就知道这酒必定是非常精心酿造而成的。不过比起她以前喝的酒,还是有不小的差距。

    “韶音

    纳兰风吟淡淡的喃喃道,清缈的嗓音,念着这两个字,都叫人听着分外舒心。

    他对任何的事情都没有兴趣过问,故而并没有听过这个名震神都的名字。

    “你有什么事找我?”

    波澜不惊的眼眸,望向了韶音,态度非常冷淡。

    花开微凉,书写寂寞,秋日寒风席卷而过,墨玉发丝间一根羽状玉簪,泛着淡淡清辉,好似绕翅月光。

    他始终都是这样冷淡的性子,好像这世间上没有什么让他关心的。

    “我打算跟楼主谈一笔买卖

    韶音落落大方地坐在椅子上,没有因为纳兰风吟的冷淡而感到畏惧,目光炯炯有神地凝视向他。

    “我对买卖不感兴趣

    纳兰风吟没有谈论买卖的意愿,他们纳兰世家的产业无数,最不缺的就是钱,所以他并不打算继续谈下去。

    “楼主对买卖不感兴趣,那对美酒可感兴趣?韶音想在镜雪楼开一个酒馆,卖的是极品好酒,至于酬金就以美酒为酬劳,楼主意下如何?”

    韶音见到纳兰风吟态度冷淡,可以知道要在镜雪楼开酒馆的可能性不大。想来也有很多人看中了镜雪楼这个好地方,但如今都没有人成功,要不然镜雪楼下面也不会这般空空如也了。

    不过她确实很喜欢这个地方,也觉得这里是最适合的,所以还是尽力去争取了。

    “我不喜欢吵闹

    纳兰风吟伸手握着酒壶,对于她所说的美酒很动心,但他喜欢一个人静静地独守在镜雪楼,所以话中有了拒绝的意思。

    “既然楼主不愿意,那韶音也不强求

    韶音明白他话里的意思,淡淡的说道。她看得出这个男子是说一不二的人,眼神格外坚定,如果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想来是无法说服他的。

    “镜雪楼也太过冷清了,阿音如果在这里开个酒馆,倒是热闹很多

    陌紫皇喝了一口杯中酒,捕捉到韶音眼底滑过的一丝落寞之色。眉头皱了皱,缓缓地开口说道。

    “哦?我还道你为何转了性子,居然来看为师,原来是来当说客的

    纳兰风吟抬眸瞥了陌紫皇一眼,对于他这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徒弟,他这个师傅也是很少见到的。今日他还在疑惑,为何陌紫皇会突然过来。

    凤魅雪的几个孩子都是他亲自教授医理的,所以他们也尊称他为师傅,但他们之中也就小五陌灵轩继承了他的衣钵,其他几人不是学医的料。

    “娘亲喜欢美酒,说不定会亲自过来买酒!”

    陌紫皇放下手中的杯盏,直接抛出了杀手锏。

    听闻凤魅雪有可能会来镜雪楼,纳兰风吟不由微微沉默了片刻,随后开口说道:“如果开酒馆有什么格局需要改变的,就请工匠过来!”

    他的话音落下,韶音不由露出了一抹难抑的喜色。

    “你答应了?”

    “镜雪楼可以借你开酒馆,不过也不是白借的,每个月一壶好酒是不能少的!”

    纳兰风吟不苟言笑的说道,心中却涌起了无限期待。若是可以时不时见到心中的那个人,就算是默默地看一眼,那对于他来说,已经是很满足的事情了。

    这些年,他已经很久没有见到她了,如今听说她已经回神都了,只是他不想介入她平静的生活,便一直不曾打扰。

    “这个是自然!”

    韶音灿然一笑,没想到事情会有所转机,但她知道这是陌紫皇的话起了作用。而且,看样子,这个镜雪楼的楼主,似乎对陌紫皇的娘亲有非同一般的感情。

    “事情办完了,我们走吧!”

    陌紫皇迫不及待的说道,拉着她的手,就朝着镜雪楼下走去。

    “我们要去哪里啊?”

    韶音的手被他紧紧地握于掌心,娇颜浮起了动人的晕彩,好似晚霞漫凝。

    “自然是要去练武,你忘记早上我说过的事情了?”

    陌紫皇霸道的话音,明明是非常冷酷,但却充满了一股难言的柔情。他本就公务繁忙,但为了她的安全,愿意手把手教她学一些自保的本事。

    知道他是真心对自己好,韶音的心中也蓦然柔软下来,没有挣开他紧握的手。她感觉得到,他握着的力道很小心,生怕会鲁莽地弄痛她的手。这样小心翼翼地温柔,让韶音心底温暖如春。

    镜雪楼前的丹桂林中,赤影神驹安静地在吃草,见到他们过来了,便小跑过去,在他们的面前停下。

    “上来吧!”

    陌紫皇先跳上马背,朝着韶音伸出了手。

    “嗯

    韶音的柔荑放在他的手中,也爬上马背,坐在了他的身后。

    “赤影跑得快,你抱着我的腰,别掉下去了

    陌紫皇俊美绝伦的脸上,露出了几分羞赧之色,清晰地感觉到她在身后,他的身体猛地僵硬了几分。

    韶音知道赤影的速度,红着小脸蛋,伸出玉臂,环绕住他的腰间。

    她的手臂力道很轻,但却叫陌紫皇感觉非常强烈。她的体温,她的气息,瞬间就包裹住他,叫他没出息地涨红俊颜。

    他表面上冰冷,但在心仪之人的面前分外腼腆。

    “驾——”

    赤影神驹飞一般的速度,迎面而来的狂风,让他滚烫的脸颊凉了几分。

    一路直奔向武尊王府邸之内的演武场上,四面栽种着桃树的演武场,此刻看上去有些萧条。

    见到武尊王回府,一路上都是畅通无阻。

    陌紫皇和韶音跳下马背,就让赤影自己散步去了。

    时光静好,天色潋滟。演武场的地面上,雕刻着霸气的龙纹,看上去好像是巨龙盘旋于地面之上。

    “你从未习过武,我就教你一种简单的轻功步法,名为仙踪云步

    陌紫皇开口耐心地对韶音讲解起仙踪云步,这种步法是根据五行八卦的原理创造而出,行走起来,整个人宛如仙踪难以捕捉,速度很快,宛如流云,所以被称为仙踪云步。

    他说完之后,亲自为韶音做了示范。

    “你也来试着走一遍,别怕,多练习一下就会走了

    陌紫皇看向韶音,鼓励地说道。

    “嗯,我试试

    韶音仔细的记着他的讲解,学着他的步伐走起来,不过走得很生疏,没有什么效果。

    “这一步不要太大——”

    “往这边走!”

    “我带你走一遍!”

    陌紫皇伸手握着韶音的手,手把手地教她仙踪云步。

    就在这时,银灰色的天空下起了鹅毛大雪,一片片雪花纷纷落下,好似无数的白蝶,霎那间扑着轻柔的翅膀飞舞在天地间。一旁光秃秃的桃花树被冰雪覆盖,好似披着银色铠甲。一条条被雪绒点缀的枝干,犹似白色的珊瑚,整个世界都在雪中安静了下来。

    “雪——”

    韶音伸出了白皙的柔荑,接住了一朵晶莹剔透的雪花,冰冷沁凉的雪,就消融在她的掌心。

    “今年的雪来得特别快!我们今天就练习到这里,先进去躲躲

    陌紫皇看着大雪下得越来越大,将外衣脱下,遮盖在她的头上,带着她回屋下躲雪。这么大的雪,要是冻坏了就不好了。

    韶音抬头看着他那沾染着冰雪的长发,眉峰、睫羽、鼻翼、唇畔皆点缀着白雪,让他原本就冰冷的气质,越发酷寒。但被保护在外衣下的韶音,完全不觉得冷,心底暖融融的火焰越烧越热。

    “你的衣裳都湿了,我让人准备热水,你先泡一个热水澡,衣裳我让侍女稍后拿过来

    陌紫皇伸手扫去她衣上的雪花,没有注意自己身上的雪比她要多很多,立刻就忙碌了起来,吩咐府中婢仆准备热水。

    韶音看他忙得不可开交,不知道为什么竟有一丝心疼。他平日都这么不懂得照顾自己吗?明明衣裳被雪水湿透了,发丝也都湿了,还只顾着把暖炉和毛毯给她,自己却一副什么事情都没有的样子。

    “你别替我忙活了,一张这么漂亮的脸,都成花猫了

    她放下手中暖炉,拿出了怀里干净的手帕,踮起脚尖,替陌紫皇擦去脸上的雪花。灵动的眼眸,满满的盛着他的面容。

    陌紫皇感受着她那温柔的动作,心跳如雷,剧烈地撞击着灵魂。

    她此刻紧抿的唇,透着几分憔悴的白皙,冰冷的手,没有什么温度。他一把握住她的手,俯下身靠近她,低下头想要吻上她那诱人的唇。

    韶音似乎知道他要做什么,紧张地闭上了眼眸,小脸粉嫩如桃花。

    想起她那甜美噬骨的滋味,他身体一阵火热,完全不觉得寒冷。

    就在他的唇,马上要覆上她的唇,突然,一个脸盆掉落在地面的声音,彻底打破了两人之间美好的气氛。

    “王爷,对不起!鱼戈不是故意的!”

    一个弱柳扶风的女子,身着侍女的衣裳,一脸苍白的看着他们两人,眼底满是受伤与震惊之色。她的脚下,一个装着热水的脸盆,将驼毛地毯都弄湿了。

    “滚出去!”

    陌紫皇被打断了好事,眼底露出了怒色,冰冷的嗓音,犹如尖尖的锥子,狠狠地扎入了鱼戈的心底,让她的身体在寒风中颤了颤,好像一朵风雨中被打烂的梨花。

    “是,鱼戈这就滚

    鱼戈眼眶热泪涌出,红着鼻子,捡起地上的脸盆,朝着外面跑去。

    冰雪落在她的身上,她仿佛都没有感觉。她的心底只有浓浓的妒火在燃烧,她自小就爱慕武尊王。她跟在他身边这么多年,还以为有朝一日可以得到他的青睐,但如今却被一个贱人破坏了!

    她如何能够甘心?

    “爷一定只是鬼迷心窍,那个贱人长得有我美吗?”

    鱼戈站在湖边,伸手化开湖面上的雪花,让湖水照出她娇丽的面庞。她有一张精致的脸,看上去楚楚可怜,让男人看着都有保护的。

    她懂得爷的喜好,也明白爷的忌讳,她才是最适合站在爷身边的主母!

    只是刚才那一幕,刺眼的出现在她的脑海之中,湖水之中,仿佛是韶音和陌紫皇两人鱼水之欢的恩爱模样。

    她狠狠地打了一拳湖水,溅起了一大片的水花。

    “想要勾引爷的贱人,都不得好死!”

    她柔弱可怜的脸上,露出了阴狠的戾气。她呆在爷身边这么多年,忠心耿耿,如今绝对不能让其他女人抢走爷。

    以前爷从来没有带女人回来,这个女人让她感觉到了威胁!

    ------题外话------

    感谢亲们送的礼物!么么哒!

    【付海莲】【雪莲泪】【13551914450】【西凉。】

    【oo仙粉倾城oo】【优昙花de夏天】【展落初】

    【初倦未眠】【lcnn凌曦】【永远纪念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