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22、第二十二杯茶(第三更)

……

到底也没想要在这个不合适的地点和时间对她做什么。

只让她稍微感受了一下不顾后果招惹到一个男人以后会遭受一点什么样的惩罚, 虽然可能惩罚得略微有一点过火了……

……

苏茶一觉睡到了大中午来起来,从自己房间里出来时,看到客厅里苏爸又在和程砚下象棋。

苏爸似乎经过了一整晚的复盘以后, 觉得自己找到了能下赢程砚的方法, 一大早见到程砚就让——陪着下棋。

虽然可能无——重塑——丈人的威风, 但至少也要在某些方面赢一赢来挫挫女婿的锐气吧,不然,——还怎么在一众——丈人中抬起头来?

对苏爸的尊敬归尊敬, 但放水这种事关原则的事,程砚——是做不出来的,每一局棋每一步都毫不留情,直把苏爸逼得口干舌燥一直喝水,都跑了好几趟厕所了。

苏爸是一着急就容易出错的类型,眼看着又走错了一步,——忍不住,商量的语气, “小砚呀……家人一起下棋呢……不用太严肃……以放松心情为主……”

“嗯。”程砚简单应了一声。

“……这下棋又是容易出错的…出错了, 人就容易紧张……为了让我们不紧张……我提议咱们都可以悔棋一次……不多了,就一次。”苏爸说得很费劲,好不容易说完了又忍不住边喝水边去看程砚的脸色。

程砚皱了皱眉, 正要说出‘落棋不悔’这四个字时,看到从走廊慢吞吞挪出来的苏茶, 先前那件睡衣已经被她换下来了, 现在身上穿着平常的衣服,不过颈上多了一条小丝巾,为了遮什么,——自然是一清二楚。

见她眼角还有点红, 没敢往这里多看就进厨房热饭吃了。

视线再转回时不时观察——眼色的苏爸。

“就悔一次,可以吗?”

到底是自己的——丈人。程砚淡淡点头道:“可以。”

虽然是自己想听的结果,但苏爸还是没忍住诧异的多看了——几眼,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程砚似乎气质没那么冷淡了,连原本冷硬的面部轮廓都稍有柔——……

苏爸试探性的,“悔三次呢?”

“可以。”

……

苏爸苏妈习惯了苏茶休息日晚起,从小到大,她总是会在休息日的头一天看书看到深夜,——为想让——们不失望而认真努力学习的模样让苏妈苏爸心疼不已,所以就算她第二天睡得再晚起来,——们也不去敲她的门吵醒她。

这样多年来的习惯,让苏爸苏妈对苏茶的睡懒觉行为总是非常包容,还会专门为她另备一份早饭温在厨房。

而今天,苏爸苏妈根本都不作——想,苏茶那么喜欢她姐姐苏玫,苏玫出国了,她不得伤心一个晚上睡不好吗?第二天起晚了也是可以理解的。

苏妈从邻居家回来,见到厨房里自己吃饭眼角红红的小可怜茶,她心疼的摸了摸茶的头发,安慰道:“玫玫说了她有时间会回来看我们的,不用太伤心了,一会儿你陪妈妈去逛超市吧,妈妈约了邻居的周阿姨一起……”

“刚才我还——周阿姨聊着你呢,你周阿姨多喜欢你的,她出国了三年,这周围变化也大,有熟悉的人陪她多聊聊总是好的……”

“嗯。”苏茶轻轻点了点头。

……

周梅就是小霸王江泉的妈妈,在江泉高考一结束就和钟爸离了婚,她分得了这套房子,江泉则跟着——爸出国去了,后来过了一年周梅也跟着出了国,直到最近才回来。

……

苏妈在海鲜专区买鱼去了,由着周梅拉着苏茶给她买吃的。

零食区,周梅一直在给她买东西,购物车都装满了还不够,“小茶,你工作怎么样,是在s市吧……”

“嗯,还好,是在s市。”苏茶悄悄——几盒饼干又放了回去,但没一会儿,周梅又给她装了几袋零食,转眼又把空隙塞满了,“……周阿姨,我吃不了太多的。”

周梅似乎这才回过神来,忙笑着摇头道:“你看我,——你讲话讲着讲着就塞了这么多东西……不过,茶茶,阿姨想问问你,你有男朋友了吗?”——

刚才——苏茶聊东聊西的走神状态不一样,问到这句话时,她十分认真的盯着苏茶的眼睛看,直到苏茶被她盯得脸红摇了摇头,她才似乎松了口气,笑道:“阿姨没别的意思,就是觉得茶茶这么好的女孩子,肯定有不少男孩子在追……”

“没有。”苏茶被她一路夸得都不好意思了。

“……我家江泉在国外这么多年也一直都单身,”周梅有意无意的说道:“我还记得小时候,你们总爱一起玩……”

苏茶的记忆力虽然不太行,但她还不至于忘了小霸王给她的——理阴影,一起玩儿什么的,似乎并没有。但她没有表示自己的疑惑,而是安静的听周梅说话。

“……我这里有江泉在国外的联系电话。”周梅看了眼海鲜区还在挑挑拣拣犹豫不决买虾买鱼的苏妈,她把手机拿出来,拨通了江泉的号码,对苏茶道:“你们也好久没有联系过了……肯定有些话想说吧……”

“不…不……”苏茶一点儿也没有话想和小霸王说,但周梅却把手机递到了她耳边,语气不自觉带了些许恳求意味,她说:“你就帮帮阿姨,——江泉说说话,就说你想他了,让他回国来吧……”

不太会拒绝人的苏茶在看到周梅眸中的恳求,带一点卑微的情绪时愣了愣。

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这个周阿姨变了,以前印象里的周阿姨从来都是精致漂亮,总是带着一点点傲气的,——脾气很好的江叔叔比起来,她应该是更强势的那一方,甚至连当初离婚都是她提出来的……

在这种情况下,苏茶内——的不情愿根本说不出口,即便她根本没有想过江泉,也不想让——回来,但是在周梅鼓励的视线下,在电话里传来江泉那不耐烦的声音时,她还是鬼使神差的,对着手机说了一句……

“……江泉,我是苏茶,我……我……”

到底还是没——那句‘我想你了’说出口,她话说一半就忍不住心慌了,没有——继续说下去,也没有——回什么,很快就挂断了电话,——脏却开始怦怦直跳起来。

奇怪,为什么她会这么紧张?

……

……

“姐姐,你不要去读大学好不好。”苏茶抱着苏玫收拾好的包,想要塞进衣柜里给她藏起来。

苏妈端进来一盘水果,对苏茶招招手道:“好了,茶茶你别闹你姐姐了,来吃水果,你姐姐明天就要走了,你扰着她万一忘了带什么东西就不好了……”

苏玫重新把被她塞进衣柜里的包提了出来,倒也没对苏茶生气,只道:“我不在家你也得记得看书学习知道吗?”

“……我知道。”苏茶拽着她的背包带,还在做最后的努力。

“行了行了。”苏玫拉——她的手,“又不是以后都不回来了,你要是想我了就和我打视频电话。”

“这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的?”

“……”

苏茶说不上来,她就是觉得不一样,苏玫在她身边——不在她身边,真的不一样。

苏玫肯定不会——为妹妹的一两句话或者不舍就不去读大学了,她拖着行李离——了家。像连苏茶的根一起带走了一样,苏茶一连恹恹抑郁了好几天。

再抑郁再难受,生活学习还是要继续过着走。

就是没有上下学苏玫来接她一起走,她总是很不安。

苏玫学过跆拳道,空手道,成绩又很好,是学校的风云人物,初中部高中部都不少人认识她,根本没有人敢来招惹她。

跟着苏玫一起走,苏茶是非常有安全感的,而且知道她是苏玫妹妹的人都不会刻意为难她,连食堂阿姨都会——为她是那个乖巧的苏玫妹妹而多给她打点菜,小卖部老板娘也会——为‘苏玫妹妹’甜甜的一声‘阿姨好’而给多给她几颗糖或烤肠。

班上的——师也会格外偏爱她一些,她看着很柔弱,很乖巧,似乎身体不太好,体育课也可以待在教室休息……

苏玫初中高中都是学生会主席,学生会的人看到苏茶忘了校徽或者没穿校服都不会扣她的分,不会拦着她不让进,只会温和的提醒这个每天上下学都被学生会主席牵着走的乖乖妹妹下次要记得就行了。

苏玫不像程砚那样铁面无私,苏玫从小就护短。但凡是被她接受了的人,只要她高兴,能被她摆平的事,就算苏茶不来上学她都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有关苏茶的所有素质分记录,那都是全优,绝对没有一点扣分。

在苏玫的庇护下,苏茶的学生生活是非常惬意舒适的。她就像一颗温室的花朵,有坚实的大棚遮挡,根本不用去经历任何风雨。

但苏玫去上大学了,她离——了这里,到了另一座城市。

她遮风挡雨的大棚走了。

……

新来的学生会主席不会顾念上一任的情面,苏茶不敢不穿校服了,也不敢迟到了,她真正成了一个乖孩子好学生。

……当她某天下学路上看见巷子里一个好学生被几个坏学生拦着要钱的场景时,她忐忑不安得一整晚都没睡好觉。

第二天却没有熊猫眼。

没有苏玫,小霸王似乎连踢球都喜欢往她站的方向,总爱指使她捡球,上下学要让她帮他拿书包,还要让她帮他——作业,每次打球累了,还要让她用自己的零花钱给——们买水喝……

苏茶软脾气不敢反抗——,不敢告诉——师,也不敢告诉苏爸苏妈。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了——们升到高中,高一,高二,高三……——

越来越过分,她在旧图书馆看书的时候,——会讨人嫌的躺到她腿上睡觉,总爱碰她的头发,还会去解她的发绳。

她好不容易快要毕业了,苏玫帮她找好了一个以她的分数能上的学校,帮她办好了该办的一切,她终于能重新回到姐姐的庇护之下了……

苏茶觉得,自己可以不再被欺负了,不用再听江泉的话了,临近毕业,她不小心扭伤了腿,每天苏爸都会——车来接送她,她和江泉不在一个教室,——为她的脚伤,所以课间时间还有体育课她都不用出教室。

江泉不能使唤她了。

后来,刚一高考结束,她听苏妈说周阿姨——江叔叔离婚了,江叔叔带着江泉要出国了。

苏茶松了口气,小霸王要离开了,就没有人能欺负她了。

那天,按照苏玫的电话指示,她乖乖回学校填报完志愿,她的腿伤好了不少,不用杵着拐杖都能走了,所以苏爸放心的在校门口等她。

经过大门的那条路上有几个坏学生在那里。

苏茶一向对坏学生敬而远之,她故意绕了路,从篮球场那边有一条小路出去也能到大门。

她没想过江泉这个时候了还会在篮球场打篮球。

她被——堵到了墙角。

果然那段时间没有能欺负使唤的人让——很生气,——篮球拍到墙上,弹回来接住以后又拍过去……

砰砰砰的,每一声都像砸在苏茶的——脏上。

苏茶太紧张了太害怕了,她已经记不得当时他说了些什么,

只依稀记得——转身离开的时候,好像把什么东西扔进了垃圾桶。

……

……

“苏茶,你在想什么呢?”苏妈终于称好海鲜回来了,一看苏茶又走神了,“你这孩子,怎么又走神了!不是让你——你周阿姨多聊聊天吗?”

“啊,没事儿没事儿,我们刚才聊了很多了。”周梅——手机塞回包里,笑道:“走了,咱们回去吧,都逛了挺久了。”

“好。”

苏茶跟在她们身后,低着头慢吞吞的,任谁看不都是个迟钝又木楞的样子吗?

……——

为程砚放了一片海的水,终于赢了两局棋的苏爸算是找回了身为——丈人的小小优越感,毫无自觉的还——始就赢了的棋局点评起来。

“……小砚啊,你的棋下的还是很不错了,就是经验太少了,比如我刚才那个陷阱你就没看出来,不过也不怪你,主要是我也下了这么多年的棋了,多多少少算是个象棋高手了,你输给我呀,不亏不亏,别放在心上啊!”

“嗯。”程砚点了点头。

恍惚间,苏爸还真有一种训女婿的感觉,这让他有点飘飘然了,不自觉就想多——乖女婿说说话。

苏爸笑呵呵的收捡了棋盘,——情非常不错的亲手给程砚泡了两杯茶,听到电视里面的经济频道正在播报什么经济新闻,——最近看了挺多经济新闻,还新学了许多术语,什么‘丰收悖论’啊,‘沉没成本’啊,杂七杂八的通通显摆了出来……

苏爸不常上网,程砚为人又十分的低调,所以苏爸只知道——苏玫都是什么公司的高管,并不知道坐在他身边安静听他讲话的女婿是真正的经济界的大佬,商场上的大鳄——

只觉得这个女婿是比以前看着更顺眼了些。

……

提着大包小包,一进门,苏妈忙——东西放下,拽着苏茶的手,问道:“刚才周阿姨——你说了些什么?我好像看到她拿手机给你接什么电话了!”

苏妈虽然磨蹭,但——思很细,总觉得周梅不太对劲,以前明明没有那么热情的,就算是真的很喜欢自家茶茶,离开三年多了,也不至于一见面就热情成这样,她本能的觉得奇怪。

“……没……没什么。”苏茶摇了摇头,换上拖鞋,抱着大包零食进了自己的房间。

苏妈却觉得——里不安,这两天,周梅——在旁敲侧击苏茶有没有男朋友这件事。她若有所思,——为她——苏爸都有一样拿不定主意,没主见的毛病,所以两个人有什么决定都是一起做的,似乎两个人的点头比一个人更稳妥。

但如果是苏玫在家,那苏玫的点头1票就比——们两个人的赞成票加起来份量还更重,至于苏茶那一票,太轻了根本不去考虑。

苏妈下意识的去客厅找苏爸说话,都忘了程砚在这里,或者说,没主意的人都愿意多一个有主见的人在场帮——们分析情况,而程砚是姐夫也算是苏茶的家长,都是一家人,——苏茶有关的话,说给——听也没关系,刚好还能帮——俩拿拿主意……

“……周梅这两天——旁敲侧击找我问苏茶的情况,问我苏茶是不是单身什么的,刚才还单独拉着苏茶说话,我总怀疑她是想把她儿子介绍给茶茶……”

“什么??”苏爸一听,忙摇头,“要不得要不得,她家那个儿子以前脾性就大得很,小茶性子软,在一起肯定会被欺负。”

“……我也觉得不行,但是如果要是她——我直说了怎么办,我要怎么拒绝,我可是说不来什么我家茶茶配不上之类的话……又不能直说她家儿子不行……”

“……也是,直说了咱们邻居天天见面面子上过不去……”

“怎么办呀……”

“……哎呀,周梅也是的……诶……”

两人为了这一件事唉声叹气的。

“不愿意就拒绝。”程砚冷声道:“直言拒绝是对自己也是对别人的最大尊重。”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