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第三百八十四章 纸人分身

脑海里一点点信息流过,杨林明白自己现在扮演的是谁。

一个生活在社会最底层,为了生计,靠着精湛手艺艰难度日的扎纸人,名叫纸人张。

黄老太爷去世,排场浩大,这些天,不但请来了西凤山的道士,还请来了舍身寺的和尚,为老太爷念经祈福,希望他能够喜登仙界。

当然,到底有用没用,不但平民百姓搞不清楚,他们只是来吃流水席的。

就算是接了大单的纸人张,也不知道,黄老太爷死后到底是登仙界还是下地狱?

因为,种种传言表明,黄老太爷在京任侍朗之时,家里的儿女就开始霸占良田,欺凌乡里,不知道害得多少人家破人亡。

等黄老太爷致仕归家之后,数年间,还娶了十九房小妾,全是良家小女。

不愿意的,都已经家破人亡了。

也不是没人报官。

知府衙门,却从来不理这些事情。

甚至,还会把上告的刁民弄到大牢里去,过不多久,也没了消息。

从此以后,黄家无论做什么事情,都不会再有人议论。

所有人都在说,黄老太爷性子仁厚,修桥补路……

在任时是难得的好官,退任了,也是菩萨心肠。

他死了之后,纸人张心里是想要放点爆竹偷偷庆祝一下的,可是,这也只能是心里想想而已。

他不但不敢庆祝,还给自己做了一顶孝帽。

接了黄家的“好差事”,要为黄老太爷剪出一批天兵天将来。

天兵好办,只是粗略的剪出一个人形就好。

天将却有点难。

尤其是为首的托塔天将,那威武面容以及身上雄奇精美的龙鳞甲,特别考验实力。

托塔天将的外形虽然很重要,更重要的是威风和煞气,需要剪出神韵来,尤其需要的是画工。

对纸人张来说,这一点也不是什么难事。

他会的,杨林事实上也学会了。

三千点武运值的燃烧,学习掌握这点小技能还是很简单的。

轻轻松松就画出一位统领天兵天将,视天下妖魔如无物,眼神中有着凛凛神威的大将军。

画好了天将,点了睛,披了甲,再装上兵器,托塔天将的形像就做好了。

接下来,就是最难的部分。

他还要剪出两个仙童。

这也是黄家要求的,需要剪出两个粉雕玉琢栩栩如生的男童女童。

要带着稚气,还要有着灵气。

剪出一种气质,再画出唯美容颜。

纸人张用了最大的热血和激情,剪好两个小纸人,小心翼翼的点了睛,连身边的一切都有些忘却了。

天黑了又亮,很快就到了第二天早晨。

两个仙童也剪好了。

看起来灵气满眼,稚拙惹人,尤其是一双黑溜溜的大眼睛,让人一看就喜欢上了。

“爹爹,你饿不饿,我在隔壁王奶奶家拿了馍馍,可香了。”

一个三四岁的小女孩笑着蹦跳过来,她身后还跟着一个小男孩,笨手笨脚的捧着一碗清水。

这是怕纸人张吃馍的时候噎着……

看着这对可心的小儿女,纸人张心都化了。

老伴病死之后,他一个人抚养着两个儿女,一点也不觉得累,一点也不觉得苦。

反而觉得,无论干再多的活,就算是累死,也是心甘情愿的。

也不是没有媒婆上门,他生怕娶来一个刻薄的女人,待儿女不好,因此,也没再想过续弦的事情。

纸人张三口两口的吞咬着冷硬馍馍,感觉腹中的暖意,无比满足的叹了一口气。

黄老爷家的这单生意做好,能得到二两银,这已经是一笔大钱了。

快过年了,可以考虑着给两个娃娃添置一套新衣裳。

别的孩子有的,他家孩子也不能缺。

“啊,别动。”

刚刚放下碗,纸人张就大惊失色。

他见到两个不懂事的孩子,还在拿起自己的画笔,在两个仙童纸人头上描画着。

想来,是看自家父亲画得久了,潜移默化之下,两人也有了描画什么的欲望。

杨林附身在纸人张身上,这次感觉自己什么也不能动,什么也不能操控,只是像一个旁观者。

当然,也能感觉得到纸人张心中巨大的惊悸感。

黄家可不是什么大度良善人家,本来就催得急。

自己剪画这两个仙童,已经花了一个晚上,看看黄老太爷今日就要上山,哪里还有时间耽搁。

幸好,小孩子刚刚动手没多久,纸人张就发现了。

抢下了她们手中的画笔。

两个仙童只有眼睛那里被画出污痕,有一些胡乱点画的墨迹。

纸人张心里怒气冲到顶门,又强行压下,呵斥了几句,在两小孩的哭声中,终于还是没舍得打她们。

把两人赶了出去,让她们去王奶奶家玩,纸人张慌慌急急的用白色纸片、黄色纸片和黑色墨汁重新修补了一番,重新粘贴好之后,看着就有些像模像样,才长长吐了一口气。

“快快,纸人张,到时间了,弄好了没有?”

得了应答之后,留着山羊胡的钱管家,扔出一块碎银,就招呼着仆从搬东西。

一边搬还一边赞叹。

“不错,不错。有这天兵天将仙童男女随行,老太爷就算上了天庭,也会有权有势。”

接下来,杨林已经猜测到一些什么。

同时也感受到了纸人张心里的不妙情绪。

他都有些想要退出这个幻境了,不太想看到接下来的一幕。

可惜,自己除了学习到了剪纸和画脸的功夫,并没有学到任何一点超凡的知识。

想着自己三千点武运值来之不易,这个幻境又是早就发生过的虚假场面,就强行忍耐了下来。

“看吧,就看接下来到底会出现什么事情?”

虽然做了心理建设。

杨林仍然被一股悲凉痛苦情绪,差点击穿了心防。

不出所料。

纸人张的纸人,在黄老太爷入土的时候,被一阵风吹过,那补上的男童女童眼睛露馅了,露出了小孩涂鸦的黑痕。

看起来,就像两个仙童在流泪一般。

黄老爷勃然大怒,派人抓来纸人张的一对儿女,代替两个仙童埋进了土里。

声称这是给他的惩罚,也是为了张家祈福。

不就是祈福喽。

儿子女儿都上了天庭,在凡间艰难度日的纸人张,享福的日子就不远了。

在众人喝彩恭喜的声音之中,杨林在心脏碎裂一般的痛苦之中,就感觉到纸人张挣扎着冲上前去,挣脱了黄家奴仆们的控制,一口血冲天喷出,喷湿了自家剪的纸人。

同时,一匕首把捅进自己胸膛之中,他就仰天倒入土坑之中。

茫然望着苍天,嘴唇嗫嚅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嘴里只是嘶嘶有声。

然后,杨林就看到四周狂风骤起,看着纸人张闭目断气,也看到了托塔纸人将军,猛然生成血肉来,神威凛凛。

他抽剑在手,腾空飞掠。

剑术精奇。

杀人……

黄家三百余口,以及三元镇送葬的数百人,在惊恐尖叫声中,全被那飞腾变化,身上萦绕浓浓血光的金甲将军杀了个精光。

不管他们是哭是笑,是逃是躲。

金甲将军一边杀人,一边狂笑,声音嘶哑且疯狂。

而他的身后,却跟着两个仙童,一人捧着花蓝,一人捧着寿桃,呵呵哈哈,一边奔跑笑闹着,一边穿梭如电。

小手一碰,就是一条人命。

金甲将军杀到兴起处,仰首一声狂嚎。

天空雷鸣电闪,他长剑一挥,引雷下击。

轰……

整个风水宝地,青山绿水,被这一剑落下,轰然垮塌。

原地只剩下一个焦黑的土坡。

再也看不到一丝人迹。

“原来如此,情绪到了极境,凡物可生灵,凡人可逆天。”

“纸人张巨大的悲意和怒意,结合一生奉献的剪纸术,由凡术生出仙术来,勾通天地冥冥之中的元力,化虚为实,以假成真。

果真在短时间之内有了天将般的实力,并且,让那两个仙童纸人,也跟着活了过来。”

“那一刻,注入的灵魂,就是纸人张和他的儿女三人。”

杨林醒了过来,眼前光影变化,又回到紫薇宫中,忍不住就破口大骂。

“草是一种植物。”

这个幻境学习得让自己的心情都不美好了。

就算以他现在的心灵修为,也像是胸口就像被刺了一刀般难受,绞痛。

好一会才缓过神来。

才有心思看向演武令光幕。

看向秘技一栏,已经变成:天眼(初级)纸人分身(天赋神通)。

“果然不出所料,这竟然是神通。”

杨林先是一怔,接着就是大喜。

他想到了无数种用法。

如果真的能把纸人炼成自己的分身,无论在哪个世界,保命能力都能有着几何级数的提升。

他可不认为,随便哪一个世界,都是无惊无险。

现如今,可以看出的趋势就是,自己进入的世界,等级越来越高,说不定还有妖魔鬼怪出现。

单单凭借着武功,很难撑得住,一不小心,遇到克制自己的功法和异术,可能就会阴沟里翻船。

所以,保命神通,尤其是能让自己躲在幕后的分身术,真真正正是很有用的。

……

称号成就,秘技达成。

杨林抬眼望向自家拼搏奋斗过十余年的这个世界,眼中就有些留恋。

嘴里默默念着,“绾绾……妃暄、贞贞、玉致……还有我可爱的孩儿们,我还会回来的。”

“回归。”

心念一转,花园之中就出现一道门户。

人影一闪,杨林身影就已不见。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