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叶云程想在学校里随便逛逛。他走——很慢, 两人也陪着他——是因为腿脚——好,——是他见到任何一道风景都觉——极为感触。

叶云程读高中已——是二十年前的事了。

那时候乡下的高中只有一栋教学楼——说电脑,连间好点的教室都没有。

学校背面毗邻着坟地, 侧面是一座炸毁了一半的山。他们每天从学校正门口进去, 绕过中间栽种着的桂花树,走进四季都会漏风的教室里, 用一块灰白色的老旧黑板艰难学习。

老师操着一口乡音很重的塑料普通话,永远会把“数”念成“朔”。

那个时候,对他来说,读书就是一件吃苦的事情。

三更眠,五更起。冬寒霜, 夏酷暑。

他最青春的那段时间,笼罩着朦胧的白雾,连七八月三伏天里最烈的太阳都晒——穿。

他很难去设想未来, 也无法支撑自己独自生活, 所以选择了放弃教育。

但当时的他也知道,离——学校, 他就更没有未来了。

那时候的他, 想——到未来会朝着什么方向发展。

也想——到, 二十年后,学校能变成这个。

他像是一个没有上过学的人, ——一次走进学校,直面这个日新月异的社会,在他停滞——前时所发生的改变。

真好啊。

叶云程想。

世界变——广阔了。即便是贫穷也——用再面对贫瘠的天空。只要伸出手就会有人来帮助你。

读书真的可以改变人生了。哪怕他们都——在, 她也可以傲然地活着,去做任何想做的事情。

还好方灼出生在这个年。

严烈走在前面——他介绍:“那座爬满藤蔓的教室是音乐教室,刻意建——比较偏, ——过器材还挺全的,有时候能——见他们弹钢琴或唱美声的声音。边上那个地方,以前是垃圾场,后来改建成了器材室。只要仓库里有,学生也可以过来借球。”

叶云程和方灼皆是露出大长见识的表情。

严烈震惊地看向方灼——

至于,灼灼,真——至于。

你怎么回事?!

方灼假装没有看见他的眼神。

她虽然来了一年多,但还没有人带她系统地逛过。她永远在三点一线间徘徊,对学校还真是——大了解。

三人绕了半圈,来到生活超市附近。

此时学校里的人已——多了——少。学生带着——长四处闲逛,——位值日生挂着红袖章在各条小路上负责指路。

他们从门口——过,迎面遇到了沈慕思和他的——长。

沈爸爸就是严烈说的那种——注重身材管理的中年男性。

他长相温和亲善,——说话的时候表情也是——眯眯的,外形有点像那尊广为人知的弥勒佛。

沈慕思远远见到同学,抬手招呼了声:“烈烈!”——

人走近碰头。

沈慕思——大会隐藏,看清叶云程的腿后露出点惊讶的神色,然后很刻意地将视线撇——,落在严烈的脸上,与他大眼瞪小眼。

沈爸爸倒是很自然,握住叶云程的手寒暄道:“您就是严烈同学的——长吗?你可太厉害了!教出那么懂事的孩——!”

方灼张了张嘴。

学霸就可以自由任性地借走——人的舅舅了吗?

沈爸爸看向她,又道:“这位就是新同学是吧?小姑娘长——真漂亮。蛋糕跟我提过你,说你特——独立,特——……a?——说,你们仨长——还有点像,是亲戚吗?”

方灼用力点头:“是。”

沈爸爸一脸“果然如此”地道:“我就说嘛!可是怎么没——蛋糕说过呢?严烈还有一个同学是亲戚。”

沈慕思拉了拉他的衣袖,沈爸爸回头问:“怎么了?”

沈慕思皱着眉,一脸愁苦地纠正说:“这是方灼的爸爸。你好尴尬啊。”

沈爸爸:“……”

方灼也纠正道:“这其实是我舅舅。”

沈慕思:“……”

叶云程虚搭上严烈的肩膀,——道:“都是好孩——,我今天——他俩一起——会。”

严烈——意道:“怎么——?做我——长很快乐吧?以前还有人愿意付费享受这种被全面赞誉的快乐,只可惜被我拒绝了。”

沈慕思跟他混一起嘴贱惯了,下意思地说了句:“我也想付费做你的爸爸。”

话音刚落,后脑就被他爸重重拍了一掌。

“轻点打,叔叔,没有关系的。”严烈贴心地道,“高三生脑袋比较金贵,其实我建议您直接踹他**。”

沈慕思哼了一声,觉——他特幼稚,吊着眼尾瞪他。

然——这个极具讽刺意味的表情他学——到位,歪头歪脑,——仅没有杀伤力,还显——有点呆。

他见严烈还因此——了,气——叫了声,拿肩膀去撞他。

严烈乐呵呵地揽过,又朝方灼示意道:“走吧,烈烈哥哥——你们买糖吃。”然后一拖二地将人拉进了小超市。

“——个孩——的关系真好。”沈爸爸看着他们的背影道,“学生时——的友情太难——了。以后进了社会就——容易咯。”

叶云程——了。

他的眉眼都很柔和,眼神更是平静,淡——像远山上的白烟。沈爸爸见他——搭话,知道他没什么好说,多看了他两眼,又——道:“我儿——叫慕思。我当初——他起名的时候,就觉——,慕思这名字多好啊,又有诗意又有内涵,读着还朗朗上口。”

“哎呀,土鳖呀,后来才知道还有慕斯蛋糕这东西!你说我哪吃过那个?”沈爸爸朗声——道,“——过后来想想慕斯蛋糕也挺好——的。你看他白白嫩嫩,没什么心眼,用现在年轻人的话来说,挺甜的,是——是?”

“小同学特——可爱。外号也很可爱。”叶云程也解释了一句,“方灼的妈妈叫曜灵。曜灵是以前村里老师翻字典——她起出来的,意思是太阳。后来她生了方灼,就——她叫这个。灼是灿烂、明亮,照亮天空的意思。”

“太阳,照亮天空。”沈爸爸琢磨了下,说,“她妈妈一定特——疼爱她。”

叶云程很认真地道:“是的。”

太阳的意义就是为了照亮天空。哪怕乌云遮蔽、日沉西山。

两人正说着,三个孩——从超市出来了。

沈慕思手里拿了个大号棒棒糖,很满足地舔着。严烈和方灼悠悠地走在后面,嘴里叼着两根细棍。

沈爸爸说:“我打算去他的宿舍看看,——知道这臭小——把房间弄成什么——,我奉他妈的指令,去——他整理一下。”

沈慕思叫道:“我没有!班长有洁癖,每周要带我们统一洗袜——,还点数。”

他苦——堪言,忍——住控诉道,“神——病!袜——为什么——能穿两天?!”

沈爸爸从来——跟他站统一战线,乐道:“我觉——很好。我都要——你们班长买糖吃。”

沈慕思欣慰地道:“我们班长——吃糖。”

有方灼在,去男生宿舍——大合适。正好时间差——多了,叶云程先去教室集合。

学生们也都挤在这里。

班主任站在讲台上拷贝文件,时——时跟下面的——长解释一句。

叶云程走进去,在方灼的座位上坐下。想了想,又把椅——挪动了下,摆在两张桌——中间,这——才能——现出他是两个孩——的——长。

拐杖他要放在手能拿到的地方才安心。于是斜靠在腿上,——显眼,也——会绊到过路的人。

桌面已——被清理过,上面没有书——,只有一张班主任写——长的寄语。

叶云程翻出来,像研究一——地,对着那——行字看了许多遍。

严烈的成绩是最好的,方灼是班里最努力的。两个人都是老师很放心的学生。

方灼的寄语后面委婉地提了一点意见,让她再冲刺一下,凭她的聪明,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叶云程是——一次——人——长会,态度摆——十——郑重。

魏熙等人小心地遛过来,拉了方灼去教室后排,在她耳边询问道:“这帅哥是谁?你跟严烈合租的吗?”

方灼被她逗——了,说:“我亲舅。”

“你亲舅真帅!”魏熙问,“你——里还缺孩——吗?”

寝室长捂住她的嘴。

魏熙——了两声,把她的手掰——

人凑在一起热闹嘀咕。

“我都——知道你还有一个舅舅,你们关系好吗?”魏熙问,“上回来的那个是你爸对吗?你跟你舅舅像多了。”

方灼点了点头,注意力一直停在叶云程身上,担心他待——自在。

没多久,一位——长走进来,坐在方灼的隔壁桌。

他左右看了看,拉着椅——过来,找叶云程搭话:“怎么称呼?您是严烈的——长,还是他同桌的——长?”

“今天都是。”叶云程前倾着身——与他说话,“两个孩——关系好。”

“哈哈,严烈的朋友确实多。”那——长问,“您在哪里高就?看您气质挺像一老师。”

叶云程停顿了下,平缓说道:“我现在没有工作。”

问话的——长顿时语塞,这才发现他腿上摆着根黑色的拐杖,干——两声,想了半天没找到适合转移的话题。

方灼想上前,被严烈拉了回来。他背靠在墙上,单手玩着游戏,眼睛都没往她这边看,——很固执地抓住了她的手腕。

片刻后,他终于打完了手上的一局,偏过头朝方灼——了——,并放——她的手。

方灼那点躁动平息下去,往他的位置靠了一点。

叶云程接着说:“我想在a市——个早餐摊,但是没来过这里,也——了解。”

“那我对a市熟啊。我住——十年了,城东城北都住过,城东那高铁站修建之前我还在那里——过店,你想——在哪里?”——长——道,“看——出你会想做生意,觉——你是个读书人啊。”

叶云程说:“我在——里看了——少闲书,但都派——上什么用场。以前——学校——过课。现在学校有好老师了。”

两人就着城市变迁和市场变化聊了起来,——钟后,沈爸爸也来了,跟他们凑到一块。

班主任抬起头,四面扫了一圈,道:“学生都先出去吧。在外面等一会儿,教室里人太多了。咱们快速说——句,尽量——大——留出吃午饭的时间。a中的食堂还是挺有名的,大——可以去试试。吃完饭后要去会堂——大会。”

方灼脚步犹豫,被魏熙推了出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