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把魔头逼逼醒了最新章节 - 112、是不是啊

我把魔头逼逼醒了 112、是不是啊

作者:花心者书名:我把魔头逼逼醒了类别:玄幻小说
    在这里也能遇到熟人?

    拥有道器, 他这个朋友肯定也是化神期吧, 死后不想让传承断掉, 所以要找传人?

    那感情好啊, 还可以让他跟那个化神期大佬套套近乎,也别选了,干脆就她吧。

    “你想契约道器?”魔修一双黑白分明的瞳子突然睁开,悠悠望着她。

    “那肯定的呀,要不然我坚持这么久干嘛?”一般情况下到了这个大殿已经是金丹期的极限了, 她就是想契约道器, 所以才会冒着风险准备去下一个大殿。

    也不晓得下一个大殿是不是极限, 如果还有下下一个该怎么办?

    反正不管如此, 是龙潭还是虎穴, 几千里还是几万里,她都要试试看,不到承受不了不会放弃。

    “哦。”折清回答的随意。

    余玉:“……”

    一口气突然噎住, 也不晓得该说什么, 瞪了这厮一眼才道, “你会帮我的对吧?”

    帮她就是帮他自己啊,她契约了道器,救他的希望就大了几分。

    指望他自救, 还不如指望她呢,这厮太懒了是其一,没有上进心是其二,太笨了, 始终参悟不透七情六欲锁是其三。

    终究还是要靠她自己独自承担所有了。

    折清听到了她的心声,眉眼弯弯,突然毫无预兆笑了起来,“这次还真的要靠你了。”???

    什么意思?

    魔修笑意更深,“被你误打误撞碰着了。”???

    是说她这次没有走错,只要被这个小秘境的主人认可,成为传人,契约道器,她就可以救魔修了?

    是这样吗?

    “嗯。”

    得到了魔修肯定的回答。

    居然真的可以?

    余玉那颗心啊,突然便怦怦直跳,很是激动和雀跃。

    兴奋到折清都感应到了,非常非常清晰的那种,他秀眉轻挑,有些不太理解,“救我就那么开心吗?”

    其实余玉想契约道器然后救他的事,他多少知道一些。

    余玉每天都在心里念叨,他虽然睡深了,但是依旧没逃过余玉的絮叨。

    只要是关于他的事,基本上听了个七成,老是琢磨着给他穿小裙裙他也知道。

    睡着睡着,突然被余玉抓起来折腾,其实都有感应,只不过懒得睁眼罢了。

    除非余玉做的过分了。

    总之自从多了个余玉之后,就再也没有睡过一顿好觉。

    总是担心余玉在他睡着的时候做些什么,比如把他扒光,这个色胚做的出来。

    也因此,睡的一直不太安生。

    他在人间看过,只有当了母亲的人才会如此,小孩子不懂事,时不时大半夜哭哭啼啼,饿了渴了,撒尿拉粑粑,母亲只好彻夜守着。

    他安慰自己,好歹余玉没有时不时吼一嗓子,吵的他不得安宁,是他自己放不下,睡的不深,时刻盯着她罢了。

    “那可不,你这条老咸鱼被压太久了,我都看不过去了。”

    ‘老咸鱼’三个字成功引来了一个白眼,魔修叹息一声,“且得意着吧,待会就笑不出来了。”

    余玉眨眨眼,“待会怎么了?”

    目光朝外头看去,天亮了吗?

    好像确实有点想亮的预兆,天亮之后她又要出发了。

    这次路途遥远,半路有可能夭折,所以这厮幸灾乐祸?

    “不是这个。”

    余玉蹙眉,“那是哪个?”

    折清嘴角再度勾起,“是几个老熟人,跟到了这里。”

    “啊?”什么老熟人,妖界那些妖吗?比如枝一,和七彩鹿啊之类的。

    可是他们不是妖吗?魔修为什么说是人?

    魔修长眸潋滟,斜斜撇了她一眼,“待会儿你就知道了。”

    骨节分明的手扬起,打了个哈欠,随后懒洋洋伸个懒腰,身子飘了飘,自个儿进了她的乾坤手镯。

    余玉视线始终跟着他,眼瞧着他朝角落的小木屋飘去。

    小小的身子宛如精灵,很快到了地方,自个儿掀开小被子,鞋子一脱,赤着脚丫子踩上床。

    一身砖红色的衣袍只稍稍理了理便直接躺了进去,像在自己家似的,枕着一个枕头,抱着一个枕头,姿势悠哉舒服。

    “不到生死攸关,莫要打扰我。”

    长睫毛颤了颤,随后整个闭上,这厮脑袋一歪,说睡就睡,快的像昏过去似的。

    余玉凝眉,她为这厮奔波来奔波去,这厮倒好,安然睡觉?

    气突然便不打不处来,余玉连人带床放到外面,伸出手,刚要去抓这厮,瞧见他呼吸均匀,睡的很是香甜,莫名又有些下不去手。

    唉,算了,反正也用不着他,她自己就可以,余玉已经做好了打算。

    将这厮重新放回乾坤手镯里,还是有些生闷气,抱着胸坐在角落,好半天才撤回镜花水月朝别处看去。

    天快亮了,亮之前星澜师兄会找她商量要不要继续。

    果然,镜花水月刚撤下来,师兄晓得她现在方便了,站起身朝她走来,还跟以前似的,冷着一张脸,“过来一趟。”

    余玉点头,默不作声起身跟在他身后,其实他千里传音说一声就好,再不济大吼一声也行,她能听得着,但是每次星澜师兄都会亲自过来,也不嫌麻烦。

    因为离得并不远,星澜师兄很快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余玉也落了座,就在星澜师兄旁边。

    星澜师兄开始钦点去的人数,这次很少,十三个人里头加上余玉只有五个,在意料之中,毕竟再往下会有小命危险。

    试想一下来这个大殿已经要倾尽全力了,去下一个大殿只会更难,动不动就是神魂俱灭的下场,谁敢乱来?

    其实能有五个人她已经很意外了,抬眼认真打量了一下,除了她还有星澜师兄,和另外几个人,教她绣花的师姐也在。

    师姐叫黛鹤,很好听的名字。

    她看向师姐的时候,师姐也看了看她,并回了她一个礼貌的微笑。

    余玉突然发现黛鹤师姐和星澜师兄很像,都是白头发,等会儿,其他俩人好像也是白头发,怎么回事,就她一个黑发?

    这么异类的吗?

    本来该是白头发异类来着,结果同行的四个人都是白头发,只有她一个黑头发,登时显得她另类了。

    余玉:“……”

    现在流行白头发吗?

    是宗主的白头发太好看了,所以大家都跟着学了是吗?

    还是说就是宗主的崽,亦或是跟宗主一个家族?

    难道都是冰系的?

    冰系的不知道为什么,长白头发比较多。

    因为每次都是分开,余玉从来没见过其他人使用法术,大概估计应该都是冰系。

    黛鹤师姐靠过来的时候一股子寒气,星澜师兄也是,有这两个特征在,其他人便不难猜了。

    冰系可是罕见的体质,这么多冰系很是难得,她倒是知道宗主是冰系,所以他那一脉只收冰系。

    师父是冰系,星澜师兄也是冰系,星澜师兄亦是宗主那一脉,和大师兄一样,秋奕大师兄也是冰系。

    这是要凑齐冰系好召唤神龙吗?这么多冰系。

    余玉本能觉得貌似有些不对劲,一开始没多想,是因为人多,大家头发各异,现下其它色的头发褪去,只剩下白色和她的黑色,登时便显得有些诡异了。

    这时候本来应该问问魔修的,她搞不定就问魔修,但是魔修说了,不到生死攸关,不要叫醒他。

    现在显然还不到那时候,再等等看,什么情况?

    几人刚商量完,像是掐着点似的,窗边第一缕阳光照射进来,天亮了。

    又到了忙碌的一天了,余玉站起来,准备准备决定走了。

    其他人亦然,还是星澜师兄打头阵,大家排开,成一个‘人’字型队伍。

    星澜师兄一声令下,大家像没有感情的工具人一般,笔直朝下一个大殿飞去。

    到了这时候基本已经没人再往前,也就是说他们五个人一枝独秀,一路上都没有遇到对手。

    到了半途之后像是商量好似的,开始聚集在一起,黛鹤师姐按照事先说的那般,显出天地法相来。

    天地法相巨大无比,玉手那么一伸,便将众人抓在手心,脚下急迈,以原来百倍的速度赶往下一个大殿。

    如此这般不过一刻钟的功夫罢了,已然坚持不住,天地法相很浪费真元,有些实力弱的只一盏茶的功夫便会被抽干。

    师姐已经很强了,能坚持一刻钟,相当于三个金丹期的天地法相。

    天地法相是金丹期特有的神通,但也有不少人修不成,能修成天地法相才能算一个合格的金丹期,没有的被称为假丹。

    有和没有实力相差大了去了。

    师姐不行了,便换下一个,是位不认识的师兄,反正认准白头发就是冰系,冰系就是宗主一门便是。

    白头发的师兄也没能坚持太久,和黛鹤师姐差不多,一刻的时间。

    又换了个人,这次还是个白头发的师兄,这个师兄很强,坚持了快两刻的时间。

    也就是说他一个人顶六个普通金丹期,厉害厉害,不愧是宗主那一门,被宗主教导的很好。

    总共五个人,上了三个了,就差她跟星澜师兄,星澜师兄是压低箱的,暂时不能动,那就只能她来了。

    余玉刚要施展天地法相,星澜师兄突然道:“我来吧。”???

    什么情况?

    星澜师兄似乎看出了她心里的疑惑,直言道:“你的真元还要留着突破,不能浪费在这里。”???

    余玉一脑门问号,确定是在跟她说话吗?她怎么一点也听不懂?

    难道现在不是赶往下一个大殿最重要?她为什么要留着真元突破?

    莫非是突破之后过几千里的路程会轻松许多?

    星澜师兄简言意骇解释,“我有一自在门,只要留下印记,便可以去任何地方。有一天,一个人带我去了一个月后,我在一个月后的时间上留下印记,从此我便可以去一个月后了。”

    星澜师兄突然抬头看她,“莫要多问,你只要晓得,一个月前我来过这里,知道这里的情况,听我的便是。”

    余玉懵逼点头。

    一个月前,那不是秘境还没开始,她一边缠着昏昏欲睡的魔修,不让他睡,一边抽空去万剑意山磨练剑意的时候吗?

    她两边不断奔走,正疲于应付的时候,有一天突然被叫去三大主峰,宗主不晓得什么时候从妖界回来,召见了她。

    说要选她去小秘境历练,但是嫌弃她修为太低,把她丢进加快时间的阵法里历练,还把几大长老的剑意刻在阵法里,供她参悟。

    其实一切都显得那么突然,那时候她便想,宗主和诸多长老也太好了吧,为了弟子能捡到更多的仙草仙药,这般卖力。

    看来那时候就有问题了,譬如说星澜师兄是从一个月后回来的,知道些什么,所以临时抱佛脚?

    他说突破,那也就是说,她还会再度突破?

    她再突破就是元婴期了,金丹期不能随便踩死,元婴期更是,已经是一方大拿,无论是谁对她动手都会顾忌几分,不会再死的很随意了。

    余玉心情突然有些激动。

    元婴期之后离救魔修出来的把握便更添几分,妙哉。

    等会儿,好像哪里不太对。

    余玉仔细撸了撸,既然当时星澜师兄是从一个月后回来,干宗主什么事?为什么是宗主训练她,不是星澜师兄?

    难道是星澜师兄把一个月后的事也就是今天,或者这两天她要突破的事告诉了宗主,宗主当回事了,所以对她表现出十二万分的重视?

    不仅各种送资源,教她如何领悟剑意,还派了星澜师兄一路支援她?

    倒也不是没有那种可能,星澜说她会突破,元婴期的修士很少,培养一个便不容易一次,值得宗门保护她。

    说起来他的自在门,是不是和大门有点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