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助理戚婷到场馆门口的时候, 看到守着门眼巴巴望着里面进不来的三人,虽然不知道她们的身份,但她在见到苏茶手中的dv——余晓月挂在脖子上的工作证后, 觉得应该是找关系进来想做采访的记者, ——且关系还很硬, 直接给程砚打——私人电话,还用她出来亲自接。

她上前去简单的问了一下谁是苏茶,然后就把她们接了进去。虽然戚婷有私心, 但身为助理的职业道德让她不允许自己去打探程砚的私人关系,在将她们接到大厅以后,戚婷多看——苏茶两眼就离开。

“哇,你姐夫是瑞科的什——呀,还能派人过来接我们?!”炮手小姐姐激动的搓——搓——,预备开始打探rk5代处理器了,眼睛亮亮的。

苏茶却在挂断电话后显得有些不在状态,她低头跟着余晓月走, 一不小心就撞到她背上。

余晓月倒没多想, 她整个人又恢复——刚来时的活跃兴奋,展厅内的人虽然没有外面多,但也不少, 且这里面展出的产品基本上都会用玻璃窗隔开,看起来要比外面的高大上许多, ——且每个产品旁边都会有穿着各家单位工作服的业务员进行专业详细的介绍, 在有外国人驻足时,业务员还会直接切换成流畅的英语。

她猜得没错,里面和外面,简直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地方。

“苏茶, 快快给我多拍几张照片,我一定要专门做一份杂志出来!”余晓月拽着苏茶的——,一路走走停停,每个展位都去看——一眼,那些专业术语听得半懂不懂,但她还是会拿笔记下来,非常认真——

苏茶听她的话,在帮她和各种产品合影的同时,还会摄下几段录像,最后又回归到拍说明书。

炮手小姐姐如同置身到了天堂,什——显卡,显示屏,她摸到就不肯撒——,恨不得立马抱回家去,终于也找到了介绍rk5的展位,她们在那里碰到了先前进来的杏宝——吴越,几人汇合,但发现展位上并没有现货售卖也不接受私人预定,毕竟今天只是过来展示的。

“rk5刚面世没多久,现在各大分公司都是缺货状态,如果这里没有的卖,我那边也没办法。”吴越连自己电脑的处理器都还是4代,——且他也只是分公司的技术主管,如果是本部的说不定就有办法。

炮手小姐姐又开始看着苏茶了,让抱着摄像机,本就有些不在状态的苏茶更加不自在了,她现在控制不住的要去想展会结束——该怎么办,到酒店——程砚会对她做什——,她不敢去想又忍不住要去想。

“苏茶,你能让你姐夫帮我们想想办法吗?”炮手小姐姐直勾勾的看着她,——平时不一样,这个时候的苏茶似乎削弱不——她的存在感。

“……嗯?”苏茶有点迷糊,“想什——办法?”

刚才她们聊天的时候,苏茶一直都在走神,先前俱乐部里又被她们使唤去买奶茶没有听到她们的聊天,不过就算听到,她听不懂的都会很快忘掉,所以这次来科技展的目的,苏茶其实完全不知道。

炮手小姐姐立马过来抱住她的胳膊,非常详细的给她从头到尾讲了一遍,什——好马配好鞍,显卡处理器,说比赛官方指定的就是瑞科产品,能全套设备全部更新是最好了,说到最后,像老师讲课一样,她关切的问苏茶道,“……你听懂——吗?当然我们要求不高,肯定不会那么过分要全套,只要处理器就行——,要全新升级的rk5代。”

苏茶半懂不懂的点头,虽然不知道她说的什——俱乐部比赛,但也能明白她想要找渠道买rk5——处理器。

展厅中午还提供——全免费的自助餐,餐食非常好,还有专门的大厨现做,用餐的地方也更像外面的高级餐厅。

“要是禾苗在这里肯定很高兴!”余晓月边吃边感叹道:“下午咱们去随便找个人采访吧,内场是嘉宾级的才能进去,我们吃完饭就去守内场门口,随便出来一个人,只要看着眼熟咱们就上去采访。”

“嗯。”苏茶用刀叉叉——一块西兰花,边吃边点头。

炮手小姐姐这时候像是看到了什——,突然压低声音把——放到嘴边做遮挡状,“喂喂,你们看到没有,左边十一点方向那桌,是不是之前代言某护肤品的明星mini?”

余晓月听言往那边忘——一眼,见那两人举止十分亲密,“好像是诶,她旁边坐的那人不是那个房地产商老董的儿子张绍吗?两个人是有戏吗?”

“有戏也有瓜。”炮手小姐姐也算是半个娱乐圈的人,又爱聊八卦,“据说张绍开始是和mini她姐姐谈的朋友,两人私下谈——两三年都快订婚——,结果后来被mini横插一脚给抢了,要不是mini她姐姐是个圈外人还没脾气,不然闹起来肯定娱乐八卦得上头条。”

“哇,想不到mini是这种人,准姐夫都抢!”

“呵呵,准姐夫算什——,亲姐夫都抢的人还不少!”炮手小姐姐还举了个例子,“你看呀,之前温州那个皮包公司老板不就带着小姨子跑路了吗?”

“——姐夫搅在一起,她们不觉得别扭吗?”余晓月十分难以理解的样子,“如果换做是我,我是没脸见人了,不过真换做是我,我也不会——姐夫搅一起。”

“脸皮薄的人确实没脸见人啊!”炮手小姐姐笑道:“脸皮厚的就不一样了,不就当着大家的面,约了前准姐夫来这个餐厅吃饭吗?”

余晓月——炮手小姐姐谈着,突然发现苏茶的头都要低到盘子里去了,见她把沙拉里所有绿的都吃——,余晓月问道:“苏茶你怎么——?”

“……没什。”苏茶全程低着头吃饭。

……

偶然有一天,发现她只要休息日都会睡懒觉的苏玫在寒暑假会专门给她找个见习单位工作,锻炼她工作能力的同时,还想纠正她不良的作息。

“带伞。”程砚在她身后也要出门时,偶尔会冷淡的提醒她一句。

“嗯。”苏茶会听话的从柜子里翻出自己的雨伞装在包里出门,有时候是刚出门的时候就下雨,有时候是午饭后或下班时会有雨,只要是程砚提醒——她带伞的那天,总是会下雨的。

苏玫工作忙,不常待在家里,一周能回来一次都算很频繁——,不像程砚,生活十分规律,只在真的有什——特殊情况时才不会回来。所以,真要说苏茶这四年,其实更多时候是和程砚一起生活的。

偶尔因为程砚不在家,没有提醒她带伞——淋雨第二天生病时,程砚会在听到她——冒咳嗽时提醒她出来吃药,并帮她准备好一杯温水。

吃什——药,一天吃几次,饭前还是饭后吃。

听他的话吃——药,苏茶的病就会很快痊愈,快到会让苏茶自己怀疑到底是药起——作用,还是自己的身体抵抗力太好。

她的疑问很快就有——解答,在再一次的生病,程砚没有按时回来,连着一周,她从小感冒拖到了高烧,最后进——医院,挂水的时候程砚就在旁边,镜片下的目光很冷淡,仿佛在看一个什——都不会,离了人连自己都照顾不好的小孩。

苏茶本能的不喜欢那种冷淡,不喜欢那样的眼神,她总会避开他的视线,心想着下一次她肯定不会再生病——,不会再麻烦他。

等苏玫急急忙忙从外地赶回来时,她会像找到依靠一般,在苏玫心疼的骂声中轻轻地蹭着苏玫伸过来摸她额头的——,然后苏玫就舍不得骂她了。

但去挂号缴费开单捡药的人,还是程砚。

在他拿药过来时,就算对他的眼神再不喜再躲避,她还是会按照他说的话乖乖按顺序把药吃下。

毕竟在她心里已经根深蒂固的一点是,程砚的话总是对的。

她已经习惯了听他的话,本能的不会也不想去违背他的话。

……

程砚到酒店的时候已经很晚——,苏茶已经缩在被窝里睡着。

他先脱下外套挂在门口衣架上,取——领带,眼镜,换了双鞋,直接走进浴室,浴室里准备——浴衣,本来应该是两件的,他看——眼就收回——视线。没一会儿,浴室里水声响起,高级套房隔音效果很好,一点没有吵醒熟睡的苏茶。

苏茶是被他吻醒的,睡梦中感觉呼吸不畅——迷迷糊糊的睁眼时,发现房间里没有开灯,一片黑暗——法视物,但她能感受到被子被掀——起来,属于程砚身上强势的压迫感,侵袭性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她抵在他胸前的——被他分开压到了两边,他就坐在床边,只是俯身一个简单直白长驱直入的吻就已经让她——法招架了。

程砚能感受到她颤抖的身体——不停跳动的心,像是一个落入了猎人陷阱的小白兔,惊慌紧张忐忑不安,他松开她的唇,收敛——力道吻到她耳后,沉声提醒道:“好了,放松一点。”

“姐夫……”她嗓音里带着一丝害怕,一点哭腔,“你开灯……你开灯……”

程砚空出一只手伸过去把床边墙灯按开——,暖光一亮,她似乎尽力在平息自己的心情,没被箍住的那只手推了推他,不知用了多大的勇气才控制着没有移开视线,尽管紧张得连睫毛都在不停的颤抖,但仍直视着他的双眼。

用她那清甜娇软带一点刚睡醒的沙哑微颤嗓音一字一句道:“姐夫……我不喜欢这样……”

她入睡之前应该是泡过热水澡,又一直笼在被窝里,现在整张小脸泛红泛粉,水眸像刚在清泉里浸了一遍,暖光都无法掩盖她白皙莹润的肌肤,纤细白嫩的——就抵在他胸口,像拒绝又像邀请,——她身上穿的是酒店提供的女士睡裙,肩带很细,布料很薄……

她在他定的酒店房间里洗——澡,换了一身什——都遮不住的睡裙,没有防备的躺在他的床上,对他说不要,不喜欢。

“你就是这样拒绝我的?”程砚扫了眼她睡裙上隐隐显出的轮廓,见她慢慢红——脸,摇头似乎要解释什——,他便不再多话,再一次吻住她的唇,慢慢…省略…伸——将墙灯给关上。

————拉灯————

新产品上市,程砚最近都很忙,忙到已经将酒店房间给设成——个临时办公室,在展会开始之前他就已经住进来了,这一周都没有回过家,展会要开三天,他之后一周可能也回不去。

办公桌就设在落地窗前面,光亮足够,房间在高层,也足够安静。

听到她下床的动静,坐在办公椅上程砚头也没回道:“早饭在桌上。另外衣服已经给酒店——,下午会送上来。”

“……嗯。”苏茶低着头推门进——浴室。

明明她昨晚都没有睡好,镜子里的脸和水眸却比以往更清丽和莹亮——,只不过眼角还有点泛红,看起来应该是哭过,脸色不像伤心,更像实在难以忍受时憋出了泪的模样。

苏茶想起——余晓月——炮手小姐姐的谈话,心里越发难受,她低头挤着牙膏,都不敢再去看镜子里自己的脸了,越看她就越会觉得自己就是她们口中的那种人……

但她真的不是那样的人。

苏茶觉得眼睛有点涩涩的,昨天她翻过衣柜——,酒店里只有这种衣服,她逛——一天的展会,出了一身的汗,真的不可能洗——澡还把脏衣服穿上,她只能换上酒店提供的衣服。所以她还特意拿了两床被子,把空调温度调得很低,把自己严严实实的裹在了一张被子里——

且她也试过拒绝他——,她那么怕他,还让他开——灯,还直说——‘不喜欢’……

但是昨晚程砚看到她身上衣服时像是明白了什——的眼神让她心里更堵得慌,她要解释,他又吻着她不让她说话,之后……就更说不出话——……

苏茶在浴室里腻了许久,她不想出去面对程砚,但是她饿了,她刚才扫了一眼,酒店提供的早饭很丰盛,她刚才也是闻着饭香醒来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