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备胎不干了最新章节 - 10、第 10 章(修)

备胎不干了 10、第 10 章(修)

作者:不会下棋书名:备胎不干了类别:玄幻小说
    失态的不止这一个媒体人,会场里渐渐骚动起来。

    戚淙有些怔忪地看着前方顾浔的背影,之后猛地回神,放在膝盖上的双手握拳,看向台上的吴恒。

    距离太远,他看不清吴恒的表情,只能看到吴恒抬手扶了两下眼镜。

    主持人呆愣之后试图缓场,但说了两句却没起作用,大家还是小声议论着,最后主持人妥协,放弃缓场,按照流程示意吴恒回答顾浔的问题。

    会场里渐渐安静,所有人都看着吴恒,气氛有些古怪。

    “我……”

    满厅安静里,吴恒终于开口。他说完一个字后又扶了扶眼镜,看着顾浔,态度很是温和,甚至是有些温吞:“不知道顾浔先生的朋友,是在哪里听到的传闻?”

    没有正面回答问题。

    本来安静下来的会场再次轻微骚动起来。在座的都是在娱乐圈里沉浮多年的人精,吴恒在面对这种十分挑战作者尊严和名声的问题时,第一时间不是否定,而是反问传闻来由,要么是人太傻,要么就是这个问题不太好回答。

    而不太好回答代表着什么,是个人都懂。

    气氛变得微妙。

    戚淙再次看向顾浔。

    顾浔姿势没变,也还是那有些慢的语调:“问答环节的原则是有问有答,你得先回答了我的问题,我才好礼尚往来,回答你的问题。所以,传闻是真的吗?”

    问题又绕了回去,而且还隐隐有个坑在前面。

    所有人都再次看向吴恒。

    吴恒没说话。

    气氛渐渐凝滞。

    “怎么不说话,难道顾浔说的传闻是真的?”之前呛到水的媒体人激动了,边架相机边拐旁边的同行,“傻愣着干什么,拍啊,头条来了!”

    同行回神,也跟着架相机,小声嘀咕:“你不觉得顾浔现在说话的语气和平时不太一样吗?有点像上次符静――”

    “嘘,安静点,影响收音。”

    两个媒体人安静下来,戚淙侧头看他们一眼。

    顾浔的语气和平时不一样吗?那他平时的语气是什么样的,会是――

    “吴恒,我问的问题很难回答吗?”

    顾浔再次开口,戚淙敛神,朝台上看去。

    “不是难回答。”吴恒终于说话,他又扶了下眼睛,双手握着话筒,看上去很诚恳老实,“我只是在思考该怎么措辞,我嘴比较笨。”

    戚淙轻轻咬了一下口腔肉。

    他记忆中的水无痕确实嘴很笨,每次讨论问题时都需要斟酌很久才能给出回应,写文的速度也很慢。

    “这条传闻一半真,一半假。”

    戚淙心里一颤,死死盯着吴恒。

    吴恒看着顾浔,温吞但认真地说道:“《侠骨》不是我根据一个新人作者的开头续写而成的,它是我纯原创的作品。但《侠骨》这本书的书名和主角名,确实是来自我的一位网络好友。在我发表《侠骨》时,这位好友已经和我断联半年。我很担心他,所以在发表新书时,我用了他正在筹备中的、还未发表作品的书名和主角名,想着这样做,也许能让他再主动联系我。”

    “啊?就这?”之前激动的媒体人语气失望。

    戚淙的心一点点下沉,低头不再看吴恒。

    会场里的气氛因为吴恒的回答稍微回暖,主持人趁机想圆场,却被顾浔的话打断。

    “是吗。”顾浔的语气依然淡漠,像是真的只是单纯来替朋友问一个问题,并没有多纠缠,“那我也回答你的问题。传闻是我朋友从江天网旧站上听来的,两天前江天网旧站重新开放,有人在上面发现了一篇无论是书名、主角名,还是开篇情节都和你的《侠骨》一模一样的小说,那本小说的发布时间比你的早了八个多月,作者的笔名是……淙淙水声。”

    吴恒表情变了。

    戚淙猛地抬头。

    顾浔还在继续说:“之后有个老作者在旧站论坛上发帖,说想起来这个新人曾在江天网旧站作者内部论坛上发帖求指点,他说他依稀记得,在新人的帖子被删除前,只有你回了那个贴,并留下了联系方式。”

    几秒死一般的安静后,会场轰然炸锅。

    “卧槽卧槽卧槽!”坐在戚淙不远处的媒体人激动得声音都变调了,拼命拽旁边的同行,“真的是个大新闻!快快快,快搜一下那个江天网旧站,快点!”

    “我的问题问完了,多谢。”顾浔放下话筒,坐了下去。

    四周一片混乱,吴恒结巴地说着什么,主持人想要圆场,媒体人举着相机疯狂按着快门,台下很多人在交头接耳,好些人在举手,想争取剩下两个问题的发问权。

    戚淙却一点声音都听不进去。他愣愣看着顾浔所在的方向,心里并没有被人帮忙出头的喜悦,反而有些酸涩。

    明明是个骗子,现在又为什么要做这些?

    手机突然震动两下,戚淙回神,拿出手机,见是赵振勋打来的电话,忙收拾好情绪,侧身接通:“赵经纪?”

    “带沈嘉出来,行程有变,我们得走了。”

    戚淙应声,挂掉电话,走到前排找沈嘉说了下情况。正被四周骚乱弄得有些懵的沈嘉如蒙大赦,立刻起身随着戚淙往外走。

    离开会场前戚淙回头往里望了一眼。

    吴恒已经下了台,主持人正试图把交流会扭回正轨。第一排靠中的位置空了三个,顾浔不见踪影。

    他收回视线,随沈嘉一起出去,和候在场外的赵振勋汇合,然后三人一起朝电梯走去。

    媒体们都跑去找吴恒了,他们走得很轻松。沈嘉小声问道:“怎么突然又要走?”

    赵振勋眉头紧皱:“《青古传》有变,制片人要见你。”

    沈嘉大惊:“什么变?我要被撸掉了?”

    “瞎说什么!是合同和拍摄日期的事。”

    三人进入电梯,戚淙自觉站到有电梯按钮的那一侧,伸手按了八楼和关门键。

    电梯门开始关闭,就在门还剩几公分就彻底合上时,一只手突然插了进来。

    那手骨节分明,皮肤冷白,毫无瑕疵,修长的手指上,一个石榴花造型的宝石戒指静静躺在中指根部,戒指上的血红色宝石在电梯的冷光下反射着暗色的光。

    电梯门重新开启,顾浔的身影出现在外面。他扫一眼沈嘉和赵振勋,然后将视线落在了戚淙身上:“我也要上楼。”

    戚淙手指捏紧,低头后退,让出了电梯门口的位置。

    沈嘉看到顾浔,眉头一蹙,侧头担忧地看了一眼戚淙,迟疑了一下,没有贸然开口,还伸手按住了准备和顾浔打招呼的赵振勋。

    顾浔带着助理迈步进来,站到了戚淙之前站的位置,先按了关门,然后按了七楼,之后侧头对助理说道:“有时候觉得失忆了也不错。”

    顾浔的助理是个高大的寸头混血帅哥,闻言侧头看顾浔,疑惑:“什么?”

    “失忆了,被欺负的时候就不会难受,被背叛的时候也不会痛苦,因为什么都不记得,所以可以开开心心地坐在台下,看一场好像和自己无关的热闹。”

    戚淙心里一颤,抬头看向正前方的顾浔。

    顾浔侧着脸,视线像是落在助理身上,又像是更往后看了一点。他语调缓缓,低沉磁性的声音放得温柔,像在和情人耳语:“你说,大脑这么脆弱的东西,如果用点激烈的法子,失去的记忆会不会再想起来?”

    “算了,还是别了,免得又被人当疯子。”电梯门打开,顾浔收回视线,迈步往外。

    戚淙回神,手指紧了又松,松了又紧,在顾浔的身影即将消失在视野里时,开口问道:“顾浔,你为什么要骗我?”

    电梯门开始闭合。

    门外没有回应,戚淙低下头。

    砰!

    一只手用力按在电梯门上,之后是一条腿插进来。电梯门重新开启,顾浔的身影出现在门外。他一只手撑着电梯门,双眼死死盯着戚淙,表情几乎算得上是凶恶:“你刚刚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