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宿敌中情蛊后逼我负责最新章节 - 71、修改:女装增加面纱

宿敌中情蛊后逼我负责 71、修改:女装增加面纱

作者:曲流逸书名:宿敌中情蛊后逼我负责类别:玄幻小说
    睡觉前, 肖泠跟他妈汇报想帮苏家做生意。

    肖姗姗立刻亲自挑选手下得力干将组建精英团队,又回了个电话问地址,只待苏星秀报了家庭住址, 明天就空投团队, 对口扶贫。

    “就是这样的,我妈想要你家地址。”肖泠玩弄着苏星秀的头发, 轻描淡写地说。

    苏星秀累极了,枕在肖泠大腿上, 眼睛都不想睁开, 不过他理智仍清醒。

    怎么就要他家住址了?

    这……到时候上门说是肖泠家人派的,不把他家里人吓死?

    派的又是普通人,万一家里人误会成上门踢馆抄家的,蛇蝎蜘蛛蜈蚣驯养的猛兽一起上,那可如何收场。

    他坚定拒绝,把一切不可控扼杀在萌芽阶段。

    肖泠看穿他所想, 体贴建议:“我妈已经把团队组建好了, 工作也分派好了,是你堂姐在忙淘宝店的事,不如他们直接跟你堂姐对接?”

    “你姐忙客栈,又管淘宝店,需要人帮忙分担。”

    “星秀, 我们是一家人,不要与我见外。”

    他说话声音柔和且彬彬有礼,一点不似刚刚那般禽兽。

    苏星秀不理他, 肖泠就继续说。

    “就当单纯的商业合作,我妈公司一直在扶持创业项目,上次苟学长想投资你们家这款产品,以他的眼光看,你们家确实值得投资。”

    他刮了下苏星秀的鼻子。

    “我们俩都这关系了,肥水别流外人田。”

    苏星秀眼角还泛着红,睁开眼看他,“太麻烦,不想弄。”

    他不想肖泠家的人跟自己家人有接触。

    现在是他一个人跟肖泠有关系,倒是可以抽身即走。

    肖泠与他十指相扣,轻轻揉捏他指缝尖的软肉,继续哄他。

    “你奶奶年纪大了,一个人做已经应付不来了,需要建厂招工,我们系里都说准备团购你家的洗发水了。”

    想起奶奶,苏星秀就一阵愧疚,姐姐只说淘宝店销量好,一天卖很多瓶,却从没说过她们做的能不能跟上。

    就靠奶奶照顾那些药草,姐姐要守客栈,只能偶尔去帮奶奶,大部分时间都是奶奶一个人把草药加工成洗发水,以前她几个月做一次,就够一家人用半年了,现在每天都卖这么多,她肯定忙不过来。

    他眉头微微蹙起。

    肖泠知道戳中软肋了。

    “星秀,我先让他们做一份企划给你看。”

    他开起玩笑:“如果一切顺利,等几年你就是苏总了。”

    传说中无恶不作鱼肉乡邻的秦毒岭苏家比任何冠冕堂皇的正派世家都清贫,也是讽刺。

    苏星秀一听这称呼就浑身不舒服,说:“我把姐姐微信推给你,只能远程联系,不准上门。”

    苏总让姐姐一个人去当吧,他应付不来那些。

    “好。”肖泠轻笑一声,搂起他又想亲。

    “不要了。”苏星秀拿手掌挡着脸,亲都不敢让他亲,已经十二点,再来一场,明天肯定又要请假了。

    肖泠见好就收,只环着他的肩,一起躺下。

    苏星秀:“你手梗着我脖子了。”

    肖泠又把手收回来,枕着自己脑袋,看苏星秀精致的侧颜,心里盈满幸福感,他把一切安排的明明白白,现在跟苏家联系上了,等寒假就登门,该见的人早点见,该定的早点定,避免夜长梦多,纵使自己被发现没中情蛊,到时要分开也难。

    苏星秀一直被注视着,闭着眼都能感到,实在睡不着,索性转过身去,只留个乌黑的后脑勺给他,凉凉地警告道:“手压着我头发了,好疼。”

    肖泠又坐起来,把这小祖宗散在枕头上的长发一缕一缕给顺好,免得自己又压着了。

    两人刚睡一起,已闹过好几次这样的情况。

    纵然肖泠记忆力极佳,每每情动时就身不由己,仍不免压着。

    但是每每听苏星秀软绵绵地说好疼的时候,他就十分兴奋,有时又故意为之。

    ……

    肖泠装模作样做了一次饭,也来了兴趣,下午下课没其他事,就在家“做饭”,两人吃完各忙各的,或是抱在一起看电影。

    苏星秀觉得这日子简直神仙一样,什么情蛊,世仇,通通抛诸脑后,每天下课回家就吃肖泠亲手做的好吃的,真的好开心!

    周末,肖泠叫他爸回家的时候顺便把桃桃也带回去了。

    苏星秀虽然喜欢桃桃,却也不能强留它。

    阿拉斯加犬精力旺盛,需要大量运动。

    桃桃在肖家,每天山上山下自由自在疯跑,现在每天在小区里坐牢放风似的溜达几趟,太憋屈。

    每天他们回去,桃桃就呜呜呜的撒娇,一被肖泠凶,又不敢呜呜呜,连大**都觉得它可怜。

    大**一只中华田园猫可以随便出去溜达。

    大**监管桃桃出去溜达,桃桃虽然懂事不乱跑,仍状况频出,要么坏人偷它拐它,要么就是好心人当膘肥体壮皮毛油亮的阿拉斯加是流浪狗,热心投喂大堆食物,拍小视频传业主群传微博传抖音寻主人。

    桃桃已经快成网红流浪狗了。

    狗一走,肖泠以为苏星秀会提搬回宿舍的事,毕竟当初他搬出来,可是以想玩狗狗的名义。

    苏星秀装失忆,没提这茬。

    ……

    运动会开幕式当日。

    苏星秀六点起床,要去对面小区找女装大佬化妆。

    六点闹钟一响,肖泠也醒了。

    “我陪你一起出去?我醒了也睡不着。”肖泠说,他知道苏星秀他们班的开幕式策划有些神秘,也十分好奇他为何要六点起床。

    “别去,你自己睡觉。”苏星秀凶巴巴地说。

    同样当全班的门面,他要去女装,肖泠就是穿军装,还有帅气的大斗篷配及膝长靴。

    那身军装此时就挂在墙上,越看越气人。

    肖泠坐在床上看他乖乖洗脸漱口,又忍不住起来,站到他身后,搂腰亲昵。

    “走开啦。”苏星秀刷着牙,满嘴泡沫都要张口撵他。

    最讨厌跟肖泠同时出现在镜子里了,这让他意识到自己是多么的矮小。

    肖泠就站开两步,笑着看他。

    虽朝夕相对,仍觉看不够。

    这个大名鼎鼎的巫族圣女本性其实软绵绵的,还正义感爆棚,眼里揉不得沙子,半点肮脏的事都不沾。

    他肖泠何德何能,今生能与之相伴,但愿岁岁年年都能如此平淡幸福。

    苏星秀刷完牙,打开水龙头,手捧着冷水搓几把脸。

    肖泠把今天准备的衣服递给他。

    这是他们班订制的班服,素净的白色长袖t恤,就背后印了个剪影logo,下面配宽松的黑白格子长裤。

    苏星秀走起来裤腿前后摇摆,衬得小腿更加纤细。

    他低头摸了把裤子,嘀咕:“还好我的项目不是今天。”

    这裤子不适合跑步。

    肖泠给他拿了两片面包。

    “要把头发扎起吗?”

    苏星秀挥手表示不用,叼着面包撒丫子出门了。

    女装大佬说了要包他发型。

    汉服工作室就在斜对面小区,出了他们单元门五分钟就走到汉服工作室门口。

    此时早上六点半,女装大佬估计也刚起床,没时间女装,穿着身普通男装,看着又高又帅。

    “早啊。”苏星秀元气满满地打招呼。

    “早,先换衣服。”女装大佬瞟他一眼,注意到裤子,“裤子买成多少钱?”

    苏星秀:“不知道呀,别人送我朋友的,不是他尺寸,就送我穿了。”

    说起来,他也有点奇怪,咋有人给肖泠上供那么多不是他尺寸的衣服,一天一套,一个月都不重样。

    “这朋友真好心,是男朋友吧。”女装大佬说话带了点酸气。

    苏星秀不好意思的笑笑,不回答。

    “这裤子是x品牌当季新款,国内买不到,代购还要加钱,我问了七八个代购,就没低于两万的。”女装大佬抱起改好的衣服跟他一起进试衣间。

    苏星秀被这价格震撼了,说实话,他高中三年买的所有衣服加起来都没两万。

    他低头摸摸裤子,接缝处全是粗糙的毛线头,他懂了,这么差的质量,肯定是仿货。

    就跟他爸在菜市场摊子上买的阿玛尼腰带一样。

    小摊上大喇叭的广告:国外名牌皮带一条三十元,两条五十元。

    具体问什么牌子,摊主就说是阿玛尼。

    拿回家使着也不赖,能过个一年才坏。

    这个仿货裤子肖泠从哪儿弄来的,他不清楚,也许是肖泠做好人好事扶贫困难同学买的吧?

    上次就听眼镜蛇说学校里有一个商业奇才,家境不好,一进校就到处加微信,军训休息时挨着每个排加好友,加了同年级八百多人。

    如今那个同学做微商卖盗版鞋,已彻底脱贫,还可以每月给家里打几千块钱。

    许多同学就是了解他家有困难,有意照顾他生意。

    “我给你把胸口处收紧了点,加了两层花边掩饰你平胸。”女装大佬解释了一下改动。

    苏星秀想,我干嘛要掩饰平胸,我正需要露出平胸证明我自己啊。

    女装大佬手按在他肩上。

    “增加胸口的设计,肩膀的设计就必须取消,不然主次不明。所以现在是露肩,这天儿有点冷,且忍忍吧。”

    苏星秀不懂艺术家的执着,茫然点头。

    三两下穿好衣服,女装大佬又把他拎到外面的梳妆台前。

    “你皮肤很好,平时用什么护肤品?”

    苏星秀:“不用。”

    身体灵气流转,自然的先天状态,修为高的人皮肤都如婴儿一般。

    女装大佬掐了把他粉嘟嘟的脸蛋:“年轻真好。”

    “……你也不老啊。”苏星秀说。

    “老了,我已经是二十三岁的老男人了,男朋友就嫌我老。”女装大佬叹气。

    苏星秀:“二十三岁老什么啊!你男朋友多大!凭什么嫌你老!”

    “我前男友十六岁。”

    苏星秀:“……”

    “哥,这怎么勾搭上的啊,高中作业不多吗?”

    女装大佬觉得他也是受,适合当垃圾桶,毫不见外地讲起情史。

    “打游戏认识的,骗我他三十岁,是自己创业的霸道总裁。”

    苏星秀:“自己创业的霸道总裁不会长时间打游戏吧,唉哟,头皮勒太紧了。”

    女装大佬手下轻了些。

    “当时我也这么想的,可他给我买了很多时装皮肤,花钱不眨眼,三个月花十几万。”

    苏星秀:“哇,这么有钱,他爸肯定是霸道总裁。”

    “是开卤肉店的。”

    苏星秀:“???”

    女装大佬把他头发分成三股,开始盘起复杂的发髻。

    “我们约见面,他从外地来,我去车站接。”

    苏星秀笑:“总裁怎么不坐飞机?”

    “是啊,总裁怎么不坐飞机呢,当时我也没注意,被他下迷药了,挺帅一小孩,可是他爸跟着一起来的,先把我打了一顿,然后报警说我诈骗他孩子十几万。”

    苏星秀:“……我学法的,你这情况不算诈骗。”

    “这是你前男友主动赠予。”

    女装大佬嗤笑一声:“我也骗了他,我骗他我是女的。”

    苏星秀:“……”

    他真是太年轻了,难怪老师都说做题时一定要审完题,不可先入为主贸然作答。

    “他给我刷了十四万两千八百六十二块一毛四。”

    “我回赠了六万的礼物。”

    “在警察协调下,我又赔了他爸十万现金。”

    “这事也就了结了。”

    苏星秀小声问:“为什么还有一毛四?”

    女装大佬手上动作忽然止住:“发的十三块一毛四红包,他偷了家里一张卡,那张卡刷完之后,只能给我发十三块一毛四的红包。”

    苏星秀:“您这是还没走出来?”

    “本来走出来了,他放假又找我打游戏,说跟别人打配合不好,还是我最合适。”

    “我说除非跟我谈恋爱,不然不跟他一起打游戏,他就骂我老男人异想天开。”

    苏星秀挑挑眉,觉得自己虽然认识许多妖怪,知道不少秘辛,仍然见识浅薄,想象不到人与人之间竟能有如此奇妙的发展。

    “他如果骂我是变态死人妖同性恋,我也就死心了。”女装大佬又在他头上别一个黑色小发卡,听声音无比悲伤。

    “他说能接受同性伴侣,就是不能接受我这么老的。”

    苏星秀:“……”

    他突然福至心灵,痛骂道:“小小年纪,居然这么渣男。”

    “可不是吗,真是渣的令人发指!我删了好友之后,他又打电话找我借钱!”有人同仇敌忾,女装大佬情绪忽然好起来,说话语气也逐渐上扬。

    苏星秀:“太渣了,真是闻所未闻。”

    女装大佬语调里透着愉悦:“就是,我现在每天烧香诅咒他考不上大学。”

    苏星秀顺着他话说:“你这么虔诚,神明一定能听到你的心声,让渣男考不上大学。”

    不管女装大佬说什么,苏星秀都说渣男好渣,你好棒棒。

    女装大佬越说越高兴,夸苏星秀小嘴抹蜜,简直跟渣男一样甜。

    一被说渣男,苏星秀就心虚。

    “好了,姐妹你这么漂亮,就该出去渣男人。”女装大佬把椅子一转,苏星秀看到镜子里自己的模样。

    苏星秀被那模样震惊了,忽略掉女装大佬称呼的姐妹。

    这他妈哪里来的天仙。

    女装大佬在他额头贴了个小红花。(他不懂那叫花钿)

    耳朵上夹了两个大珍珠。

    头上插七八根筷子,筷子上又挑着纱,跟要出去演白蛇传似的。

    一身带着花朵暗纹又蓬又仙的浅紫色襦裙,外面五六层各种纱,手上搭着鹅黄披帛,披帛尾巴上还缀着精致的镂空球形香囊。

    “我订制的一套八只玉发簪啊,白送你了,跟你手上的镯子搭着会很好看,让我拍几张买家秀发微博。”女装大佬拿出单反。

    苏星秀任他指挥拍照。

    “真好看,随便怎么抓拍都好看,这衣服不能在地上拖,有人来接你吗?最好能叫个车。”

    苏星秀摇头,早上八点半就要举行开幕式,谁没事起那么早接他,肖泠倒是可以的,但是他不想被肖泠看到。

    “唉,那我送你过去,不然纱都磨坏了。”女装大佬说。

    苏星秀不懂这些衣料的耐磨程度,一切听他指挥。

    于是女装大佬就跟在苏星秀身后,拎着这套衣服后面拖着的纱,临出门的时候,瞅着他,觉得少了点什么,又扯出一方薄纱,给苏星秀挂耳朵上,遮住他下半张脸。

    苏星秀为女装大佬良好的售后态度震惊。

    早上八点,外面已经有很多晨练的老头老太,还有很多租住在这小区的大学生,都好奇地盯着他们俩。

    苏星秀:“哥,我真觉得有点尬。”

    女装大佬:“自信点姐妹,你是最漂亮的,值得所有人关注。”

    苏星秀:“我跟你不是姐妹!”

    说着他们走出小区。

    肖泠也正从斜对面小区走出来,他穿一身墨绿色军装,戴着大盖帽,肩批同色绒质斗篷,斗篷领上是一袭厚重黑皮草,穿着黑色长筒军靴的长腿十分瞩目,胸前别了一堆精致的徽章,时髦帅气又威风。

    女装大佬指着他说:“这也是你们学校的吧,哥们儿真帅啊。”

    苏星秀:“……”

    哇,怎么这么丢脸遇上了,他只想在开幕式入场仪式上丢脸一小会儿……

    气人!

    肖泠走了过来。

    女装大佬:“小苏,帅哥走过来了喂。”

    苏星秀装不认识快快溜走,可是衣服尾巴他妈的落在女装大佬手里,这厮看见帅哥就走不动路。

    肖泠走近,冷冷地问:“星秀,这个男人是谁?”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转东海副本感谢在2020-03-02 23:33::28:4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星河入梦 20瓶;大宋、一只锦鲤小可爱、麋宝、霜溪冷 10瓶;晒太阳的大猫 5瓶;水曜日、杨阳洋、镜沅、蔚蓝晴天夏草吹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