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这——次月考的难度有点大, 方灼出来的时候听见有不少学生在抱怨。

她从考场回到自己的教室,将草稿纸跟笔袋放到桌上,脑海中还在回忆卷子上的题目和自己的解题——路。

似乎没有问题, 今天的数学卷子就和广告里的巧克——样, 纵享丝滑,每一个都出在她能理解的考点上。

这让方灼觉得很高兴, 毕竟她的好运在一般情况下都属于稀有物品。

严烈紧跟着——来,从书桌里拿出手机按下开关,——她一眼跃跃欲试地往自己这边望来,很贴心地问了——句:“要对答案吗?”

方灼自己也很纠结,怕自己的幸运值中途腰斩, 拿着书看了会儿,——在找不到状态,就说:“你可以强迫我对。”

严烈:“……?”你还有这种爱好的吗?

严烈还想揶揄她——句关于“强迫”的定义, 沈慕——跟赵佳游这两个小鞭炮气势汹汹地冲了进来, ——进门就围在他身边,拽着他的衣领大声问道:“烈烈, 最后那道大题的第二问, 你告诉我答案是二——之——还是二?”

方灼默默说了个“无解”, 就听严烈在一旁道:“都不是啊,你怎么——事?取值范围你没看吗?图像怎么画的?”

两个小鞭炮安静了几秒, 然后跟点着了火一样噼里啪啦炸了起来,彼此抱着头嗷嗷大叫,无法接受自己又——次被坑的事。

方灼于是更开心了, 感觉今天什么都在照着自己的预想走,十——的幸运。

严烈看出她周身洋溢着的无形的光芒,恶劣地凑到她耳边, 提醒道:“同桌,下场考英语。”

方灼微翘的唇角瞬间压了下去,表情也愁苦起来。

成年人的世界,快乐都是这么短暂的吗?

严烈在一旁放声大笑,不顾方灼的冷眼,笑得非常放肆。

他这人的笑点委——很奇怪,而且态度善变,过了会儿又过来安慰方灼,——脸很好心的模样说:“没事的,你把那篇——文背下来,起码有大半的题材可以套用。烈烈教你的小妙招,起码能让你的成绩涨个十几。”

方灼对英语——向没什么信心,考得好考得差她都不知道原因。

这门学科的精髓难以揣摩,但——为一门语言,它又是由各种基础的单词拼凑出来的。很多时候能靠着所谓的感觉摸索到正确的答案……当然摸索错了的情况也不少。

跟严烈——样。

方灼这样想着,凉凉地朝他瞥了过去。

“你为什么用这种眼神看我?”严烈以为她不相信,拍胸保证道,“我说真的!”

方灼幽幽地道:“i know.”

数学的卷子阅得是最快的。

方灼晚上考完最后一门的时候,卷子已经批出来了,只是成绩还没统计。

沈慕——然是年纪小,闲不住,跑办公室瞄了眼试卷,——来后郁郁寡欢,趴在桌上不想动弹。

因为月考刚结束,各科老师没给他们安排太多的——业。

严烈打了盘游戏,有点不大习惯这久违的安静,上前拍了拍沈慕——的背,试图加深一下彼此的父子情。

“儿啊,别太难过,爸爸这次也考得不好,所以不会怪你的。”

沈慕——气得大叫:“给爸爸滚远——点!你都快满分了!”

“是吗?”严烈用不要命的口气说,“这不还没满——吗?”

方灼很担心他那么欠打,会高考未至而中道崩殂。

严烈——点都不关怀自己受了心伤的儿子,低着头问:“我同桌的卷子呢?你看——了吗?”

沈慕——说:“我不知道她的考号啊!”

方灼报了——个。

沈慕——很喜欢给人看成绩,短暂地打起了精神,又跑去办公室给她翻卷子。

五——钟后,蛋糕同学一脸颓丧地走了——来。方灼就知道,稳了。

“你好高,你这——考得好好。”慕斯蛋糕说,“但是我没给你算,我才考了——百二。”

方灼安慰他说:“你英语——定考得比我好。”

沈慕——睁大了眼:“这话你能跟班里的任何——个人说。”

方灼:“……?”这孩子不善良。

很快方灼的成绩就被别人传了——来,因为她考了148,是目前已知的第一名,比严烈还高了2。

她的数学——向都挺好,没拿过第一但也——直在前排游动,众人没觉得太惊讶,只感慨她这次发挥得确实优秀,这种难度的卷子也能把最后一题给刷出来。

另外几门理科跟她的平时成绩相比没有太大差距,属于绝对不会拉胯的水准。

第二天中午,令方灼忐忑不已的英语成绩出来了。

鲜红的成绩标在右上角,上面的数字让她瞬间晴朗起来。

她终于摆脱了及格线的诅咒,不仅摆脱,还超了十几——,最终卡在了85的大关。

虽然这跟优秀绝对搭不上边,毕竟她旁边这个人就比她高了二十几——,但对于方灼来说,着——是一大进步。

严烈看也不看自己的答题卡,只催促她拿出考卷,圈出错误的题目,严厉地指导说:“不是对了就行了,懵对的不能算对。你快看看哪里不会,我给你圈个考点。”

方灼点了点头,由衷承认他教学的成——,听话地用红笔把每个语法都标注了出来。

下午的时候,英语老师来讲卷子,总结过后特意提了下方灼。

她还是个刚毕业没几年的年轻老师,大概是方灼这个万年坑里蹲着的化石选手终于冒了——下头,让她——忆起了自己当年对这个行业的热忱,她特别激动,夸奖了方灼好几句。

要不说她年轻吧,她夸人没有那种岁月沉淀过的技术含量。

不夸方灼有英语天赋,也不能夸她的——文措词优美、词汇量庞大,翻来覆去都是“特别努力!”、“努力是有——报的!”。

像一篇生拉硬拽出来的命题——文,搞得方灼有点尴尬。

严烈——方灼不是非常受用的表情,闷声笑了会儿,举起手问:“老师,你不夸夸我吗?”

英语老师停顿了下,喝了口水,笑道:“你还缺人夸吗?”

“缺啊!”严烈说,“方灼的成绩就是我们友情的——证!我也很努力了!”

“那希望你们的友情可以越来越深厚。”英语老师高兴得口不择言,“高三只剩下半年了,你们努努力,快点加深一下感情!”

方灼:“……?”仔细琢磨着,她总觉得不大对。

语文的卷子出得最慢。

这门学科嘛,要考高或是考低都不容易,方灼已经快要忘记了这件事。

两天后班主任终于拿着答题卷走进来。她没——发,先做了个总结,再让大家拿出试卷进行讲解。

由于——节课讲不完,她直接挪用了后面的自习——析完阅读理解后,跳到了本次的——文题。

这——次的——文题目粗粗——看还有点诗意。

他们省出卷一向都挺抽象的,考官的心——也九曲十八弯的让人难以参透。相比起来这——的题目可以说得上简单。

题干选用了——段简短的对话——为材料,然后让考生以“如——你变成——种植物”为话题,进行创。

老班讲解了——下材料的引申意义,好笑地道:“有几个学生偏题了,不过总体都还好。写四君子的人是最多的,无名花草的切入点选得也不错。但是居然有学生写彼岸花。干嘛?你栽在黄泉给人迎来送往吗?”

众人大笑。

老班说:“我不是说不可以,还是那句话,你太过标新立异,又写得不够让人信服,很容易拿低。比如这次这个就写得不行。”

她抽出了几篇高——文,——为范文念给众人听听。

读到第二篇的时候,读到了方灼的卷子。

方灼写的是风滚草,从风滚草强大的生命力入题,写它艰苦卓绝而不言放弃,在极尽严苛的环境里耐心等待时机,然后一线求生。

中段引用古代比较知名的几个典故和诗句,结尾再呼应——下,结构完整又不乏气势,几位老师不约而同地给了高。

班主任念完之后,还是觉得这篇文章写得真不错,有几句话精辟动人,情感也十——饱满。觉得方灼大概是代入了自己的经历,所以字里行间都透露着坚韧。

她多看了几眼,夸了句“情感真挚,文笔流畅”,把卷子放到旁边。抬起头,发现严烈高举着右手。

她心情好,点了人问道:“干什么?想夸奖——下你的同桌啊?”

严烈站起来道:“老班,我不觉得情感真挚,方灼不应该是棵风滚草啊。”

方灼抬起头,仰着脸看他,——他虽然脸上带笑,但眼神里透着认真。

老班好笑道:“什么啊?不是你觉得是不是,这是人家的——文!”

“风滚草又叫猪毛草,这也太难听了。”严烈扭头问方灼,“你觉得呢?同桌。”

方灼一秒被他劝退,当即改口道:“我也觉得不是。要不然我再改改。”

严烈又举手,不等老班同意,自顾着说道:“我觉得她是向日葵。”

“向日葵没有那么旺盛的生命力!”班主任无奈道,“严烈,你搞事情吗?把人多煽情的文章给弄没了。”

严烈捧着脸道:“但是向日葵一心向阳啊。”

方灼沉——了下,发现她很喜欢严烈的各种奇——妙想。好像没有根据,又好像很有道理。每一个都叫人觉得生机勃勃。

班主任气得去抓粉笔,要砸到他脸上,“我是让你欣赏别人——文里的技巧和论点,谁跟你——心向阳!”

严烈捣了乱,还——脸不知错地在那里轻笑。

老班拿他没有办法,将桌上的卷子整理了下,让前排学生——发下去。

教室很快喧哗起来,各种吵闹的声音混在一起。

老班喝着水,看着底下——帮让她头疼的崽子们,咋舌道:“都坐好,不要乱动。**底下埋地^雷了吗你们?”

插播一个app: 完美复刻追书神器旧版本可换源的APP。

要结束前,她又通知了——声:“还有,下周家长会别忘了。高三了啊,能来的都来,你们懂我意思吧?能让各科老师绞尽脑汁说你们好话的机会不多的,——定要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