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

苏茶先是一愣, 后忙移开视线,慌张摆手,“——……不可以——可以……”

见此, 江奕笑——笑道:“苏茶, 拒绝男人——是这么拒绝的, 你——样会让我以为你是口是心非。”涨红——脸慌张摆手的动作和当初拿他鞋子的时候一样,如果——是他知道——就是苏茶表示拒绝的——正反映,他会以为她是在害羞。

顿了顿, 江奕把手中水杯放下,直直的盯着她,“你应该看着我的眼睛,认真的对我说,江奕,我——喜欢你,——想做你女朋友。”

他的语气很正经,苏茶愣了愣, 仿佛被他的情绪感染——一样, 她听他的话,压——内心的紧张感,在和他视线相触时控制住——想挪开视线的冲动, 她看着他,犹豫又认真的说道:“……江奕, 我——喜欢你。”

江奕听到这句话时候的反应, 和什么时候离开的苏茶已经记不清——,只知道她说出这句话时像是走出了自己一个一直以来的误区,像学到了什么一样。

当晚梦中。

她回到了那天凌晨,程砚在帮她吹头——, 在他放下吹风机,取——腕表,伸手过来要解她浴巾时,她拽住——他的手,抬头认真的看着他,说:“姐夫,我们不能这样。”

然后梦中脸模糊——清的程砚似乎是点了点头,他收回——手,打开吹风机,又继续帮她揉颈吹头,非常的舒服,在梦中苏茶都又睡了过去。

再醒来时闹铃已经响。

收拾好到杂志社的时候,余晓月,杏宝,炮手小姐姐已经都到了,杏宝还在楼上补妆,余晓月上去催了两趟,她才姗姗——楼。

四人一起打——一辆车,新区离机场很近,但离市中心很远,差不多一个多小时的车程才到目的地。

虽然科技会是开设在足有三个体育馆那么大的领航科技馆内,但科技馆外的场地都围满——各种展位,似乎是各个公司进——去科技馆内的产品都拿到了——里展览宣传,——需要门票,只要到了——里一眼就能看见。

余晓月把自己的工作证给翻出来戴上,苏茶肩上挎着一个dv,跟着她们走的时候——忘边走边拍照。

杏宝和粉丝约见的地点是附近一个比较安静的咖啡厅,四人分——两桌坐,杏宝单独靠窗一个座,苏茶余晓月和炮手小姐姐坐在旁边一桌,余晓月请了一人两个小蛋糕,一杯咖啡。

因为蛋糕太精致,咖啡面上的奶泡形状也很可爱,所以苏茶还拿dv专门给拍——几张照片,吃掉奶泡熊的耳朵后又给拍——一张。

就在苏茶专注拍照时,余晓月似乎看到了什么,摇——摇她的手,盯着咖啡厅门口迈步走进来的那个男人,“来了来了。”

杏宝的粉丝和她事先交换过照片,照片又给她们都看过,所以与余晓月一眼就认出来了,炮手小姐姐也放下杯子,转头看过去。

一个西装革履,身材高瘦但很匀称,面容白净,戴了个金边眼镜,十分精英范的男人走了进来。

“居然没有照骗诶!”余晓月惊讶道:“——样儿的人都还要看直播找对象吗?”

“应该说——仅没有照骗,他——的照片还是直男照,把他自己照得腿短了——止一截,——质明显没有——人好。”炮手小姐姐笑道:“反向照骗!”

男人进门环视——一圈,看到杏宝就走——过来。

大概是第一眼印象十分惊艳,本来还有些漫不经心的杏宝瞬间打起了精神,美眸都变亮——许多,在男人坐——的时候,她还显得有些含蓄拘束。

男人十分幽默风趣,没一会儿就逗笑——杏宝,两人之间的——氛也开始冒粉红泡泡。

炮手小姐姐压低声音道:“看来有戏,咱们要——要撤了。”

“但是还没进科技场馆内!”余晓月——想放弃。

好在杏宝没把今天来这里的目的给忘——,在两人谈——一会儿陌生感消除得差不多——的时候,杏宝开口道:“……勿越,你能带我和我朋友们进科技场馆内看一看吗?”勿越是男人的网名。

“场馆内吗?”勿越喝——口咖啡,“你和你朋友是指?”

旁边余晓月和炮手小姐姐还有苏茶恰在这时向两人方向望——过去。

被三双眼睛盯着,勿越想忽视都难,他看——三人一眼,又看——眼捧手做拜托状的杏宝一眼,他摇头笑——笑,无奈道:“原来你今天约我到这里是为——个呀!”

见杏宝听到他的话变得有些——自在,勿越立马又道:“没事儿,我就随便说的,我——在意这些,还好我今天带——工作证,——过工作人员也只能带进去一个人,多——行,你看看你们谁和我进去……”

勿越说这话时是盯着杏宝说的,旁边桌三人倒是没有那么——识趣,表示还是杏宝进去好些。

两人又开始粉红泡泡了——

边余晓月失望的趴在桌上,有——无力的拿叉子戳着小蛋糕。

苏茶见她一瞬间泄——,开口轻声安抚她道:“场馆外面应该也很好玩的……”

“——一样。”

余晓月盘子里的蛋糕都被她戳得看——出原本的形状了,“外面和里面哪里能一样……”就像阶层一样,外面是一个阶层,里面是另一个阶层,杏宝可以借勿越轻易的进去,她却不行,——似乎让她想到了什么,整个人都变得十分颓丧。

炮手小姐姐倒没觉得怎样,在拿着手机玩。

“原来你叫吴越呀!”杏宝笑——笑道:“怪不得网名取的是勿越,原来是同音。”

吴越拿出了工作证,杏宝好奇地翻看——一会儿。

“嗯,取网名就随便取的。”吴越又喝——口咖啡。

杏宝看到工作证姓名——职位那一排写的是,“瑞科景行分公司技术部主管……”她不小心念了出来。

听到‘瑞科’时,苏茶有——点反应,她知道姐姐和程砚都是瑞科的高管,具体高到什么程度她就不清楚——,但在姐姐和程砚的相处中她隐隐能发现,姐姐苏玫的职位应该比程砚要高一点,因为姐姐开的车要好一些,姐姐更忙一些,还能到国外去。

反观程砚,虽然也是很忙,但——会有姐姐那么忙,有时候姐姐让他帮忙做事,他一般都会点头答应,像上级吩咐——级一样。

反正她姐姐苏玫肯定要比程砚厉害很多。

“嗯,我主要是做硬件方面的技术支持。”吴越道:“今天领航科技展览会主要就是瑞科总部为新产品——布而专门号召主办的,瑞科现在的影响力越来越大,又是s市本地一手扶持起来企业所以很受科技界的重视,——然以前——种新产品——布都不会搞得——么盛大的,什么杂七杂八各个行业的都想来掺合一脚,弄得大家门票都难买……”

说着说着,吴越就拐到了瑞科工作上,他倒是很快意识到了,忙止了话,尴尬的笑——笑道:“——好意思,你应该不喜欢听这些。”

“没有没有。”杏宝抱着杯子摇头道:“我喜欢听这些,听着总觉得你很厉害,能在瑞科工作……”

“厉害算——上算——上。”吴越摇头,见咖啡喝得差不多——,“要——我们现在就进去吧,”

“嗯嗯。”

……

三人目送——吴越和杏宝进——场馆。

炮手小姐姐有些担忧道:“杏宝——要被男色迷惑——到时候把我们来这里的目的给忘——吧,咱们要rk5啊,处理器啊处理器啊!”

余晓月有——无力的趴在栏杆上,整个人蔫搭搭,和平时找不到事做时的状态很——一样,以前最多是觉得无聊,但还是会——停说很多话,现在像是整个主心骨都被人给抽走。

“一定要门票才能进去吗?”苏茶抱着dv,余晓月低落的情绪也蔓延到了她身上,心情没有刚才来这里那么轻松了,她其实一直都不太喜欢很沉郁的——氛。

“当然啦,要是给钱能进的话我早就进去了。”余晓月盯着场馆大门,又扫了眼场馆外密密麻麻开设的展位,拥挤的人,“给钱能进的话,——外面这么多人,就都进去了。”

总觉得她说的话有什么深层含义,连炮手小姐姐都不在状态,苏茶越——觉得心里压抑,她们坐——一个多小时的车过来,来之前大家都很兴奋,一直聊个不停,现在不仅少——一个人,——氛还变得——么压抑。

苏茶从包里翻出手机,盯着电话簿里面备注为‘姐夫’的手机号,她犹豫——很久,犹豫到余晓月把矿泉水瓶扔——,回来说咱们走吧时,她才道:

“——一——,可能……可能还有一个办法能进去。”

……

台上进行新产品介绍的人是瑞科新任的产品经理,之前兼任产品经理的苏玫已经去国外——,但新任的产品经理是苏玫一手带出来的,面对——种场面也没有丝毫的露怯,反应快,条理清晰,声音不高——低,很容易让人跟着他的思路顺着走。

台下没有亮灯,只有大荧幕上印出的光能让助理戚婷看见一点前排男人冷峻的侧脸,因为无法换位思考,所以她并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但她又无比想要知道他内心的想法,一个男人,从白手起家做到今天这个地步,一步一步跨越阶级,到现在获得各界赞誉支持,得到了比——功更成功的人生。

会很自豪满足吧,戚婷想,但又觉得自豪满足和男人并不匹配,他是一个不会轻易表露内心的人,谁也猜——到他的心思,永远也——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永远的果决,果断,敏锐。

而且,似乎他还离婚——,还是单身……

戚婷思绪发散,想到他的身材很好,就算常坐办公室也——忘健身,身形高大挺拔,——势沉稳,眼神凌厉,总让人不自觉就在他面前露了怯。

那天,她不小心撒——咖啡到他身上,慌慌张张拿了吹风机忘——敲门跑进他休息室时,就看见——他换衣服的场景,肩背宽直,腰腹肌肉线条完美流畅,被深色衬衫遮住,戴腕表的手扣着衬衫扣子,他皱眉看——她一眼,冷声提醒道:“进门记得敲门。”

那之后,戚婷感觉自己就像失了魂一样,她以前从来不信什么男色惑人,对电视上那些小鲜肉明星一直都嗤之以鼻,她不是没去过健身房,也——是没见过那些男人味十足的男人,但她就是深深的迷上——他,觉得他和别人——一样,有地位差距的原因,也有那天晚上睡梦中梦到的……男人用力按住她的腰,在她意乱情迷之时,冷声的提醒她道:

“进门记得敲门,——为例。”

……

一串很低的电话铃声换回——戚婷的思绪,她注意到男人接了一个电话。

虽然他所有手机铃声都是同一个音乐,但戚婷知道,——是他的私人电话响——,因为在这种场景下,为了表示对主办方的尊重,一般都会把手机调——静音,他会习惯性的将工作用的电话调——静音或——直接交给总助,所以在这个时候他接到的电话,只有可能是他私人的电话。

她听不到电话那头的声音,只知道他挂断电话后吩咐——旁边总助几句话。

总助起身时往后看——一眼,她忙主动跟着他走了出去。

“你去门口接三个人进来……”

……

苏茶拨通电话时心脏就开始怦怦直跳起来,明明打电话之前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在听到他的话声时,还是难免的紧张忐忑,连说话的都变得结结巴巴起来,话声不自觉变得很低很小,像是程砚就在他面前一样。

她说的话断断续续,没什么逻辑,但程砚还是听明白了,他道:“你在科技馆门口。”肯定的语气。

“嗯……我进——来……”

程砚也——去问她为什么来了——里,只冷淡道:“你在门口等着,我让人过来接你。”

“……嗯。”她正要松一口气时,听见他又道:“展会结束后到旁边酒店——我,记得提前和我打电话。”

他话音一落,苏茶整个人都僵住。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