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23、第二十三杯茶(已修)

周天下午, 苏茶和程砚一起回s市。

到底——两口——是舍不得孩子们走的,——送到了飞机场。程砚去办理行李托运,苏茶贴在苏妈怀里——不想离开的样子。

到底——是自己非常疼爱的小女——, 苏妈塞了一个装满钱的信封到她包里, “小茶啊, 要吃什么要买什么——拿着用,别心疼钱啊,——和——姐姐不一样, 玫玫有能力我不担心,我——担心——,玫玫出国了,——在那边一个人,虽然——有——姐夫,但是终归不如——亲姐好……”

苏爸——在一旁道:“小茶,——姐不在那边了,如果——工作上或者是生活上遇到了什么困难, 一定要记得和我们打电话啊, 实在不行——可以回家来,我和——妈——在家附近找个合适的工作,——离我们近, 我们好照顾——……”

听到这里,苏茶摇了摇——, “姐姐要回来的, 她只出去一年。”

熬过了这一年——好了。

“唉呀,——这孩子,怎么——这么喜欢——姐呢!”苏妈摸了摸她的——发,——不远处程砚拿了机票过来, 心里虽然不舍,但——是得送她走。

……

苏爸苏妈目送苏茶和程砚往登机口走。

“哎,小茶——是太内向腼腆了,要不是我昨天——她裤子被磨破了一个小口——在继续穿,我——不知道她缺钱用……”苏妈心疼道:“在大城市生活,开支肯定大,尤其是她这毕业工作了,杂七杂八肯定都要钱,她的性格又不好开口找玫玫要,只得省吃俭用……对了,——记得下个月多——她汇——生活费。”

“嗯,放心吧,已经准备好了。”苏爸——在苏茶——上能感受到些许——为父亲的可靠和伟大了,“家里——算是缺钱,我——不可能少了女——们的吃穿,更何况咱家现在——不缺钱,——算是小茶——工作,我们拿钱养着都行……”

苏妈感动的——,不得不说,苏爸向来和她是一条心。

停车场离得远,苏爸先去开车,苏妈——恋恋不舍的站在原地,看着苏茶和程砚验票,进入登机口,隔着一层玻璃窗,她隐隐似看到苏茶走神差——要往柱子上撞,她心一紧,——好程砚及——伸手——她拉住了——

好——好……

不过,程砚拉着茶茶的手,好似一直——有松开了。

她觉得是自己看错了,但回去的路上——是不住的在想那手到底是松开了——是——松开。

……

苏爸苏妈不知道程砚的工作,以为他和普通白领一样有周六周——的休息——间,但苏茶知道,程砚的工作——忙,虽然有——候会有零散的空闲——间回家休息或者做一些其他的事,但要凑足两天的连休绝对是——不容易的。

他一上飞机坐下以后——打开电脑开始处理堆积的事务。这种状态苏茶是不敢去打扰他的,应该说不管什么——候,程砚在做什么,她都是不会去打扰他的,可能会因为无聊——盯着他看……

“到地——有两个小——,——可以睡一会。”程砚总能注意到她的视线,明明目不斜视看都——看她一眼,——知道她在看他。

苏茶其实一直是一个存在感——低的人,她习惯了别人的忽视,除了——边亲近的人,似乎那些在她生命中不是——重要的朋友,同事,路人经常会忽视她的存在……

但是程砚不太一样,他在——她的第一面——注意到她了,并且——提醒她:‘垃圾要扔进垃圾桶里’‘鞋子要摆放整齐’……‘——在走神’……等等。

这让苏茶发自内心对他有些许惧怕,被他看着——会不由自主的紧张不安手心冒汗,更是不敢不听他的任何话——

像是某种动物遇到了自己的天敌,在那双锐利鹰眸的注视下,总是忍不住战战兢兢如临大敌。

事实上,她的直觉并——有错,最近程砚变了,尤其是昨天晚上的他,那种压迫窒息感差——让她喘不过气来,仿佛只要在他——边,在他——下,她永远是被支配,被掌控的一方,留不留余地,——全是他说了算。

这让她终于意识到了一——,程砚——可怕……她怕他,是真的怕……

苏茶听他的话,——靠在椅背上,轻轻闭上了眼睛。

……

到家的——候已经晚上了。

简单的吃了——饭,饭后,程砚又要出——,苏茶在客厅整理自己行李箱里面那些零食的——候,程砚换好鞋,站在玄关处,让她过去。

她以为他是有什么东西忘放或是忘拿了,结果他只是为了要抱她和吻她……

当她在他怀里酥软成泥的——候,听到他说:“早上的事是我太过分了,以后——不愿意我都不会了。另外,我之后一周行程都安排满了,可能抽不出——间回来陪。”

“隔壁饭店那里我提前预付了一个月的饭钱,——想吃什么直接打电话让他们送过来——有……”——

算苏玫走了,这里有我在,——什么都不需要担心。

后面这句话,他并——有说出口。

因为他并不想让她知道,他的心底防线已经在为她松动了。

……

程砚走后,苏茶从包里翻出了苏妈塞——她的信封,信封里大概装了有一万块钱,里面——有一张字条,写了‘——乖女——茶茶吃好穿好’。

苏茶突然——眼眶湿润了,许多她无法理解的情绪在心底交织融会,最后脑海里——只剩下一个念。

她要搬出去。

……

她不去想为什么苏妈会突然——她这些钱,她只知道这些钱刚好凑够能租个房子。苏爸苏妈不想让她委屈自己,她又何必因为怕姐夫程砚——不敢搬出去呢!她似乎忘了,之前之所以不搬出去正是因为她差钱,——她又一直犹豫迟疑着不肯去做兼职……

这是她第一次逃班,虽然根本不会有人注意到,但她——是——紧张的到公司打了卡,坐了一个小——等人都散得差不多了,——人注意到她的——候,才偷偷低——走了出去。

包和外套都——放在办工作上,伪装成了她只是去厕所或者去吃饭了的样子,到——候在下班的——候再过来拿回去——可以了,顺便再打一个下班卡,不然苏玫如果大——远越洋电话查岗发现她逃班,肯定会——生气……

电梯里,她看到——上贴了一个招聘启事,似乎是楼上的电竞俱乐部已经装修好了,需要招聘若干助理,需要懂各种游戏知识什么的,苏茶只扫了一眼——看了,她——少玩游戏,印象中她——边的人好像——只有小霸王和余笑笑他们会接触这些。

……

“——这么快——凑够了钱吗?”小琳——惊讶的样子。

“嗯。”苏茶轻轻——了——,不知道为什么,在小琳面前,她不好说出这是家里——她的钱。

小琳似乎看她的眼神似乎变得有些不一样了,她语重心长道:“小茶,有——候有些快钱是赚不得的。”

苏茶听不懂她在说什么,但——不打断她的话,只是安静的听着。

“小茶,——应该是对我说的兼职有一些误解。”小琳想了想,道:“这样吧,——能帮我一个忙吗?”

苏茶当然——有拒绝,她按照小琳的指示,——手机拿出来递——她。

眼——着小玲当着她的面——开她的微//信,将一条租房砍价信息发到了朋友圈??!

‘亲友们,我正要租房,请帮我——赞砍砍价,爱——呦!’随之附送的是一条房地产中介的广告链接。

苏茶愣住了,反应迟钝的她逐渐瞪大眼,“这个……这个……”

“看吧,小茶,这都是我说的兼职,——只要拉够——个新人注册——砍价,——能得到一百块,——快吧,——且又是合法合规的!”小琳笑了笑,将手机——她。

苏茶算是用了自己最快的速度了,接过手机解锁——开软件,删除朋友圈,难为一向慢吞吞的她动作能这么流畅。

“删什么呀,——简单不麻烦的。”

“这一百块我不要,我不要!”

……

……

选好房子只等之后看房签合同了,在回去的路上,苏茶一直捏着手机,心惊胆颤的生怕苏玫或是程砚看——这条朋友圈以后打电话问她什么情况——

算知道两人肯定——忙——有——间看朋友圈,但苏茶——是控制不住的紧张,她怕自己回去——看——程砚坐在沙发上等她,然后……

她不敢去想。

当手机真的响了,看到屏幕上的‘林可’二字——,苏茶才松了口气。

“苏茶,我看到朋友圈了,——是要搬家吗?——不用租房啦,我这里刚好有一间空房,——过来我这里住吧!!我不收——房租,包——水电,偶尔——会——□□心午餐哦,心动——有啦!”

“——,——是一个人住吗?”

“……额是,是的呢,来我这里吧,来我这里吧!”

听小琳姐说的,租房子办全手续什么的至少得一两周。她来之前——有如此迫切的想要尽快搬出去。

“……我只用借住两周——可以了。”

……

苏茶心慌意乱的回到公司,刚刚走进杂志社,玻璃——打开,——看——了空无一人的办公室里只有何洧一个人站在办公室里。

“苏茶,——走吗?”何洧站的位置明明——离她的办公桌——近,能看——她的外套和包都——在那里。

“嗯。”苏茶——了——,像是要解释什么一样的,“我……我出去吃饭了,吃饭的地方离得比较远,所以回来的——迟……”这是提前想好的借口,反正她绝对不是逃班了。

“哦哦。”何洧似乎有——心不在焉,他在原地站了一会——,又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苏茶觉得何洧有——奇怪,但奇怪在哪里又说不上来,收拾好包,拿上外套以后,正要出杂志社——,何洧似乎——准备下班了,两人刚好在——口碰到。

“一起吧。”何洧道。

“嗯。”苏茶——了。

何洧一进电梯——先一步走到了里面,苏茶正要按1楼——,他——伸了手,从她——后按亮1楼的按键,似乎不经意的碰到了她的手。

一碰到——快分开了。

苏茶倒不会在意这种小擦碰,——是觉得何洧离她太近了,她不习惯和别人靠得太近。

电梯下行——,苏茶悄悄往——口挪了挪,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越挪开,感觉两个人之间的距离越近,甚至隐隐能听到他的呼吸声。

叮……

电梯——开了,里面的热气散了不少,苏茶——和他说再——,她抱着包,——不回的——快——离开了。

……

因为这一周程砚都不会回来,所以苏茶搬家搬得——顺利。

拖着行李箱离开前,经过放有程砚鞋的玄关处——,她都不敢多看鞋柜两眼,极力忽视掉程砚鞋的存在感,但——是免不了有——紧张,怕出——的——候程砚突然回来,如果他们碰上了怎么办,要怎么解释,说自己又要去旅游吗?

苏茶有些忐忑,但事实证明她是白担心了,一路都畅通无阻,她——顺利——住进了林可家。

……

林可说江奕是不常回来的,——算回来——会和自己住的,让她不要担心。

然——,江奕根本不是不常回来,他每天都回来!

第一天,刚搬来那天晚上江奕——回来了,听到他说话声音的苏茶在房里待着安安静静不发任何声响。

江奕似乎买了饭菜回来,林可来敲了她的——,问她要不要一起吃。

因为之前的一些误会,苏茶觉得和江奕一起吃饭会——尴尬,她——撒了个谎,说是自己已经吃过了。

当天晚上,直到他们关灯回房睡觉,因为搬家出了一——汗的苏茶才悄悄抱了衣物去浴室洗漱,洗漱的——候将水量调得——低——小,想尽量能不吵到他们。

因为不知道江奕和林可大概什么——候上班,为了和他们错开——间,苏茶懒觉都不睡了,每天早早起床,天不亮——出。

一连一周,苏茶对着镜子看自己的脸,发现她不仅气色越来越好了,连皮肤都变白了许多,——上的味道却——有刚开始那么浓烈了,似乎有些许收敛,变得——淡,但闻着——舒服,——让人放松。

大概是一周平安无事让苏茶有些许松懈了。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