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备胎不干了最新章节 - 20、第 20 章(修)

备胎不干了 20、第 20 章(修)

作者:不会下棋书名:备胎不干了类别:玄幻小说
    关闭直播后,戚淙将直播时提到的所有证据全部上传微博,然后关闭了电脑。

    沈嘉兴奋地扑到戚淙面前,开心道:“刚刚顾浔好――”他的声音在看到戚淙的表情后消失。

    戚淙调整好情绪,朝沈嘉安抚地笑笑,然后看向赵振勋,真诚道:“赵经纪,耽误你时间了,谢谢你今天的帮忙。”

    “你是我的艺人,帮你处理这些是我分内的职务。”

    戚淙一愣。

    赵振勋起身,看了看手表:“时间很晚了,我帮你们叫了外卖,你们吃完之后早点睡,定好闹钟,明天还要早起赶飞机,别起迟了。”

    戚淙回神,跟着起身:“赵经纪不留下来一起吃吗?”

    “不了,还有事。还有,你可以随嘉嘉一起喊我赵哥。”赵振勋看向戚淙,总是习惯皱着的眉头松开,显出一丝难得的和善来,“今晚别刷微博,后续的事情我会帮你把控。戚淙,现在我信嘉嘉说的了,你确实还不错。好好努力,祝你永远记不起江兆言这个人和过去三年的记忆。”说完直接转身离开。

    咔。

    大门闭合。

    戚淙站了好一会,看向旁边的沈嘉:“你……”

    “赵哥接受你了!他愿意帮你出道了!”沈嘉猛扑向戚淙,兴奋得像个疯子,“淙哥我就知道大家都会喜欢你的,你这么好,会有很多人喜欢你的!”

    戚淙看着沈嘉兴奋的样子,沉郁已久的内心突然就拨散了一些阴云。他按住兴奋得不停动来动去的沈嘉,嘴角微勾,露出一个浅笑。

    失去了一些,也得到了一些,生活其实是公平的。

    还有……他的视线落到电脑旁边的手机上,突然有一股很强烈的,想给顾浔打个电话的冲动。想听听顾浔的声音,想感谢顾浔的帮助和维护,想……单纯地和顾浔说几句话。

    本来安静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上面闪烁着来自某个他心里正想着的人的来电。

    戚淙心脏猛地一跳,然后用自己没意识到的略显急切的速度,松开沈嘉绕去茶几边拿起手机,接通电话放到耳边。

    “给你买了个芒果蛋糕,应该快到了。”顾浔的声音立刻传出,温和的,包容的,让人无比安心的,和从前有些不同,更成熟,但似乎又是一样的,“不知道你现在口味变没变。网上的事暂时就不要想了,吃完好好睡一觉。”

    顾浔那边背景音有点嘈杂,模模糊糊的似乎有人在催着顾浔什么,顾浔的声音拉远应了一句,之后声音重新靠进,变得清晰。

    “我还有工作要处理,得挂电话了。你……确定要一直不说话吗?”

    戚淙这才发现自己一直没开口,忙张开口,却因为不自觉屏息太久而呛出了几声咳嗽。他有些窘迫,捂住手机侧头调整好呼吸,之后拿回手机,说道:“今天谢谢你了。”

    顾浔的声音沉了一些:“刚刚怎么咳了?生病了?”

    “不是,是……喝水呛到了。”也许是因为不习惯撒谎,戚淙觉得有些不自在。他本能地把声音压得更平了一些,“还有,谢谢你的蛋糕。”

    顾浔安静了几秒,声音重新放软:“跟我不用这么客气……那我挂了,做个好梦,晚安。”

    戚淙唤道:“顾浔。”

    顾浔立刻回应:“嗯?我还在。”

    “……晚安。”戚淙掌心有点出汗,脑子乱糟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无意识地又重复了一句,“晚安。”

    一声满足的轻笑传来,顾浔也又回了句晚安,然后挂了电话。

    戚淙站了几秒,放下手机。

    一个脑袋从身侧贼兮兮地探出来,眼神闪烁,充满八卦。

    戚淙回神,忙一板表情把手机收好,侧身对着沈嘉:“外卖快到了,先去洗手,洗了手才能吃饭。”

    沈嘉嘿嘿一笑,没再臊戚淙,乖乖转身去洗手。

    ……

    两份外卖先后到达,一份是好消化的粥和几碟点心、小菜,一份是一个6寸的芒果蛋糕,蛋糕盒子里还附着一张卡片。

    戚淙把卡片打开。

    【吃点甜的,心情会不会变好一点?顾。】

    卡片应该是店员代写的,字不算太好看,但写得很认真。

    戚淙看了一会最后那个“顾”字,放下卡片,拿起手机,点开微信,打开和顾浔的对话框,打字。

    戚淙:蛋糕收到了,谢谢。

    戚淙:你还有别的想要的谢礼吗?

    戚淙:除了吃饭之外的。

    顾浔没有回微信,应该是还在忙。戚淙放下手机,看一眼旁边抱着粥碗狼吞虎咽的沈嘉,偷偷打开相机,对着桌上的蛋糕和卡片拍了一张。

    ……

    睡前,戚淙又拿起手机看了看。

    微信图标上干干净净,顾浔还是没有回信息。

    戚淙看了看已经不算早的时间。

    是还在忙?还是忙完直接去睡了?

    他点了点顾浔的微信头像,放下手机躺下,闭眼想酝酿睡意,脑中却全是顾浔今天在直播里帮他时说的那些话,根本睡不着。他又睁开眼,就着窗外洒进来的月光,看向了床头柜上的硬盘和笔记。

    好一会之后,他坐起身打开台灯,拿起最上面的一本笔记翻开。

    一行字出现在笔记本扉页,印满他的瞳孔。

    【一竿风月,一蓑烟雨,家在钓台西住。卖鱼生怕近城门,况肯到红尘深处?】

    这是他很喜欢的一首诗,当初给《侠骨》主角起名时,他第一时间想起了它,也几乎是瞬间,他确定了主角的名字。

    风月。

    一竿风月的,风月。

    戚淙还能想起自己在写下这一行字时,对《侠骨》这部作品的满腔豪情和期待。他想象着有一天这部作品能完成、能被搬上银幕,想象着柳风月这个角色会活过来,被很多很多人知道。

    他想过很多,唯独没想到……柳风月,会变成别人笔下的柳风月。

    也许是深夜使人冲动,戚淙突然盖上笔记本,下床去客厅将电脑拿回了卧室。

    他打开电脑登录江天网旧站,选择管理文章,直接清空了《侠骨》已更新的全部内容,然后编辑文章资料,将主角那栏柳风月这三个字一个一个删除。

    柳风月的柳姓是他在定好主角名字后随便取的。

    而一个背着弑父罪名的隐侠,或许并不愿意让世人知道自己的姓氏。

    细瘦白皙的手指放上键盘,轻轻敲击,按下回车。

    文章信息更新成功。

    作品:《侠骨》

    主角:风月

    作者:淙淙水声

    字数:0

    收藏:219054

    既然和顾浔的关系可以从头开始,那这个是不是也可以?

    三年,梦还来得及重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