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备胎不干了最新章节 - 19、第 19 章(修)

备胎不干了 19、第 19 章(修)

作者:不会下棋书名:备胎不干了类别:玄幻小说
    ――惊天大反转惊天大反转!

    ――所以吴恒真的抄了?这是实锤了吧?是实锤了吧?

    ――我觉得是捶透了,水无痕的反应还不够明显吗?

    ――谁来分辨一下这个文档和截图的真假?这文档不会是假造的吧。

    ――分辨nm呢,吃瓜都吃不明白指望伸手啃现成的,你还是出去吧。

    ――博主你之前就这么干脆地给出证据证明自己是淙淙水声不就好了吗?那样哪还会有人骂你!

    ……

    密密麻麻的弹幕在屏幕上快速滑过,一条叠一条,文字套文字。yy房间号的公屏也在一阵窒息般的安静后,被各种带着感叹号的信息塞爆。

    戚淙刚巧看到了提到骂人的这条弹幕,回道:“不,只要我开直播,就肯定会被骂,因为有人想让你们觉得我是个盗号的冒牌货,诱导你们质疑我说的每一句话。”

    这话一出,陆续有聪明点的观众回过了味。

    ――好像真的是,我一进来就看到有人在骂博主是盗号狗。

    ――我也是我也是,还有人一直在提工作室和自导自演什么的。

    ――呼,我终于敢说话了,刚刚直播间的气氛好可怕,话说博主难道不是受害者吗,大家为什么要对他那么凶这么苛刻。

    ――还有敲诈!!我是看到外面有营销号发对质总结,说水无痕被工作室敲诈才进来的!

    ――啊?都有营销号发对质总结了?可对质不是才开始吗?

    ――艹!所以那些博主一说话就喊着让大家不要被博主带节奏的人,其实才是真正带节奏的?我感觉自己就是个傻子。

    风向开始转变,弹幕越发密集,直播间热度飞涨。

    所有人都很激动,只有身处事件中心的吴恒始终安静着。

    戚淙看着吴恒的yy账号,问道:“吴恒,你没有话要跟我说吗?”

    没有回答。

    空气如同被冰封,直播间里安静得能听到吴恒麦那边传出来的略沉呼吸声。

    戚淙心中仅剩的那点期待慢慢变弱。他一字一句问道:“吴恒,前面的问题你不回答也可以,我只求一个问题的答案。发声明反泼脏水说我抄袭你这件事,是你的主意,还是你的公关团队要求你这么做的?”

    依然没有回应,吴恒麦中传过来的呼吸声变得更重了。

    戚淙放在桌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有所预感,伸手拿起手机,见果然是吴恒那边打来的电话,用力闭了下眼,直接挂断,把这个号码拉进了黑名单。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戚淙放下手机,握住鼠标,“你不说话,我来说。你什么时候开口,我什么时候停。”

    弹幕刷得更密,戚淙没看。他挪动鼠标关掉第一份文档:“我之前说过,吴恒什么时候来,我什么时候给剩下的证据,现在他来了,那对质就开始吧。为了防止有人质疑我这些都是p的图,今天直播结束过后,我会把所有证据上传微博,欢迎大家来鉴定真假。以及为了避免后面有人问,这里我提前说一下,我当初和吴恒交流用的社交账号已经被注销,所以完整的聊天记录我没有,我能拿出来充当证据的,只有我当初做笔记时留下的部分截图。”

    鼠标挪动,打开了第二份文档。

    “吴恒撒的第一个谎,是在事情被爆出当天,他面对质疑,说他只是借用了我的书名和主角名,没有续写我的开头。”

    “这是6月27号,也就是我发文第三天,我和吴恒针对《侠骨》开头进行的讨论。吴恒认为我的开头太过简练,塞进去了太多信息,网文读者读起来会觉得吃力。他很热心地帮我改了一版开头,我抱着学习的态度,将这个开头截图存档了。”

    打开的文档上,一张长截图躺在最上面,内容果然是一份来自“水无痕老师”的开头。截图下方,整理文档的人把这个开头弄了个纯文字版,并用红色的字体为这个开头做了详细的分析备注。

    戚淙给出结论:“吴恒确实没有续写我的开头,他是扩写。但他不是只借用了我的书名和主角名,而是照搬了我的全部构思。”

    有眼尖的观众在看到新文档后迅速发现了重点。

    ――我的天!这个开头不就是水无痕的《侠骨》的开篇吗?除了个别语句的差别,内容几乎一模一样!

    ――嘶,这太锤了!我汗毛都竖起来了。

    ――那些还在说博主p图的人是脑子有病吗!博主不是说了之后会把证据上传微博,就等不了这一会?

    戚淙说完这点之后停下,见吴恒依然没有开口的打算,手掌紧了紧,关掉第二份文档,一次性打开了第三份、第四份、第五份、第六份。第七份。

    “吴恒撒的第二个慌,他发了一份声明,在声明中,他否认了抄袭、续写别人开头、借梗、借人设的事。”

    “这是2016年7月13号、8月26号、10月30号、12月1号、2017年2月3号这五天,我和吴恒的部分聊天记录。在这几天里,我和吴恒分别就我发给吴恒的柳风月人设、《侠骨》世界背景设定、《侠骨》势力划分、《侠骨》主要配角人设和人物关系、《侠骨》粗纲进行了讨论。”

    “吴恒,你当时发声明的时候,是怎么心安理得地打下那一行否认的字的?”

    五份密密麻麻塞满内容的文档在电脑屏幕上一字排开,所有看清文档内容的观众都傻了,然后轰然炸锅。

    ――我的天呐。

    ――我之前还想着水无痕最差应该就是真的盗了新人的开头和人设,结果这……

    ――主角配角人设、世界背景设定、势力划分设定、剧情大纲、人物关系图谱,有了这个,只要是个会写小说的、稍微有点文笔的人都能写出一本《侠骨》来吧?信仰崩塌了,水无痕我就是因为《侠骨》喜欢上你的,结果你tm就是这么“原创”出的作品?

    ――我信了我信了我信了,造假不可能造得出这么多不为人知的细节,水无痕我喜欢你两年……你没有心!

    ――我也信了,还忍不住代入博主的立场脑补了一下,瞬间心痛得要窒息。足足讨论了大半年啊,这得是多喜欢多认真多热爱,才会这么花心思准备,结果全被水无痕偷了。

    ――博主的笔记做得好认真,连错字和病句都特地用不同颜色的字进行了更改备注,我……唉,我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弹幕刷得热闹,吴恒却依然没出声。

    戚淙的心彻底凉透,停顿一下,继续说道:“吴恒撒的第三个谎,他给出了几张聊天记录,并将记录里那位id为水粉的人,指认――”

    啪。

    什么东西砸到桌上的声音,同时吴恒的麦闪了闪。

    戚淙停下话头,看向吴恒的yy。

    直播间里的观众也意识到什么,弹幕数量在稀疏之后直线增加。

    ――水无痕道歉!!!

    ――水无痕我***,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水大你快反驳啊!你快说这些都是假的呜呜呜,你说啊!

    在各种内容夹杂的弹幕刷屏中,终于,吴恒的声音响起。

    “我……”他的声音依然温吞,但语气变干了许多,“你……你真的是淙淙水声?抱歉,你开着变声器,我实在……有些不适应。”

    弹幕短暂凝滞,然后被问号刷屏。

    ――??你开口就是为了说这个?

    ――都这么捶了你还在问博主到底是不是淙淙水声??你是被捶傻了吗?

    ――你在说什么鬼东西?以前我觉得你老实,现在我只觉得你会装傻!你偷没偷人家新人东西一句话说清楚,快点!

    戚淙没想到吴恒开口后说的居然是这个。

    没有直面问题,仍在试图挣扎。

    戚淙觉得很失望,一种很麻木的失望。

    他特意一进来就直接提起过去和吴恒相处的细节,并给出第一份证据,没有先演一演戏再说,就是想告诉吴恒:我就是淙淙水声,我有证据证明你在撒谎。

    他以为这样告诉吴恒了,吴恒就会坦白,就会不再继续撒谎,就会给他一个解释,或者……给他一个道歉。

    他拉开麦调整一下呼吸,之后把麦拿回来,问道:“你想说的只有这个?”

    “不是,不止这个。这些年我一直很担心你,我……”

    吴恒的麦突然灰掉,同时戚淙的手机再次震动起来,这次是短信。

    戚淙拿起手机,点开新发进来的短信。

    未知号码:淙淙水声,一切都可以谈。两年多前吴恒的父亲生了场重病,急需用钱,但吴恒只会写小说这一项赚钱技能。因为担心父亲的病情,他实在没精力去想新书该写什么,所以才……你了解吴恒,他不是那种会故意伤害朋友的卑鄙小人。

    戚淙气笑了。

    被变声器压得沉闷的一声短笑扩散在直播间里,然后戚淙比之前更冷的声音响起:“对了,跟大家解释一下吴恒为什么终于愿意过来直播间对质。在他来之前,我任由水军带节奏,让你们都觉得我是盗号者,然后用微博私信给了吴恒我的联系方式,误导吴恒我不是淙淙水声本人,告诉他只要给钱,我就愿意帮他洗白。他出了很高的一个价格,我答应了,然后他来了。”

    直播间观众被这突然的八卦轰炸得头皮发麻,然后很快有人想起了之前的一个细节。

    ――所以博主之前改变直播间抓取方式那会,是去给吴恒发私信了?

    戚淙看到这条弹幕,回道:“是,那时候我是在给吴恒发私信。而就在刚刚,我收到了一条短信。有人告诉我一切好商量,并告诉我吴恒当年照搬我的剧情框架,是因为他的父亲重病急需用钱,逼不得已。”

    他说到这笑了一下,看向吴恒的yy:“逼不得已。两年多前的照搬大纲人设是逼不得已,那后面的魔改续写也是吗?柳风月明明在第一部就会死,《侠骨》第一部明明就已经让你赚了很多钱,你为什么要魔改剧情?为什么要毁柳风月的人设?你为什么要践踏我的心血?”

    弹幕又炸了。

    ――这是什么狗屎短信,道德绑架?

    ――卧槽,柳风月第一部就会死?

    ――谁发的短信?这是谁发的短信?

    ――什么?柳风月会死???

    ――突然懂了《侠骨》系列为什么只有第一本是出彩的……啊啊啊,我不能接受柳风月死掉!

    戚淙的语速逐渐变快:“写《侠骨》赚钱是逼不得已,那卖《侠骨》版权、把《侠骨》改编成电视剧、试图拍《侠骨》第二部,事情被爆出后撒谎,反污蔑我抄袭你……这些也都是逼不得已吗?吴恒,我以为我们是朋友,我也可以去试着理解你有苦衷,但你为什么要踩我的底线?”

    手机突然再震。

    未知号码:算我替吴恒求你了,别再继续,你这是要毁了他。你不知道他的心理有多容易崩溃吗?

    未知号码:你想逼死吴恒吗?

    戚淙沉默下来,好一会没说话。

    直播间太过安静,大家都听到了隐约的手机震动声,弹幕狂刷。

    ――水无痕又出价了?

    ――是不是又来短信了?

    ――博主你说句话啊,你怎么了?

    戚淙终于动了。他放下手机,眼里彻底没了情绪,握住鼠标,去开剩下的文档:“吴恒,你做错了很多选择……我们继续说,吴恒撒的第三个谎,他给出了几张聊天记录,并将记录里那位id为水粉的人指认是我,反污蔑是我抄袭他。这里我可以明确告诉大家,我不是水粉,我没有抄袭。”

    第八份文档打开,当初吴恒发给戚淙的大纲分析文档出现在所有人眼前。

    “但这里我无法给出可以反捶的聊天记录,因为我只截图了吴恒发给我的这份分析文档留作笔记,没有截图我发给吴恒详细大纲的经过。这里我也很想问问吴恒,为什么明明是写给《侠骨》的分析文档,你却要先把文档发给这位名叫水粉的人看?你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到底把《侠骨》的剧情说给了多少人――”

    “不是。”吴恒的麦突然亮了,语气有些急,“我没有说给很多人听,基本的保密原则我还是知道的。我只是――”

    一阵拉扯声后,一道压抑着怒气的女声突然把吴恒略带着急的声音盖了下去:“够了!”

    女声太过尖锐,将吴恒的麦炸出了一段啸音。

    “你够了,别说了!淙淙水声,你哪来的脸指责吴恒?当年他那么帮你、指点你,《侠骨》相当于是你们一起讨论出来的,他为什么不能写!你当年突然注销社交账号,知道吴恒有多急多担心吗!难道不是你自己放弃《侠骨》的吗?怎么,现在看《侠骨》赚钱了,你又出来了,欺负老实人你很开心是不是!”

    戚淙猛地握拳。

    直播间的弹幕又是一轮爆炸。

    ――这女人是谁?这话说得就很恶心了,什么叫一起讨论出来的,不都是吴恒在博主的剧情基础上瞎分析瞎建议吗?分析得一点水平都没有,全是些俗不拉几的套路,要不是博主有涵养,换别人早把吴恒删了!

    ――所以是承认抄袭了对吧?是承认了对吧?

    吴恒的声音焦急响起:“小芝,你别说――”

    “你松开,我就要说!”女声越发激动,“淙淙水声,你不要太过分!说句难听的,没有吴恒,《侠骨》能火?你以为小说是个人就能写吗?不需要文笔不需要积累不需要一个字一个字地敲吗?有大纲人设又怎么样,写着写着歪大纲歪人设的作者多了去了!我看你就是想蹭热――”

    “你是水粉吗?”

    一道低沉动听的男声突然响起,打断了女生的话。

    戚淙一愣,抬头看向yy。

    只见之前大家都没注意到的某个排在麦序最下面的乱码账号,不知何时从关闭麦克风的状态,变成了自由麦。

    观众们都惊呆了,弹幕区在凝滞一瞬后被各种尖叫占满。

    ――啊啊啊,是顾顾!

    ――等等,顾浔刚刚说什么,这个女人是水粉?

    ――吃瓜太入神,差点忘了顾浔也在yy,也被抱上麦序了!

    ――顾浔???我、我有种强烈的次元壁破裂感。

    顾浔的声音继续传出:“这次的事情出来后,我稍微打听了一下,得知吴恒有一个相处多年的女友,据说这位女友之前是吴恒的粉丝。”

    女声不说话了。

    顾浔继续道:“我抽空看了吴恒的访谈。他曾在访谈中说他的女朋友很支持他的工作,每次他发稿前,女朋友都会帮他校对一下原稿,对他帮助很大。这导致他养成了一个无论写出什么,都会在发出去之前,先发给女朋友校对一下的习惯。我觉得这个应该就是当初吴恒先把《侠骨》剧情分析文档发给水粉的原因。”

    此时弹幕上也终于有老读者想起了这些。

    ――对对对,我想起来了,吴恒曾经提过,他女朋友会给他校稿。

    ――等等!我记得吴恒女朋友曾经在读者群说过,说她有个用来记录恋爱日常的小企鹅号,她当时就是用这小企鹅号勾搭上吴恒的。

    女声突然又开了口,略带慌乱:“我不是水粉!顾浔,吴恒从来没有得罪过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害他?你――”

    “淙淙水声也从来没有得罪过吴恒,你和吴恒为什么要这么欺负他?就因为他小,单纯,对人赤诚不设防吗?”

    戚淙愣愣看着顾浔的yy,本来麻木的心突然有一个角落开出了一朵小小的花。

    顾浔还在说,语调慢悠悠的,和那天质问吴恒时一模一样:“而且谁说吴恒没得罪我了?我说过,我有一个看小说的朋友,他恰巧就是淙淙水声的读者,他很喜欢淙淙水声,而我呢,又很重视我这位朋友。所以吴恒欺负了淙淙水声,让我朋友难受,就等于是得罪了我。”

    低气压随着顾浔的开口徐徐扩散,被尖叫刷屏的弹幕区渐渐安静。

    “我真的搞不懂你们为什么能这么理直气壮。”顾浔声音更低,很动听,也很冷,“因为指点了,所以就可以理所当然地偷东西了吗?因为偷东西的时候付出了一点努力,所以赃物就能合法化了吗?因为影响到了你们的利益,所以连受害者的正当维权,都成了害你们吗?全世界的道理都在你们那边,受害者就不配得到一句道歉,是吗?”

    弹幕区彻底空荡,没人发弹幕。

    “你们居然还质疑淙淙水声为什么是这个时候出来。难道维权者想什么时候维权,也要先问过你们的意见?”

    顾浔突然叹了口气:“你们啊……先抄袭、后狡辩,然后试图花钱收买受害者,雇佣水军在受害者维权时百般刁难质疑……你们是以为把淙淙水声欺负下去了,就能掩盖你们做下的丑事了?不,不会的,你们做的事很多人都记得。比如回南天,那位官场文大神作者,他就记得吴恒你曾经回过淙淙水声的帖子。比如江天网旧站的负责人,他可以恢复江天网旧站的所有数据,包括论坛上已经删除的帖子。比如……我。”

    “我会永远记得吴恒这个名字,身为演员和影视行业的投资者,我不希望我的工作环境里有涉嫌抄袭的作品存在,所以,我不希望我的工作环境里,有吴恒这个名字存在。”

    沈嘉倒抽了一口凉气。

    顾浔这样说,就是想利用自己的影响力彻底封杀吴恒。

    好、好狠……好喜欢!

    他侧头看向戚淙,眼睛亮晶晶的,拼命怂恿示意,让戚淙快点说话。

    一个和记忆里完全不一样的顾浔,但好像又和从前一样,总是会无条件地帮他维护他。

    戚淙回神,压下起伏的情绪,凑近麦克风,喉结滚动了好几下才勉强挤出声音:“谢谢……顾先生。你别生气。”

    直播间冰冻的气氛迅速解冻。顾浔的语气冬去春来,温和回道:“不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我也没有生气,为这些人不值得,你也别为他们生气,未来还长,属于你的,最终都会回到你的身边。”

    未来还长。

    戚淙努力无视两边沈嘉和赵振勋投过来的视线,看向隐隐有拉扯动静传出的吴恒yy,最后说道:“吴恒,当年突然注销社交账号的事,是我不对,抱歉。还有,感谢你曾经的指导。就这样吧,我跟你已经没什么好说的了。今天的对质结束,再次感谢顾浔先生的帮助,也感谢大家观看到现在,非常感谢,再见。”

    “小淙,对……”吴恒的声音很模糊地传来,似乎是在道歉。

    戚淙退出yy房间的动作一停,然后坚定地点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