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严烈还记得自己为来方灼家找的借口, 一到屋——,放下书包,就问自己的小秃怎么样了, 让方灼找给他看看。

开什么玩笑?人的脸都未必认得全, 何况是鸡?

方灼觉得这位超龄儿童的注意力有点过于集中了,不想听到他的指责, 就随意从鸡笼里抓——一只,告诉他就是阿秃。

严烈将信将疑地接过,对着鸡脑袋看——会儿。

虽然一周的时间对于小鸡崽来说已经很漫长,足够它们快速成长并实现外观变形,但严烈还是凭借自己的火眼金睛, 在小院里翻找了半个多小时,将真正的阿秃给找了出来。

“这才是鸡祥物!”严烈看破了她的阴谋,失望道, “你居然骗——?!”

方灼见——鬼:“啧。”

严烈问:“你是不是想谋害我的鸡?”

“是我的鸡。”方灼纠正道, “——付的钱,——买的米。”

严烈说:“——给你钱, 你自己不要。”

方灼由衷好奇地问:“它到底有什么特别的?因为它秃吗?你为什么那么想看它?”

严烈差点喊出来, 他想看的不是一只鸡啊, 他又不是变态!伯牙和子期还想着天天见面呢,她究竟有没有把自己当朋友?!

叶云程听到两人的吵声, 探出头来,紧张问道:“你们吵架了?”

“没有的。”方灼回头说,“——们在讨论关于鸡的问题。”

要说到关于鸡的悖论, 大概就是鸡和蛋的问题。可是他们的鸡还得再养一两个月才能开始——蛋呢。

等两人回房间的时候,叶云程就给他们一人分——一个水煮蛋。

方灼特别讨厌吃这东西,趁着叶云程没注意, 塞到了严烈的——里。

严烈捏着——心的鸡蛋,对于方灼连一毛钱的短信都不舍得发,却愿意给自己分鸡蛋的行为感到十分震惊,很是动容地问:“你这是在跟——道歉吗?”

方灼思忖片刻,问道:“你为什么都18岁——还可以这么单纯可爱?”

严烈:“……”这算是人身攻击吗?

过——片刻,方灼意识到他可能是在隐晦地说自己小气,又特意补充——一句:“——还给你分过月饼的。”

当时严烈正在跟叶云程学做饭,两人闻言一起转过身来看她。

那种表情莫名的相像,好像他们才是亲戚。

方灼摇头:“没什么。你们继续。”

她去鸡笼给盆里添了回水。

一个星期没见,小院子里——出了一堆土,铺在靠近门口的位置,就是上回方灼说想拿来种菜的计划。

只是这些泥土里还混杂着些细小的石头,要经过再一次的挑拣,叶云程应该还没时间做。

时间好像过得很快。

方灼觉得才刚回来,天就快要黑。

严烈陪着他们看——会儿电视,又帮忙做——点家务。

叶云程虽然已经竭力保持房间干净,可他的身体还是有很——不方便的地方——处或者窗户角落很难清理到位。还有几个老旧的电灯泡也一直没找到机会更换。严烈都帮他做——,还在他的指导下更换了家具的摆位。

他总是很体贴,知道该怎么合适地帮助别人,让人觉得舒服且不被冒犯。

只是半天时间,叶云程就变得很喜欢他,不是浮于表面的对学霸的喜欢,是对每一个成熟懂事的孩子的关切。

他问了两次严烈家里是做什么的,放学不回去会不会让父母担心,严烈都笑笑转开——话题。意识到可能会让对方觉得不——兴,叶云程才不问了,转道打听起他们学校的事。

他们之间唯一的共同好友只有方灼,于是后面的话题基本上是围绕着这个名字。被他们念叨的人正在后院刨土,作一位辛勤的园丁。

两人对方灼其实都不是很——解,但交换了有限的信息后都感受到了长足的进步。

方灼不喜欢吃五仁月饼,而且不喜欢吃水煮蛋。

叶云程认真记下。

——月饼就算——,水煮蛋——回要亲眼盯着她吃。

方灼真正的生日原来是9月28号,跟孔子同一天出生,难怪那么爱学习。

严烈心里道,那不就是运动会那几天吗?

——他两次错过——方灼的生日。可能得送两套——考试卷才可以弥补。

两位男士聊得非常开心。

叶云程还想让严烈教方灼写作业,连书桌都清理好了,直到方灼摆好碗筷,喊他们吃饭,他才陡然意识到已经是晚上。

三人坐在正正方方的餐桌边,微橙的灯光带着温馨的暖意。原来不大活泼的两人中间多出了一个严烈,反而变得更加和谐——一点。

这个人似乎能快速融洽各种氛围。

“太不好意思。”叶云程惭愧道,“同学来家里做客,都没怎么好好招待,还让你帮了一天的忙。”

严烈真诚道:“不会,——特别喜欢跟舅舅聊天!”

叶云程笑得开怀,热情给他布菜:“——吃点。别人送的土鸡蛋,特别香!”

“谢谢舅舅!”

方灼心中的异样感更重——一点,瞄——他一眼,怀疑他是来偷长辈的。

叶云程催促说:“快点吃,最后一班车是八点到八点半的,不一定准时,错过就没有。从这里走过去,慢一点的话还要二十来分钟呢。”

吃完饭后,叶云程又问:“烈烈,认路吗?”

严烈过去拿包,准备走了,闻言停住动作,表情有点茫然——

半段路他特意记过,陪方灼一起过来的。但是从村口进来的那一段,他一面跟叶云程寒暄,一面精神又有点亢奋,的确没有记得很清楚。

方灼找到了个跟自己一样路痴的人,很是欣慰。尤其这个人在三更半夜捡了她两次,还对她做出过似有似无的嘲讽。

方灼自告奋勇地说:“——送你过去吧。”

“你确定吗?到时候不会要——给你送回来吧?”严烈说,“——有导航,不用了。”

方灼不满:“这种时候,你说谢谢就可以。”

叶云程道:“那灼灼送一——吧,舅舅洗完碗过去接你。都记得穿衣服,外面凉。”

可能是因为这两天一直下雨,所以天也黑得特别早。才是七点多,就已经快看不见路。

夜里冷了,风又大,严烈穿了件叶云程一定要加的外套,走在前面,领着方灼出了小路,从包里摸出两个手电筒,一左一右地打着。

“你出门还带手电筒?”方灼惊讶道,“还带两个?”

“——有点怕黑。”严烈用灯光扫着地面,对乡间陌生的路况很谨慎,以免踩到什么坑。

方灼狐疑道:“你怕黑?那你大晚上怎么还老在外面逛?”

严烈被噎住,默然半晌,说:“——一般都在店里。”

他说:“而且——更讨厌一个人待在家里。”

a市基础建设比较完善,他的家又在市中心附近,即便是深夜,也没有那么昏暗。

“你是不是觉得——在骗你?——真的怕黑。”严烈说,“其实——不是特别怕黑,但是我怕鬼。”

方灼才发现严烈其实很喜欢撒娇。

他撒娇的时候声音是轻快的、软和的,连眼神也带着可怜巴巴。不知道是他演技太好,还是本性如此。有夜色掩护,他变得肆无忌惮了。

广个告,【  \\ 】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可以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方灼听到自己妥协地说:“好吧。”

严烈说:“那你离我近一点。”

方灼走上——,跟他并排站着,又从他——上拿了个电筒,跟他一起照明。

严烈步子放得很慢,过——半晌,再次跟她搭话。

“——觉得你很厉害,什么都会。”

方灼满脑子糊涂,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什么都会。

“——会什么?”

严烈说:“各种生活技能。”

方灼完全理解不能,“你是要去丛林探险吗?还是准备野外求生啊?羡慕——的生活技能干什么?”

严烈低声发笑,他的笑点总是让方灼觉得很奇怪。

二人走——一段,严烈脸上的笑容逐渐凝固。

他越发焦躁,时不时疑神疑鬼地朝后张望,或是抬手摸摸自己的脖子。

快到村口的时候,严烈实在忍不住,回头往黑暗深处照了——,黄色光线倏地晃过,他身形一僵,眨了眨眼,变得很紧张。

他匆忙靠近方灼,扯了扯她的衣袖,压着嗓子说:“后面有人。”

方灼瞥他一眼,将——抽回来:“别闹。”

“真的!”严烈喉结滚动,“不信你回头看。”

方灼说:“——不。”

严烈急道:“你看!真的!”

方灼以为严烈是在开什么幼稚玩笑故意吓人,然而真的静心去听,隐约中也听到了不属于两人的脚步声。

方灼皱眉,将——电的功率开到最大,径直照了过去。

一道黑影自光线中快速掠过,闪进一侧的墙后,纵然身——矫健,也暴露得十分明显。

两人沉默。

方灼扭头去看严烈,想安慰他两句,但见后者面色惨白,几乎血色尽褪,俨然是一副惊骇过度的表情。

他没有出声,只是一把抓住方灼的——,开始狂奔。

那一刻,方灼信——他是真的怕鬼,——臂被猛地一拽,脚——的鞋都跑掉——,到后面只能一蹦一蹦地跟着跑。严烈还是没放过她,甚至恨不得将她抗到肩上走。却一路都没发出一声尖叫,死死地把声音闷在胸腔里。

两人慌不择路,根本来不及辨认方向。

等严烈发热的大脑冷静——来,他们已经置身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

严烈紧绷着脸,四面环顾一圈,确认没人跟来,才松了口气,转身去看方灼。

方灼踩着自己的脚,无奈提醒道:“烈哥,——鞋丢了。”

严烈心有余悸,对着她放低——音调,掩不住地沙哑道:“你不害怕吗?”

方灼说:“——又不怕鬼,那肯定是人啊,——们两个人还怕打不过一个?”

脱口而出后,她又觉得太像奚落,不大好,缓和——语气道:“你——果实在害怕,——抓着你的书包也可以的。”

严烈难得面露窘迫,又不敢相信,刚才那么诡异的情况,竟然会有女生不害怕。

他问:“那你怕什么?”

“——没有什么害怕的。”方灼抬起——,抓住了他的书包背带,“回去吧,没事的,——在呢。”

严烈低垂——头,眸光半阖,重新调整呼吸,脸色总算好看——一点。他也已经分不清方向,好在还有导航。他拿出手机,试图根据定位回到村口。

然而路线还没规划出来,他一看时间,发现已经八点多——,不知道有没有错过今晚的末班车。

两人循着夜色走回去,在漆黑的夜幕里寻找一只白色的鞋。顺利回到逃窜的地点,却没找到那只鞋子。

方灼正为消失的财产感到遗憾,碰到了拄着拐杖过来接人的叶云程。鞋子奇怪的被他提在手里,

“——说你怎么还没回来,你们是去哪里——?”

严烈不方便回答。两人都是一脸无辜。

“先回家吧。”叶云程哭笑不得道,“小牧都给你们吓坏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