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杂志社这几天太忙——, 休息了好几天的苏茶上班看到禾苗两个眼睛下浓重——黑眼圈时都感觉很不好意思。

余晓月倒是看起来精神挺好,似乎又找到了什么让她感兴趣——事,正对着电脑狂点鼠标。

“茶, 你——病好了吗?”禾苗连说话都有气——力。

“好了好了。”苏茶忙放下包, 睡晚——快到中午才来上班让她心里产生——小愧疚, 她很快打开电脑开始工作——

次就没有走神——,她很认真——做,连禾苗和余晓月叫她一起去吃午饭, 她都摇——摇头。

“我把——些弄完再去。”

“那我帮你——包一份上来吧。”余晓月——样说。

“嗯嗯。”

……

午饭时间不少人都习惯去楼下吃,让本来忙碌——办公室一下子变得空落落的。

“不去吃饭吗?”组长拿了——套看——坐在原位还在工作——何洧一眼,“工作是忙不完——,先吃——饭再说吧。”

“没事,我叫了——卖,组长你先下去吧。”

“行吧。”

文编部门有单独的办公室,何洧在人走得差不多——才出来,他——状态有点不太好, ——种状态不好不是说他因为忙碌而疲惫的情况, 他面色比其他人好得多,至少没有黑眼圈,就是眸底总有一种焦虑, ——种焦虑在他从门口望出去,望到那个安静做图的身影时才有所缓解。

何洧觉得自己受不——她接二连三请假不来的——击, 他先前还奢望着悄悄靠近她, 让她对他慢慢产生好感,自己还能闻一闻她身上——味道来缓解一下内心——饥/渴。

对,就是饥/渴,何洧已经接受了自己是个变/态——事实——, 那几天他就像得——癌症一样生——可恋——语望天,完全没有想过自己居然是这种人。

但再——法接受他还是接受——,他总不能去死吧。

调整好心态想好好和苏茶拉近关系——时候,苏茶居然请假——,好不容易来上——几天班就又请假。

太不敬业——,他要是老板,他就……好吧,舍不得罚她,但得让她到办公室来一趟,说她说到两眼泪汪汪——时候再伸手抱一抱,哄一哄,——一棍给个甜枣,再请她吃饭,晚上一起看电影……

何洧走神——一——儿,回过神来时就开始想自己为什么不是杂志社老板!恨啊!

苏茶刚把图片处理完,发现手边被放上——一份外卖,她顺着——卖往上看,发现是何洧给她的。

“我刚才点外卖——时候看到你也没下楼去吃饭,就顺便多点了一份,没吃——话就和我一起吃吧。”何洧笑——笑道:“办公室现在就只有我们了。”他最后这句话本来是想解释为什么想和她吃饭的,但说出口的话就显得别有深意。

苏茶倒是注意不到这些,她确实有点饿——,正想着要不要吃他——,发信息让余晓月不——包——,不过万一余晓月她们是先点好——再吃不是吃完——再点,但是何洧这边也点了两份……

一个小选择她都得犹豫磨蹭半天。

何洧注意到她思考——时候——盯着一个地方不动,半垂着眸子,非常安静,短发有点蓬松,发质很柔软,就算没碰过都能想象得到那种发丝绕过指尖——触感,她是真——很文静漂亮,尤其是身上那股淡香……

香味变谈——,以前——个距离明明就能闻到的,但是……

苏茶在他突然从背后俯下身时回过神来了,发现他——手搭在她——座椅椅背,一种将她半圈在办公桌椅范围的姿势,——种距离让她不适,她正要说什么时,听到何洧的话。

“有一个简单——方法可以同时编辑所有图片。”何洧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自己突然的靠近太突兀,他像是真——只是为——指导她工作,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电脑屏幕,面上毫无波澜,“你点一下文件,重新选中……”

苏茶被他——行为迷惑——,但那种习惯被人指导的性格又让她条件反射——跟着他说的话去做,她也看向——电脑屏幕,跟着他说的步骤一步一步的进行,在不小心点错——时,何洧直接覆上——她拿鼠标——右手。

温热的触感,指尖有点冰凉。

苏茶愣了愣,忙把手抽了回来,何洧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这些,他轻点着鼠标,将刚才做错——地方又重新调整了一遍,看起来十——认真。

认真工作——人苏茶都不敢去——扰,——是在姐夫家里养成——习惯,所以就算现在自己对何洧的举动有些不适,她还是抿唇没有说什么,只是轻轻滑动座椅想挪开一点空间。

丝毫没有注意到他放在鼠标上——手,像触电了一般,小拇指指尖都在克制不住的颤抖。

那股香味确实变得很淡了,——种若有似无——感觉更加勾得人心痒难耐,他就像一个瘾君子一样,就算知道自己——举动过界——,却仍——法抑制的去碰——她的手,触感和上一次在电梯里刻意碰到时一样……

温热嫩滑,柔软细腻。

甚至因为将她整个小手都覆在了手心下,所以这次比上一次给他——感受更深,从碰触的地方产生——酥麻触电感瞬间席卷全身,他连指尖都兴奋得颤抖。

是的,兴奋。

何洧再一次刷新了对自己变/态程度的下限。

苏茶发觉他一直保持着——种姿势工作,再加上她也想从——个被圈住的地方躲开,她犹豫——一下,还是开口道:“何洧……你坐着工作吧,我把位置让给你……”

听到她说话,何洧终于将视线从电脑屏幕上挪开,放到了她脸上,像终于能正大光明的看她了一样,他看向她额头、眼睛、鼻子、嘴巴——眼神有些许贪婪,连嗓音都不自觉哑——不少,“……哦,好好……”——

种视线实在让苏茶觉得不舒服,见他点头——也不把手给收回去,苏茶又犹豫着提醒道:“何洧,你可不可以……稍微让一下……”

“哦,好的,忘。”何洧抱歉——笑——笑,起身让开,他笑着——时候——露出一排白牙,十——明朗阳光——样子,“不好意思,我一工作起来就不太会注意这些……”

“没事。”

苏茶摇——摇头,在离开座椅后,那股不舒服感就消除了不少,尤其在何洧非常阳光——笑容下,她又觉得是自己多想了,刚才他应该不是故意碰她——,因为确实有那种工作起来什么都注意不到的人,余晓月就是例子。

下午。

因为中午何洧帮她做——很多工作,他把禾苗交代给她的一天的工作量都处理完——,所以下午一些零零散散的收尾都不算太麻烦。

工作量一少,苏茶拖延的本性就又出现——,一——儿碰一碰手机挂件,一——儿换一换方桌小垃圾桶,再给电脑桌面换一张萌宠图,到处戳戳碰碰,觉得——聊时又去观察——一下和她共用一个办公桌——余晓月——工作情况。

一看才发现她哪里是在工作,一直噼里啪啦敲键盘是在玩游戏,玩游戏的同时还挂——个聊天框和别人聊天。

苏茶愣愣的看——她一眼,又看——眼禾苗,发现禾苗并没有对她玩游戏有什么反应,而且……早上来的时候没注意到,禾苗——桌上怎么多——好多东西。

各种零食好吃——,足足两筐筐,比苏茶的零食筐里——零食多出了不止一倍,迟钝——苏茶终于明白了禾苗眼睛下两个黑眼圈是怎么来的。

禾苗是她和余晓月——带教,相当于她们三人是一个小组,——下来的工作是三个人——量,但是余晓月不做,就用很多零食收买——禾苗,而她又请——n天假,所以这段时间相当于是禾苗一个人在完成三份工作……

怪不得别的小组忙是忙,都没有忙到禾苗那么夸张。

禾苗正忙着,发现旁边多出了一筐零食,一看是苏茶悄悄把她的零食筐给挪了过来,看着她的眼睛里还带一点小愧疚。

禾苗一瞬间就明白了她的意思,正开口想解释什么,扫了眼多出来的那筐零食就不解释——,只给——她一个忍辱负重——眼神,同时握了个奋斗加油的手势,然后又继续去忙工作。

让禾苗一个人忙三个人——工作实在是让苏茶内心愧疚,下午都不磨蹭——,很快做完又找禾苗领——下一份任务。

下班了看着禾苗在加班,苏茶也不好跟着余晓月一起走,她也留下来陪禾苗加班。

中途禾苗给——她一份文件然后去——面接——个电话,很久都不见她回来,苏茶本来想收拾东西走——,但一看到禾苗——套什么——都还在桌上,觉得还是等着她一起回来再走好一点,免得天快暗——,她一个人走有点小怕。

今天早上姐夫说下午不能来接她了,让她自己回去,当然不是让她回出租屋,而是回‘家’。

苏茶犹豫——好久也没敢摇头,他倒是很耐心——等她点头——才离开。

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是只要是自己点头答应——事,不管内心再不情愿都会做到。因为苏茶身边都是这样的人,所以她做不出答应——又反悔不做——行为。

而她又有一种不敢拒绝他——怂软性格,很多时候在他极具压迫感——视线下条件反射——答应——就不得不去做,再不情愿,答应——也要做到。

程砚明显十——解她——一点,因为这一点,他大多数过——行为基本上都得到过她的点头允许。

是的,她很不情愿,但她还是点头。

每每想到这里,苏茶只能责怪自己没出息。

苏茶工作着工作着又走神——,等她回过神来时发现——面天都暗——,她又坐起来看——眼禾苗——位置,发现她——东西都还在。

一个电话不可能打——么久还不回来,苏茶给她发了几条短信,一直没回,她又打——个电话,——次接。

“啊,抱歉抱歉,我有点急事,忘——和你说了,你先走吧,不用管我,我不回公司了!”

“你——包和——套……”

“没事儿没事儿,我包里没放钱,也没什么贵重物品,和——套一起就留在那里吧。”

“哦,好。”

苏茶看——眼外面天色,从公司到家差不多有两三个公交站——距离,以前下班她都习惯当散步一样走回去,现在这么晚——还是赶公交车吧。

苏茶收拾好东西,刚挎上自己——包时,看到文编部门的办公室门开——,听到里面有人走出来的动静——

个时候——还有人吗?苏茶本来以为这里只有她一个人。

何洧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看到她也挺惊讶,先她一步问道:“你还没走吗?”

“嗯,我加——一——儿班。”苏茶回道。

“那我们一起走吧。”何洧很自然道:“我先送你回去。”

不知道为什么,苏茶想到了上次和他一起坐电梯时的不自在,她想拒绝,但何洧面色自然,似只是随口的一说,如果她摇头拒绝又显得自己太过刻意,肯定——让他多想。

“我坐公交车。”苏茶这话半拒绝又不拒绝,也只有她总能说出这种模糊——,让别人自己去猜——话。

“嗯,我坐公交车送你。”——话回答得有点奇怪,何洧顿——顿,补充道:“——么晚——你一个人回去不安全,我陪你一起坐公交车。”

灯光下,苏茶总觉得何洧脸上——笑容没有白天那么明朗。

她本能的有点不安,但她又想不出任何拒绝——话。

犹豫——半天,她一句话没说,慢吞吞走了出去,也不知是答应——还是没答应。

在苏茶这里,沉默表示——是委婉——拒绝。

但在何洧这里,沉默肯定就是默许,他长腿一迈跟——上来。

两人都进——电梯,苏茶这次一进去就按——楼层,但何洧还是站到了她身后,而且是停到了很近——距离,比上一次还更近。

他似乎感冒——,呼吸有些重,电梯里封闭的空间很安静,她不知道何洧有没有明白她沉默——意思,或者——不——理解错她的意思,他跟上来是真——要送她回去吗?要跟她一路吗?苏茶心底那股不安渐盛。

“说着我——还是第一次送你回家。”何洧突然道。

苏茶心都收紧——,她低着头,心底那股浓重——不安感让她不敢再犹豫——,“我,我可以自己坐车回去……”

“——么晚——,你一个人不安全。”——话是他第二次说——,“我送你。”

“不用……太麻烦了……”

“不麻烦。”顿了顿,他盯着她的背影,重复道:“送你回家,我不觉得麻烦。”

苏茶噤声。

电梯缓缓下降,不太习惯这种距离的苏茶悄悄挪步往门口靠,但和上次一样,根本拉不开两人之间的距离,还在不知不觉中离得更近,她甚至都能感受到他身体——阴影遮盖住了她,还有男人身上那股热气……她方向感再差也不至于挪到了他那边!——

种距离不可能是她产生——错觉,唯一只有一种可能是……他在悄悄靠近她!

一想到这种可能性,苏茶的心脏瞬间砰砰直跳——起来,手都拽紧——包带,他为什么要偷偷靠近她?上一次也是这样的吗?苏茶不由得胡思乱想起来,越想心越乱,想到一——儿他还要跟着她上公交车,晚上车上人少,他肯定——坐到她旁边……

苏茶紧抿着唇,她不知在想些什么,小脸有些发白,在电梯到达一楼发出叮的一声响时她内心——紧张不安都没有得到一丝缓解……因为这次就算离开——公司,何洧也——跟着她,一直跟着她,跟到家……

门慢慢打开。

乱七八糟想了一通,想得眼角都有点红——苏茶在看到电梯门打开后那个站在门口的男人身影时,她瞬间如释重负,红着眼几乎算是求救般的吐出两个字:

“江泉……”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