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随后十天,风平浪静。

大雷音寺内无事,楚煜依旧每天晚上过来喝茶,彻底赖上了他的茶。

法空抓紧一切时间练自己的佛咒。

清心咒无人可练,而且五层已经足够强,暂时不必再刷熟练度。

大光明咒没机会施展。

大雷音寺上空有两只白雕,经常往洗心峰上空盘旋,被法空看在眼里。

洗心峰如今已经没人。

原本的十根墨精石柱空荡荡,不再有高僧在上面盘膝施展大天龙吟诵大日如来不动经。

风景优美,宁静安详,便成了法空常去之地。

这天傍晚,他从藏经阁来到洗心峰这里,在夕阳中盘膝坐一根墨精石柱上。

天空有两只白雕盘旋。

这两只白雕白眉赤眼,尖喙利爪闪着宝剑锋刃般光泽,羽毛如缎般油亮,神骏非常。

双翅展开约有十米,身体与人差不多,轻盈自如的盘旋与掠空,悠闲而高傲。

法空推断这应该是变异的雕,在前世见过的最凶猛的金雕的翅膀展开也不过两三米。

这两只白雕体形庞大,实力也不俗,被它们鹰眼扫视的时候,法空心中会升起警兆。

当两只白雕依照往常一样从洗心峰上空掠过,他心神锁定一只雕,施展定身咒。

这定身咒只有短短的十六个字,甚至可以将这十六个字快速诵读而念成一个字。

这需要长时间的苦修,将其诵得熟极而流,瞬间疯狂输出。

不仅仅如绕口令一样快准,还要跟上其真意,思维要跟着一起提速。

他特意在般若时轮塔里诵了十天,达到瞬间输出,叠成一个字。

左手施不动山印,便是大日如来佛像所结的那个手印,有清心定神之效。

他在般若时轮塔里研究时发现,用这个印替换掉定身咒的印,效果更强。

论手印,不动山印远胜定身印,毕竟是大日如来佛亲传的手印。

“定!”法空轻喝。

十六个字合成一个音,发出来的便是这个“定”字音。

与直接说“定”有细微的差别。

可没这十六个字,几乎没办法弄清楚这个“定”的音与“定”字发音到底有什么差别。

差别微乎其微,所以更难辨别。

正在空中俯掠的一只白雕忽然晃一下,翅膀僵住,好像脱了线的风筝一般,直挺挺栽向法空。

法空一跃而起,纵上百米,将僧袍的大袖一拂。

顿时狂风呼啸,吹向了这只白雕。

他力量奇大,且以真气辅助,这一袖子掀起的狂风劲猛霸道。

白雕被劲飞一吹,下坠之势一缓,接着继续坠落。

“砰!”它重重摔地。

天空的另一只白雕见状,发出“唳”一声尖啸,俯冲而下。

它俯冲速度越来越快,嘴喙闪烁寒光,双爪箕张,朝着他当头抓下。

“定!”

白雕俯冲之势不减,神骏的眼神却变了,变得有两分惊慌、数分不解,极似人的神情。

法空再次一跃百米,在空中一拂大袖。

“砰!”狂风精准的撞了这白雕。

它俯冲之一缓,随之往上浮升一尺,接着又直直倒栽下去。

“砰!”它摔到前一只白雕身上。

定身咒维持时间极短,前一只白雕摔下来之后,定身咒便失效,它正要振翅飞离时又被砸到。

两雕对砸,羽毛飞起数根。

八九根羽毛飘飘悠悠,在夕阳下闪动着绸缎一般光泽。

法空施展回春咒。

两雕受了暗伤,被回春咒一治,顿时伤势大缓,然后纵身展翅而起。

“定!”

“定!”

“砰!”

“砰!”

……

两雕刚一摔落,回春咒便临体。

他回春咒已经能一次施展两个目标,不必再拘泥于单一目标,当然效果也减弱一倍。

两雕受伤被治,不屈的飞起,再被定住而受伤,然后再受回春咒治疗。

回春咒一施展,虚空有净瓶倾斜下甘露,浇到身体时,周身无不熨帖,浑身毛孔都舒展开,实是极高的享受。

两雕被定住时惊慌,被摔伤后恼怒,被治疗后舒服,三种心情循环往复。

到了后来,它们知道再振翅而飞便要被摔,索性停在地上,仰头看向法空。

法空坐于墨精石柱上,十层楼高的墨精石柱原本对它们不过一振翅的距离。

而如今却成了一道天堑。

在它们仰望法空之时,法空便施展回春咒,让它们神骏锃亮的双眼眯起来。

法空知道这两只白雕性子高傲刚烈,绝不会轻易屈服,所以没有逼迫太甚,二十几个回合之后便飘身离开。

两雕看他离开才振翅飞起,眨眼间冲进高空,消失于云层之中。

法空已然回到精舍,站在精舍屋顶看着它们消失于云霄,心满意足的微笑。

定身咒刷了四十几次,熟练度大增,速度越发快了,威力也强了一截。

他估模着,应该能定得住地元境界的高手,就是自己这个境界的。

天元境界恐怕还不成。

所以还要继续练。

——

夕阳已经落山,暮色笼罩大雷音寺,也笼罩了数间精舍。

法空推门进了自己小院,刚刚要关门,身后传来楚煜声音:“法空,过来过来。”

法空看去,楚煜正在他自己的精舍门口招手,看他望过去,又招招手:“快快!”

法空合什一礼,便来到楚煜小院里。

一入院内,温暖如春。

灯火通明的小院,小亭里石桌上摆了四个紫檀匣子,都是一尺见方。

楚煜笑眯眯的坐下来,指了指四个紫檀匣子:“法空,你要的,打开看看吧。”

法空看看他,又看看站在小亭外的赵怀山与陆玄明,及另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丑陋中年,还有高瘦且一脸笑嘻嘻的孟朝阳。

“但看无妨。”楚煜懒洋洋的笑道。

法空打开四个紫檀匣,里面分别是两部西迦贝叶经,两部崭新的薄册。

他一眼便认出西迦贝叶经,强忍激动,平静的伸出手翻看。

《阿弥陀佛经》

《圆觉飞天经》

……

一盏茶过后,他慢慢放下两部佛经,神色肃然,宝相庄严。

脑海虚空的莲花座变成了八层。

阿弥陀佛经增加两层莲花,与大日如来不动经一般,圆觉飞天经则增加一层。

八层莲花座便是八滴甘露,一天增加一百九十二天寿元,一个月增加十六年寿元,一年则增加一百九十二年,可谓是惊人。

他将两本佛经小心翼翼放回紫檀匣中,合起紫檀匣慢慢推给楚煜:“请收好。”

楚煜使了一个眼色。

赵怀山上前一手一只紫檀匣,出了小亭回到了屋内。

法空又拿起两本薄册,信手翻了翻,便轻轻一搓,两本薄册化为齑粉。

下一刻,一年的寿元燃烧,般若时轮塔开启,他进入塔中开始参悟太液补天诀及雷音洗髓经。

一年之后,他出了般若时轮塔,重新回归到原本的时间线上。

薄册所化的齑粉纷纷扬扬,悠悠落到小亭青砖上,如洒了一层霜。

楚煜笑眯眯看着他:“法空,看你的了。”

“阿弥陀佛!”法空庄严宣一声佛号,然后双手结印,嘴唇翕动,施展回春咒。

陆玄明淡淡瞥一眼法空。

他已然凝神,将感应调整到最敏锐的状态,想要弄清法空的虚实,弄清所谓的灵验佛咒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对法空的佛咒灵验一直保持怀疑。

但他淡漠而超然,只是冷眼旁观,看楚煜会不会出丑。

在他看来,楚煜这个小王爷是个古怪的人,既心细如发,又慷慨豪迈,非常相信直觉,喜欢禀直觉而行。

这太过感性,可不是好习惯,应该改过来。

这一次,他要看看楚煜的直觉会不会出错。

“砰!”楚煜猛一拍石桌。

桌上剩下的两个空紫檀匣顿时一跳。

众人的心跟着一跳。

法空散开手印,微笑道:“楚公子,告辞。”

“嗯。”楚煜漫不经心的应一声,微眯着眼睛仿佛微醺欲醉。

他沉浸于美妙感受中,每一个毛孔都在舒展,每一片肌肤都在欢呼,好像久旱之地遇甘霖,枯死的身体重新活过来了。

赵怀山很快从正屋里出来,担忧的盯着楚煜。

陆玄明若有所思盯着法空的背影,目光一直锁定,直到法空消失在院门口。

高瘦的孟朝阳笑眯眯送法空出门,恭恭敬敬合什一礼,关上门回来。

如果在平时,赵怀山会讽刺一句他,现在却没心思管,只盯着楚煜看。

楚煜一脸醺醺然。

忽然,他开始剧烈咳嗽。

“咳咳咳咳……”

他俯身趴到石桌上,拼命咳嗽。

陆玄明上前一步搭上他后背,左掌渡入柔和如春风的气息,助他一臂之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