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钟情(快穿)最新章节 - 108、皇子放弃治疗(14)

钟情(快穿) 108、皇子放弃治疗(14)

作者:决绝书名:钟情(快穿)类别:玄幻小说
    第二日就是——朝会。

    这次——朝会, 言景则可以说是出尽了风头。

    他接手蔡廷和的案子才半个月,就把事情查得清清楚楚,这让——人对他刮目相。

    当然,也让——人恨上了他。

    承德帝还不知道昨天这儿子做了决定, 要入赘到苏家去, 这会儿——这个儿子挺顺眼的。

    这次蔡廷和的事情, 老二老三老四都推波助澜了,倒是这儿子, 从头到尾没清清白白。

    广个告,我最近在用的小说app,【  \\ 】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毕竟他当时忙着跟那些进京赶考的举人联络感情。

    此外……这儿子办案的时候完全不想着要给别人面子,一口气得罪这么——人,这样的行为, 也让承德帝对他放心。

    将来等太子登基,让这儿子做太子的左膀右臂, 辅佐太子, 也挺好的。

    承德帝笑眯眯的, 给了言景则许——奖赏。

    苏墨修当然也没落下。

    承德帝对自己五儿子的本事, 还是有所了解的,他不觉得这案子是他五儿子办的,觉得——分事情, 应该是苏墨修做的。

    别的不说, 送上来的口供之类, 就全是苏墨修的笔迹。

    言景则和苏墨修得了奖赏之后,承德帝还让他们在——朝会之后留下,他要跟他们说说话——

    朝会结束, 众人便慢慢退出——殿。

    苏墨修站在人群里,特别显眼。

    这一来,是他不仅年轻, 相貌还极为俊朗,刚刚及冠的青年站在那里,就如同苍松翠竹,卓尔不群。

    二来……陛下刚才,可是将这位夸了又夸的。

    之前陛下让他离开御书房,他们还想着,他说不定是得罪了陛下,现在——来……陛下是想提拔他。

    “没想到小苏——人不仅学问好,还擅办案,我真是自愧不如。”有人笑眯眯地过去,跟苏墨修说起话来。

    苏墨修笑着应了几句。

    他脸色苍白,嘴唇也没什么血色。

    他昨日在祠堂跪了一个时辰,一夜未睡……当然,带给他巨——压力的,并不是这些。

    他虽然主——让他父亲将他逐出家门,但心里……实在不好受。

    迷茫的未来,还有跟家族割裂带来的痛苦,让他透不过气来。

    不过他面上什么都没有表现出来。

    有人问他案件相关的事情,他——是说的清清楚楚。

    之前半个月,他跟在五皇子身后,做的都是各种杂事,比如帮忙做记录,帮忙整——之类。

    但五皇子要韬光养晦,就将功劳全给了他。

    苏墨修正跟人说话,就见三皇子朝着自己走来。

    陛下的诸——皇子里,三皇子的文采是公认的好,还做出过许——脍炙人口的诗词。

    之前苏墨修——佩服三皇子,但现在和五皇子相处过,他便觉得三皇子——普通了。

    三皇子过来,是想邀请苏墨修参加他举办的文会。

    苏墨修笑着谢过三皇子,说只要有空,一定过去。

    他表现地——疏离,三皇子只能无奈离开,紧跟着,四皇子恨恨地瞪了他一眼。

    苏墨修站在原地,笑得温和。

    等朝臣散去,就有太监来找他,让他去偏殿等候承德帝的召见。

    苏墨修之前一直跟着承德帝,这些太监都知道他的喜好,——快,还给他上了他爱喝的茶。

    苏墨修坐下来,喝了口茶,才觉得好受了一点——

    这个时候,言景则正在御书房和承德帝说话。

    承德帝心情——好,他夸了言景则几句,又问言景则有什么想要的奖赏——之前他给的奖赏,是明面上的,私底下他不介意再给儿子一些东西。

    然后,承德帝就听自己的儿子道:“父皇,——能给我和苏墨修赐婚吗?我想嫁到苏家去!”

    承德帝的笑容僵在了脸上:“——说什么?”

    言景则把昨天跟太子说过的话,又对着承德帝说了一遍。

    承德帝深吸了几口气,有些庆幸因为这个儿子总是语出惊人的缘故,他身边除了一直伺候他的胡忠顺以外,没有别人。

    要是还有别人,那真的是丢脸丢到别人家去了!

    但也因为在场的只有胡忠顺,他现在想——儿子,也只是想想。

    他这儿子可不会站着让他——,肯定会跑,——这人一跑,他就——不到了!

    承德帝只能跟儿子讲道——,说这事儿不行。

    言景则就说,他不求两人——张旗鼓地成亲,承德帝只要去跟苏固说好,让他和苏墨修私底下做夫妻就成。

    承德帝不同意,他丢不了这个脸。

    此外……他现在还没接受自己儿子——上个男人的事情呢!

    承德帝试图说服儿子,让儿子娶个身份低些的女子为妻,然后和苏墨修私底下来往。

    言景则道:“这不行,我要是成亲了,肯定也不能拦着苏墨修成亲,他去找女人,我受不了。”他是绝不会跟女人成亲害人家的,苏墨修也不行。

    “那就让他别找!”承德帝道。

    “要是一个没——住怎么办?——且他若是与我一起住,我那个妻子也在,到时候他们……”言景则给了承德帝一个“——懂的”的眼神。

    承德帝:“……”他懂了,他这个儿子,真的太糟心了!

    承德帝跟自己的儿子掰扯了半天。

    他这人——来受不了别人忤逆他,但这个儿子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他也确实拿他没办法。

    虎毒不食子,他干不出来把这个儿子弄死的事情。

    不过……说了——久,说不过儿子的承德帝突然想到一件事:“苏墨修也对——有意?”

    “我觉得有。”言景则道。

    承德帝这人不太讲——,他怕告诉承德帝苏墨修喜欢他之后,承德帝对苏墨修不满,便将这件事瞒了下来。

    承德帝:“……”感情他儿子连嫁人都想好了,人苏墨修还没同意呢!

    他要是苏墨修,肯定——不上这玩意儿!

    “父皇,我是皇子啊,他必须喜欢我。”言景则道。

    “——给我滚!”承德帝抄起砚台砸出去。

    苏墨修之前在御书房帮忙的时候,他就觉得这孩子极有能力,前程远。

    可惜的是,这个前程远——的孩子,被他儿子盯上了。

    承德帝跟言景则探讨言景则“嫁人”的事情的时候,太子抱着阿福进宫了。

    太子知道自己弟弟,——半要跟承德帝说他跟苏墨修的事情,怕承德帝怪罪弟弟,就特地跑了一趟东宫,把儿子带了来。

    承德帝——喜欢阿福,在小辈面前也不会随意发火,有阿福在,承德帝应该不会追着——他弟弟?

    因着这个,太子一路上都让阿福见了皇爷爷要乖乖的,要护着他五皇叔。

    阿福:心累!

    他千方百计让他父亲防备他五皇叔,结果他父亲一心护着他五皇叔!

    他父亲太傻了!

    阿福满脸委屈,被带到御书房附近,然后就见一个俊秀的年轻人,正坐在偏殿喝茶。

    “子砚,五皇弟还没出来?”太子温和地问道,眼前这人可是他“弟婿”,他态度肯定要好点。

    “是的。”苏墨修起身行礼。

    “——不——行礼,我进去。”太子道,说完就放下儿子,往御书房走。

    苏墨修已——行了礼,行完,他再次坐下。

    阿福好奇地——着眼前的人。

    这人年纪轻轻就能面圣,他父亲也跟他——熟的样子,还有人给他上茶,一——就不简单。

    但他记忆里,并没有这个人的存在。

    此外……他父亲把他放下之后,他一下子变得——矮,从下往上去——眼前这人,就注意到他的手有点抖,脸色也不太好——,似乎——不舒服的样子。

    阿福走过去问:“——是谁啊?”

    苏墨修朝着小皇孙笑了笑,说了自己的身份。

    阿福听说这人是苏固第四子,有些吃惊,同时也算是明白,自己为什么不认识这个人了。

    苏固有四个儿子,一个女儿。

    他四儿子据说从小身体不好,年纪轻轻就去世了,死在他父亲去世之前。

    再后来,苏固的长子在外面做官的时候,染病去世。

    苏固当时年纪不小了,长子去世给他带来极——的——击,病了一场,之后又撑着病体,帮他那位五皇叔巩固帝位。

    结果,他那位五皇叔刚坐稳皇位,都还没册封皇后,苏固那位嫁给了他五皇叔的小女儿又去世了。

    苏固这下是真的受不了了,——病一场之后告老还乡。

    阿福眨巴着眼睛——眼前这位他完全没有印象,以前也从未了解过的,苏固的小儿子:“——在这里做什么?”

    明明还是个小豆丁,却偏偏像个——人似的说话,此外……这孩子被养得极好,胖乎乎的,皮肤白嫩,眨眼睛的时候,那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的,让人想去摸。

    苏墨修道:“我在等陛下召见。”

    “皇爷爷为什么要找——?”

    “因为我有个差事办的不错。”苏墨修心里不太好受,但跟小孩子说说话,他会轻松——,就跟小皇孙聊了起来。

    聊着聊着,见孩子这么可爱,又忍不住瞎想——五皇子将来的孩子,是不是也会这么可爱?

    还有,五皇子若要争位,这孩子将来又会如何?

    苏墨修并不怀疑五皇子想要皇位这件事。

    太子之前遇到麻烦的时候,不管是五皇子还是皇后,都不曾帮过太子,他以前,还曾——到五皇子——阴沉的目光——太子。

    此外……

    他之前跟五皇子提起怎么得到陛下的好感之类的事情,五皇子也都听得——认真。

    五皇子这般聪慧,这些年还丝毫不显露人前!

    最——要的是……五皇子若是没有这心——,又为何要去结识蒋启,要来结识他?

    五皇子分明不喜欢男子。

    昨日跳下湖,应该也是早就注意到湖水——浅了。

    苏墨修的神情——显忧郁。

    阿福对这人油然——生一股同情:“——是不是不舒服?要好好休息啊!”

    苏墨修笑道:“我会的。”

    阿福又道:“我跟——说,这人啊,身体最——要!”他没到四十就去世了,想想就觉得亏!

    这辈子他一定要活久一点!

    苏墨修见一个小孩子老气横秋地说出这样的话来,真心实意地笑了。

    阿福觉得这人笑得挺好——的,又想——听消息,就道:“苏家的哥哥啊……我之前去皇祖母宫里玩儿,听说我五皇叔要娶——的妹妹做王妃,是真的吗?”

    苏墨修一愣,过了一会儿才问:“小殿下是何时听到的?”

    阿福昨儿个才在太子面前胡诌过,这会儿又道:“就前几天,我听见五皇叔跟皇祖母说,想娶苏家的小姐姐。”

    以前他一直待在东宫出不去,这些年——概是他表现地乖巧的缘故,他父亲总把他送到宫里……让他去陪他的皇祖母,或——陪他的皇爷爷。

    他——乐意陪他皇爷爷,至于那位皇祖母……

    他——怕他那位爱好特殊喜欢种地的皇祖母,去了就乖乖地当孩子,倒也能混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