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第9章 师徒(求收藏推荐)

张家老屋。

小院中。

李皓到现在还浑身冒汗,后怕不已。

一年的巡检司职业生涯,李皓还是有收获的,若是换成在银城古院时期,李皓未必能如今日这般,面不改色地演了一场戏,瞒天过海。

“赶快找,得马上走人,防止对方杀个回马枪!”

“黑豹!”

李皓视线投向黑豹,对张家老屋他很熟悉,可越是熟悉,往往越是找不到自己需要找的东西。

这次带黑豹来,其实也有借助黑豹的意思。

黑豹仰头看着李皓。

李皓环顾四周,压低了声音,指了指自己胸口的玉剑,“找找看,这里应该还有一件类似于这个的东西,你鼻子灵,搜索一下。”

是的,黑豹也许可以找到。

之前李皓的玉剑,黑豹看到了就很动心。

而且李皓怀疑,黑豹当初流浪到了自己家门口,是不是有可能就是被玉剑给吸引来的?

当然,之前李皓一直没有将玉剑取出来,黑豹没机会去舌忝。

直到今日,黑豹才抓到了机会。

既然如此,黑豹能闻到石刀的味道吗?

张家一直住在这,李皓觉得,如果石刀真的还在,应该就在屋中,不会被带走,没人会闲着没事干,带着一块石头出门。

还有?

黑豹听懂了!

这下子,瞬间来了精神。

至于味道,黑豹没闻到,它也只能靠的极近,才能闻到一点味道。

不知道,也许就错过了。

可既然知道了,黑豹瞬间也上心了,鼻子开始抽动起来,前肢趴伏,鼻子凑在地上,一点点地闻了起来。

李皓要是还找到一件,说不定本狗也能捞点好处呢。

黑豹在用心寻找,李皓也不闲着,开始在院落中寻找起来。

墙角,地面……

这些地方,红影一方肯定也找过,可李皓判断,这些人不知道石刀的样子,说不定压根不知道张家的刀,会是一块石头。

就如李皓,他要是告诉别人,自己胸口佩戴的十字架就是俚曲中的李家的剑,大概也没人会信。

认知上的障碍!

李家的剑,张家的刀,光是听俚曲,恐怕会觉得,这刀剑都是削铁如泥的宝物,不说光芒闪烁,也一定凶悍霸道。

可事实上,李家的剑,只是一枚小小的玉佩,张家的刀,更是不起眼的石头。

……

十分钟,二十分钟……

李皓有些焦躁,找不到。

是不是没有了?

红影一方是不是找到了,还是说,张家真的给遗失了,不单单他没找到,黑豹闻了一圈,也没有找到。

黑豹靠近的话,应该能闻到一些味道吧?

“没有!”

李皓不能在这一直待着,刚刚吓走了对方,不代表对方不会回来,何况他也不可能一直在这寻找,那迟早会被人发现,自己别有目的。

他站在院落中央,再看看主屋和次卧,思考着,如果自己是张父,会把这石头放在哪?

代入进张父的角色,也许才能判断出来。

“当初,张叔叔压根不在意,就那么随意一丢,后来我再来,也没在意地上有没有那石刀了,但是后来我来张家很多次,好像也没看到,若是还在,这么多年,我总该看到才对。”

“张叔叔十有八九不会珍藏起来,否则当时不会是那个态度,丢的太过随意了。”

他迅速回想当年的一切,尽管记忆有些模糊了。

可此刻再去想,还是隐约能记起来一点。

“小远被揍了一顿,好像有两三天都没出门找我玩,之后,我再来……也许已经过了好几天了,那石刀是不是就在那个期间,被张叔叔拿走了?”

“他拿走一块石头,会做什么?”

“很可能就在那个期间,石刀消失了,否则这么多年,我必然会再次看到的。”

李皓捶了捶自己的脑袋。

那时候太小了,他真的记不清了。

那中间的几天,发生过什么事,或者张叔叔会不会觉得石头碍事,直接就给丢了?

若是真丢了……那就没法找了。

一块石头,十多年了,早就不知道被人清扫到哪去了。

“黑豹都闻不到……是距离太远了,还是嗅觉被干扰了?”

“距离太远,那不用多说,若是嗅觉被干扰……”

李皓陡然眼神一动。

嗅觉被干扰,两个地方可能性最大。

第一,厨房。

第二,茅坑!

这种老屋子,以前小时候是用茅坑的,可不是什么马桶。

当然,最好不要是这样。

“对了……小远家的茅坑和厨房,好像在我小时候都曾修理过,一块石头……不会被填进去了吧?”

李皓想到这,有些猜测,有些不确定。

这是最大的可能了!

如果这两个地方都不在,那就真的没法找了。

“张叔叔揍完小远之后,是先修了厨房,还是先修了茅坑?”

不记得了!

不过此刻,李皓判断,若是石刀还在张家,大概率就在这两处。

不再犹豫,他马上朝厨房走去。

至于茅坑……除非厨房找不到,否则他不会去的,而且石刀若是真在茅坑……以后李皓也不想拿那玩意泡水,给黑豹喝差不多。

反正他有星空剑!

“希望就在厨房!”

“黑豹,跟我来!”

李皓迅速喊了一声,黑豹急忙跟了进来。

厨房很多年没人用了,推门而入,厨房中用的还是一个大锅灶台,上面的铁锅早已生锈,锅盖已经有些腐朽。

“闻闻看!”

李皓指了指灶台:“黑豹,别被味道干扰了!”

厨房多年不用,但是因为使用时间长,还是有一股淡淡的烟火味,这样的味道,也许干扰到了黑豹,其中还夹杂着一些散不去的油烟味。

黑豹在厨房,的确有些晕头转向,主要是厨房中还有一股浓浓的霉味。

之前黑豹也进来闻过,没有什么发现。

这时候听李皓说,黑豹动作敏捷,一下子跳上了灶台,一点点地闻了起来。

很快,鼻子上就染上了一层黑色木灰。

而李皓也没闲着,厨房中,后来修理的地方不用多看,主要是看十几年前修缮的地方,那些地方才有可能用上了石刀。

这样的地方,红影背后的势力都未必愿意多看。

张家的刀,张家人会藏在这地方?

当然,李皓简单看了一圈,发现红影和其背后的势力,恐怕真的相当重视,厨房也有翻动的迹象,甚至连灶台下的灰烬都被搅动过。

沉寂多年的灰烬,不是现在这样子,可能被翻动过。

“果然,对方也在找,连炉膛都不放过,相当尽心了!”

张家的传家宝,会藏在灰烬中吗?

换成李皓,恐怕都觉得不会,对方还是搜索了,可见还是相当严谨的。

等待了一会,黑豹还是无所获。

李皓有些失望,难道真的在茅坑吗?

那也太恶心了!

正想着,李皓眼神微动,忽然看向灶台上的那个大烟囱,这种老屋的厨房,都是配备一根砖砌的烟囱的,要是没烟囱,那厨房烧饭的时候没法待。

“嗯……烟囱?”

李皓忽然想起了什么,这烟囱,是不是就是那次张叔叔揍完小远后修建的?

他隐约好像有些印象!

黑豹不算大,个头不高,一直在灶台上闻,却是爬不上一人高的烟囱上。

“难道在这?”

李皓瞬间动了,动作敏捷,一下子跳上灶台,一手抓起黑豹,低声道:“闻一闻!”

他提着黑豹,将黑豹当探测器来用。

而黑豹,两只狗眼中满是无奈。

鼻子抽动,一路随着李皓的手臂往上闻。

沿着灶台向上一米多,忽然,黑豹鼻子抽动了一下,一股有些熟悉的味道,渐渐地弥漫在鼻尖。

“汪汪!”

黑豹眼神忽然亮了。

而李皓,也是眼神雪亮!

发现了?

真的在这!

烟囱……这恐怕也是红影背后势力想不到的,谁会想到,张家会把祖传的刀,给砌进了烟囱里。

他们甚至可能沿着烟囱找过!

或者红影干脆探查过,红影无形无质,李皓不知道对方能否穿墙遁地,可对方对墙壁和地面应该都搜索过,可他们的目标,可能是什么夹缝、夹层、箱子、宝盒之类的。

他们不会想到,被他们在意的刀,只是一块石头。

李皓眼神发亮,盯着烟囱上的一块凸起一点点的地方看,石刀在这上面吗?

斑驳的石灰墙壁,已经脱落。

露出了烟囱里面的一些砖块。

李皓伸手模了模,一些石灰外墙再次脱落下来,下一刻,烟囱上显露出一块土灰色的石头,没有完全露出来,但是看到那不完整的外形,李皓眼神彻底亮了!

“就是这个!”

李皓心脏跳动,就是这个,虽然没完全露出来,可李皓记忆中已经浮现出隐约的样子,如同一把刀的石头,不算太大,也就比拳头大一点。

“张叔叔……还真是尊重先祖!”

李皓忽然有些哭笑不得,当初为了这块石头,揍了自己儿子一顿。

好家伙,转头家里修厨房,就把老祖宗留下来的石头给砌进去了,就没你这么尊重老祖宗的!

你张家的老祖宗要是还活着,大概也能气死。

八大家中,李皓不知道其他人如何,反正李家的剑,是一直当传家宝传承下来的,张家这块石头能传下来,李皓觉得简直太不容易了!

也许,当年不是石头的样子?

只是后来渐渐石化了,到了张父这一代,彻底变成了石头?

来不及去想,也没心思去想,李皓看着眼前嵌入烟囱的石头,微微凝眉。

找到了!

但是,不好取啊!

不是不能取,关键是,取走了这石刀,烟囱上的痕迹很明显。

在巡检司待了一年,李皓还是有经验的,你一旦动了这地方,红影和背后的人回来了,肯定是要查看一下,看看李皓的目的是什么的。

烟囱上少了一块石头,也许对方很快就能反应过来!

如果李皓还是当时古院的学员,此刻,他会第一时间取走石刀,那时候红影回来了,大概会第一时间想到,张家的刀,可能就是这块被取走的石头,然后李皓就麻烦大了!

到了那时候,红影就能知晓,石刀在李皓手中,没事也会给自己招惹一堆麻烦。

甚至还能判断出,李皓已经猜到了什么,甚至知晓八大家的事,一下子就能把老底全部给透露出去!

“怎么办?”

李皓迅速思考,既然看到了,那也不能不管,就把石刀放在这,他觉得张家的刀不但是宝物,而且一定还有其他作用。

红影一方很重视,否则不可能一年后还冒着危险,一直在这监视。

李皓皱眉,取走石刀,再用一块石头填补进来?

可对方查到了,反而此地无银三百两了!

新旧痕迹,还是不一样的。

“只能彻底的毁尸灭迹,销毁证据,让对方无从查起,最好的办法自然是毁掉烟囱……可那会不会太刻意了?”

“找一块同样的石头,最好是差不多模样的石头……然后摧毁烟囱,事后哪怕对方重新还原,也不会少一块石头,从而被发现什么……”

作为一名巡检,李皓的基础职业技能还是掌握的,如何毁灭证据,如何制造假证据,迷惑对方,这都是他一年来学到的,看到的。

若是单纯的摧毁,红影一方事后暗中还原,那也有可能还原出原本的烟囱模样,发现少了一块石头。

确定了自己要做什么,李皓没有马上取走石刀。

在这放了多年,都没人在意,不急于一时。

想到这,李皓轻轻吐了口气,找到就行,再等片刻,不过这次还得麻烦一下老师才行。

……

从厨房走出,李皓直接拨通了老师的通讯。

很快,几乎是打过去的瞬间,袁硕的声音就传来了:“没事吧?”

“老师,没事!”

李皓带着一些感激,没有多寒暄什么,很快道:“老师,张远的家里倒是没什么发现,可是我发现,好像有人在一直盯着张远家这边,而且张远家好像被人翻动过,您说是不是凶手要来寻找什么?”

袁硕听话知其意,若有所思道:“那你的想法是什么?”

“我在想,能不能引蛇出洞?”

李皓很快道:“既然对方来了张远家,还要找什么,是不是没找到?不过我人微言轻,在巡检司说不上话,要不劳烦老师,让巡检司派人来一趟,动静大一点,拆掉一些张家的建筑,打草惊蛇,看看能不能引出杀张远的凶手。”

拆家?

有这个必要吗?

当然,张远家并非案发现场,而且这一块早就开始拆迁了,真拆了也没什么。

袁硕只是猜测,李皓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所以想通过这种手段来得到什么,或者真的可以引出背后的东西?

而这时候的李皓,也清楚一点,拆家,很可能引起红影一方的注意,但是没关系,越是大张旗鼓越好,巡检司有内鬼那就更好。

将情况事无巨细地告诉对方,那就更符合李皓的心意了。

他只需要做一件事,用一块同样的石头,替换掉石刀,哪怕事后对方还原一切,也没什么。

红影一方,那时候只会猜测,是不是李皓察觉到了什么,而不会确定李皓真的取走了什么。

顶多认为李皓推理能力强,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

而李皓要做的,就是让对方怀疑,但是不确定,拖延时间,将事情渐渐闹大,从而引出巡夜人更好。

“将黑暗的事情,公布于大众视线之中……无论是巡夜人还是红影,好像都不太愿意在大众面前出现,也不愿意将事情闹的沸沸扬扬!”

“而我,作为一位普通人,我需要更多的关注度,也能将我自己摘出去,给双方留下我是个聪明人,但是的确不知内情的普通人的印象!”

“为了给好友报仇,我选择将事情闹大……引起更大的关注度,也符合我的身份!”

“……”

权衡利弊,最终李皓有了这样的决定和选择。

说不定这样一来,可以提前引起巡夜人关注,甚至可以近距离接触,李皓甚至可以向上面汇报,他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比如之前在外盯梢的人。

至于红影,他自然是没发现的,可外面的是人!

李皓甚至在外墙上发现了一个脚印,这就是最好的证据,对方显然没有太在意自己留下脚印的事。

脑筋迅速转动,确定好了可能引发的后果,李皓还是选择了将事情稍微放大化。

而通讯对面,袁硕问了几句,确定了自己这个学生的选择。

袁硕知道,李皓很聪明,不会无缘无故地要这么做。

既然如此,不是大事,那就支持一些好了。

“好,我马上给巡检司那边致电!而且张远是古院学员,若是真的是凶杀案,古院也不会放任不管!你先撤离那边,最多一个小时,古院会派人过去,巡检司也会过去……”

“谢谢老师!”

李皓连忙道谢,自己这老师,有时候还是很够意思的。

也正因为如此,李皓更不愿意将红影的事情说给老师听。

再有权威,袁硕也只是普通人。

李皓不希望把老师卷入其中。

“客气什么!”

袁硕倒是不太在意这个,又说了几句,选择了挂断通讯。

……

银城古院。

古院深处,一处古典大宅院中,袁硕七十多岁了,依旧精神饱满,眼神犀利。

身体也相当健硕,看起来更像是军人,而非银城顶级的大教授。

此刻,袁硕面前也放着一份档案。

关于六起自焚案的档案!

“巡检司……还真是筛子!”

袁硕挂断了通讯,揉了揉太阳穴,低声骂了一句,巡检司这些年,越来越不中用了,这么容易就把这案卷给泄露了出去,现在有心想关注的话,银城很多人都能拿到这份档案。

“我这学生……还真不省心,这事也敢暗中追查,这就算了,居然还敢直接上报给巡检司,一看就知道不寻常!”

轻叹一声,年轻人啊,真没经验,巡检司是个大筛子,你不知道吗?

这案卷一出,明眼人其实都能看出一些问题所在。

“李家的剑,张家的刀,赵家的拳,刘家的腿……”

哼了一会银城俚曲,袁硕迅速判断了一阵,这其中,是否也和自己这个学生有些关联?

“死了六个,不知道是不是和这曲子有关。”

作为老银城人,他知道这曲子,而且他是知名的学者,当看到档案的瞬间,他其实就联系到了这首曲子,因为这些姓,加在一起有些特殊。

判断了一阵,袁硕拿出了通讯,迅速拨通了一个号码。

等待了一阵,袁硕语气威严,甚至带着一些愤怒:“我是袁硕!别和我废话,我的学生如今处于危险之中,古院一年前发生的自焚案,可能是他杀,你们巡检司一点信息都没有吗?”

“……”

“我不管那些,李皓是我的学生,他刚入古院,就进入我门下,你知道为什么吗?他是天才,顶级的探索家,古文明探索系的未来,为了你们的失职,他不得不退出古院,你们给古院造成了多大的损失?”

“……”

“李皓现在有所发现,可你们巡检司如同筛子,一下子就把他暴露了,他现在处于危险之中,可能随时会死!现在他在古院死亡学员张远家中,我不管如何,你们就是荡平了那条街道,也得把李皓救出来,把暗中的鬼魅魍魉给我一网打尽!”

“……”

“少废话,你必须马上派人过去,我不管动静大不大,马上包围那条街道,一点点给我推进,包围暗中可能存在的凶手,我就一个要求,李皓必须完好无损地回来!”

“……”

“就这样,你要是做不到,我就直接去找巡夜人来处理!六起自焚案,你以为我袁硕眼睛瞎了,看不出其中可能存在的问题?你银城巡检司不希望巡夜人介入,可我的学生死了,我闹到上面,也得将你们银城巡检司扒层皮下来!”

“袁老息怒,马上处理,袁老放心!”

通讯对面,银城巡检司的司长,有些头疼。

这老家伙,虽说没什么实权,可认识的人是真多,在古院当了四五十年的教授,带出来的学员,有些如今也是大人物了。

真闹大了,银城巡检司也得难受。

“放心个屁,古院也会去人,实在不行我亲自过去!我倒想看看,在银城这地界,到底谁那么大胆子,敢杀我古院学员!杀了一个还不够,连我袁硕的关门弟子都要动,吃了熊心豹子胆吗?”

袁硕如同暴怒的猛虎。

李皓既然想闹大点,好像是为了引出一些东西……那就闹大点好了!

袁硕不嫌事大!

真闹大了……真有麻烦,那也是别人的麻烦。

至于自己,现在各方都需要自己,不会对自己如何的,至于李皓,那也简单,给这家伙一个助理的身份,那些人不敢动自己,自然也不会动李皓。

挂断了通讯,袁硕没了刚刚的愤怒,只是看向屋外,轻轻叹息一声。

小子,普通人,还是不要参与进去了。

张远的事,就算真有什么问题,现在你做的也够了,不能再参与其中了。

“可惜啊!”

一声低不可闻的遗憾之语,从口中缓缓传出。

可惜,我无法真正去引入神秘,否则……哪有这么麻烦。

我若是能引入神秘能,以我的五禽新书造诣,也许可以一日三升,那时候,什么鬼魅魍魉都是虚妄!

“哼!”

一声低哼再次传出,巡夜人那边,也未必希望自己进入神秘领域,否则,我还何必和他们合作?

这些年,一直说想办法,却是一点办法都没有,真当自己傻?

“李皓……”

“李家的剑?”

喃喃一声,袁硕闭目,不再去想,那家伙还是老老实实回古院给我当助理算了,一把年纪了,他也的确需要培养一位接班人了。

PS:写了快七千字,每天一万多字,再这么写,我新书期要完蛋了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