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备胎不干了最新章节 - 9、第 9 章

备胎不干了 9、第 9 章

作者:不会下棋书名:备胎不干了类别:玄幻小说
    洗手间隔间里。

    戚淙坐在放下盖子的马桶上,眼圈微红,眼尾有点肿,神情却平静。他面无表情地握着手机,慢慢在浏览器搜索框里输入“顾浔”两个字,手指蜷了蜷,点击搜索。

    洗手间里信号不太好,页面转了半天都没跳出来。

    戚淙眼也不眨地看着那个不停旋转的加载图标,好像是很久,也好像只是眨个眼的功夫,页面跳转成功,大堆文字跳了出来。

    搜索结果第一条就是百科资料,关于顾浔的一切猝不及防地挤满他的眼底。

    顾浔,男,1994年1月25日出生于华国北市,西国长大,毕业于米国霍顿商学院,2018年凭借《西部》获得拿坎港电影节最佳男演员提名,2019年凭借《爱德华之章》获得圣德伦电影节最佳男演员奖(即金雁奖),2020年凭借《天问》获得班纳星金杯奖,成为华国内地最年轻的国际双金影帝。

    资料只显示了这么一段,要看详情必须点进百科主页。

    戚淙死死看着资料上“1994年1月25日出生于华国北市,西国长大,毕业于米国霍顿商学院”这一行字,手指僵了很久,然后用力点进了详情。

    更多资料跳了出来。

    在顾浔的个人经历那栏里,有这么一行字清清楚楚地写着:顾浔在2016年年底随兄长在华国海城居住大半年,因缘际会下结识了《西部》导演任其臻。

    2016年年底,在海城居住大半年。

    2016年年底,即将放寒假的戚淙去文华区淮北路买资料,因为突降暴雨拐进了一家24小时便利店躲雨,偶遇了同样因为下雨进店避雨的……正在努力找兼职的穷孩子顾浔。

    脑中闪过那个大冬天却只穿着一件薄棉衣的拘谨身影,戚淙睫毛颤抖一下,啪一声,一滴眼泪落在了个人经历栏右侧的一张照片上。

    水渍晕开,朦胧了照片上西装笔挺气质卓然的身影。

    所以……都是假的吗?

    喉咙口像是堵着什么东西,因为忍着情绪,身体正控制不住地颤抖。戚淙紧紧握着手机,指关节因为过于用力而微微发白。

    他双眼依然看着百科页面,眼里却毫无焦距。

    含着金汤匙出生的顾浔,在国外长大的顾浔,学历傲然的顾浔,成就耀眼的顾浔……出身穷苦的顾浔,大山里长大的顾浔,努力考成人大学的顾浔,笨拙但从不放弃努力的顾浔……说话温柔笑容腼腆的顾浔……眼神冰冷语气冷漠……的顾浔。

    在知道自己一“睡”三年时,戚淙没哭。

    在知道家里已经破产时,戚淙没哭。

    在看到苍老憔悴的父母时,戚淙忍住了没哭。

    情况虽糟,但他并不绝望,因为一切都还是有希望的。大家都还在,生活就不算苦。

    眼泪一滴一滴落下,模糊了手机屏幕上冰冷的文字,戚淙低头,慢慢环抱住手臂,把头埋了下去。

    他曾偷偷庆幸生活仁慈地给他留了一块宝贵的地方没有去毁掉,他觉得自己迟早会把那块丢掉的宝贵地方找回来拼好,却原来,他以为的宝贝,从一开始就是假的。

    “我是不是看错了,顾浔怎么来了这次的交流会?”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脚步声和人声一起传来,戚淙抱着手臂的手一紧,慢慢抬头。

    “他是以制片的身份来的,我听说他在物色剧本,准备自己投资拍电影。”

    “他要转幕后了?”

    “怎么可能,他还那么年轻,我觉得他应该是不甘于只当个演员,想发展副业。”

    手机突然震动两下,戚淙回神低头,透过屏幕上斑驳的水渍痕迹,看到提示栏上正躺着一条新进来的微信消息。

    妈妈:淙淙,忘了告诉你,你有一些旧物被我收在乡下老家了。你有想要的吗?有的话告诉妈妈,妈妈给你寄过去。

    戚淙陡然冷静。

    手机又是一震,又一条消息发了进来。

    妈妈:今天是上班第一天吧,工作还适应吗?家里一切都好,你爸今天还得到了一个学生的感谢表白,他高兴得饭都多吃了半碗。

    戚淙慢慢坐直身,抬手抹了下脸,湿透的睫毛黏在一起,有些难受,他眨了眨眼。

    外面的说话声又渐渐变远,在即将消失时,一句模糊的话飘了过来。

    “那沈嘉又是为什么来?”

    戚淙往那边侧了侧头,然后低头,看向戚音发来的又一条消息。

    妈妈:工作加油,要好好吃饭,如果不习惯北市的环境,就回来,一切有爸妈。

    失控的呼吸慢慢平稳,确定不会再有消息进来后,戚淙反盖住手机,将手机屏幕在裤子上来回擦了擦。再翻过来时,屏幕上的脏污痕迹已经全被擦去,就像他那些对如今的生活来说毫无益处的情绪。

    他点进信息,给戚音回了一句“工作很顺利,我先开会,晚上电话聊”,然后起身整理好衣服,推开隔间的门,来到洗手台前打开水龙头,弯下腰用冷水狠狠扑了几下脸。

    最后,他直起身看了眼镜子里面无表情的自己,抹下脸上的水,头也不回地朝外走去。

    爸妈在等着他,他没时间去悲哭自己那点无足轻重的感情。

    ……

    会场里,业内的一个老导演正在台上做演讲。戚淙猫腰进入会场,抬头快速扫一眼场内参会人员的位置,尽量无视坐在最前排靠中位置的红色身影,找到坐在第三排右侧的沈嘉,贴边绕过去。

    沈嘉也看到了戚淙,急得想站起来。戚淙忙朝沈嘉比了个安抚的手势,示意他坐好别打扰到周围的人,然后更快速地朝沈嘉那边绕去。

    终于两人汇合。沈嘉后面刚好是一条和后半场隔开的走廊,戚淙蹲在沈嘉椅背后,朝回头看过来的沈嘉低声说道:“你先专心听演讲,别的我一会再给你解释。脑袋转过去,后场有媒体在拍,别失态。我看后排还有座位,去那坐着等你。”

    沈嘉听话地扭回头,但还是着急――他看到戚淙红肿的眼睛了。

    “淙哥,你――”

    “我去后排了,一会的自由交流时间再聊。”

    戚淙轻拍一下沈嘉的椅背,猫腰绕出走廊,贴边来到最后一排,在边角处坐下。坐好后,他的视线控制不住地朝第一排中间投去,但因为座椅是平行的,所以他只看到了一排排后脑勺。

    他抿紧唇,把视线投往台上。

    老导演已经结束演讲下了台。主持人上场,在说了一些串场词后,高声宣布道:“下面有请最近两年在武侠题材上表现得极为亮眼的新人编剧、江网大神级作者水无痕――吴恒先生,上台为大家就如今的武侠电影前景做新一轮的演讲,大家鼓掌欢迎。”

    掌声响起,同样窝在后排的几个受邀媒体人连忙举起相机,戚淙则愣住了。

    水无痕?还有……江网大神作者?编剧?

    热烈的掌声中,一个戴着眼镜的微胖青年从第二排起身,拿着一份稿子上了台。

    戚淙看着对方,眉头慢慢皱起。

    青年上台后和主持人互动了一下,然后主持人下台,青年拿过话筒,自我介绍道:“大家好,我是小说《侠骨》系列的作者,以及电视剧《侠骨:柳风月传》的编剧,吴恒。”

    戚淙唰一下站起身,然后在身侧几位媒体人投来疑惑的眼神时,握紧手克制地坐了回去。

    《侠骨》,柳风月。没错了,这是他在大二那年构思的第一个剧本和剧本主角的名字。当时他在分析一部老武侠电影的剧本时灵感突现,随手拽过一张纸,写下来《侠骨》的开头。

    当时的他满腔热血,写了开头就忍不住想给人看看,问问旁人的意见,但又因为有点害羞,不想献丑将这样一部还未完成且不成熟的作品去给同学和老师看,所以就去当时一个主推武侠的站江天网上注册了一个作者账号,发表了《侠骨》的精简版开头,然后拿着这个开头,去江天网站的内部作者论坛发帖请老作者指点。

    当时他不懂论坛规矩,不知道发求指点的帖子要遵循一定的格式,帖子刚发出去没十分钟就被论坛管理员删掉。不过好在在帖子删掉之前,一个有过两本武侠小说写作经验的老作者主动回帖留下了联系方式,表示对他的故事很感兴趣,那个人就是水无痕。

    因为种种原因,江天网上的《侠骨》一直停留在了只有一个精简开头的状态,但在私底下,他和水无痕因为兴趣相投,渐渐成为了好友,整个《侠骨》的故事构架,他全部拿出来和水无痕讨论过。

    但现在他精心构思的《侠骨》,居然成了水无痕的作品?

    他不敢置信,呆呆看了台上演讲的吴恒几秒,突然回神,低头从口袋里取出手机,打开浏览器搜索江天网,找到正确的那个搜索结果点进去,然后在网站搜索框里打入“水无痕”三个字,点击搜索。

    一排作品跳转出来,从上到下,分别是:

    《侠骨》

    《侠骨末路》

    《侠骨染血》

    《侠骨之绊》

    《荒城战》

    《碧血染青峰》

    戚淙大脑嗡嗡作响,手指本能地点开了最上面那部作品。

    一个小说简介页面跳了出来。

    戚淙快速看完简介,又点进目录看过所有免费章节,手指一松,再次抬头朝台上的吴恒看去,呼吸略微急促。

    这明明……是他的《侠骨》。

    台上的吴恒刚好结束演讲,主持人再次上台,和吴恒交流几句后,宣布进入问答环节,表示台下的人可以举手向吴恒提问,限定三个。

    戚淙表情一紧,立刻举起了手。

    “嗯?有一位十分让人意外的人举手了。”主持人笑着看向台下第一排靠中间的位置,语气亲切几分,“请工作人员把话筒递给顾浔老师。请问顾浔老师,你也是吴恒老师的读者吗?”

    戚淙愣住,慢慢放下手,看向第一排那道慢慢站起来的修长身影。

    因为背对的原因,他并不能看到顾浔的表情,只能听到顾浔那语调很有些淡漠的声音。

    “我不是吴恒的读者。”顾浔一手插着口袋,一手举着话筒,语速有些慢,“我只是想帮我的一个看小说的朋友问问,吴恒,那个《侠骨》是你根据一个新人作者的开头续写而成的传闻,是真的吗?”

    一语出,满座惊。

    坐在戚淙不远处的一个媒体人直接把喝进口的水呛了出来,失态开口:“什么?!《侠骨》是吴恒续写别人的?这是哪里来的传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