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苏茶完全没有去想为什么江泉会突然出现在这——, 她只知道,自己需要他的时候,他总会出现。

电梯门一开, 何洧见她身体往前倾, 以为她要跌倒, 正要伸手去扶时,发现她直接扑入了电梯门口男人的怀抱。

江泉也愣了愣,见她埋头在他怀——, 眼角有点红,是她以前害怕时常做出的反应——

恶霸的小跟班,总会被很多人盯上,会有人趁他不在的时候欺负她,教学8栋的坏学生,别校的小太妹——

些人的存在就像铁索一样,——苏茶牢牢的拴在他身边,就算再怕他, 她也不得不依附他, 完全不去追究她的困境是谁造成的。

而江泉自然乐见其成,他默许了别人欺负她,自己再出面保护她, 让她养成习惯,永远也离不开他。

他真的以为她永远也离不开他, 他以为自己出国以后, 她会后悔,会哭着给他打电话,会自己跑过去找他。

但是没有,四年了, 最后后悔的人是他。

后悔了的,失败了的人自然要接受惩罚,他想,既然苏茶怕他的满身戾气,怕他的坏脾气,那就都改掉,只留下她喜欢的部分,留下被她依赖的,喜欢着的部分。

一个全新的江泉,温柔体贴的江泉。

他不介意她总模糊不清的想法,只要她一直喜欢他就行了。

只要她身边不要出现其他男人。

似乎想到什么,江泉眸底暗了暗,揽着她的手收紧,压抑不住戾气的阴寒目光扫过电梯——呆站着的男人。

如果刚才没看错的话,男人伸手想抱她。

一触到他的目光,何洧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电梯门慢慢关上,那点旖旎心思完全散去,内心止不住的开始心悸。

似乎发觉了他气质的变化,苏茶正想抬头看他,被他一只手——按回了怀——,——种沉默以前常有,但苏茶并不知道他为什么沉默,因为每次他都不准她抬头看他。

许久后。

“江泉……”时间很晚了,苏茶觉得再耽误下去姐夫肯定都回家了,她还想早点洗簌睡觉,想尽量避开和姐夫碰面。

“嗯。”江泉松开了她,面色恢复如常,垂眸淡淡道:“刚才怎么了,有人欺负你吗?”

苏茶想不明白那叫不叫欺负,她犹豫着说:“我刚才有点怕……他离我太近了……”

“嗯,以后别胡思乱想了。”江泉再一次按亮电梯,似乎要等下一趟上去。

被他说成胡思乱想的苏茶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何洧确实没有对她做什么过——的事,光凭站得太近——点来说——不够让人信服,但是她就是害怕。

扫了眼公司外面彻底暗下来的天色,因为何洧这件事,她都不敢自己坐车了。

江泉也不去看站在他身边不走也不说话的苏茶。

周围一时间安静了下来,安静得连电梯滑动的声音都听得见。

叮,电梯门开了。

江泉正要迈步进去时发现自己的衣角被她拽住了。

“江泉……你送我回家吧……”

和以往高中晚自习后无数次央求他送她时一样,不是拽着他的背包带就是外套衣角,他不答应就不松手。

她的拉拽并不算用力,他只要随手一拂就能让她松手,以前他不喜欢她总牵牵拉拉的性格,虽然还是会送她,但他心情不好时会——不耐烦的拂开她的手,然后她就会变得——委屈安静,一路上都不会说一句话。

到最后还得等他气消了去哄。

江泉盯着她的手,淡漠道:“你姐夫不来接你吗?”

听到他的话,苏茶身体僵了僵,似乎要解释什么一样,往他身边迈了一步,摇头道:“不是的……你不要误会……他是我姐夫……”

“我误会什么?”江泉收回视线,盯着电梯门,“你和你姐夫……”

“我一直把他——姐夫。”唯有——句话,苏茶能非常自然的说出来,就算程砚从来都没答应过她,但她心底默认了的一点是,“他一直都会是我姐夫……”

就算他和姐姐离婚了,但也会一直当她的姐夫,一直照顾她的。

她说——话时面色很认真,能看得出来是她发自内心说出来的真话,江泉沉默的看了她一会儿,在她微亮的眼眸下,他点了点头道:“走吧,我送你回去。”

“嗯。”

江泉刚到s市,吃住都在酒店,什么都还没置办,来公司时也是刘柯接送的,——以送她回家的方式只有打车还有坐公交。

“坐公交车。”

罕见的,苏茶先做了选择,在以前——年江泉面前她从来不会——么有主见的。

他淡淡的嗯了一声。

似乎——喜欢他——种听之任之的态度,苏茶不自觉的连步子都轻快了不。

敏锐觉察到她的变化,半张脸隐在树荫阴影下的江泉微挑了挑眉。

她回——家那天都没有——么大的变化,应该说那天腻着就是半承认不承认是他女朋友,——不拒绝他帮她提行李箱的苏茶才是以前高中时常有的模样。

那天她说约会时他还以为她是烧糊涂了,但现在……

路边有不会太亮但足够让人看清道路的灯,江泉停下脚步,见她也跟着停下来回头看他,他道:“你鞋带松了。”

说着,他蹲下身,仔细帮她绑着鞋带,她先是愣了愣,回过神来后还悄悄把另一只脚也往前抬了抬,明明另一只脚的鞋带没松,但他还是给解开重新给绑了一遍——

让她心底变得——甜,想到以前似乎也有——种情况……他会帮她手上的擦伤绑创口贴,会帮她写作业,还会帮她扭伤的脚踝上药……等等。

为什么她以前从没有产生过像现在这样甜滋滋的感觉?

好像是每一次他对她好以后没多久——会变得——可怕,可怕到让她不敢对他产生任何多余的感情。那个总会在她挣扎的时候凑到她耳边阴冷的说‘你乖不乖,你听不听话?’的恶霸似乎真的消失不见了。

江泉一站起身来就——被她抱住了。

今天这么短短的一个小时内已经被她主动抱过两次了。

“江泉,你真好……”苏茶喜欢这种能给她满满安全感的怀抱,“你说过的,你是我男朋友是不是……”

“是。”江泉抱着她,暖暖香香的一团嵌在他的怀抱中,他低头盯着她的头顶,眸底晦暗不明。

苏茶指尖碰着他的衣服扣子,想着禾苗,林可,黎玥和黎祝学姐她们都有男朋友,只有她是单身……姐姐也觉得她长大了,可以交男朋友了。

现在她有了爱她的父母,爱她的姐姐,爱她的姐夫,还有一个爱她的男朋友。

她不贪心,她就要——些,其他什么都不要了。

苏茶在他怀——轻轻蹭了蹭,轻软道:“江泉,我喜欢你……”

以前的她从来不会说这样的话,任他怎么问,她永远都是‘我不知道……’‘你不要——样……’他也从未想过自己的改变会收获——样的成果。

但终究,她喜欢的只有他温柔体贴的一面。

“我也喜欢你,苏茶。”

江泉轻抚过她的头发,以这种从上而下的角度,他能从她衬衫领口看到一点柔软的轮廓,紧贴着他的……她颈侧的肌肤也——白嫩,他以前拿剥开的白煮蛋比较过,还是她的皮肤更莹白诱人,吻上去时温热柔软又香甜,尤其是吻在她的颈侧,能感受到她皮肤下心脏血管的紧张跳动……

那是能让他瞬间血气上涌热血贲张沸腾的触感——

年江泉从来忍不住诱惑,只要能让她听话乖乖的让他碰,不管是威胁还是恐吓,他都毫不犹豫,但尝到的甜头只是一时的……

如今的江泉也不可能做出不符合他现在温驯脾性的事。

江泉收敛了心思,轻轻推开她,“好了,快要赶不上末班车了。”

晚上气温不高,一离开他的怀抱,苏茶就觉得有点冷了,但她不好意思要求他再抱她,只能点了点头,不过挽着他的那只手就一直没有松开了。

公交车上,看着前面一排依偎在一起的刚看完电影在讲电影情节的小情侣,苏茶也悄悄把头靠到了他肩上。

正望着窗外不知在想些什么的江泉感受到肩上的重量,收回视线的同时握住了她的手。

就这样吧,毕竟——样的江泉能让她喜欢。

“我们周末也去看电影吧,我想看那部新出来的喜剧爱情片……”

“好。”

……

下车时,苏茶看了眼手机时间,快要十点了,在快要走到‘家’时,苏茶不自觉的松开了他的手,不知道在怕些什么,她的脚步也慢了些。

“怎么了?”江泉问道。

苏茶又恢复了以往犹豫迟疑的状态,“我…我到了,你先回去吧……”

江泉似有——觉,他看了眼不远处那栋独立的两层小洋房,不管是装修还是环境都不像是她能一个人住的地方。

他眸色变暗,语气变冷,“你和你姐夫住在一起。”

苏茶似乎这个时候才发觉了不对,她想事情从来不会深想,考虑问题也根本不会方方面面都顾及到,她刚才只想着能有人能安全的把她送到家,想不到如果被他发现了自己和姐夫住一起会有什么反应。

是了,苏茶也知道姐姐出国了,自己还待在姐夫家——是不对的,但是是姐夫要求她必须过来的,她拒绝不了。

“姐夫一直在照顾我……”苏茶模棱两可的话,换个人来和她对话怕是能头疼得要死。

“就因为他会照顾你,——以就算你姐姐出国了,你都能接受单独和一个男人住在一起?”江泉的手不自觉收紧,如果他还握着她的手,说不定——会捏疼了她。

“但是……他是我姐夫……”苏茶低头躲开了他的视线,盯着旁边的花坛,见他听了她的话安静了许久,她也没敢抬头看他,只小心问道:“你是不是生气了?”

江泉岂止是生气了,他眸色暗沉,想到她之前高烧迷糊状态时抱着她姐夫的手不撒的场景,脸色更是压抑得可怕——

个时候只要她抬头轻轻看他一眼就能见到他——副让她怕了三年的阴翳模样,但是没有,她没有抬头,她早已习惯了在他沉默的时候不去看他。

也不知安静了多久,江泉压下内心翻涌的情绪,他伸手把一直低着头看起来有些沮丧抱歉的女人揽到怀——,缓和了一下才道:“是有一点生气,不过我知道你的性格,你肯定也不想这样。”

听到这话,苏茶忙点了点头,“是的。”

“再等两天,等我安置好了就过来接你。”

苏茶越发觉得温柔的江泉更好了,她在他怀——轻轻嗯了一声。

相拥的两人在一辆黑车突然亮起的大灯下——开,刺眼的光照得人什么都看不清,苏茶不自觉拿手遮了遮眼睛,听到车门开关的动静,苏茶透过指缝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背光站立,就算看不清他的脸,但他周身冷冽的气息,冰冷至极的视线还是让她瞬间认出了他。

是姐夫!

苏茶心底猛然浮现出的惧怕紧张让她直接推开了江泉,还后退两步拉开距离,面对江泉诧异的目光,苏茶摇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你,你先回去吧……”她心慌意乱,以前姐夫基本上都是半夜回来的,每次回来她都睡了,从来没有十点回来过,明明他说了今天他——忙的,她都以为他今天不回来了……

适应了灯光的江泉放下手,他看到逐渐走近的程砚,——看了眼不敢看他的苏茶。他向她伸出手,对她认真道:“苏茶,不要怕他,过来我们一起走。”

他的嗓音和语气都是温和的,是她喜欢的。

程砚脚步也停了下来,站得比他离她更远一点,但冰冷低沉的话穿透力十足,夹杂命令的语气。

“苏茶,来我。”

在看到苏茶慢吞吞走向另一个男人时,他的眸色慢慢冷了下来,心也跟着冷了,他站在路灯下,灯光拉长了他的影子。

他看着乖顺跟在男人身后走进房子——的苏茶,她的样子就和以前无数次跟在他身后时一样,低着头不敢反抗。

看来他错了,温柔的江泉是抓不住她的。

……

苏茶进门时偷偷往外望了他一眼,她觉得心——不舒服,但是比起现在的江泉来说,她还是更怕姐夫一点,怕惹了他生气。

至于江泉,他那么温柔的话,以后肯定会理解她的。

理解她的胆怯,最后包容她的一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