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宿敌中情蛊后逼我负责最新章节 - 第八十七章

宿敌中情蛊后逼我负责 第八十七章

作者:曲流逸书名:宿敌中情蛊后逼我负责类别:玄幻小说
    玄昭诚恳道:“父亲, 我一人前去九黎足矣,无须出动整个部落。”

    “你不需要,我需要, 我们整个部落的人都需要。”姬轩辕扬手道。“我族北部赤地千里, 民多饿死,而九黎族, 地广人稀,物产富饶, 我们需向他们借一片领土, 安置族人。”

    玄昭:“……”

    他很年轻,这个时代的普通人光是与野兽精怪搏斗就已筋疲力尽,人与人之间的战争是个不存在的词。

    苏星秀无力阻止千年前已发生的事,只能冷眼瞧着。

    ……

    轩辕部落杀牛羊,树旌旗,起高台。

    姬轩辕与玄昭站上高台。

    姬轩辕:“山精鬼魅迷惑为父, 擅自生下你。先前为父一直恐你像你母亲一般性情乖戾, 行事残暴,故封印你血脉。”他抬头看天。“今祭告天地神明,解开吾儿血脉封印。”

    天上乌云密布,四周灵气汇聚,在高台上空形成旋涡, 折射出万丈虹芒。

    所有围观的人都镀上了一层奇异色彩。

    天空轰然炸开,劈下万道闪电,玄昭发出一声长啸, 在电光中化身应龙,张开宽达百米的双翅,逆着风雷盘旋直上九天,遮天蔽日,漫天电光,成一时奇景。

    百姓欢呼叫好,面黄肌瘦了无生趣的人脸上闪现了希望的光彩。

    肖泠喃喃道:“上古圣人……”

    苏星秀眉头微皱。

    传说中圣人开口即谶语。

    如今亲眼所见,区区几句话,便能引动天地灵气,果然非虚。

    且圣人永远打不死,永远会有各种外挂来相助。

    所以九黎必败。

    他们看着轩辕部落的几千藤甲兵在应龙的引领下,浩浩荡荡往北行去。

    苏星秀低声道:“再调下进度,我不想看过程。”

    虽然事情发生了五千年,但他见识过现在鼎盛时的九黎部落,便仍不忍心看着先祖灭亡。

    肖泠调了进度,直接看这场战争结果。

    两个顶天立地的巨人挥着长戈带着猛兽把轩辕部落藤甲兵撵的屁滚尿流……

    苏星秀:“……”

    怎么是吊打?

    剧情跟想象中不一样呢。

    他们看着轩辕部落的人回到贫瘠干旱的领土重整旗鼓。

    他们讨论此战得失,商量着九黎族物产富饶,最边缘的应乌山无人打猎,可以迁些族人去生活,正好可以平衡部落内的口粮需求。

    休整半天。

    突然蚩尤亲率十几名战士及万千野兽袭来,轩辕部落的普通百姓被野兽撕碎生吃。

    肖泠解释道:“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蚩尤涿鹿之战前,从无败绩,自然要对一切敢挑衅他权威的人斩草除根。”

    “战争本就你来我往。”

    苏星秀:“……”

    他尽量做好一个观众。

    蚩尤率众荡平轩辕部落一半领土。

    在这之前玄昭始终避战不出。

    轩辕部落所有人缩在剩下的领土,食不果腹。

    妖魔旱魃加入轩辕阵营,盘踞大河两岸的九黎部落,本来水土丰美的地域赤地千里。

    然后是九天玄女来帮助轩辕部……

    轩辕部九战九不胜,却总能化险为夷。

    纠缠几年之后,两个部落进入决一死战的阶段。

    轩辕部落的人明悟了最初的修炼法门,这个时代灵气充沛,天材地宝多的随便捡,上古人类天生经脉通畅,修行一年当后世百年。

    经过几年修炼。

    轩辕部的修士已经能与九黎族的普通战士打成平手。

    又有不知哪儿来的九黎族叛徒战士,加入轩辕阵营,战争的形势逐渐逆转。

    九黎族叛徒身材高大,仅剩一臂,开口便说出九黎族战士最大的弱点。

    “他们战斗时,祭祀都在身周百米之内,每每驱动野兽作战,其实并非需要野兽助阵,而是为了让祭祀藏身猛兽群中,只要在兽群中找到潜藏不动的猛兽,祭祀必在其身下。”

    苏星秀缩在肖泠怀里,蒙着眼从指缝里看残酷的战场。

    潜藏在兽群中的祭祀被一个个揪出来杀死。失去祭祀妖力加持的战士变回普通人大小,被万箭穿心,或被千刀万剐。

    这场战争使天地变色。

    除了蚩尤之外最后一名战士的祭祀被人从鸟群里抓出。

    是朔月的妈妈殊乐。

    按理说她的丈夫已逝,便不该再找其他战士,可是她依旧出现在战场上。

    可是九黎族已经没有成年的祭祀了。

    美丽的女人被剑气贯穿胸部,张了张嘴,仿佛是说朔月二字,她伸着手,终于垂下小巧的头颅。

    簇拥她的鸟群轰然散开。

    一个轩辕部的武将提起殊乐的脖子,啧啧叹道:“这些九黎祭祀,真是一个比一个漂亮,可惜了。”

    苏星秀埋进肖泠怀里,浑身颤抖。

    他好难受。

    虽然殊乐是别人的古板不近人情的母亲,但是他看见那一幕便无来由的心如刀绞。

    玄昭终于降临战场,他从部将手里夺走殊乐的尸体,忽而看见先前被鸟群挡住的赤红小蛇。

    半大的腾蛇愤怒地冲上来噬咬他的手臂,注入毒液。

    玄昭任她咬。

    解开封印的应龙身躯,并不会中毒。

    另一边,蚩尤察觉到己方弱点完全暴露,立刻与祭祀刑王分开。

    巨大的九尾狐出现在战场上,昂首长啸。

    他垂首叼走腾蛇,嘱咐道:“回去找朔月,我死之后,九黎……全靠他了。”

    蚩尤:“刑王,你快走。”

    “我为什么要走,我是你的祭祀。你先走,我断后。”九尾狐喷出一口幻雾,整个战场便笼罩在青色雾气之中。

    恢复成普通人大小的蚩尤在雾气中踪迹隐匿。

    但是九尾狐妖身太过庞大,雾气无法遮掩。

    他成了所有人的靶子,所有的法宝剑气全往他身上招呼。

    九尾狐半身浴血,蚩尤守在他身边,寸步不离。

    最后时刻,他们再次合为一体,百米高的蚩尤忽而入魔,口中喷出滚滚黑火,烧死无数轩辕部众。

    玄昭化为龙身,盘旋上天,唤来大雨灭火。

    所有法宝兵刃都无法对蚩尤造成伤害。

    姬轩辕终于出战,他手持上古第一名器轩辕剑,斩下蚩尤头颅。

    肖泠闭上双眼,轻声问:“结束了,我们……回去吗?”

    苏星秀:“不,我……还想看朔月。”

    “那我再调下进度。”

    ……

    几年后。

    朔月带着剩余族人在南方某毒虫肆虐的地方站稳脚跟。

    他的妹妹雪柳开始研究怎么将毒虫化为己用。

    仅剩的十二名年轻祭祀组成了族里的长老会,一致认为该将先族长尸体夺回。

    朔月带着另一名年龄稍大点的祭祀潜回北方,顺利盗取蚩尤身体。

    蚩尤头颅葬在轩辕部的中心。

    另一名祭祀战死。

    朔月依靠群鸟的掩护及玄昭的放水,盗走蚩尤头颅。

    曾经亲密无间的恋人,相见便似陌生人一般。

    朔月回到南方驻地,与族中其他祭祀合力将蚩尤尸身拼好。

    在蚩尤尸身未盗回前,他们所有剩下的族人,仿佛是为了夺回蚩尤尸体而活。

    待真见了蚩尤尸身,所有人想起前几年的生活,顿觉如镜花水月一般。

    一名少年当场自尽。

    更多人要效仿。

    朔月道:“等等,我有办法让族长复活。”

    所有人充满希望地看着他。

    朔月仰天长叹,他哪里有办法。

    于是他撒了个谎,需要九九八十一天做法。

    他聪明过人,拖延的时间里从旱魃进化的过程,想到了尸变的诱因,引动天地阴气,让蚩尤尸变。

    然后驱使蚩尤在部落里走了一圈,给所有族人鼓劲,待时机成熟时,重新杀回中原,荡平轩辕部。

    尸变的蚩尤非常奇怪,正常了半天,忽然就嚎叫着要杀死所有人。

    朔月拼尽全力控制住他,可也身受重伤。

    他不顾自己的存活,用剩余妖力将蚩尤封在了一处巨大山洞内。

    最后的时间里,他握着雪柳的手,“我这辈子,做了许多错事,错信玄昭,还将我族最大弱点告诉了他,结果他杀了母亲,也让族人死于非命流落异乡。”

    “我万死难辞其咎。”

    “待我死后,告诉所有族人,族长与我去别地打造可以比肩轩辕剑的神兵,造好神兵就回来……带着大家踏平轩辕。”

    长成美丽少女的雪柳哭泣道:“哥哥,你不会死的,你是青鸾,可以涅槃重生啊,你说了要守护族人千年万年!”

    朔月苦笑,点点她的额头,“可是我活得好累啊。”

    “每天闭上眼,就想起死不瞑目的族人,母亲,族长,刑王。”

    “所有人都因我而死,我……坚持不下去了。”

    “雪柳,对不起。”

    他的手指化作青色光影,融入雪柳额间。

    “我将青鸾的力量赋予你,从此以后,与我血脉相连的祭祀,妖身不死不灭。”

    朔月身体渐渐化作虚影,青鸾现身,双翅温柔拢着雪柳不忍离去,最终仍化作青色光点散入雪柳身躯。

    原地还留着一枚玉石质地的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