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帝医醉妃最新章节 - 【078】莲动天下

帝医醉妃 【078】莲动天下

作者:仙魅书名:帝医醉妃类别:穿越小说
    “拜托你,不要把这件事情告诉灵轩哥哥!”

    月霓尘泪眼迷蒙,凝视着韶音,恳求的说道。

    她这一生别无所求,只希望可以每年秋冬之际,最寒冷的时刻,能够陪在心上人的身边。哪怕只是短暂的几个月,却是她等待了一整年的深切盼望。

    “可以替我保密吗?”

    “你打算瞒着小五多久?为何不告诉他?你可知道他一直都因为你的病绞尽脑汁?你这样对他不公平。”

    韶音淡淡的说道,知道了来龙去脉,她明白月霓尘的苦衷,但却不苟同她的做法。

    “是我对不起灵轩哥哥,但我不能告诉他事实,我很怕他会生气地离开我,再也不理我了。”

    月霓尘无措的说道,她明白紫樱殿耳目众多,如果她没有保住秘密,以后就出不来了。加上灵轩若是得知真相,肯定会做出一些冲动的事情,到时候她不敢想象他会遇到怎样的危险!

    她承认自己很胆小,不敢拿他们的未来去冒险,她只能小心翼翼地装病来维系着他们仅有的相见机会。

    这种如同在刀尖上起舞的感觉,心底惶恐不安,好似只要一个不慎就会摔得粉身碎骨。

    她对陌灵轩了解得并不多,甚至连他的身份背景也不知道。在她的心中,陌灵轩不过是一个医术高明的大夫,根本无法和紫樱殿这个庞然大物作对。

    “你们的事情,你们自己看着办吧!很多事情,最好是坦诚布公地说出来,两个人的力量,总比一个人孤军奋战要强得多。”

    韶音开口说道,脸上有着一抹难言的温柔。她以前也总是什么事情都自己扛着,但现在身边总有一个人,会在她最需要的时候,伸出援手。

    这样的感觉,其实真的很不错。

    “你说的没错,我会好好考虑的。这次真是谢谢你了,不知道姑娘叫什么名字?”

    月霓尘听她的意思是会为自己保密,含泪带笑,心中的一颗大石头才放了下来。

    “我叫韶音,韶华的韶,琴音的音。”

    韶音清清冷冷的嗓音,透着一股宁静的味道,不疾不徐地落下。

    “你好好休息吧,以后不要强行改变脉搏跳动的速度,对身体很不好。小五也是太关心你,才没有判断出你的病情是人为还是其他原因。”

    “嗯,我晓得了。”

    月霓尘也知道自己每次在有人诊脉的时候,强行用功力改变脉搏频率,很有可能会让脉搏崩碎。只是面对陌灵轩这样医术高超的灵医,她如果没有自残己身是骗不过他的。就算每次装病的结果,都是她虚弱得好几天动弹不得,能够呆在他的身边,她也无怨无悔。

    韶音的冷静与睿智,让她有些害怕。如果陌灵轩也如她那般敏锐,她早就已经露出破绽了。

    “情让智愚!的确不假!”

    韶音走出了屋子,心中暗暗说道。总是听人说恋爱的人,智商通常都是负数的,如今看来非常有道理。

    她刚刚打开门扉,陌灵轩就焦急地跑上前来,紧张的看着她。

    “她已经没事了,她的寒症我有一道古方可以治疗,不过需要有人亲自施针,每日为她针灸才有效果。虽然不是立刻就能生效的法子,但却能让她舒服一些。”

    韶音走到一旁的桌子前面,上面有着宣纸和笔墨,她提笔写了针灸的部位,以及一张药方。

    “这个看上去好像是治疗经脉的?”

    陌灵轩不愧为灵医,一下子就判断出韶音开出的方子,应该是治疗内部经脉的才对。

    “没错,她的寒气堵塞与经脉之中,故而顽疾难治,我们医者治病,当从根本入手,由内到外,才能治根本。但因为她的身体柔弱,所以你每隔一段时间才能下针一次,在此期间给她温补就可以了。”

    韶音说得理直气壮,好像真是那么回事,听得陌灵轩连连点头。其实她不过随便胡诌的而已,月霓尘根本没有病,要是乱用药才会闹出人命。考虑到月霓尘的经脉受损严重,她便找了由头,让陌灵轩为她治疗经脉。

    有了这个办法,想必陌灵轩暂时是不用忙着到处找药方救治月霓尘了,先拖一段日子再说。也许他们之间,还会有什么转机。

    韶音感觉陌紫皇的身份没有那么简单,陌灵轩是他的五弟,应该也没有表面上那么文弱才对!

    除了陌紫皇之外,他们兄弟几人似乎都非常低调,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难道是他们身上有什么宝贝不成,生怕被人抢了?

    她摇了摇头,自己觉得想多了。

    “太感谢大嫂了!我以前怎么就没想到这个方法呢?我现在就去试试!”

    陌灵轩迫不及待地进屋,留下了韶音和陌紫皇两人。

    “天色也晚了,我送你回宫。”

    陌紫皇见到韶音有办法治疗月霓尘,解开了小五心中的大结,不禁对她刮目相看。

    “你先回去忙吧,我有事要先回一趟韶府。”

    韶音看了陌紫皇一眼,他一直在这里等着,那种感觉好像是丈夫等着归家的妻子,分外温馨。

    “好吧,我让泽送你过去,反正他就住在凤府。”

    陌紫皇也出来很久了,府里想必已经叠着小山般的奏折,等待他去批阅。如今这场突然到来的大雪,对于百姓而言,是福是祸还难说。

    “阿泽也在这里?”

    韶音有些意外,平日见凤曦泽好像是住在武尊王府,没想到他居然是住在凤府。不过凤曦泽也姓凤,住在这里好像更合理。

    “嗯,他和雪姨江叔一直都是住在凤府。”

    陌紫皇对于往日跟随在娘亲身边的人很是敬重,雪姨从小就照顾他们兄弟,与他们倒是亲厚。

    他交待了仆人一声,便带着韶音走出凤府。

    凤曦泽已经候在门外,华丽的大马车上已经覆盖了一片雪尘。

    “泽,保护好她。”

    陌紫皇冷冽的嗓音,透着一丝温情。

    “爷放心,属下一定完成任务。”

    凤曦泽点了点头,神情严肃,他以前接果保护韶音的任务,那可是分外危险。明明是一个小庶女,却有那么多人想要她的命。

    陌紫皇撑着伞,把韶音送上马车,目送着华丽的马车远去,留下清晰的车辙痕迹。

    大雪满地,凤曦泽驾车很小心,速度很比较慢。

    “音妹妹,哥哥我都成你的专属马车夫了。”

    凤曦泽好笑的说道,天天被叫来赶车,他都已经非常淡定了。

    “麻烦阿泽了,送我去韶府。这下雪天冷,暖炉你捂着吧。”

    韶音歉意地说道,柔荑掀开车帘一角,将怀里的小暖炉拿了出来。

    “音妹妹,你泽哥哥可没有那么弱不禁风,你这暖炉捂好了,等会儿留给乐还差不多。”

    凤曦泽阳光般笑着挥了挥手,看着韶音那无暇的面容,倒是出乎他的意料。没想到那个丑姑娘,会蜕变成天仙子。

    她总是会给人带来一次次的惊讶,不过是个娇弱的小泵娘,却充满了神秘的感觉。

    很多时候,看着韶音的时候,他都有种错觉,似乎看到了重重迷雾。她明明就在眼前,却叫人如何也看不透。

    “好吧,既然阿泽身强体健,那小女子就自个儿捂着暖炉了。下了一场大雪,街上的行人都没有了,第一次见到这样清静的神都街道。”

    韶音没有躲回马车里面,而是拿出马车里面的梅花纹路纸上,也给凤曦泽挡挡风雪。

    “之前这边大街上人倒是多,云梦的使者今日要回去了,这个时候应该已经出城了。听说他们要来找什么,没两天又匆匆回去了,真是奇怪。”

    凤曦泽不解的说道,也不知道神都有什么东西,值得他们兴师动众的。

    “也许是找不到,所以就回去了。”

    韶音听到他的话,就猜测到了大概。如今木芙被刺杀身亡的消息已经传出去了,他们的线索已断,自然无法证实当年的朝音公主到底是生是死。

    真正的木芙,如今已经在城北的尘寰醉梦过上了普通人的生活,为了避免被人跟踪,韶音才没有立刻过去看望她。

    “也不知道是什么宝贝,要是让我捡到那就好了!”

    凤曦泽性格开朗,跟他呆在一起,就会觉得特别自在。他脸上总是挂着招牌笑容,好像没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永远都是快乐相伴。

    “你以为天上会掉金子呢?”

    韶音闻言也不由笑了笑,伸手接着一片冰雪,看着世界一片雪白,纯洁无瑕。尘埃被雪花覆盖,整座城池都陷入了白色的迷梦。

    “天下掉金子有什么稀罕的,要掉就掉个美人给我当媳妇好了!要不天天看你和爷恩恩爱爱,我这个孤家寡人也太可怜了。”

    凤曦泽风流倜傥的说道,他这个帅气又多金的泽公子,如今依然是独身一人,让韶音也有些疑惑。

    “阿泽,你改不会是断袖吧?不然你成天拈花惹草的,就没挑到一朵对眼的?”

    韶音非常直白的话,让凤曦泽嘴角直抽。

    “我也想拈花惹草,不过还没等我出手,花花草草早都残了,连叶子都没给留一片,早被人拔光了。”

    凤曦泽痛心疾首的说道,立刻遭到了韶音的白眼。

    神都之中爱慕他的女子那么多,还不是他自己眼光太高了。

    这一个个黄金单身汉,真打算把自己当古董来存货了。

    马车走得虽然不快,但也还是赶到了韶府的门口,听到韶音要见韶乐,门口的小厮立刻拱了拱手,恭敬的回答起来。

    “九小姐,乐少爷一早就去城外十里溪的保福寺上香祈福了,但现在大雪封路,怕一时半会儿也回不来。”

    “可有人与少爷随行?”

    韶音闻言立刻担忧地问道,韶乐的身体不好,加上双目失明,如今去了那么远的地方,让她如何能放心!

    “乐少爷是与展小姐一同前去保福寺,没有带其他的随从。”

    小厮敬畏的看着韶音,知道她如今身份不同寻常,不敢有一丝不敬。

    “哎呀,这天都快黑了,那个瞎子还没回来,不知道会不会在山林里面遇到什么豺狼虎豹的!我们韶府刚刚办了一场丧事,马上又要办一场了。”

    一道幸灾乐祸的声音,从刚刚下轿子的八小姐韶绣口中传出。

    她嫉妒的看了韶音那美丽的面容一眼,根本不敢相信那是当初的丑鬼阿九。她一早就得知了武尊王居然要娶韶音为正妃的消息,心底的妒火燎原般燃烧起来。

    她们两个都是庶女,凭什么她就没有韶音那样的好命嫁给英俊如神明的武尊王。神都之中,人人都在私底下流传,武尊王将来很可能会继承帝位,成为新皇的事情。

    她想到这里,就分外不甘心。

    她自问姿色才情不比韶音差,但好事都叫那死丫头占去了!太不公平了!

    “哎呀,这不是我们的未来王妃嘛!真是稀客呀!”

    六小姐韶娜也走出了轿子,看着韶音一身华服精美无比,眼睛里的嫉妒根本无法掩饰。酸溜溜的声音,让韶音听着都有些牙酸。

    “现在这个世道,连丑八怪都能飞上枝头当凤凰了,老天还真是不长眼。不过有的福气,不是那些福薄的人能受得起的。你们瞧瞧,有些人娘亲还尸骨未寒,就急不可待地要投奔进男人的怀抱,实在是不孝,下贱!”

    八小姐韶绣知道韶音最在乎的就是她的娘亲,专门朝着她的痛楚踩去。这种事情,她以前经常做,如今说起尖酸刻薄的话来,依然是语如连珠。

    “你们这是公然侮辱朝廷命官!按照律令,要执掌掴刑罚!”

    凤曦泽听到她们竟敢这样侮辱他的未来主母,眼底里滑过一抹寒意,脸上的笑容没有减少,但却让韶绣和韶娜吓得面色发白。

    她们一时得意忘形,居然忘了如今的韶音,早已经不是当日那个弱小的任她们践踏凌辱,一声不敢吭的软柿子!

    从家族第一耻辱,到尊贵无量的帝医,如今的她化身烈焰凤凰,平步青云,振翅高飞,扶摇直上九万里。

    这些曾经看不起她的姐姐们,如今与她却是云泥之别。

    “不要打我们啊!我们是无意冒犯妹妹的!不知者无罪,我们知道错了。”

    八小姐韶绣和六小姐韶娜吓得双腿发软,连忙跪在雪地里面,开口求饶起来。

    韶音却是看也没有看她们两人一眼,红唇轻轻一动,淡淡的嗓音,平静地落下。

    “别把无知当作犯贱的理由!”

    韶绣和韶娜听到她的话,皆是涨红了脸,卑贱地跪在曾经看不起的九妹面前,她们觉得心肝都要揪成饺子馅了。

    “最毒妇人心,你这个恶毒的女人,大冷天的也忍心叫姐姐跪在冰寒刺骨的雪地里面,还好本侯爷当初没有接下你的绣球,真是太明智了——”

    坐在轿子里,身上还缠着绷带的小侯爷夜立万,听到了韶音的声音,在家奴的搀扶下,哆嗦着走了下来。他想要在韶绣和韶娜面前表现一下自己,好让他的虚荣心得以满足。

    他贬低的话语,从口中利索地落下。眼睛顺着韶音那绣着精美花纹的衣袂,朝着她的脸庞看去。

    脑袋好像被巨锤狠狠砸了一下,震荡的感觉在脑海里不断地回荡。

    他猛地放大的瞳孔里,倒映出那张莲动天下的玉容。这是他见过最清纯绝美的面容,尤其是那一双叫星辰月辉都黯然失色的灵瞳,夺了天地灵秀之气,好像会说话似的,将他的魂魄都攫取了过去。

    他的谩骂声戛然而止,张大了嘴巴,怔愣在了原地。

    “啪——”

    一巴掌甩过,韶音扬起手掌,狠狠地打了夜立万一个耳光。他一而再,再而三的拿当初阿九对他的痴情来讽刺她。阿九是很傻,以为人家对她好,就傻傻的相信了。但是她不是阿九,对于这个践踏阿九真心的人,她只会毫不留情。

    她这一巴掌,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发泄一般,打得夜立万满地找牙,一头栽到了韶府旁边的沟里。冰层还没有结得太厚,他的脑袋卡进了沟里,连忙挣扎了起来。

    候府的家奴见状,忙不迭去拉夜立万,但沟渠结了冰,一时半会儿没办法把他的脑袋弄出来,他的脑袋只能被卡住臭水沟的冰缝里面。

    看到韶音那彪悍的举动,凤曦泽感觉脖子后面一阵凉飕飕的。

    她冷漠的目光扫过韶绣和韶娜,她们两个连忙动手,互相扇起了对方的脸,免得落在韶音的手里,下场包加凄惨。连小侯爷都被打到臭水沟去了,她们两个哪里还有胆子停下来。

    “哼!”

    韶音冷哼了一声,高傲如女王地走回马车,看到马车远去,韶绣和韶娜两人已经是满脸的掌印,整张脸都红肿了起来,哭天抢地的嚎啕。牙齿还掉了一两颗,让她们张嘴的时候,显得特别滑稽。

    凤曦泽没有开口说什么,原本他以为韶音是女儿身,处事应该会优柔寡断一些,对待敌人也难免会心软。

    如今爷手执大权,背地里有很多人想对爷不利,如果主母太过软弱,那将会成为爷的软肋。

    但是,这一刻,他才知道自己大错特错。

    韶音的杀伐决断,堪比爷利落。她那一巴掌,打得又快又准又狠,实在是惊掉了他的眼珠子。

    到现在,他才越发感觉,韶音与爷真的特别般配,他们两个的身上,有着很多相似之处。对敌人狠辣不留情,对朋友却肝胆相照,如果两人强强联手,想来爷会减少很多压力。

    他知道韶音肯定担心韶乐的安危,便驾着马车一路朝着城外飞奔而去,只是这雪天路太难走,原本不需要多久的路程,他们走到了天色都黯淡了下来才抵达。

    十里溪的尽头是连绵的群山,在山岚脚下的寂静林间,千年古刹保福寺,旷远的钟声,涤荡心神。

    大雪下了大半天都没有停歇下来,千山万壑化成茫茫雪海。

    这种天气,最容易迷路,好在凤曦泽有到过几次保福寺,倒是认得路。

    在天色完全黑下来的时候,他们抵达了保福寺。

    “音妹妹,小心一点,雪天路滑。”

    凤曦泽先下马车,上前敲了敲紧闭的门扉。

    韶音撑着伞,手中抱着暖手炉子,走了下来。这厚厚的雪,几乎要没了小腿,看来不能走夜路,只能在这保福寺借宿了。

    “吱呀——”

    门扉打开的声音,伴随着簌簌落雪洒下。

    一个老和尚身着青色僧袍,朝着两人行了个佛礼。

    “两位施主有礼了!”

    “大师,请问韶家少爷和展家小姐可在贵寺中?”

    韶音也回了个礼,开口询问道。她最担心他们两人已经回去了,要是在路上迷路了,那就糟了。这样冰天雪地的天气,要找人也很困难。

    “今日有一男一女来拜佛,因为大雪封路,所以还未曾离去。两位施主远道而来,一路风尘仆仆,快请进吧!”

    老和尚看外面雪下得大,天色也晚了,便让他们两人进来。

    马车被安排在了后院,途经大雄宝殿。

    韶音在金佛前面,见到了韶乐那一袭天空蓝色的身影,金色烛火映照得大佛宝相庄严,韶乐跪在蒲团之上,腰间系着晶莹珠链和环佩,垂坠而下。高挺如削的鼻梁下,水色淡浅的薄唇,紧紧抿着,秀如清风的脸庞上神情肃穆。浓长如蒲扇的睫羽下,眼眸温暖却无焦距。

    梵香袅袅,佛经吟诵,在迷朦的香雾之中,心灵也会平静下来。

    韶音安静地站在远处,没有上前打扰他,不想打破这祥和的宁静氛围。

    “信徒韶乐,不求己身,只愿九妹韶音平安长乐,一世无忧。”

    韶乐温润的话音,在空荡荡的佛殿里面,显得格外清晰。

    韶音听到他那虔诚的祈愿,胸口陡然有一股暖流涌出,淌遍全身上下。

    “哥!”

    她开口唤了一声,走近他身边,伸手将他扶起。他踉跄了一下,显然是跪了太久,连站立都有些困难。

    “九儿!你怎么来了?”

    韶乐听到韶音的声音,不禁喜出望外,忧郁的俊颜,瞬间就容光焕发。

    “哥,你听,外面下雪了!我带你看雪好不好?”

    韶音牵着韶乐的手,脸上有着温柔至极的神情,淡淡的嗓音也多了一股暖意。

    “好!”

    韶乐听到她的话,脸上露出了一抹温柔缱绻的笑容。

    见到他们两兄妹之间融洽无间的气氛,凤曦泽没有出声,只是静静地站在远处。心中想着如果这一幕被爷看到,铁定会打翻醋坛子!

    展落初一直守在大殿的一角,抄写着经文,看到他们两人自然而然的亲密,她心底格外羡慕。

    韶乐对她总是冷冷淡淡的,是那种对陌生人一样的彬彬有礼,格外的疏离。好像不管她怎么努力,都没有办法走进韶乐的心,她根本没有办法亲近他。他看似温润的书生,但一颗心却像是飘曳的浮萍,叫她捉摸不定。

    他拒人于千里之外,唯独对韶音会露出那般温柔的神情,任由她靠近他。他的神情是那么安宁,足见他对韶音是多么信任。

    她告诉自己,他们只是兄妹,但心里还是忍不住一阵酸楚委屈。手中握着的毛笔,滴落的墨水,不小心弄污了一片,她连忙回过神来,重新抄录一遍经文。

    她心中求的是韶乐可以恢复光明,她愿意付出任何代价,只求佛主赐给他光明的人生。

    在同一个大殿之中,两个人许下了不同的愿望,但却都不是为自己而求。

    韶音没有见到在大殿角落的展落初,她将暖手炉换了热炭,放到韶乐的手中,让他冰冷的手恢复几分热度。

    两人站在大雄宝殿的屋檐下面,静静地听着落雪的声音,夹杂在梵音钟声里面。

    “九儿,雪是什么样子?”

    韶乐听着落雪的声音,睁大眼睛想要看看雪的样子,但眼前只是一片黑暗。一点点光明,都渗透不进他幽暗的世界。

    韶音看着他颤抖的睫羽,心口一阵莫名的疼。撑开红梅纸伞,带着他走进雪中,她白皙的柔荑,将他的掌心摊开,伸出伞外,接到了一片雪花。

    “哥,这就是雪。”

    凉沁沁的感觉,在他的手心化开,他似乎感觉到了雪的模样。小小的一点,细细软软,轻盈至极。在掌心化开的时候,会带走手中的热度。

    “感觉到了吗?凉丝丝的雪,覆盖满了整个世界,天空地面都是一片白色。你听,风中雪花点缀在青松之上,飘洒在屋檐之上,零落于我们的伞间,一颗颗如细小的沙子,但却比沙砾晶莹剔透......”

    韶音详细地说着自己所见的一切,大雪飘浮在他们的周身,韶乐似乎看到了她所描绘的景致。

    “九儿,白色是什么样子的?”

    韶乐迷茫的话音,让韶音的手微微一颤。

    “那是一种圣洁光明的颜色!是黑暗的对立面,拨开一层层黑雾,眼前一丝丝的温暖不断地叠加在一起,就会化作纯粹的白色。”

    韶音的嗓音淡淡的,耐心地落在韶乐的耳畔。

    他从来没有见过白色,她不知道改如何表达,才能让他想象出白色的模样。

    “九儿在我心中,便是白色的。”

    韶乐清秀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温暖的笑容,好似心满意足一般。他想看的雪,其实是她的模样。在他的心中,她就是最圣洁美丽的雪,只是他看不到她的样子,但他却清楚得感觉到她给他带来的温暖。

    她就是他黑暗世界里面,最璀璨的一道光明,他循着脑海中对她的想象,感觉到了纯净的白色。

    “雪越来越大了,今晚怕是不会停了。哥,我们进去吧!”

    韶音看到韶乐憔悴的面容,担心他受冻,立刻带他回到屋中。

    老和尚带他们去了客房,因为下雪天来烧香的人并不多,所以客房还很宽敞,有不少的空房间。

    “几位施主今晚就在这里歇着,寒舍简陋,厨房已经备了斋菜,稍后会有人送过来。”

    “多谢大师。”

    韶音道了一声谢,便扶着韶乐进了他所住的房间,凤曦泽和展落初也各自被安排到了另外一个院落的客房。

    她就住在韶乐的隔壁,这样可以相互照应。

    这里的客房很简单,没有什么装饰,只挂了一张写着禅意的字画。

    一盏烛台摆在桌面上,一点点橘黄色的光芒,照亮了整个房间。韶音坐在韶乐的身边,看着他那双眼睛,她的眼底有着深深的惋惜。

    如果他能够看得见,人生想必会变得更加精彩。

    “哥,相信我,你会看得见光明的!”

    韶音在心中默默地说道,无论如何,她也要让韶乐再见到光明。

    她仔细的观察起韶乐的眼睛,心中已经有了确切的治疗方案,只需要集齐药材,就可以开始治疗。

    “两位施主,请用斋饭。”

    一个小和尚,端着斋饭和斋菜进了屋子里面,将饭菜摆放整齐,然后退了出去。

    斋菜的香气,立刻就飘了出来,对饥肠辘辘的两人很有吸引力。

    韶乐摸到筷子,打算开始吃饭的时候,面前的碗却被韶音移开了。

    “哥,不要动筷子。”

    韶音低声说道,阻止了他的动作。

    这个小和尚有问题,他的脚步不是普通人的步伐,像是有武功的。另外,他方才将饭菜摆好的时候,眼底滑过一抹异色。加上他身上没有出家人那种香火味道,有一股血腥味,这些都很可疑。

    她摸出一根银针,朝着碗筷里面试了试,没有试出什么毒。但她没有掉以轻心,而是把饭菜混合起来,再试了试银针。

    原本没有变色的银针,猛地就变了颜色。

    这饭菜单独吃都是没事的,但配在一起吃,就会产生剧毒。因为里面各自加了一种药材,混合在一起相克,就会产生毒性。

    她没想到,那些人居然追到了这里,处心积虑想要除掉她!

    “哥,这里不能呆了。”

    “发生什么事了?”

    韶乐听到她凝重的声音,焦急的问道。

    “别问了,我们走。”

    韶音吹灭烛火,拉着韶乐朝着窗户外面爬去。外面的寒气席卷而来,让她一阵哆嗦。

    韶乐的手被她紧紧地拉着,哪怕是在最危险的时候,她也没有丢下他。

    “九儿,你一个人走会更快。”

    韶乐觉得自己是她的负担,想要把手抽出来。

    “哥,你说什么傻话!我怎么会把你丢下!要走一起走!”

    韶音握紧韶乐的手,拉着他跑在夜色中的雪地里。

    他们逃出没多久,原本他们住的地方,已经烧了起来。在大雪之中,那房屋却熊熊燃烧,想来是泼了火油。

    大火与白雪形成了强烈的视觉冲击,也让韶音的心底寒意顿生。如果他们迟走一步,想必就要葬身火海了。

    她知道派来杀她的死士必定还在附近,没有就此停下休息,而是拉着韶乐继续逃。

    “刷——”

    一道尖锐的利刃,破空而来,力道可怕,穿过风雪朝着韶音背后的方向攒射而去。风雪很大,加上夜色的昏暗,韶音没有注意到背后的冷箭。

    听到风中的箭矢声音,韶乐比韶音的反应还要快,一把将韶音推向了旁边,自己却正中一箭,倒在了雪地之中。

    腥红的血液,犹如曼珠沙华陡然蔓延开来,刺红了韶音的眼睛。

    “哥!”

    韶音从地上爬起来,借着微弱的光,检查韶乐的伤口。那道箭羽她很熟悉,就是刺伤木芙的箭。箭头没入了韶乐的手臂,她没有犹豫,立刻背着韶乐朝着黑暗中跑去。

    对方没有打算放过她,但她在焦急之中,踩着陌紫皇教她的仙踪云步,让对方无法射中她。

    她的步伐虽然有些生涩,但悟性极好,在逃命之中,竟然把仙踪云步一气呵成的融会贯通。

    随着仙踪云步越来越熟练,她很快就将后面的追兵甩得老远,这也让她对陌紫皇教授的轻功刮目相看。如果她勤加练习,以后打不过就跑,小命还是能保住的。

    她虽然逃出了包围圈,但韶乐的情况却不容乐观。在她焦急万分的时候,她看到了远处一点烛光,指引着她的道路。

    她没有别的选择,立刻背着韶乐跑向那座小屋。

    没有时间敲门,她猛地踹开大门,就见到了一个光luo的男子背影。

    一头银雪般的长发,披散在男子的脑后。男子光洁的肩膀,露在浴桶的外面,看上去分外销魂。

    当韶音看到那男子的侧颜,顿时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