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每天到家喝一杯水, 不管是白水茶水还是咖啡,他会临时随自己的心意泡一杯,坐在茶水台旁安静的小酌五到十分钟, 算是他难得的放松时间。

这是他的习惯, 他的习惯一般很难更改。

苏茶拘束的坐在沙发上, 虽然和程砚的相处大多时候都很安静——沉默,但今天的——氛明显不太一样。

她知道自己不该把江泉带过来,还被他看见, 但是她真的不敢自己一个人回家,而且,她迟早都会有一个男朋友的,他是她姐夫,就算他们亲密接触过,但他还是她心底认定了的姐夫。

就算姐姐——他已经离婚了,但并不代表离婚了就没有任何关系了,他还是愿意被她叫做姐夫, 在她生病了的时候还是会到她身边。

他们之间相处了四年产生的责任感——依赖感不是能被轻易抹去的, 虽然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种感情就变了味。

苏茶从不会深想任何问题,自然也没有去思考感情变味的原因。所以在那些接二连三的不对劲发生以后她的第一反应是逃避。

她搬出去了。

搬出去以后和程砚之间的联系变少了——多,他们的生活并没有交集, 唯一一次也是他帮她到学校办档案移交,她拿着身份证回家时像回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

剥离开所有的紧张拘束不安等情绪以后, 剩下的是无尽的茫然感。

姐姐出国了, 她也从这里搬了出去,程砚似乎不再是她的姐夫……

她很难受,像属于自己的东西慢慢的一个个离开了她的世界,她想抓住一点什么, 但伸不出手。

她把身份证放在桌上想悄悄离开。

直到听见程砚叫她过去,她不敢拒绝,——说不清楚自己到底想不想拒绝,只知道被他抱在怀里的时候,她心底那种茫然无助感消失了不少。

她是个犹豫纠结——迟钝的人,总是做出连自己——无法——解的选择。

纠结犹豫了那么久,——后发现自己还是离不开程砚。

他为什么不能当她一辈子的姐夫?

是啊,为什么不能?

苏茶想,只要他愿意,他就可以一直当她姐夫,不参杂任何变味感情的能照顾她一辈子的姐夫。

“姐夫……我——想要一杯咖啡……”

安静的客厅突然响起她柔脆清软的嗓音,程砚抬眸看过去,就见沙发上坐着的苏茶不知什么时候侧身向着他这边,触到他的视线也没有侧头躲开,而是有些紧张的抿唇看着他。

灯光下,她那双眸子盈着水意,清清浅浅。

程砚收回视线,淡淡的应了一声。

两分钟后。

“好了。”程砚把盛了咖啡的杯子放在手边,没有要给她端过去的意思。

苏茶也没想过让他给端到客厅来,她起身走了过去。

咖啡杯就放在程砚旁边,程砚旁边也有一个凳子,苏茶没想太多,她走过去就坐下了。如果换个人来,距离太近的话会把咖啡杯端到一个合适的位置再坐下。

但苏茶不一样,她一直都是去适应别人,并没想过让别人来适应她。这种习惯让她的思维都局限在了一个范围,比如咖啡杯在哪里她就坐哪里。

有两个猫耳朵的咖啡杯里放了个小勺子。

这是她以前在学校后街商店里看到觉得——可爱买下来的,——杯架上极简风格的配套咖啡杯很不搭调,她买回来以后也没好意思放在杯架上,而是放到了碗柜边最不引人注意的角落,偶尔会拿出来泡泡麦片,豆奶……

直到回学校的那天她早上泡了麦片吃,把杯子放在水槽里忘了洗,回到学校后的一整周她上课都不在状态,到周末急急忙忙回来,跑到厨房时就看见她的猫耳杯被洗干净挂在了杯架上,连那个爪子小勺也——其它白色瓷勺放在了一起。

她是不管做什么都爱走——的人,程砚明显很习惯她这一点,并没有去打扰她的思绪,不过在目光扫到她衬衫领口那两颗解开了的扣子时,他眉头皱了皱,早上他是看着她扣好了才让她下车的,什么时候——解开了?

回忆起男女相拥的一幕。

在他起身时苏茶才回过——来,她以为他是和昨天一样去洗杯子。在被他用大手揽住腰,迫使凳子转过去和他面对面时才发觉了不对。

凳子——高,苏茶坐在上面其实比她站着矮不了多少,但在程砚面前她还是不够高,她感受到自己的下巴被抬了起来。

她手上还拿着那个小勺子,就算在伸手抵着他的胸口时也控制着不把勺子碰到他,怕弄脏了他的衬衫。

“姐夫……”——

不知道是不是知道自己推不开他,所以她用来抵他的手根本没有用力。

柔软温热的手心隔着一层衬衫贴在他胸口,像在撩火,——像在表示无力,不过望向他的水眸中盛着几丝祈求意味,“……我们这样是不对的……”

程砚的面色并不如以往冰冷,灯光下,他的黑眸颜色更深,冷淡深邃,一眼就能望进她的眼底,他——高,没什么表情的时候面部轮廓冷硬得像雕塑,不算冰冷的话却让苏茶产生了比平日里更深的惧怕。

“你——刚才那个人在交往?”

苏茶真的——怕他这种似乎能看透一切的视线,她侧开头躲避着,但还是低声道:“我,我迟早都会有男朋友的……”

“有我在,你还想要找别的男人吗?”

“不一样……”苏茶垂眸道:“你是我姐夫……”

“我说过,我——你姐已经离婚了。”

“但是只要你愿意,你可以一直当我姐夫……”说到这话时,苏茶终于肯抬眸看他了,她似乎是真的想让他当她一辈子的姐夫,“我——可以,一直把你当成姐夫。”

听言,程砚直接低头吻了下去,他含住她的唇,发觉她不仅不抗拒,还微微启唇方便他进去,手——像藤蔓一样从他胸口绕到了肩膀。

她眼神迷离,小脸嫩白透红,连水眸都泛着娇意,只是简单的一吻,她就已经有些动情的开始急促呼吸,身体——冒着热气,在他掌下变得——软,似乎随时都能化成一滩水……

他像是明白了些什么。

之前他以为她是怕苏玫出国以后,——苏玫离婚了的他不再管她,不想失去倚靠所以故意想用身体绑住他。

那些害怕却不拒绝的行为被他当成了证据,并深信不疑。

现在这个想法却开始逐渐动摇了。

就算苏玫离开,就算离婚了,他——不会不管她。

如同他——解她对他的依赖感一样,苏茶同样清楚他对她的责任感,这种感情并不需要交付身体来维护。

他以为她不懂,所以才会做出那样的行为。但现在,那些无法令人——解的行为细节似乎有了一点解释,虽然这种解释有一点匪夷所思。

她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发生了连她自己都无法探知的改变,她喜欢男人对她做这种事,就算内心是抗拒的,但她的身体——本能却会不自觉的去引诱。

他再眼盲也不至于把她看成个不漂亮的普通女孩四年之久,只有可能是她的身体发生了什么变化,她变美变漂亮了,变得连他都无法抗拒她若有似无的引诱……

似乎连她的心态——变了,以前那个拖延迟钝软弱没主见却很乖巧听话的苏茶不见了,内心——本能相悖,她的矛盾纠结以及周围的——多变化让她的心态发生了彻底的改变。

变得贪心,心机。

这样说并不准确,因为是人都有一点贪心——心机的小毛病,准确一点,应该说她是在不自觉中放大了本性中的贪心——心机。

在酒店点开——父母的视频,在高烧时抱住他的手,在苏爸质问时脸红的钻进被子里给出肯定的答复。

在父母面前戳破了两人间的关系,没有禁受住诱惑的他绝对不会推卸责任,——绝不会将自己的过错推到一个女人身上,他可以承担所有的责问,可以被唾骂斥责,可以慢慢弥补……

但她不可以在他扛下所有后,还不满足的想要一个男朋友。

她想让他当她一辈子的姐夫却不拒绝——他做亲密的事,当着选中的男友的面跟着他进了房子,是为了让未来的男友也退一步接受这段关系。

让两个男人同时接受这种关系……她想得——好,不过太贪心了一点。

一吻过后,苏茶已经软在了他身上,“姐夫……”似娇似嗔的柔怯嗓音听得人心尖发痒,连水眸都似乎带着勾子,让人一眼望去就难以挪开视线。

程砚把她从凳子上抱了起来,她手上的勺子掉到地上发生一声碎裂的脆响断成了两截。

如果是以前的苏茶,肯定会心疼的捡起来,放在桌上挽救的拼一拼,或者用点胶水看看能不能重新粘好。

是了,以前的苏茶不会在用了——久的东西碎掉之后还无动于衷的,她那挂了四年洗了无数遍的手机挂件也不知什么时候被她换成了新的,没用多久,觉得脏了就又扔掉——新再换……

这样一想,程砚似乎——觉得以前的苏茶更可爱一些。

身上那股邪火也不知不觉降了下去。

他揉了揉她的头发,在她不解的眼神中松开手,冷淡道:“好了,去睡觉。”

苏茶慢吞吞走回房的时候还有一点迟疑,走到客厅时她还回头看了他一眼,见他盯着地上碎掉的勺子不知在想些什么。

她也没再多看,回房关上了门。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