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赵怀山咬着牙,看着楚煜咳嗽得越来越烈,上气不接下气,腾的转身:“我找他去!”

他旋身便要冲出去。

陆玄明却一拂青衫袖子:“且慢。”

赵怀山身形被阻,不满的瞪向陆玄明:“陆先生,你……”

“公子正在好转。”陆玄明一只手搭楚煜后背,淡淡说道。

“这是好转?”赵怀山瞪大眼睛质问。

陆玄明淡淡道:“在好转。”

“陆先生你……”

“咳咳,噗!”楚煜咳着咳着,忽然喷出一道血箭。

明亮的灯光下,这一道乌黑血箭射到小亭的石阶上。

顿时一股浓烈的腥臭与森森冰冷扩散开去,惹得众人都皱眉屏住呼吸。

赵怀山双掌一按,便要用掌劲将其席卷抛出去,却被陆玄明摆手阻止。

陆玄明上前一步,低头看着这乌黑的血,又看向已经停止咳嗽,正懒洋洋拿出雪白丝帕轻拭嘴角的楚煜。

楚煜拭去嘴角,慢条斯理的折起丝帕,收回袖中。

他脸色红润,神采奕奕,不复先前的病怏怏的阴郁。

赵怀山小心翼翼的问:“公子?”

楚煜看一眼自己吐的血,忽然发出古怪的笑:“真是没想到……,呵呵……呵呵呵呵……”

“公子?!”赵怀山脸色微变。

楚煜只是笑。

赵怀山腾的转身便要走:“我找这臭和尚去!”

“赵怀山!”楚煜斜眼看他:“你什么时候能长进一点儿,能沉稳一点儿?”

“公子,这臭和尚糊弄人吧?”赵怀山忙道:“我一看他就知道不是啥好鸟,装模作样的,摆出一幅高僧风范,呸,什么东西!”

楚煜摇头。

赵怀山道:“公子放心,这口气我一定替你出,绝对把他整治得生不如死,敢耍我们信王府,吃了熊心豹子胆!”

“闭嘴吧。”楚煜叹口气,摆摆手:“赶紧闭嘴。”

赵怀山一怔。

楚煜道:“我只叹自己命苦,白白受这么久的折磨,太冤枉了啊,唉——!”

“公子……?”赵怀山觉得迷惑,一头雾水的看着楚煜。

楚煜看他一幅懵懂状,又憨又傻,没好气的道:“你往后见着法空,恭恭敬敬的!”

“啊——?!”

楚煜死心了一般摆摆手,懒得跟他多说:“陆先生。”

陆玄明淡淡道:“公子的病根尽去,……这法空和尚的佛咒神乎其神!”

这一幕超乎他想象。

他跟在楚煜身边五年,想尽了各种办法医治,却毫无效果,回天无力。

可法空一遍佛咒念完,楚煜从娘胎里带来的痼疾、无数御医神医与各路高手都束手无策的病根竟然一下消失,这简直就是开玩笑一般。

显得他们这些人何其无能!

赵怀山瞪大眼睛:“真好啦?”

楚煜忽然跳出小亭,在院子里旋转,舒展手臂,跳起了舞。

手舞足蹈,以抒狂喜。

别人都知道他承受咳嗽之苦,可并不知道他到底有多痛苦。

每天都要没命似的咳嗽,而且随着年纪增加,咳嗽的时间越来越久,越来越痛苦。

他每次咳嗽都像从鬼门关里走一回,每一次都觉得自己这次恐怕挺不过去,要硬生生咳死了。

他甚至会想,不如就这么死了吧,别再受这样的折磨,早死早超生。

反正活不过三十岁。

每一次咳嗽都是消耗生命,咳嗽一次,寿命减一分。

就像母妃,服用的灵丹妙药不计其数,才能撑到现在,自己虽然是小王爷,却不得父王的宠,没有母妃的待遇,能活过三十都是长寿。

有了这病,长寿也未必是福气,反而是折磨。

母妃如果不是因为父王,早就撑不住而选择结束性命了。

母妃是担心自己一解脱,父王也就垮了,所以咬着牙硬撑,日日承受痛苦。

现在好了!

——

法空盘膝坐在般若时轮塔中,神色宁静而淡漠,仿佛一尊神祇,全无人类的情感。

时轮塔内的虚空,两排书页缓缓浮现,第一排十二页,第二排十六页。

宛如前世的环形巨幕,清晰呈现太液补天诀与雷音洗髓经。

这是他先前所看的秘笈。

般若时轮塔的空间奇异,可以投影自己脑海所想,不仅仅静态,还有动态。

可将自己所见所闻化为电影一般投放在虚空一一演示,还可以控制快进与慢放甚至倒退,从而能像电影拉片子一样的细细分析。

他在分析太液补天诀与雷音洗髓经,先前所获得的武学经验一一流淌在心底,与之相印证,互相比较。

时间缓慢流逝。

三天之后,他决定修炼太液补天诀。

太液补天诀是魔宗奇功,一旦修炼,需天魔经来镇压其心,否则,会欲望太过炽烈而扭曲心性。

他通过分析与推衍而断定自己不必练天魔经,有药师佛像镇压,太液补天诀的缺陷便不再是缺陷。

甚至可以推而广之,修炼魔宗其他武学也一样,不必担忧反噬。

练了太液补天诀,自己资质会得到极大提升,从而能大大缩短修炼雷音洗髓经御剑经所需时间,可谓磨刀不误砍柴工。

练太液补天诀便是磨刀。

通过推衍,一年便能练成这太液补天诀,于是燃烧了两年寿元。

一年之后,太液补天诀成。

身体发生了奇异变化,不仅仅是经脉变宽,身体轻灵,最重要的是心身合一的程度。

意到身至。

依照他的理解,身体与心意有一个协调率,有的人协调率低,有的高,这便是武学天赋之一。

就像射击或者投篮。

想射准,身体却达不到,其中的误差便是协调率的体现。

有的人协调率高,稍微一练便能百发百中,就像那些投篮高手与射击高手。

有的人协调率差,再怎么练也练不成神枪手、神投手。

这便是天赋。

协调率是很难改变的。

投篮通过训练而更准,改变的只是射中率,而不是身心协调率,否则,投篮高手不必训练射击就能成神枪手了。

太液补天诀练成之后,练雷音洗髓经与御剑经陡然加速,时间缩短了一半。

雷音洗髓经练法也独特。

如果不来大雷音寺,不在大雷音寺居住一段时间,没有听到大雷音峰上空的雷音,便不可能入门雷音洗髓经,更别说练成。

御剑经也是如此。

御剑经的根本力量不是真气,不是精气,也不是罡气,而是剑气。

而这剑气需要汲取神剑之气。

如果没有神剑,就汲取不了神剑之气,练出来的剑气就差得很,筑基就差,上限也就极低,甚至突破了人元境界。

法空有天诛神剑,汲取天诛神剑的剑气。

并不是人们所想的用剑气一遍一遍淬炼经脉,这样的效率太低。

御剑经比这个神妙得多,按照独特经脉路线,小小一条心法路线,便能带动周身经脉强化。

效率既高,效果又强。

——

清晨,他从床榻上睁开眼。

进入寒风微微的小院,伸一个长长的懒腰,呼吸清冽的空气,沐浴万丈金光。

清晨的阳光照在他身上,他皮肤下隐有金光流转,若有若无。

金刚不坏神功已然入门。

不愧是称之无上部的神功,一入得门径,修为境界便水到渠成的踏入五品天元境,真气转化为罡气。

虽然在时轮塔里,他高兴的心情差不多消耗干净了,可出来之后,还是愉悦。

金刚不坏神功一成,他底气更足。

金刚不坏神功最擅长防御,即使有人偷袭,他也能挡一挡,来得及施展神足通逃命。

不像从前那般担心有神足通却来不及施展便被杀,太过冤枉。

他心情极佳,便破了常例没直接去藏经阁,而是来到洗心峰,想跟两只白雕玩耍。

洗心峰风光依旧秀丽,绿意盎然。

树林里的小动物乱蹿,草丛里也有不少,它们正是吸引白雕过来的原因。

白雕的窝往往在最顶峰的峭壁上,非人力可及之处。

它们在天空盘旋中,锐利的双眼可看清地面任何一处,忽然会俯冲而下,抓起一只獐子或者野猪,飞到自己窝里食用。

法空飘身上了一根墨精石柱子,稳稳坐好,懒洋洋看着天空。

算算时间,应该是白雕它们早餐的时间,一天两顿,它们都要来洗心峰捉动物。

果然,一刻钟后,天空出现两只白雕身影。

法空笑着施展定身咒与回春咒,就像从前一样。

玩了一个时辰,两雕仍旧没屈服之意,法空一停下两咒,它们便冲天而去。

法空看着它们消失在高空的云层,摇摇头叹口气。

经过这几天的折腾,两只白雕不但没困顿,反而越发神骏了。

定身咒会让它们受伤,可马上会被回春咒治愈,受伤与治愈循环往复让它们越来越强。

他看着它们消失的云层,摇摇头感慨。

这两只白雕现在真的是磨砺出来了,越来越坚韧,不可能再遂自己的意了啊。

它们身为天空之主,生性刚烈霸道。

记得刚开始的几天,它们吃了亏还要报复回来,一次不成功就再来一次,不成功继续来,直到一个时辰过去,趁自己停住佛咒忙逃之夭夭。

到现在,它们已经明白报仇无望,便想着躲,把觅食的时间调整延后。

可架不住自己一直等在这里,即使晚半个时辰,仍被自己等到了。

唉……

他叹息。

很羡慕宁真真的小白。

两只白雕会更好玩,比小白更有趣。

可惜啊,选错了对象,这二位天空之主绝不屈服。

他惆怅的回到小院,刚要推开院门,对面的精舍中走出楚煜。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