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嚴烈還記得自己為來方灼家找的借口, 一到屋——,放下書包,就問自己的小禿怎麼樣了, 讓方灼找給他看看。

開什麼玩笑?人的臉都未必認得全, 何況是雞?

方灼覺得這位超齡兒童的注意力有點過于集中了,不想听到他的指責, 就隨意從雞籠里抓——一只,告訴他就是阿禿。

嚴烈將信將疑地接過,對著雞腦袋看——會兒。

雖然一周的時間對于小雞崽來說已經很漫長,足夠它們快速成長並實現外觀變形,但嚴烈還是憑借自己的火眼金楮, 在小院里翻找了半個多小時,將真正的阿禿給找了出來。

「這才是雞祥物!」嚴烈看破了她的陰謀,失望道, 「你居然騙——?!」

方灼見——鬼︰「嘖。」

嚴烈問︰「你是不是想謀害我的雞?」

「是我的雞。」方灼糾正道, 「——付的錢,——買的米。」

嚴烈說︰「——給你錢, 你自己不要。」

方灼由衷好奇地問︰「它到底有什麼特別的?因為它禿嗎?你為什麼那麼想看它?」

嚴烈差點喊出來, 他想看的不是一只雞啊, 他又不是變態!伯牙和子期還想著天天見面呢,她究竟有沒有把自己當朋友?!

葉雲程听到兩人的吵聲, 探出頭來,緊張問道︰「你們吵架了?」

「沒有的。」方灼回頭說,「——們在討論關于雞的問題。」

要說到關于雞的悖論, 大概就是雞和蛋的問題。可是他們的雞還得再養一兩個月才能開始——蛋呢。

等兩人回房間的時候,葉雲程就給他們一人分——一個水煮蛋。

方灼特別討厭吃這東西,趁著葉雲程沒注意, 塞到了嚴烈的——里。

嚴烈捏著——心的雞蛋,對于方灼連一毛錢的短信都不舍得發,卻願意給自己分雞蛋的行為感到十分震驚,很是動容地問︰「你這是在跟——道歉嗎?」

方灼思忖片刻,問道︰「你為什麼都18歲——還可以這麼單純可愛?」

嚴烈︰「……」這算是人身攻擊嗎?

過——片刻,方灼意識到他可能是在隱晦地說自己小氣,又特意補充——一句︰「——還給你分過月餅的。」

當時嚴烈正在跟葉雲程學做飯,兩人聞言一起轉過身來看她。

那種表情莫名的相像,好像他們才是親戚。

方灼搖頭︰「沒什麼。你們繼續。」

她去雞籠給盆里添了回水。

一個星期沒見,小院子里——出了一堆土,鋪在靠近門口的位置,就是上回方灼說想拿來種菜的計劃。

只是這些泥土里還混雜著些細小的石頭,要經過再一次的挑揀,葉雲程應該還沒時間做。

時間好像過得很快。

方灼覺得才剛回來,天就快要黑。

嚴烈陪著他們看——會兒電視,又幫忙做——點家務。

葉雲程雖然已經竭力保持房間干淨,可他的身體還是有很——不方便的地方——處或者窗戶角落很難清理到位。還有幾個老舊的電燈泡也一直沒找到機會更換。嚴烈都幫他做——,還在他的指導下更換了家具的擺位。

他總是很體貼,知道該怎麼合適地幫助別人,讓人覺得舒服且不被冒犯。

只是半天時間,葉雲程就變得很喜歡他,不是浮于表面的對學霸的喜歡,是對每一個成熟懂事的孩子的關切。

他問了兩次嚴烈家里是做什麼的,放學不回去會不會讓父母擔心,嚴烈都笑笑轉開——話題。意識到可能會讓對方覺得不——興,葉雲程才不問了,轉道打听起他們學校的事。

他們之間唯一的共同好友只有方灼,于是後面的話題基本上是圍繞著這個名字。被他們念叨的人正在後院刨土,作一位辛勤的園丁。

兩人對方灼其實都不是很——解,但交換了有限的信息後都感受到了長足的進步。

方灼不喜歡吃五仁月餅,而且不喜歡吃水煮蛋。

葉雲程認真記下。

——月餅就算——,水煮蛋——回要親眼盯著她吃。

方灼真正的生日原來是9月28號,跟孔子同一天出生,難怪那麼愛學習。

嚴烈心里道,那不就是運動會那幾天嗎?

——他兩次錯過——方灼的生日。可能得送兩套——考試卷才可以彌補。

兩位男士聊得非常開心。

葉雲程還想讓嚴烈教方灼寫作業,連書桌都清理好了,直到方灼擺好碗筷,喊他們吃飯,他才陡然意識到已經是晚上。

三人坐在正正方方的餐桌邊,微橙的燈光帶著溫馨的暖意。原來不大活潑的兩人中間多出了一個嚴烈,反而變得更加和諧——一點。

這個人似乎能快速融洽各種氛圍。

「太不好意思。」葉雲程慚愧道,「同學來家里做客,都沒怎麼好好招待,還讓你幫了一天的忙。」

嚴烈真誠道︰「不會,——特別喜歡跟舅舅聊天!」

葉雲程笑得開懷,熱情給他布菜︰「——吃點。別人送的土雞蛋,特別香!」

「謝謝舅舅!」

方灼心中的異樣感更重——一點,瞄——他一眼,懷疑他是來偷長輩的。

葉雲程催促說︰「快點吃,最後一班車是八點到八點半的,不一定準時,錯過就沒有。從這里走過去,慢一點的話還要二十來分鐘呢。」

吃完飯後,葉雲程又問︰「烈烈,認路嗎?」

嚴烈過去拿包,準備走了,聞言停住動作,表情有點茫然——

半段路他特意記過,陪方灼一起過來的。但是從村口進來的那一段,他一面跟葉雲程寒暄,一面精神又有點亢奮,的確沒有記得很清楚。

方灼找到了個跟自己一樣路痴的人,很是欣慰。尤其這個人在三更半夜撿了她兩次,還對她做出過似有似無的嘲諷。

方灼自告奮勇地說︰「——送你過去吧。」

「你確定嗎?到時候不會要——給你送回來吧?」嚴烈說,「——有導航,不用了。」

方灼不滿︰「這種時候,你說謝謝就可以。」

葉雲程道︰「那灼灼送一——吧,舅舅洗完碗過去接你。都記得穿衣服,外面涼。」

可能是因為這兩天一直下雨,所以天也黑得特別早。才是七點多,就已經快看不見路。

夜里冷了,風又大,嚴烈穿了件葉雲程一定要加的外套,走在前面,領著方灼出了小路,從包里摸出兩個手電筒,一左一右地打著。

「你出門還帶手電筒?」方灼驚訝道,「還帶兩個?」

「——有點怕黑。」嚴烈用燈光掃著地面,對鄉間陌生的路況很謹慎,以免踩到什麼坑。

方灼狐疑道︰「你怕黑?那你大晚上怎麼還老在外面逛?」

嚴烈被噎住,默然半晌,說︰「——一般都在店里。」

他說︰「而且——更討厭一個人待在家里。」

a市基礎建設比較完善,他的家又在市中心附近,即便是深夜,也沒有那麼昏暗。

「你是不是覺得——在騙你?——真的怕黑。」嚴烈說,「其實——不是特別怕黑,但是我怕鬼。」

方灼才發現嚴烈其實很喜歡撒嬌。

他撒嬌的時候聲音是輕快的、軟和的,連眼神也帶著可憐巴巴。不知道是他演技太好,還是本性如此。有夜色掩護,他變得肆無忌憚了。

廣個告,【  \\ 】真心不錯,值得裝個,畢竟可以緩存看書,離線朗讀!

方灼听到自己妥協地說︰「好吧。」

嚴烈說︰「那你離我近一點。」

方灼走上——,跟他並排站著,又從他——上拿了個電筒,跟他一起照明。

嚴烈步子放得很慢,過——半晌,再次跟她搭話。

「——覺得你很厲害,什麼都會。」

方灼滿腦子糊涂,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什麼都會。

「——會什麼?」

嚴烈說︰「各種生活技能。」

方灼完全理解不能,「你是要去叢林探險嗎?還是準備野外求生啊?羨慕——的生活技能干什麼?」

嚴烈低聲發笑,他的笑點總是讓方灼覺得很奇怪。

二人走——一段,嚴烈臉上的笑容逐漸凝固。

他越發焦躁,時不時疑神疑鬼地朝後張望,或是抬手摸摸自己的脖子。

快到村口的時候,嚴烈實在忍不住,回頭往黑暗深處照了——,黃色光線倏地晃過,他身形一僵,眨了眨眼,變得很緊張。

他匆忙靠近方灼,扯了扯她的衣袖,壓著嗓子說︰「後面有人。」

方灼瞥他一眼,將——抽回來︰「別鬧。」

「真的!」嚴烈喉結滾動,「不信你回頭看。」

方灼說︰「——不。」

嚴烈急道︰「你看!真的!」

方灼以為嚴烈是在開什麼幼稚玩笑故意嚇人,然而真的靜心去听,隱約中也听到了不屬于兩人的腳步聲。

方灼皺眉,將——電的功率開到最大,徑直照了過去。

一道黑影自光線中快速掠過,閃進一側的牆後,縱然身——矯健,也暴露得十分明顯。

兩人沉默。

方灼扭頭去看嚴烈,想安慰他兩句,但見後者面色慘白,幾乎血色盡褪,儼然是一副驚駭過度的表情。

他沒有出聲,只是一把抓住方灼的——,開始狂奔。

那一刻,方灼信——他是真的怕鬼,——臂被猛地一拽,腳——的鞋都跑掉——,到後面只能一蹦一蹦地跟著跑。嚴烈還是沒放過她,甚至恨不得將她抗到肩上走。卻一路都沒發出一聲尖叫,死死地把聲音悶在胸腔里。

兩人慌不擇路,根本來不及辨認方向。

等嚴烈發熱的大腦冷靜——來,他們已經置身在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

嚴烈緊繃著臉,四面環顧一圈,確認沒人跟來,才松了口氣,轉身去看方灼。

方灼踩著自己的腳,無奈提醒道︰「烈哥,——鞋丟了。」

嚴烈心有余悸,對著她放低——音調,掩不住地沙啞道︰「你不害怕嗎?」

方灼說︰「——又不怕鬼,那肯定是人啊,——們兩個人還怕打不過一個?」

脫口而出後,她又覺得太像奚落,不大好,緩和——語氣道︰「你——果實在害怕,——抓著你的書包也可以的。」

嚴烈難得面露窘迫,又不敢相信,剛才那麼詭異的情況,竟然會有女生不害怕。

他問︰「那你怕什麼?」

「——沒有什麼害怕的。」方灼抬起——,抓住了他的書包背帶,「回去吧,沒事的,——在呢。」

嚴烈低垂——頭,眸光半闔,重新調整呼吸,臉色總算好看——一點。他也已經分不清方向,好在還有導航。他拿出手機,試圖根據定位回到村口。

然而路線還沒規劃出來,他一看時間,發現已經八點多——,不知道有沒有錯過今晚的末班車。

兩人循著夜色走回去,在漆黑的夜幕里尋找一只白色的鞋。順利回到逃竄的地點,卻沒找到那只鞋子。

方灼正為消失的財產感到遺憾,踫到了拄著拐杖過來接人的葉雲程。鞋子奇怪的被他提在手里,

「——說你怎麼還沒回來,你們是去哪里——?」

嚴烈不方便回答。兩人都是一臉無辜。

「先回家吧。」葉雲程哭笑不得道,「小牧都給你們嚇壞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