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钟情(快穿)最新章节 - 109、皇子放弃治疗(15)

钟情(快穿) 109、皇子放弃治疗(15)

作者:决绝书名:钟情(快穿)类别:玄幻小说
    御书房, 承德帝刚喊了让言景则滚,太子就进来了。

    太子眼瞅着那砚台砸在地——,崩掉一个角,被吓了一跳。

    突然发现……父皇对他挺好的。

    至少从来没朝他扔过这种——砸死人的东西。

    当然, 他也不像他五弟那么让人生气就是了。

    太子正平复自己的心情呢, 就听自己的父皇说出了一句, 以及说过好几次的话:“你也不管管你弟弟!”

    太子:“……”父皇你都管不了,我哪里管得了?

    不过……

    太子和承德帝——觑, 突然有点惺惺——惜。

    三人又聊了几句,承德帝就让太子——言景则带走,还让他们——苏墨修叫进来。

    “我——一起进来吗?”言景则问。

    “不行。”承德帝。

    言景则叹了口气, 只——离开。

    他其实并不担心苏墨修。

    苏墨修这人,有跟他年龄不——符的稳重, 绝不会像他一样惹怒承德帝。

    当然了, 苏墨修进去的时候, 他肯定是要在外——等着的。

    言景则和太子来——偏殿里, 就见苏墨修正跟阿福说话。

    言景则不太喜欢阿福,因为这个孩子不喜欢他,他——觉。

    “子砚, 父皇让你过去。”言景则看——苏墨修, 又——, “你搭理这孩子干啥啊?这孩子可闹腾了。”

    “我就是跟小皇孙闲聊了几句。”苏墨修。

    之前——早朝的时候,言景则和苏墨修离得有点远,也就没见——苏墨修, ——完早朝他又马——被承德帝叫走了。

    他现在才看清苏墨修的模样,当即——:“你是不是不舒服?不然不要去见父皇了,——去休息吧!”

    “殿下说——了……我这就去见陛下。”苏墨修——, ——着御书房走去。

    言景则见状,连忙跟在苏墨修身后走了。

    阿福都看愣了。

    他这位五皇叔很早就去世了,他跟他——处不——,但印象里,他这位五皇叔整天阴沉沉的,一副看谁都不顺眼的样子,哪有这么鲜活?

    他五皇叔年轻时,原来是这样的?

    不,这应该是他的伪装!

    他这位五皇叔,最会装模作样了,他父亲在去世前,都还觉得他是好的,——自己的人手全给了他……

    可实际——呢,他五皇叔打从一开始,就处心积虑想要皇位,他藏在暗处,四处挑拨,等他父皇还有其他的皇叔都被他皇爷爷厌弃,他就出来了。

    想——自己登基之后,还被他那位皇祖母压迫了很——年,阿福心里的怨气,无论如何都消散不了。

    苏墨修进了御书房,跪地行礼。

    “起来吧,不用这么——礼。”承德帝——着跟苏墨修说话,问了苏墨修最近的情况,态度跟之前一般无二。

    苏墨修一一答了。

    承德帝又问了蔡廷和案——的事情,苏墨修也对答如流。

    毕竟他全程跟着五皇子,对整个办案过程,异常熟悉。

    “不错!”承德帝夸了苏墨修几句,又转而跟苏墨修聊家常。

    说着说着,承德帝——:“你家今年,事情还挺——的,先是你及冠,紧跟着你妹妹及笄,再过半个月,就是你父亲六十——寿的日子了吧?是不是要——办?”

    “是的。”苏墨修——,“之前我及冠,还有妹妹及笄,家里都只请了亲戚,这次父亲过寿,就想——请些人。”

    他父亲过寿这事儿,他们家早就开始操办了。

    之前,他父亲还想着趁着过寿来的人——,让他和他妹妹都去——看——看,选门好婚事。

    不过现在,需要选亲事的,就只有他妹妹了。

    至于他……他打算等他父亲过了寿,便犯个错,让他父亲将他赶出家门。

    “等你父亲过寿,我也去讨杯酒喝。”承德帝。

    插一句,我最近在用的看书app,【  \\ 】书源多,书籍全,更新快!

    “谢陛下隆恩!”苏墨修连忙跪下谢恩。

    承德帝又说了几句,突然问起苏墨修的妹妹。

    苏墨修心里一惊,但还是如实——答。

    承德帝——:“老五老——不小了,一直没个王妃,真不像话……”他没说下去,但结合前——的那些话,分——就是想让苏墨修的妹妹当王妃。

    苏墨修早有这准备,倒是将表情控制地很好:“五皇子文武双全,也就是时机没。”

    承德帝跟苏墨修说话的时候,一直在观察苏墨修。

    若是苏墨修跟他儿子——情——悦,或者对他儿子有意,肯定会露出点什么来。

    但苏墨修一直是那么一副样子,分——就是,对他儿子完全无意。

    承德帝说不出自己是个什么心情。

    不过苏墨修今天脸色看着不太好……承德帝想——自己儿子对这人志在必得,问了几句。

    苏墨修——:“前些日子没睡好,昨日和五殿下一起去游湖,又不小心落了水,今日就不太舒服。”

    原来是这样……承德帝没留苏墨修,让苏墨修——去休息。

    苏墨修走了之后,承德帝找人问了昨天的事情,然后就得知他那五儿子非要和苏墨修——个人去划船,然后他划船的时候,苏墨修不知——怎么的突然掉——了河里,紧跟着他也跳下去了……

    他儿子是不是故意——苏墨修弄下船,再“英雄救美”的?

    说不定还想占苏墨修的便宜。

    不过按照他安插在他五儿子身边的人所说,后来苏墨修一直坐在船尾,没进船舱……他儿子应当没得手。

    想也是,他儿子真要得手了,苏墨修也不会还这么冷静。

    苏墨修离开御书房,就告诉言景则说自己身体不适,要——家休息。

    言景则只——他送——家,然后怏怏地离开。

    他要是跟进去了,苏家人全出来迎接什么的,苏墨修怕是要休息不好……

    言景则的想法,其他人并不知晓。

    苏墨修——家之后,也没有马——去休息,他先去找了自己的父亲,说了承德帝说的话。

    苏固脸色一变,紧跟着又看——儿子:“五皇子看——的是你妹妹,你如何想?”

    “爹,你不会——妹妹嫁给五皇子……是不是?”苏墨修问。

    苏固确实不想——女儿嫁给五皇子。

    他就这么一个女儿,千娇万宠的,若是一年前,得知五皇子有意,他说不定会同意,但现在,他不同意。

    太子位置不稳,五皇子不甘心当一个“闲王”……他不——让他女儿卷进去。

    他连女儿都舍不得了,现在他儿子一——撞——去……

    苏固问:“你当真这么执迷不悟?”

    “是。”苏墨修。

    苏固突然扬声喊外——的下人:“来人!——小少爷带——他房间,不许他出来,让他在家里好好养病!”

    养了这么——年,这么好的儿子,苏固实在不想他走——这么一条路。

    今天苏墨修要——圣,所以他昨日没做什么,但从今天开始……他小儿子就要因为身体不适,在家里养病了!

    苏固不知——自己的小儿子,怎么会变成这样,但他想试试——他小儿子和五皇子隔开,看他小儿子——不——清醒过来。

    下人很快就进来了。

    苏墨修早有预——,并为反抗。

    他已经精疲力尽,休息几天也无妨。

    无论如何,他父亲过寿那天,是肯定会——他放出去的。

    他了解他的父亲。

    而这半个月……他也可以仔细想想自己的未来要如何做。

    苏墨修病了,还病得有点严重,甚至不——来刑部当差。

    言景则得知这件事,急得不行,扔下刑部的事情,就去了苏家,想要探病。

    结果是苏固口口声声怕苏墨修——病传染给他,就是不让他见苏墨修。

    言景则:“……”他真的不怕被传染!

    只是……苏固还不知——他和苏墨修的事情,他要是表现得太——显,让苏固知——了这件事……指不定苏固就要给苏墨修喂药!

    再加——苏固——底是苏墨修的父亲,言景则不敢硬闯,只——无功而返。

    苏固已经很不喜欢他了,他要是还死赖着不走,苏固肯定更不喜欢他!

    这半个——月,苏固一直看自己不顺眼,这点言景则是知——的,也——猜——原因。

    苏固应该是觉得……他要拉拢苏家,让苏家为他所用。

    天地良心,他真的没有这个想法!

    他只对苏墨修——兴趣!

    言景则一直见不——苏墨修,都想去□□了,但他不知——苏家的布局,一不小心爬错了怎么办?

    就算爬对了,要是被人发现了怎么办?

    他还没有说动承德帝,要是有些乱七八糟的风声传出来……肯定会对苏墨修产生影响。

    言景则来这个世界越久,越了解这个世界。

    他不想他喜欢的人,受——哪怕一丁点的伤害。

    算了,反正苏固过寿那天,他是肯定——见——苏墨修的,也不急着这一天——天的。

    现在的话……他再去磨一磨承德帝,让承德帝早点答应他和苏墨修的事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