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第三百八十四章 紙人分身

腦海里一點點信息流過,楊林明白自己現在扮演的是誰。

一個生活在社會最底層,為了生計,靠著精湛手藝艱難度日的扎紙人,名叫紙人張。

黃老太爺去世,排場浩大,這些天,不但請來了西鳳山的道士,還請來了舍身寺的和尚,為老太爺念經祈福,希望他能夠喜登仙界。

當然,到底有用沒用,不但平民百姓搞不清楚,他們只是來吃流水席的。

就算是接了大單的紙人張,也不知道,黃老太爺死後到底是登仙界還是下地獄?

因為,種種傳言表明,黃老太爺在京任侍朗之時,家里的兒女就開始霸佔良田,欺凌鄉里,不知道害得多少人家破人亡。

等黃老太爺致仕歸家之後,數年間,還娶了十九房小妾,全是良家小女。

不願意的,都已經家破人亡了。

也不是沒人報官。

知府衙門,卻從來不理這些事情。

甚至,還會把上告的刁民弄到大牢里去,過不多久,也沒了消息。

從此以後,黃家無論做什麼事情,都不會再有人議論。

所有人都在說,黃老太爺性子仁厚,修橋補路……

在任時是難得的好官,退任了,也是菩薩心腸。

他死了之後,紙人張心里是想要放點爆竹偷偷慶祝一下的,可是,這也只能是心里想想而已。

他不但不敢慶祝,還給自己做了一頂孝帽。

接了黃家的「好差事」,要為黃老太爺剪出一批天兵天將來。

天兵好辦,只是粗略的剪出一個人形就好。

天將卻有點難。

尤其是為首的托塔天將,那威武面容以及身上雄奇精美的龍鱗甲,特別考驗實力。

托塔天將的外形雖然很重要,更重要的是威風和煞氣,需要剪出神韻來,尤其需要的是畫工。

對紙人張來說,這一點也不是什麼難事。

他會的,楊林事實上也學會了。

三千點武運值的燃燒,學習掌握這點小技能還是很簡單的。

輕輕松松就畫出一位統領天兵天將,視天下妖魔如無物,眼神中有著凜凜神威的大將軍。

畫好了天將,點了楮,披了甲,再裝上兵器,托塔天將的形像就做好了。

接下來,就是最難的部分。

他還要剪出兩個仙童。

這也是黃家要求的,需要剪出兩個粉雕玉琢栩栩如生的男童女童。

要帶著稚氣,還要有著靈氣。

剪出一種氣質,再畫出唯美容顏。

紙人張用了最大的熱血和激情,剪好兩個小紙人,小心翼翼的點了楮,連身邊的一切都有些忘卻了。

天黑了又亮,很快就到了第二天早晨。

兩個仙童也剪好了。

看起來靈氣滿眼,稚拙惹人,尤其是一雙黑溜溜的大眼楮,讓人一看就喜歡上了。

「爹爹,你餓不餓,我在隔壁王女乃女乃家拿了饃饃,可香了。」

一個三四歲的小女孩笑著蹦跳過來,她身後還跟著一個小男孩,笨手笨腳的捧著一碗清水。

這是怕紙人張吃饃的時候噎著……

看著這對可心的小兒女,紙人張心都化了。

老伴病死之後,他一個人撫養著兩個兒女,一點也不覺得累,一點也不覺得苦。

反而覺得,無論干再多的活,就算是累死,也是心甘情願的。

也不是沒有媒婆上門,他生怕娶來一個刻薄的女人,待兒女不好,因此,也沒再想過續弦的事情。

紙人張三口兩口的吞咬著冷硬饃饃,感覺腹中的暖意,無比滿足的嘆了一口氣。

黃老爺家的這單生意做好,能得到二兩銀,這已經是一筆大錢了。

快過年了,可以考慮著給兩個娃娃添置一套新衣裳。

別的孩子有的,他家孩子也不能缺。

「啊,別動。」

剛剛放下碗,紙人張就大驚失色。

他見到兩個不懂事的孩子,還在拿起自己的畫筆,在兩個仙童紙人頭上描畫著。

想來,是看自家父親畫得久了,潛移默化之下,兩人也有了描畫什麼的。

楊林附身在紙人張身上,這次感覺自己什麼也不能動,什麼也不能操控,只是像一個旁觀者。

當然,也能感覺得到紙人張心中巨大的驚悸感。

黃家可不是什麼大度良善人家,本來就催得急。

自己剪畫這兩個仙童,已經花了一個晚上,看看黃老太爺今日就要上山,哪里還有時間耽擱。

幸好,小孩子剛剛動手沒多久,紙人張就發現了。

搶下了她們手中的畫筆。

兩個仙童只有眼楮那里被畫出污痕,有一些胡亂點畫的墨跡。

紙人張心里怒氣沖到頂門,又強行壓下,呵斥了幾句,在兩小孩的哭聲中,終于還是沒舍得打她們。

把兩人趕了出去,讓她們去王女乃女乃家玩,紙人張慌慌急急的用白色紙片、黃色紙片和黑色墨汁重新修補了一番,重新粘貼好之後,看著就有些像模像樣,才長長吐了一口氣。

「快快,紙人張,到時間了,弄好了沒有?」

得了應答之後,留著山羊胡的錢管家,扔出一塊碎銀,就招呼著僕從搬東西。

一邊搬還一邊贊嘆。

「不錯,不錯。有這天兵天將仙童男女隨行,老太爺就算上了天庭,也會有權有勢。」

接下來,楊林已經猜測到一些什麼。

同時也感受到了紙人張心里的不妙情緒。

他都有些想要退出這個幻境了,不太想看到接下來的一幕。

可惜,自己除了學習到了剪紙和畫臉的功夫,並沒有學到任何一點超凡的知識。

想著自己三千點武運值來之不易,這個幻境又是早就發生過的虛假場面,就強行忍耐了下來。

「看吧,就看接下來到底會出現什麼事情?」

雖然做了心理建設。

楊林仍然被一股悲涼痛苦情緒,差點擊穿了心防。

不出所料。

紙人張的紙人,在黃老太爺入土的時候,被一陣風吹過,那補上的男童女童眼楮露餡了,露出了小孩涂鴉的黑痕。

看起來,就像兩個仙童在流淚一般。

黃老爺勃然大怒,派人抓來紙人張的一對兒女,代替兩個仙童埋進了土里。

聲稱這是給他的懲罰,也是為了張家祈福。

不就是祈福嘍。

兒子女兒都上了天庭,在凡間艱難度日的紙人張,享福的日子就不遠了。

在眾人喝彩恭喜的聲音之中,楊林在心髒碎裂一般的痛苦之中,就感覺到紙人張掙扎著沖上前去,掙月兌了黃家奴僕們的控制,一口血沖天噴出,噴濕了自家剪的紙人。

同時,一匕首把捅進自己胸膛之中,他就仰天倒入土坑之中。

茫然望著蒼天,嘴唇囁嚅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嘴里只是嘶嘶有聲。

然後,楊林就看到四周狂風驟起,看著紙人張閉目斷氣,也看到了托塔紙人將軍,猛然生成血肉來,神威凜凜。

他抽劍在手,騰空飛掠。

劍術精奇。

殺人……

黃家三百余口,以及三元鎮送葬的數百人,在驚恐尖叫聲中,全被那飛騰變化,身上縈繞濃濃血光的金甲將軍殺了個精光。

不管他們是哭是笑,是逃是躲。

金甲將軍一邊殺人,一邊狂笑,聲音嘶啞且瘋狂。

而他的身後,卻跟著兩個仙童,一人捧著花藍,一人捧著壽桃,呵呵哈哈,一邊奔跑笑鬧著,一邊穿梭如電。

小手一踫,就是一條人命。

金甲將軍殺到興起處,仰首一聲狂嚎。

天空雷鳴電閃,他長劍一揮,引雷下擊。

轟……

整個風水寶地,青山綠水,被這一劍落下,轟然垮塌。

原地只剩下一個焦黑的土坡。

再也看不到一絲人跡。

「原來如此,情緒到了極境,凡物可生靈,凡人可逆天。」

「紙人張巨大的悲意和怒意,結合一生奉獻的剪紙術,由凡術生出仙術來,勾通天地冥冥之中的元力,化虛為實,以假成真。

果真在短時間之內有了天將般的實力,並且,讓那兩個仙童紙人,也跟著活了過來。」

「那一刻,注入的靈魂,就是紙人張和他的兒女三人。」

楊林醒了過來,眼前光影變化,又回到紫薇宮中,忍不住就破口大罵。

「草是一種植物。」

這個幻境學習得讓自己的心情都不美好了。

就算以他現在的心靈修為,也像是胸口就像被刺了一刀般難受,絞痛。

好一會才緩過神來。

才有心思看向演武令光幕。

看向秘技一欄,已經變成︰天眼(初級)紙人分身(天賦神通)。

「果然不出所料,這竟然是神通。」

楊林先是一怔,接著就是大喜。

他想到了無數種用法。

如果真的能把紙人煉成自己的分身,無論在哪個世界,保命能力都能有著幾何級數的提升。

他可不認為,隨便哪一個世界,都是無驚無險。

現如今,可以看出的趨勢就是,自己進入的世界,等級越來越高,說不定還有妖魔鬼怪出現。

單單憑借著武功,很難撐得住,一不小心,遇到克制自己的功法和異術,可能就會陰溝里翻船。

所以,保命神通,尤其是能讓自己躲在幕後的分身術,真真正正是很有用的。

……

稱號成就,秘技達成。

楊林抬眼望向自家拼搏奮斗過十余年的這個世界,眼中就有些留戀。

嘴里默默念著,「綰綰……妃暄、貞貞、玉致……還有我可愛的孩兒們,我還會回來的。」

「回歸。」

心念一轉,花園之中就出現一道門戶。

人影一閃,楊林身影就已不見。

……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