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第9章 師徒(求收藏推薦)

張家老屋。

小院中。

李皓到現在還渾身冒汗,後怕不已。

一年的巡檢司職業生涯,李皓還是有收獲的,若是換成在銀城古院時期,李皓未必能如今日這般,面不改色地演了一場戲,瞞天過海。

「趕快找,得馬上走人,防止對方殺個回馬槍!」

「黑豹!」

李皓視線投向黑豹,對張家老屋他很熟悉,可越是熟悉,往往越是找不到自己需要找的東西。

這次帶黑豹來,其實也有借助黑豹的意思。

黑豹仰頭看著李皓。

李皓環顧四周,壓低了聲音,指了指自己胸口的玉劍,「找找看,這里應該還有一件類似于這個的東西,你鼻子靈,搜索一下。」

是的,黑豹也許可以找到。

之前李皓的玉劍,黑豹看到了就很動心。

而且李皓懷疑,黑豹當初流浪到了自己家門口,是不是有可能就是被玉劍給吸引來的?

當然,之前李皓一直沒有將玉劍取出來,黑豹沒機會去舌忝。

直到今日,黑豹才抓到了機會。

既然如此,黑豹能聞到石刀的味道嗎?

張家一直住在這,李皓覺得,如果石刀真的還在,應該就在屋中,不會被帶走,沒人會閑著沒事干,帶著一塊石頭出門。

還有?

黑豹听懂了!

這下子,瞬間來了精神。

至于味道,黑豹沒聞到,它也只能靠的極近,才能聞到一點味道。

不知道,也許就錯過了。

可既然知道了,黑豹瞬間也上心了,鼻子開始抽動起來,前肢趴伏,鼻子湊在地上,一點點地聞了起來。

李皓要是還找到一件,說不定本狗也能撈點好處呢。

黑豹在用心尋找,李皓也不閑著,開始在院落中尋找起來。

牆角,地面……

這些地方,紅影一方肯定也找過,可李皓判斷,這些人不知道石刀的樣子,說不定壓根不知道張家的刀,會是一塊石頭。

就如李皓,他要是告訴別人,自己胸口佩戴的十字架就是俚曲中的李家的劍,大概也沒人會信。

認知上的障礙!

李家的劍,張家的刀,光是听俚曲,恐怕會覺得,這刀劍都是削鐵如泥的寶物,不說光芒閃爍,也一定凶悍霸道。

可事實上,李家的劍,只是一枚小小的玉佩,張家的刀,更是不起眼的石頭。

……

十分鐘,二十分鐘……

李皓有些焦躁,找不到。

是不是沒有了?

紅影一方是不是找到了,還是說,張家真的給遺失了,不單單他沒找到,黑豹聞了一圈,也沒有找到。

黑豹靠近的話,應該能聞到一些味道吧?

「沒有!」

李皓不能在這一直待著,剛剛嚇走了對方,不代表對方不會回來,何況他也不可能一直在這尋找,那遲早會被人發現,自己別有目的。

他站在院落中央,再看看主屋和次臥,思考著,如果自己是張父,會把這石頭放在哪?

代入進張父的角色,也許才能判斷出來。

「當初,張叔叔壓根不在意,就那麼隨意一丟,後來我再來,也沒在意地上有沒有那石刀了,但是後來我來張家很多次,好像也沒看到,若是還在,這麼多年,我總該看到才對。」

「張叔叔十有八九不會珍藏起來,否則當時不會是那個態度,丟的太過隨意了。」

他迅速回想當年的一切,盡管記憶有些模糊了。

可此刻再去想,還是隱約能記起來一點。

「小遠被揍了一頓,好像有兩三天都沒出門找我玩,之後,我再來……也許已經過了好幾天了,那石刀是不是就在那個期間,被張叔叔拿走了?」

「他拿走一塊石頭,會做什麼?」

「很可能就在那個期間,石刀消失了,否則這麼多年,我必然會再次看到的。」

李皓捶了捶自己的腦袋。

那時候太小了,他真的記不清了。

那中間的幾天,發生過什麼事,或者張叔叔會不會覺得石頭礙事,直接就給丟了?

若是真丟了……那就沒法找了。

一塊石頭,十多年了,早就不知道被人清掃到哪去了。

「黑豹都聞不到……是距離太遠了,還是嗅覺被干擾了?」

「距離太遠,那不用多說,若是嗅覺被干擾……」

李皓陡然眼神一動。

嗅覺被干擾,兩個地方可能性最大。

第一,廚房。

第二,茅坑!

這種老屋子,以前小時候是用茅坑的,可不是什麼馬桶。

當然,最好不要是這樣。

「對了……小遠家的茅坑和廚房,好像在我小時候都曾修理過,一塊石頭……不會被填進去了吧?」

李皓想到這,有些猜測,有些不確定。

這是最大的可能了!

如果這兩個地方都不在,那就真的沒法找了。

「張叔叔揍完小遠之後,是先修了廚房,還是先修了茅坑?」

不記得了!

不過此刻,李皓判斷,若是石刀還在張家,大概率就在這兩處。

不再猶豫,他馬上朝廚房走去。

至于茅坑……除非廚房找不到,否則他不會去的,而且石刀若是真在茅坑……以後李皓也不想拿那玩意泡水,給黑豹喝差不多。

反正他有星空劍!

「希望就在廚房!」

「黑豹,跟我來!」

李皓迅速喊了一聲,黑豹急忙跟了進來。

廚房很多年沒人用了,推門而入,廚房中用的還是一個大鍋灶台,上面的鐵鍋早已生蛂A鍋蓋已經有些腐朽。

「聞聞看!」

李皓指了指灶台︰「黑豹,別被味道干擾了!」

廚房多年不用,但是因為使用時間長,還是有一股淡淡的煙火味,這樣的味道,也許干擾到了黑豹,其中還夾雜著一些散不去的油煙味。

黑豹在廚房,的確有些暈頭轉向,主要是廚房中還有一股濃濃的霉味。

之前黑豹也進來聞過,沒有什麼發現。

這時候听李皓說,黑豹動作敏捷,一下子跳上了灶台,一點點地聞了起來。

很快,鼻子上就染上了一層黑色木灰。

而李皓也沒閑著,廚房中,後來修理的地方不用多看,主要是看十幾年前修繕的地方,那些地方才有可能用上了石刀。

這樣的地方,紅影背後的勢力都未必願意多看。

張家的刀,張家人會藏在這地方?

當然,李皓簡單看了一圈,發現紅影和其背後的勢力,恐怕真的相當重視,廚房也有翻動的跡象,甚至連灶台下的灰燼都被攪動過。

沉寂多年的灰燼,不是現在這樣子,可能被翻動過。

「果然,對方也在找,連爐膛都不放過,相當盡心了!」

張家的傳家寶,會藏在灰燼中嗎?

換成李皓,恐怕都覺得不會,對方還是搜索了,可見還是相當嚴謹的。

等待了一會,黑豹還是無所獲。

李皓有些失望,難道真的在茅坑嗎?

那也太惡心了!

正想著,李皓眼神微動,忽然看向灶台上的那個大煙囪,這種老屋的廚房,都是配備一根磚砌的煙囪的,要是沒煙囪,那廚房燒飯的時候沒法待。

「嗯……煙囪?」

李皓忽然想起了什麼,這煙囪,是不是就是那次張叔叔揍完小遠後修建的?

他隱約好像有些印象!

黑豹不算大,個頭不高,一直在灶台上聞,卻是爬不上一人高的煙囪上。

「難道在這?」

李皓瞬間動了,動作敏捷,一下子跳上灶台,一手抓起黑豹,低聲道︰「聞一聞!」

他提著黑豹,將黑豹當探測器來用。

而黑豹,兩只狗眼中滿是無奈。

鼻子抽動,一路隨著李皓的手臂往上聞。

沿著灶台向上一米多,忽然,黑豹鼻子抽動了一下,一股有些熟悉的味道,漸漸地彌漫在鼻尖。

「汪汪!」

黑豹眼神忽然亮了。

而李皓,也是眼神雪亮!

發現了?

真的在這!

煙囪……這恐怕也是紅影背後勢力想不到的,誰會想到,張家會把祖傳的刀,給砌進了煙囪里。

他們甚至可能沿著煙囪找過!

或者紅影干脆探查過,紅影無形無質,李皓不知道對方能否穿牆遁地,可對方對牆壁和地面應該都搜索過,可他們的目標,可能是什麼夾縫、夾層、箱子、寶盒之類的。

他們不會想到,被他們在意的刀,只是一塊石頭。

李皓眼神發亮,盯著煙囪上的一塊凸起一點點的地方看,石刀在這上面嗎?

斑駁的石灰牆壁,已經月兌落。

露出了煙囪里面的一些磚塊。

李皓伸手模了模,一些石灰外牆再次月兌落下來,下一刻,煙囪上顯露出一塊土灰色的石頭,沒有完全露出來,但是看到那不完整的外形,李皓眼神徹底亮了!

「就是這個!」

李皓心髒跳動,就是這個,雖然沒完全露出來,可李皓記憶中已經浮現出隱約的樣子,如同一把刀的石頭,不算太大,也就比拳頭大一點。

「張叔叔……還真是尊重先祖!」

李皓忽然有些哭笑不得,當初為了這塊石頭,揍了自己兒子一頓。

好家伙,轉頭家里修廚房,就把老祖宗留下來的石頭給砌進去了,就沒你這麼尊重老祖宗的!

你張家的老祖宗要是還活著,大概也能氣死。

八大家中,李皓不知道其他人如何,反正李家的劍,是一直當傳家寶傳承下來的,張家這塊石頭能傳下來,李皓覺得簡直太不容易了!

也許,當年不是石頭的樣子?

只是後來漸漸石化了,到了張父這一代,徹底變成了石頭?

來不及去想,也沒心思去想,李皓看著眼前嵌入煙囪的石頭,微微凝眉。

找到了!

但是,不好取啊!

不是不能取,關鍵是,取走了這石刀,煙囪上的痕跡很明顯。

在巡檢司待了一年,李皓還是有經驗的,你一旦動了這地方,紅影和背後的人回來了,肯定是要查看一下,看看李皓的目的是什麼的。

煙囪上少了一塊石頭,也許對方很快就能反應過來!

如果李皓還是當時古院的學員,此刻,他會第一時間取走石刀,那時候紅影回來了,大概會第一時間想到,張家的刀,可能就是這塊被取走的石頭,然後李皓就麻煩大了!

到了那時候,紅影就能知曉,石刀在李皓手中,沒事也會給自己招惹一堆麻煩。

甚至還能判斷出,李皓已經猜到了什麼,甚至知曉八大家的事,一下子就能把老底全部給透露出去!

「怎麼辦?」

李皓迅速思考,既然看到了,那也不能不管,就把石刀放在這,他覺得張家的刀不但是寶物,而且一定還有其他作用。

紅影一方很重視,否則不可能一年後還冒著危險,一直在這監視。

李皓皺眉,取走石刀,再用一塊石頭填補進來?

可對方查到了,反而此地無銀三百兩了!

新舊痕跡,還是不一樣的。

「只能徹底的毀尸滅跡,銷毀證據,讓對方無從查起,最好的辦法自然是毀掉煙囪……可那會不會太刻意了?」

「找一塊同樣的石頭,最好是差不多模樣的石頭……然後摧毀煙囪,事後哪怕對方重新還原,也不會少一塊石頭,從而被發現什麼……」

作為一名巡檢,李皓的基礎職業技能還是掌握的,如何毀滅證據,如何制造假證據,迷惑對方,這都是他一年來學到的,看到的。

若是單純的摧毀,紅影一方事後暗中還原,那也有可能還原出原本的煙囪模樣,發現少了一塊石頭。

確定了自己要做什麼,李皓沒有馬上取走石刀。

在這放了多年,都沒人在意,不急于一時。

想到這,李皓輕輕吐了口氣,找到就行,再等片刻,不過這次還得麻煩一下老師才行。

……

從廚房走出,李皓直接撥通了老師的通訊。

很快,幾乎是打過去的瞬間,袁碩的聲音就傳來了︰「沒事吧?」

「老師,沒事!」

李皓帶著一些感激,沒有多寒暄什麼,很快道︰「老師,張遠的家里倒是沒什麼發現,可是我發現,好像有人在一直盯著張遠家這邊,而且張遠家好像被人翻動過,您說是不是凶手要來尋找什麼?」

袁碩听話知其意,若有所思道︰「那你的想法是什麼?」

「我在想,能不能引蛇出洞?」

李皓很快道︰「既然對方來了張遠家,還要找什麼,是不是沒找到?不過我人微言輕,在巡檢司說不上話,要不勞煩老師,讓巡檢司派人來一趟,動靜大一點,拆掉一些張家的建築,打草驚蛇,看看能不能引出殺張遠的凶手。」

拆家?

有這個必要嗎?

當然,張遠家並非案發現場,而且這一塊早就開始拆遷了,真拆了也沒什麼。

袁碩只是猜測,李皓是不是發現了什麼?

所以想通過這種手段來得到什麼,或者真的可以引出背後的東西?

而這時候的李皓,也清楚一點,拆家,很可能引起紅影一方的注意,但是沒關系,越是大張旗鼓越好,巡檢司有內鬼那就更好。

將情況事無巨細地告訴對方,那就更符合李皓的心意了。

他只需要做一件事,用一塊同樣的石頭,替換掉石刀,哪怕事後對方還原一切,也沒什麼。

紅影一方,那時候只會猜測,是不是李皓察覺到了什麼,而不會確定李皓真的取走了什麼。

頂多認為李皓推理能力強,發現了一些蛛絲馬跡。

而李皓要做的,就是讓對方懷疑,但是不確定,拖延時間,將事情漸漸鬧大,從而引出巡夜人更好。

「將黑暗的事情,公布于大眾視線之中……無論是巡夜人還是紅影,好像都不太願意在大眾面前出現,也不願意將事情鬧的沸沸揚揚!」

「而我,作為一位普通人,我需要更多的關注度,也能將我自己摘出去,給雙方留下我是個聰明人,但是的確不知內情的普通人的印象!」

「為了給好友報仇,我選擇將事情鬧大……引起更大的關注度,也符合我的身份!」

「……」

權衡利弊,最終李皓有了這樣的決定和選擇。

說不定這樣一來,可以提前引起巡夜人關注,甚至可以近距離接觸,李皓甚至可以向上面匯報,他發現了一些蛛絲馬跡,比如之前在外盯梢的人。

至于紅影,他自然是沒發現的,可外面的是人!

李皓甚至在外牆上發現了一個腳印,這就是最好的證據,對方顯然沒有太在意自己留下腳印的事。

腦筋迅速轉動,確定好了可能引發的後果,李皓還是選擇了將事情稍微放大化。

而通訊對面,袁碩問了幾句,確定了自己這個學生的選擇。

袁碩知道,李皓很聰明,不會無緣無故地要這麼做。

既然如此,不是大事,那就支持一些好了。

「好,我馬上給巡檢司那邊致電!而且張遠是古院學員,若是真的是凶殺案,古院也不會放任不管!你先撤離那邊,最多一個小時,古院會派人過去,巡檢司也會過去……」

「謝謝老師!」

李皓連忙道謝,自己這老師,有時候還是很夠意思的。

也正因為如此,李皓更不願意將紅影的事情說給老師听。

再有權威,袁碩也只是普通人。

李皓不希望把老師卷入其中。

「客氣什麼!」

袁碩倒是不太在意這個,又說了幾句,選擇了掛斷通訊。

……

銀城古院。

古院深處,一處古典大宅院中,袁碩七十多歲了,依舊精神飽滿,眼神犀利。

身體也相當健碩,看起來更像是軍人,而非銀城頂級的大教授。

此刻,袁碩面前也放著一份檔案。

關于六起自焚案的檔案!

「巡檢司……還真是篩子!」

袁碩掛斷了通訊,揉了揉太陽穴,低聲罵了一句,巡檢司這些年,越來越不中用了,這麼容易就把這案卷給泄露了出去,現在有心想關注的話,銀城很多人都能拿到這份檔案。

「我這學生……還真不省心,這事也敢暗中追查,這就算了,居然還敢直接上報給巡檢司,一看就知道不尋常!」

輕嘆一聲,年輕人啊,真沒經驗,巡檢司是個大篩子,你不知道嗎?

這案卷一出,明眼人其實都能看出一些問題所在。

「李家的劍,張家的刀,趙家的拳,劉家的腿……」

哼了一會銀城俚曲,袁碩迅速判斷了一陣,這其中,是否也和自己這個學生有些關聯?

「死了六個,不知道是不是和這曲子有關。」

作為老銀城人,他知道這曲子,而且他是知名的學者,當看到檔案的瞬間,他其實就聯系到了這首曲子,因為這些姓,加在一起有些特殊。

判斷了一陣,袁碩拿出了通訊,迅速撥通了一個號碼。

等待了一陣,袁碩語氣威嚴,甚至帶著一些憤怒︰「我是袁碩!別和我廢話,我的學生如今處于危險之中,古院一年前發生的自焚案,可能是他殺,你們巡檢司一點信息都沒有嗎?」

「……」

「我不管那些,李皓是我的學生,他剛入古院,就進入我門下,你知道為什麼嗎?他是天才,頂級的探索家,古文明探索系的未來,為了你們的失職,他不得不退出古院,你們給古院造成了多大的損失?」

「……」

「李皓現在有所發現,可你們巡檢司如同篩子,一下子就把他暴露了,他現在處于危險之中,可能隨時會死!現在他在古院死亡學員張遠家中,我不管如何,你們就是蕩平了那條街道,也得把李皓救出來,把暗中的鬼魅魍魎給我一網打盡!」

「……」

「少廢話,你必須馬上派人過去,我不管動靜大不大,馬上包圍那條街道,一點點給我推進,包圍暗中可能存在的凶手,我就一個要求,李皓必須完好無損地回來!」

「……」

「就這樣,你要是做不到,我就直接去找巡夜人來處理!六起自焚案,你以為我袁碩眼楮瞎了,看不出其中可能存在的問題?你銀城巡檢司不希望巡夜人介入,可我的學生死了,我鬧到上面,也得將你們銀城巡檢司扒層皮下來!」

「袁老息怒,馬上處理,袁老放心!」

通訊對面,銀城巡檢司的司長,有些頭疼。

這老家伙,雖說沒什麼實權,可認識的人是真多,在古院當了四五十年的教授,帶出來的學員,有些如今也是大人物了。

真鬧大了,銀城巡檢司也得難受。

「放心個屁,古院也會去人,實在不行我親自過去!我倒想看看,在銀城這地界,到底誰那麼大膽子,敢殺我古院學員!殺了一個還不夠,連我袁碩的關門弟子都要動,吃了熊心豹子膽嗎?」

袁碩如同暴怒的猛虎。

李皓既然想鬧大點,好像是為了引出一些東西……那就鬧大點好了!

袁碩不嫌事大!

真鬧大了……真有麻煩,那也是別人的麻煩。

至于自己,現在各方都需要自己,不會對自己如何的,至于李皓,那也簡單,給這家伙一個助理的身份,那些人不敢動自己,自然也不會動李皓。

掛斷了通訊,袁碩沒了剛剛的憤怒,只是看向屋外,輕輕嘆息一聲。

小子,普通人,還是不要參與進去了。

張遠的事,就算真有什麼問題,現在你做的也夠了,不能再參與其中了。

「可惜啊!」

一聲低不可聞的遺憾之語,從口中緩緩傳出。

可惜,我無法真正去引入神秘,否則……哪有這麼麻煩。

我若是能引入神秘能,以我的五禽新書造詣,也許可以一日三升,那時候,什麼鬼魅魍魎都是虛妄!

「哼!」

一聲低哼再次傳出,巡夜人那邊,也未必希望自己進入神秘領域,否則,我還何必和他們合作?

這些年,一直說想辦法,卻是一點辦法都沒有,真當自己傻?

「李皓……」

「李家的劍?」

喃喃一聲,袁碩閉目,不再去想,那家伙還是老老實實回古院給我當助理算了,一把年紀了,他也的確需要培養一位接班人了。

PS︰寫了快七千字,每天一萬多字,再這麼寫,我新書期要完蛋了啊!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