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宿敌中情蛊后逼我负责最新章节 - 88、第八十八章

宿敌中情蛊后逼我负责 88、第八十八章

作者:曲流逸书名:宿敌中情蛊后逼我负责类别:玄幻小说
    苏星秀怔怔站在那里, 看着绝望哭泣的雪柳。

    他喃喃道:“对不起。”

    肖泠果断将他拉出幻境。

    出来后,苏星秀一言不发,抱着膝盖, 下巴搁膝上, 头发垂着,遮了一半脸。从肖泠这边只看到小巧的鼻尖和半阖的眼睫。

    他鲜有如此安静的时候。

    平时不是在咋咋呼呼打游戏, 就是骂骂咧咧或叫苦连天地抠头写作业。

    肖泠后悔强拉他看过去的幻境了,也不再敢说什么前世今生。

    更不敢问最后那个蛋后来怎样了, 尽避他非常想问, 并且心里已经有了个大胆的猜测。

    苏星秀抬头道:“刚刚看到的,跟我从小知道的不一样。”

    谢天谢地,他肯倾诉出来。

    肖泠赶紧问:“哪里不一样?”

    “我族传闻,秦毒岭上藏着蚩尤遗宝,里面是沉睡的蚩尤和他所铸神兵,可颠覆天下。因天道压制, 他被封在山里, 只等一个合适的时机,打开秘境,同源血脉可唤醒他,蚩尤会带领全族向轩辕后人复仇,重夺天下。”

    “这秘密只有我知道, 家里人都不知道。现在说出来也无所谓了,反正假的。”

    “朔月无奈之下撒的谎,传承了几千年……”

    苏星秀的声音透着疲惫, 他从小苞在苏紫微身边,所学所想,皆是为了守护族人及先祖。

    “我以为是很重要的事,原来都是假的,假的也好哦,一下子轻松了。”他脑袋靠进肖泠怀里,“本来祭祀的血脉早已断绝,用秘法一代一代强行改造身体,继承仪式好疼啊,药水接触皮肤,就像被火烧一样……”

    肖泠听得也心疼,道:“既然是假的,那你就不要选下一个继承人了,就在你这一代结束吧……等放寒假,我们出去散心,你想去哪里……”

    他们还没一起出去旅游过呢。

    苏星秀想都不想就说:“不,我还其他使命……要保护族人,我寒假要回家的。”

    肖泠被堵的无话可说,只觉得自己格局真太小了,配不上这样有责任心的恋人。

    苏星秀将心中憋了许久的秘密倾诉出来,心情好转、

    考虑到肖泠的感受,虽然知道他骗了自己,但一码事归一码事,玄昭的锅不能往他头上扣。

    “刚刚都看了,那个长得像你的玄昭,不算坏人,就……我也说不上来,各为其主吧,也不算错。”

    “我不会因为他迁怒于你,不要担心。”

    肖泠点头,转移话题:“明天我们都请假。去我家拿毒皇杖,今晚秦业处理一下离魂泉,明天可直接修复。”

    苏星秀:“呀,明天,正好是青春正飞扬演讲比赛呀。”

    “请个假,别去了。”

    苏星秀斜眼瞧他,慢条斯理地说:“可是前三名会加学分,想拿奖学金,就要参加呀。”

    肖泠:“……”

    他以前说过,要苏星秀拿奖学金证明自己,真是自作孽。

    肖泠揽着他躺下,“我错了,不要奖学金,不在乎那点钱。”

    他赶紧生硬地转移话题。“你家这毒皇杖是谁做的?”

    苏星秀撇撇嘴,鄙视他。

    “是夏朝时一位先祖,那时已经因为血脉稀薄,没办法更快吸纳灵气感知天地,他的一位朋友做了毒皇杖给他,用于提高吸纳灵气的能力。”

    他叹口气,无奈地说:“后来乱世,族中有人认为可借机进军中原,一统天下……可是当时轩辕后人已繁衍千年,不是当初几万人的部落了,一旦开战,从南到北,必将尸横遍野,生灵涂炭。

    最早剩下的九位祭祀组成的九长老会分裂,五人反对,四人要打开蚩尤封印。

    还好我这一脉有历代先祖灵蛊坐镇,还有秘法剔骨换血,其余祭祀后裔已经是普通人了,就会些蛊术,控尸术。

    族中混战一通,一位长老率他那脉族人南下。

    后来每逢乱世,都有人提议解封蚩尤遗宝,最终……九长老制度崩溃,只剩我们家还在秦毒岭。

    可是……我们自己家里都有人心动,又是一番诡计,妄图杀害圣女。

    死了很多人,走了很多人。

    三国时期,当时的圣女以绝不北上为条件,向诸葛亮求得封山大阵,需顶级法宝为阵眼。

    我们……从不用法宝,家里只有一根毒皇杖。

    以前姑奶奶跑去那个号称诸葛后裔的朱家……借……他们的阵法册子,是因为毒皇杖没了,要重新布阵。”

    “那个阵法效果特别好,就是封住阵眼的蚩尤遗宝,然后在秦毒岭方圆千里内,有人想谋害族人,圣女可通过毒皇杖感知到,如果族人突然死于非命,也可通过阵法逆转阴阳。

    还有走掉的那些长老后裔,如果踏进阵法领域,圣女也能立即感知到。

    自那以后,蚩尤遗宝的秘密就彻底封锁,只有圣女口口相传,普通族人都不知道。

    我守护族人,其实是警惕蚩尤后裔自相残杀……像南素婉那种……就很烦,我一直手下留情,你看我那些脾气不好的祖先奶奶们,一照面就直接活撕了她。”

    两人一起躺下,肖泠把苏星秀搂在怀里,简直想把他生生揉进自己心里。

    平时看这人无忧无虑,谁能想他一个人承担着这么多秘密。

    苏星秀:“有点热唉,会出汗,远一点。”

    肖泠不撒手,周身灵气流转,瞬间体温降了几度,他说:“降温了。”

    苏星秀:“……”

    这个人好像有点心理变态。

    他可能不是想害我,也不是想偷我家东西,就是单纯心理问题。

    ……

    第二天,苏星秀睡到自然醒,十点半才起床,肖泠给他备好了早饭,吃完早饭,两人御剑飞回肖泠家,这又是午饭时间了。

    一大堆人等候已久,肖泠的众亲戚纷纷热情地与苏星秀打招呼。

    苏星秀脸都笑僵了,冷不丁瞧见站在角落一脸酷相的宁厄。

    有的人啊,就有那种不声不响就能改变气候的气场,有他在的地方就特别冷。

    苏星秀有点心虚,怕他凑上来闹姑奶奶的事,扯扯肖泠的衣服。

    肖泠点头,赶走了无关人等。

    只剩下一个工具人秦业,还有他外公,爷爷。

    宁厄依然站在那儿,没走……他辈分挺高,似乎在肖泠爷爷之前,他是家主。

    现在他回来……似乎该他当家做主了。

    厅内一下清净了。

    宁厄盯着肖泠,肖泠也看着他。

    两张俊美面孔五分相似,气质各异,宁厄冷厉如千年寒冰,肖泠绵中带刚,温润如玉。

    宁厄忽然道:“你是什么东西?”

    苏星秀:“???”

    他终于要目睹宁家内讧了吗,有点期待。

    肖泠的爷爷站到他们两人中间,恭敬地对宁厄说:“大伯,这是我的长孙,随他妈妈姓肖,名泠。”

    风华正茂的宁厄训导起了白发苍苍的大侄子:“我将宁家交与你,你却卖子求荣,攀附权贵!”

    “还造出这么个东西。”

    站在旁边的“权贵”肖玄智:“……”

    肖泠:“……”

    苏星秀一拍大腿,觉得宁厄说得有点对。

    他当年就听姑奶奶说过,宁家特别特别穷,一大家人除了几把好剑,就没家当了,住在荒郊野岭餐风饮露。

    肖泠自己都说了,他外公特别特别有钱,是他爸靠婚姻改变了全家生活条件。

    肖玄智咳了一声:“宁世伯,话不能这么说,如今进入新时代,都是自由恋爱,我女儿与你们家孩子是真心相爱。我膝下就一个女儿,我一个孤老头子就图她养老送终,她嫁人,我们家中寂寞,见这边山地广阔,幸亲家不嫌弃,邀我来同住。

    这边房舍风水也是我一时手痒改的,为人父母,总是希望子女过得好些,我女儿在家,过的不算奢侈,可也没缺过什么。”

    苏星秀拿起桌上的花生米吃起来,他不知道这里以前是多么荒凉,经肖玄智扔巨资改造后才变ChéngRén间仙境。

    宁厄冰霜似的脸,终于也有了颜色。

    每个囊中羞涩的男人,都有这样难堪的时候,不过他毅力坚韧,没有被转移注意力。

    “肖泠是什么东西,为什么你们都以他为首,连正邪之分都不管了,还堂而皇之地请巫族圣女来家里。”

    苏星秀:“……”这个人昨天还在找我要姑奶奶诶。

    宁厄突然又cue他:“圣女,你不觉得奇怪吗,我与苏紫微相交时,全家反对,可是肖泠却被全家支持。”

    苏星秀张嘴,一脸茫然:“啊……我……我就是想来拿毒皇杖的!”你们家破事不关我事。

    宁厄:“毒皇杖是我斩断的。”

    苏星秀:“哦。”

    有点想打人,姑奶奶当年怎么没把他砍死。

    宁厄:“你不觉得我对待你的态度才是正常的吗?”

    苏星秀眉头拧成一团:“就是啊,只有你记得我是鞋教妖人,这才是正确的态度。”

    除了宁厄,其他人都让他有种宾至如归的感觉,非常奇怪。

    可是宁厄昨天还在苦兮兮地找他要姑奶奶,今天又难为他,也很奇怪。

    宁厄:“你也是有学问的人,你认为是我这般忠言逆耳者值得信任,还是满口蜜糖者值得信任。”

    苏星秀沉下脸:“……都不值得信任。”

    “我就想拿毒皇杖啊。”

    “你们说了要给我毒皇杖的,不能说话不算话。”

    他突然怀疑是这家人演内讧的双簧,不想给他毒皇杖了。

    肖泠搭上他的肩,温柔说道。“自然会给你,我说过要给你的东西,哪次没有兑现。”

    他说的实话,说给苏星秀买的吃的,玩的,再到帮他找修复毒皇杖的材料,全部兑现了。

    苏星秀看着他温柔的双眼,不再做声。

    宁厄:“世事变迁,如今再坚持什么正邪之争,也无意义。可是,圣女,肖泠不是人,我也看不出他是什么东西。”

    “你是苏紫微后人,我自然要照拂着你。”

    “若我宁家被妖孽入主,我也不想将你牵扯进来。”

    苏星秀瞪大眼睛,这个宁厄又说肖泠是妖孽……

    厅中气氛僵持,唯一的工具人秦业捧着装材料的盒子,恨不得躲起来。

    他是肖泠同辈人,之前一直觉得肖泠与他实力差不多。

    可是昨天看到宁家传说中的天才前辈宁厄在青蛟面前只能勉强支撑。

    而肖泠,只一剑,便给青蛟重创。

    那时他就知道肖泠的强大是难以窥探的。

    此时,又宁厄说出肖泠可能是妖孽,更让他觉得有几分可信。

    肖泠对苏星秀说:“我是妖孽,我们是一路人,你不要歧视我是正派人士了。”

    苏星秀皱着眉:“……”

    他虽然有些迟钝,但也感觉到肖泠在刻意隐瞒什么。

    肖玄智长叹一声,道:“宁世叔,您慧眼如炬,我也就不瞒您了。”

    “二十年前,我占卜得知,有天人降世,正巧小女怀胎七月,我带她去天人投生之地,我劫下天人魂魄,向他保证,投生我家一世富贵,我会不问缘由不问对错,助他达成一切心愿。”

    “肖泠并非妖孽,乃降世天仙。”

    苏星秀:“……天仙。”

    他看着肖泠一米八六并不单薄的身躯,觉得事情走向益发传奇了。

    难怪肖泠以绛珠仙草林妹妹自比呢,人家还真是个天仙。

    宁厄冷冷道:“你窃夺天机,早该命绝。”

    肖玄智:“不错,我窥探天机窃取财运,二十年前就该死于劫数,我为求生,舍命一搏。肖泠出生之后,我再无劫数。”

    “所以,肖泠想做什么,我们不能阻拦,他喜欢小苏,我们自然全力支持。”

    “如今,他们已经订下婚约,等大学毕业就结婚。”

    宁厄:“……”

    他冷哼一声,转身离去。

    肖泠的爷爷擦了把头上的汗,小声说:“我还以为会打起来。”

    “小苏你别怪我大伯,他年轻的时候想……自由恋爱,全家反对,我爷爷有点古板,他现在单身也一百多年了,可能……就……心理不平衡,有点偏激,执着。”

    苏星秀:“哦……嗯。”

    他一直看着肖泠,想瞧出点天仙的不一样来。

    看了许久,还是两眼睛一个鼻子一张嘴。

    肖泠向来气息内敛,绝不外放,看上去就是个普通人,也不知道宁厄怎么瞧出他不是人。

    看来宁厄是有点厉害。

    肖泠:“下去修补毒皇杖吧。”

    苏星秀站起来,有点兴奋,跟他走在一起,问道:“你在天上当神仙当的好好的,为什么下来?”

    “是被贬的吗?”

    “天门关闭,你还能回天上吗?”

    肖泠:“我没有出生之前的记忆……”

    “哦……”苏星秀有点失望,他也没多想。

    而肖泠已经猜到自己之前是谁了,就怕苏星秀太聪明,也想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