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备胎不干了最新章节 - 40、第 40 章

备胎不干了 40、第 40 章

作者:不会下棋书名:备胎不干了类别:玄幻小说
    这条评论下有十几个人跟楼, 都是在求瓜, 但“大海啊全是水”一条都没回, 就此消失。

    戚淙点进“大海啊全是水”的主页,发现这是一个连头像都没设置的小号,微博主页里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有。

    他退出来, 又看了看那条评论, 将它截图,微信发给了赵振勋。

    赵振勋很快回了消息:别管,这只是开始。会有人跟进和监控舆论, 该你出声的时候我会让你出声,你现在只需要专心练歌和上表演课。

    只是开始?

    戚淙又切到微博继续翻了翻评论,并没有翻到更多类似的言论,皱眉,暂时压下思绪, 打开电脑开始码《侠骨》接下来的更新。

    晚上七点多, 冷风如刀终于通过了戚淙的入群申请。收到消息时戚淙正准备去沈嘉房间上表演课,只来得及去群里打了个招呼, 就关掉手机进了沈嘉房间。

    课上完已经快十点,沈嘉累得动都不想动,赵振勋赶他去洗澡, 然后对正在整理笔记的戚淙说道:“今晚舆论会爆发,我建议你不要看微博。”

    戚淙停手,看向赵振勋:“我想看看。”

    赵振勋和戚淙对视, 然后上前,帮戚淙把最后一张资料收起,递过去:“那看的时候多想想现在和以后,过去不重要,未来才是最重要的。”

    这就是同意了。戚淙接过资料,应道:“我明白。”

    今天顾浔有夜戏,还是大夜戏,估计要拍到凌晨,顾老师的私人小课堂没办法继续。戚淙回到房间后翻了翻和顾浔的微信聊天记录,想着赵振勋刚刚说的话,出神。

    赵振勋那个态度,估计是今晚要有一些关于他的不好言论出现在网络上,如果顾浔看到了……他低头,重新看向微信聊天界面,犹豫了很久,还是什么都没有发。

    顾浔有知道所有事情的权利。

    他收起手机,拿起干净衣服进浴室洗了个战斗澡,然后出来打开电脑,继续码《侠骨》的更新。

    连载到现在,《侠骨》已经彻底完成了开篇的铺垫和第一个剧情的发展,接下来这两章算是过度章,有很多支线、主线、人物的伏笔和线索要埋进去,必须码得仔细一些。这两章之后,《侠骨》的剧情会进入一个快速发展的爆发阶段,直到迎来最后的轰炸式结尾。

    临近半夜,稿子终于弄好。

    戚淙按了按脖子,看看空荡荡的微信消息栏,握住鼠标,登录江天网,将稿子放入存稿箱,设定好更新时间。

    做完这些后,他点开《侠骨》的文章数据看了看。

    收藏涨了一些,从上午的九万出头涨到了九万靠中,评论、积分、打赏排行榜等数据因为新文审核期的封锁,依然是零。

    审核期是三天。

    戚淙看了看系统的审核倒计时。

    还剩十几分钟就结束。也就是说,今晚零点过后,现在因为审核封锁的评论区和其他数据,将会开放和重新计算。

    他又看了看时钟,十一点四十八分。

    已经快到半夜,顾浔的戏不知道拍得怎么样了,还有……他拿起手机,做了一会心理准备,打开微博,直接看向热搜。

    #言煌售后混乱#

    #戚淙言煌#

    #戚淙坑妈#

    果然。

    他用力闭眼,深吸一口气,伸指点进第一个话题。

    页面跳转,大堆新闻微博跳了出来,内容大同小异,说的都是同一件事——言煌某一批次的产品出现了严重的质量问题,消费者联系言煌售后,却迟迟等不来售后人员上门和解决问题,还被售后部门踢皮球般一会让把产品寄回去做检测,一会让联系什么外包维修公司,一会让提供完整详细的购买证明和三包证书,一会咬定是消费者自己把产品弄坏的,让消费者自行找人维修产品,把消费者搞得快要崩溃,让消费者花了不少冤枉钱。

    在这些新闻下面,无数消费者在评论区里控诉言煌的产品问题和售后踢皮球敷衍的行为,许多控诉的人都贴出了言煌问题产品的照片。戚淙随便点开几张照片看了看,然后深深皱眉。

    言煌出问题的产品主要是某批次的音响和电视,出现的问题分别有遥控失灵、数据连接经常断、杂音严重、裂壳……可以说是能出问题的地方都出了。

    戚淙觉得不可思议。

    这种产品是怎么通过的质检?把这种产品卖给消费者,江兆言的良心在哪里?

    他又翻了会评论,没发现有提到他的部分,于是退出这个话题,点开了第二个话题#戚淙言煌#。

    这次先跳出来的是一个娱乐爆料号写的博文。

    娱乐天下:大新闻!那位还没出道就上了好几次热搜的前家具公司富二代,自杀前居然是新兴智能家居品牌言煌的员工!职位还很高,是市场部的经理,兼管售后!这次言煌产品出问题据说全是因为他,说他不满言煌老板给他调岗位的行为,就在离职前特意坑了公司一把。现在言煌高管群里的人全在骂他。我有同学是言煌的员工,他截了几条言煌高管秒删的朋友圈内容,我偷偷贴给你们看。最后,再不负责任地抛一个小八卦,据说这位富二代这么搞,是因为追求言煌老板不成,因爱生恨……啧啧啧,贵圈很乱啊。

    这条微博后面附着两张将名字打码的聊天记录和两张朋友圈截图。

    聊天记录里。

    蓝色打码头像的人说:是他走前监管的那两条生产线吗?

    黄色打码头像的人回:是,音响和电视。醉了,江哥还计划下半年在北市开分公司,现在出了这种事,估计要黄。

    蓝色打码头像:老板怎么说?

    黄色打码头像:撤回产品赔钱呗,还能咋办。他可真是个害人精,我觉得他是不是心里阴暗,自家破产了,所以暗搓搓搞咱们家。

    蓝色打码头像:可能是记恨老板要给他调岗位?

    黄色打码头像:他自己能力不够,给他调岗位也是为他好,江哥也是难,摊上这么位爷。还有售后那块,烦死了,最近都得加班了。

    蓝色打码头像:这可以告他的吧,公司这次损失可太大了。

    黄色打码头像:估计不会告,江哥心软恋旧,而且那人不是要去当明星么,江哥不会断他生路的,估计要忍下来。

    聊天记录结束。

    戚淙看着那句“江哥心软恋旧”,后牙咬了咬,看向朋友圈截图。

    xxx:戚淙你tm是不是有病,赶在离职前这么搞公司,不就是江哥不喜欢你不愿意和你在一起想给你调个岗位吗,你至于这样?你这是犯法的你知不知道!你真tm是个疯子!江哥怎么就摊上你了!三年,你仗着富二代的身份在公司作威作福三年,让你妈投钱进公司靠此拿捏江哥,好不容易老天有眼,你家破产了,江哥终于可以摆脱你的阴影了,结果你就这么害江哥害公司?你还有没有良心!

    戚淙猛地握拳。

    第二张朋友圈截图。

    xxx:烦死了烦死了烦死了,江哥居然要把这事忍下来,他能忍我不能忍!姓戚的你满意了吗?看到大家因为你留下的烂摊子这么焦头烂额,你是不是就满意了?就你这样的还想去当明星,也不怕带坏青少年!

    戚淙用力掐了下掌心,压下情绪,缩小图片点开了这条微博下的评论区。

    评论区里全是在震惊他和言煌扯上关系的评论,吃瓜群众激情讨论,还有人贴出了江兆言的照片,掀起了一波感叹江兆言颜值的热浪。

    在评论区后排,几条疑似顾浔粉丝的评论出现,戚淙看过去,然后沉默。

    向天三问:看了三木的发家史后,我一直在说服自己接受房子塌了的现实,学会祝福。但现在……如果这些都是真的,那我只能说,顾浔值得更好的。好难过啊,为什么偏偏是这样一个人。

    为什么偏偏是这样一个人。

    顾浔值得更好的。

    戚淙看向窗玻璃上印出来的自己,低头调整好情绪,点进了第三个话题#戚淙坑妈#。

    又是一篇娱乐号发的爆料先跳了出来,这条爆料是私信爆料。私信里,有一个网友用及其犀利刻薄的言辞,将戚淙遇到江兆言后荒废学业、死皮赖脸追在江兆言身后、不管父母,并屡次坑自家公司的经过说了一遍。

    在这位爆料人的口中,江兆言是被富二代纠缠的可怜人,戚音是被儿子以死相逼不得不帮儿子追男人的可怜母亲,只有戚淙,又无脑又不孝又厚脸皮又废物,坑破产了自家还不够,现在还妄想进娱乐圈捞钱。

    爆料人最后说道:真的,我特别同情戚音,她年轻的时候遇到渣男,好不容易摆脱渣男阴影找了新对象把日子过好了,结果人到中年又被儿子坑。戚淙真是完美继承了他那渣男亲生父亲的基因,自私白眼狼偏激歇斯底里。我觉得这种人真的不适合进娱乐圈,影响太坏了。好心劝一句那两位帮戚淙造势的娱乐圈人士,少沾这人,真的,三年没联系,你们是不知道他变了多少,他不值得你们这样,别回头他又把你们给坑了。

    这条爆料下的评论更多,足有三万多条,戚淙却没有勇气去看。他把视线落在“戚淙真是完美继承了他那渣男亲生父亲的基因”这句话上,捏紧手机。

    会不会,真的是这样?

    妈妈耗费无数时间、精力、财力把他养正,结果他一失忆,骨子里继承自那个男人的基因和本性就冒了头……是这样吗?原来是这样吗?

    手机突然一震,有新消息进来。

    戚淙即将钻入死胡同的思绪陡然回拢。他用力抹了下脸,看向手机。

    提示栏上躺着一条来自顾浔的语音消息,他点进去打开。

    顾浔温柔含笑的声音传来,压得低低的,像是怕吵到谁:“我下工了,到酒店楼下时看到你的房间还亮着灯,是还没睡?还是忘了关灯?”

    顾浔值得更好的。

    脑中突然闪过刚刚在评论里看到的这句话。戚淙睫毛一颤,又点开这条语音听了一遍。

    顾浔真的很好。

    顾浔太好了。

    戚淙没有回这条消息。他去床上躺下用被子捂紧自己,闭上眼睛。

    没事,睡一觉就好了。他已经睡着了。

    几分钟后他突然又掀开被子,走到书桌边,拿起今天拿到的那几页加的戏份。

    不能辜负顾浔帮他争取来的资源。他坐下,把戏份翻开,然后打开了电脑上今天下载的《青古传》原著。

    要好好演,全力以赴地去演。

    ……

    网上的舆论在第二天早上发酵完毕,来了一次大爆发。

    微博热搜、微博热门……戚淙和江兆言、戚淙和言煌、戚淙和三木、戚淙……所有戚淙不希望被外人知道的事,全部被人用最针对最恶意的方式一起爆了出去。

    深陷产品质量问题的言煌成了受害者,戚音和三木也是受害者,被大家挖出长相的江兆言也成了受害者……所有人都是受害者,只有戚淙是那个最最让人厌恶的加害者。

    在这样的舆论风向下,装死很久的言煌官博发了一则致歉声明和后续处理公告,表示会全线召回所有问题产品,补偿所有购买到问题产品的消费者,处罚相关员工,整顿公司各部门。诚意很足,态度也很诚恳。

    之后不久,一个做智能家居评测的大v发了一条站队言煌的长文微博。他从实用性、质量、性价比等方面分析了言煌旗下其他几个系列的产品,表示言煌的产品其实是很不错很有性价比的,出问题的那两个产品只能算是个例,不代表言煌的整体产品水平。最后,他呼吁大家要理智看待这次的言煌产品危机,给这个新生的公司一个改正和弥补错误的机会。

    这条微博下,洗白言煌,表示言煌是被前员工戚淙坑了的“科普”铺天盖地。

    舆论风向彻底歪向了江兆言那方,戚淙成了一个十恶不赦的罪人。网络上甚至隐隐出现了抵制戚淙进娱乐圈的声音,还有很多人发言表示担忧,希望沈嘉和顾浔不要再管戚淙,担心他们被坑被骗……

    ……

    赵振勋没收了戚淙的剧组通行证,说道:“酒店和影视城四周都有消息快的媒体蹲守,在试装之前,你不要去剧组,也不要出酒店,三餐我会让小韩给你送过来。不破不立,这是必经的过程。我保证,在戏服做好之前,舆论会反转。”

    戚淙点头:“我明白。”

    赵振勋看了戚淙两秒,没有再多说,拉住满脸担忧和憋闷的沈嘉离开了戚淙的房间。

    房门关上,室内回归安静。

    戚淙坐回书桌后,看着天花板发了会呆,然后拿出手机,重新看了遍顾浔半个小时前发来的早安消息,慢慢打字,发送。

    戚淙:我得闭关几天上表演课和练新歌,消息可能会回得很慢,也不方便去见你。你工作加油,不要担心我,我很好。

    顾浔秒回了一条语音过来。

    戚淙点开。

    “淙淙。”顾浔的声音很温柔,带着安抚,“我不信网上那些东西,我只信你。”

    戚淙鼻子猛地一酸,快速眨了几下眼。

    顾浔的声音继续传出:“我等你闭关出来。”

    消息结束,戚淙努力调整好情绪,给顾浔回了个微笑的表情,之后打开电脑,翻出昨晚昨天做的笔记,准备上课。

    ……

    舆论在爆发一天后,迎来了一场疯魔般的升级扩散。起因是有戚家的亲戚接受了媒体采访,在记者面前大骂戚淙白眼狼和虚伪。

    高高胖胖的中年人大马金刀地坐在沙发上,满脸不齿:“沈嘉那是太单纯,被戚淙哄骗了!他们俩其实上大学之后就没怎么联系了,后来戚淙看上了江兆言,更是再也没搭理过沈嘉。每次沈嘉去找他,他都是恶言恶语。知道戚淙为什么现在又和沈嘉关系好了吗?因为他没钱了啊!你们不知道,戚淙在从言煌离职后就靠刷信用卡生活,欠了好几十万呢!他爹妈生病了他都没去看过一眼,可没良心!”

    “对我这个长辈也很无礼,上次还差点刺瞎了我的眼睛。这里我真心劝沈嘉别再理戚淙,他就是会装,找你其实是看上你的人脉和钱了。你把他当发小当好哥们,他把你当备胎当钱袋子!”

    “顾浔?这个我倒是不知道他俩怎么认识的,不过顾浔多半也是被戚淙骗了,戚淙太会装乖了。”

    “戚淙确实纠缠了江兆言三年,嗨,别提了,虽然我是戚淙的舅舅,但我真觉得他配不上江兆言,人家哪能看上他啊,江兆言喜欢的是安佰老板的小儿子安夏和,就那个刚在国外拿奖的钢琴家,两人都订婚了。戚淙真是不识好歹,因为江兆言和安夏和在一起而闹离职闹自杀,这不是恶心人家安夏和么。”

    “戚音也是太溺爱孩子,都被坑成这样了还一心护短,我去劝她,她还把我赶出来,说要和我断掉来往,太让我寒心了。”

    这个采访一出,沈嘉的粉丝炸了,顾浔的粉丝慌了,吃瓜群众们全部惊呆了。

    戚淙把沈嘉当备胎?江兆言有未婚夫?那戚淙岂不是……哇!

    网上闹得越发厉害,戚淙的名声跌到谷底,之前还不明显的反对戚淙进娱乐圈的声音立刻大了起来。之后还有疑似《青古传》剧组的工作人员偷偷爆料,表示顾浔曾到剧组看过戚淙,两人言谈亲密,顾浔还找了《青古传》的制片主任找戚淙要了个角色,暗示戚淙已经扒上了顾浔。

    ……

    戚珲的接受采访不在赵振勋的计划内,他立刻打了个电话给戚淙。戚淙将和戚珲闹翻的过程,和戚珲的那些极品事迹说了一下。

    赵振勋听完很是安静了一会,再开口时,声音里带上了一点可以称之为感叹的东西:“你这位小表舅……”他停顿一下,继续道,“很好。你今晚好好睡一觉,明天一早,天就要变了。”

    睡前,戚淙接到了戚音的电话。

    戚音声音温柔:“淙淙,网上的东西你别看,都会过去的。”

    戚淙应一声,反过去嘱咐道:“妈,你也别看那些,网上的东西其实有部分是赵哥找人弄的,为的是一次性切掉所有隐患,这样以后就不用再为这些烦心。大概明天,最迟后天,就不会再有人发这些了。”

    “嗯。”戚音声音低了一些,“我知道……淙淙。”

    “嗯?”

    “如果外面太辛苦,就回来。妈妈不需要你赚很多钱,只希望你能过得开心。你别给自己太大的压力,妈妈和爸爸还没老,你还有时间慢慢成长。淙淙,你很久很久没笑过了,妈妈都快忘了你笑起来是什么样子了。”

    戚淙心尖一揪,抬手按住眼睛,随便找了个理由挂掉电话,然后把手机关机,将自己埋在被子里,闭上眼睛。

    明天就好了。

    他蜷缩起身体,努力酝酿睡意。

    好好睡一觉,明天就好了。

    ……

    一觉醒来,天还没亮。

    戚淙靠在床头发了会呆,之后拿起手机,开机。

    有一个来自顾浔的未接来电,和好几条顾浔的微信消息。他伸指点开。

    顾浔:结束今天的工作了。

    顾浔:睡了?

    顾浔:后天有流星雨,想和你一起看。

    戚淙反复看了这几条消息很久,没有回复,打开微博。

    微博上还是那些乱七八糟的内容,没有任何要变天的迹象。他关掉微博,又发了会呆,起床去洗漱,然后坐到电脑前,打开文档闷头码字。

    也许是因为心中积压了太多情绪,也许是太过想要找个地方发泄,戚淙这一次码字的效率出奇地高,那些早已在脑中构筑过千万次的剧情从指尖水一般流泻而出,等戚淙从《侠骨》的世界里脱离出来时,太阳已经当空高挂,丢在枕头上的手机正在疯狂震动。

    他回神,看一眼时间,然后惊得差点跳了起来。

    已经十点多钟,从凌晨四点多到现在,他居然一口气码了六个小时的字,中间一会都没停,思路一次都没断过。

    手机安静下来,然后又开始震动。

    他连忙起身过去,拿起手机。

    屏幕上闪烁着来自一个未知号码的来电,戚淙愣了下,接通电话送到耳边:“喂?”

    “戚淙,你去出个声明。”江兆言的声音传出,带着点气急败坏,“你去出个声明,快点!只要你承认确实是你造成的言煌产品质量问题和售后混乱,无论什么要求,我都答应你!”

    戚淙狠狠皱眉,然后意识到什么,把江兆言的电话挂断,用最快的速度打开了微博。

    作者有话要说:  啊啊啊,开捶啦!!一次捶干净!啵啵大家!

    mua~!

    感谢在2020-03-12 19:20::07:3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流觞琰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亦如初止、似桃桃、v柠檬蜜桃s、月影初上、顾纷纷飞、流觞琰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v柠檬蜜桃s 38瓶;长林 30瓶;似桃桃、糕能磷酸煎、小板凳 10瓶;亦如初止、阿兴、燕凌、楚路 5瓶;梁萧靖、莫子涵、水月繁花、不要叫我的名字 2瓶;古怪喵、砚砚砚砚砚、月影初上、壮壮志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