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宿敌中情蛊后逼我负责最新章节 - 70、第七十章

宿敌中情蛊后逼我负责 70、第七十章

作者:曲流逸书名:宿敌中情蛊后逼我负责类别:玄幻小说
    “这怎么行, 说是汉服就是汉服,女仆装我面子往哪儿搁。”苏星秀大声反对。

    正巧工作室的老板下课归来。

    这是位女装大佬,身高一米九, 光明正大穿着萌萌哒女仆装, 里面带着裙撑,裙子被撑的蓬蓬的, 下面白丝袜配四十六码巨型可爱款漆皮小皮靴,戴着金色卷假发白色荷叶边发箍, 面容虽清秀, 却一看就是纯爷们儿,他表情肃穆地俯视苏星秀。

    苏星秀仰望他,额上留下一滴汗。

    不愧是传说中的美院大佬,总不走寻常路。

    女装大佬笑着开口:“小弟弟是被女朋友强迫来的吗?”

    苏星秀尚未澄清。

    几个女同学就立刻退开几步,与他保持距离。

    “他才没有女朋友,他是有男朋友的人了。”

    “这话可别让他男朋友听见。”

    女装大佬轻轻笑了一声。

    苏星秀觉得自己钢铁直男面子挂不住啦, 简直想立刻回去找肖泠, 这些女生还有女装大佬好可怕。

    班长:“我们是海科大的,他是我们班旗手,我们来给他选下周运动会开幕式穿的衣服,。”

    “参加活动的啊,那外面的都太普通太日常了。”女装大佬和蔼介绍, 引导他们走进主卧。

    这是套三室一厅的房子,客厅挂着几排衣架,都是仙气飘飘的汉服。

    主卧里有缝纫机, 立着几个人台,上面套着的衣服更加仙气飘飘且占地广阔,裙子蓬着,纱拖着几米,袖子外面叠着五六七八重纱,也拖个一两米。

    “这里都是我这个月设计的款式。”女装大佬自信介绍。“还没有开售,我认为十分适合参加活动。”

    “真是好看啊。”几个女生上去对几件衣服各种摸摸,交头接耳。

    苏星秀扁着嘴站在一边。

    “你假发质量真好。”女装大佬称赞道,颇有惺惺相惜之意。

    “是真的。”

    “哦~”

    苏星秀觉得自己没资格戴有色眼镜看女装大佬了。

    女装大佬笑眯眯地:“你内心戏不用那么丰富。”

    苏星秀:“……美院还有心理学专业吗?”

    “没有,生成什么样,自己没法左右,但活成什么样,是自己能左右的,你如果因为自己的长相自卑,大可不必,我就很羡慕你长这样,娇小,漂亮。”

    苏星秀:“鸡汤不必了……谢谢,我也很羡慕你长一米九。”

    女装大佬:“我没有一米九,只有一米八三。”

    苏星秀抬头看他,肖泠一米八六平时看习惯了,明显女装大佬比肖泠高那么多嘛。

    他笑着说:“长多高,自己没法左右,但活成什么样,是自己能左右的,你如果因自己的身高自卑而谎报身高,大可不必,我就很羡慕你这样,高大,威猛。”

    女装大佬:“……”

    两人对视一眼,都笑了。

    倒都觉得有趣。

    “小苏,你来看看这件。”班长说。

    她们跟沈菲突然熟稔起来,一起为苏星秀选中一套夸张白底暗纹配紫纱的裙子,蓬着好大一团,看着像汉服又不像汉服。

    沈菲:“小苏,这件会很衬你肤色的。”

    苏星秀满脑袋黑线,看着这套大概有七八层层的衣服,“这衣服是给人穿的吗,这么厚,怎么穿哟。”

    女装大佬:“这是新出的中秋花嫁款,一个人没法穿,需要人帮忙。”

    苏星秀长见识了。

    女装大佬麻利的一层层把衣服扒下来,抱起来,对苏星秀说:“走,我陪你试衣服。”

    苏星秀:“……”他没说要试啊,好吧,他也没说拒绝。

    在这么多女孩子及女装大佬面前,他再扭捏穿女装的事,就显得做作了。

    他们走进厕所改的试衣间。

    女装大佬:“你把上衣脱了,裤子不用脱。”

    苏星秀背对着他,把衣服脱了。

    女装大佬一件一件帮他把这套复杂的襦裙穿上,动作轻柔,十分专业。

    “这个是按女生尺寸做的,如果你要定,我会小澳一下,虽然只穿一次,但还是希望能达到最好效果。”

    他拿根带子从背后绕至苏星秀胸前,把襦裙勒住,打了个漂亮的结。

    苏星秀:“这款式还真不方便,古代人都穿这种衣服?”

    “有钱人穿啊。”女装大佬把他头发一把攥起,“来,自己捞着头发。”

    苏星秀伸手把头发握着,“我认识一个你们美院壁画专业的,平时穿的衣服全是破洞,头发一会儿绿一会儿白,你们美院的都这么不走寻常路吗?”

    女装大佬给他披上一层薄薄的白纱衣:“走寻常路压抑自我,还怎么搞艺术。”

    苏星秀:“……受教了。”

    女装大佬又给他披上一层不知道什么玩意儿的东西:“壁画系的,我知道,朱鸯是吧。”

    苏星秀:“是啊。”

    “你怎么认识他?那是个有名的花花公子,在美院六年,谈过的女朋友几十个,最出名的八卦,同时八线操作,个个对他死心塌地,邪门儿的很。”

    “我跟他都是篮球队的,这些事我清楚的很,你别不信。”

    苏星秀不知道这些事,他以为肖泠的朋友也会跟他差不多,怎么听起来这么糟。

    他立刻说:“是朋友的朋友。”

    “转过来。”

    苏星秀转过去,胸口被别上精致的小饰品,一块披帛搭到他手臂上。

    “你一看就狠容易被骗,朱炮王的朋友想必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多多小心,手抬起来。”

    苏星秀:“……”

    肖泠好像是有点坏,但是也不会是那种八线操作的坏吧?

    他心情有点复杂,他其实并不了解肖泠。

    现在的肖泠是被情蛊控制的肖泠。

    他想了解以前的肖泠。

    “好了,我给你梳下头。”女装大佬又搭着他肩,让他转了个圈,把他头发梳好,挽了个髻,从旁取了只珍珠步摇插上。

    试衣间光线昏暗,有一面镜子但蒙了尘,苏星秀只看见镜子里隐约有面层层叠叠的裙子披帛看着好大一团,衬得脖子细细的,脑袋小小一个,简直换了个人。

    待一走出去,几个女生包括帮女装大佬看店的阿姨都齐齐发出惊叫。

    “真漂亮啊,小苏。”

    几个女的围着苏星秀,摸他的头发,挽他的披帛。

    班长:“老板,这套多少钱,就订这套了。”

    女装大佬:“两千六。”

    一时间空气安静了。

    苏星秀知道这次他的置装经费只有五百块。

    他倒是很庆幸,不如选一套便宜款式简单的吧,哈哈哈。

    沈菲看出他们的难处,掏出手机,扫墙上贴的二维码:“小苏,你帮我这么多,想感谢你都不知道怎么感谢,我就帮你出这套衣服钱吧。”

    她动作太快了。

    话音刚落,女装大佬手机就叫,“收款到账两千六百元。”

    苏星秀伸出手,作尔康状,石化了。

    “好勒,谢谢惠顾,不过这套衣服要改一改,等下周开幕式之前,你过来拿,我再送你价值五百块的头饰,还帮你化妆,保证你漂漂亮亮的参加运动会。”女装大佬挑眉说道。

    苏星秀放弃了,双手合十对几个女同学做拜佛状:“不要漂亮了。我只求完成任务。”

    谁叫他当初鬼迷心窍呢。

    他们一起走下楼。

    沈菲还想请他吃饭。

    苏星秀:“不啦,不啦,肖泠在家做了饭等我呢。”

    “什么?肖泠居然在家给你做饭。”沈菲捂着嘴十分吃惊。

    苏星秀突然有种莫名的自豪感,挺着胸脯:“是啊。”

    “天哪。”沈菲扶额,简直不敢置信。“打死我都想不出肖泠会在家做饭,他真的是……”

    苏星秀的班长:“肖神对小苏可好了,每天接送,还请我们喝了好多奶茶。”

    沈菲鼓掌:“……真是太妙了。”

    她兴致勃勃地八卦。

    “你们不知道,以前肖泠微信特别难加,高冷的很,女生的微信能不加就不加,但是他又很热衷参加学校各种活动,频繁抛头露面撩了不知多少妹子。

    有个妹子趁沟通游园会工作。正好只有他们两个人在,就想借机表白,一句话还没说,只是看着他脸红。

    他就说同学们还年轻,有人希望大学遇见对的人谈一场恋爱,那么就把游园活动做的满足这个需求,可是也有人大学无心恋爱,只想好好学习,不能让这次活动成为他们的困扰。”

    “哇,肖神真是好厉害,这是经历了多少表白才能炼出来的太极功夫。”一个女同学感慨道。

    沈菲:“他太极打的太好,我们都叫他肖贼哈哈哈。

    他简直就是个机器,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在学校各种风口浪尖上,学习是最好的,还有空出来参加各种活动,优秀的不像个人。

    现在跟小苏在一起,突然就像个活人了。”

    沈菲好像有点幸灾乐祸。

    苏星秀本来心里在猜测肖泠以前会不会像朱鸯一样,是个暗中乱搞男女的人,经她这么一说,心里稍稍安定了。

    ……

    肖泠所谓做饭,也不过是让餐厅的厨师买了食材,送到家,还在厨房里打理好,一样一样切好放进盘子里。

    椰子鸡火锅里的也全部备好。

    他回来就把切好装盘的菜从厨房端到饭厅桌上,再把电火锅的插头插.进插座,再用榨汁机榨一壶芒果汁,优雅地倒进高脚杯。

    大**在他旁边晃:“我饿了。”

    肖泠:“吃猫粮。”

    大**:“我想吃火锅。”

    肖泠:“我想吃猫肉。”

    大**:“……”

    它悲凉地跳到窗户上,展望远方:“这孩子怎么还不回来?肖老大,你怎么都不查岗?”

    肖泠没回答,坐在沙发上,继续写代码。

    查岗会让苏星秀厌恶,他很清楚。

    “我回来了。”苏星秀拎着挎包,怂拉着眉毛,兴趣缺缺。

    肖泠抬头看他:“今天参加活动怎么不开心?”

    “没有。”苏星秀没有告诉肖泠,是被女同学拎去试女装,只说了参加活动。

    “那来吃饭吧。”肖泠接过他的包,放在鞋柜上。

    苏星秀抬头看他,觉得真是太贤惠了,再看饭厅,又是满满一桌子菜,火锅里青嫩的鸡肉,雪白的椰肉,滚着泡微白清甜的汤底。

    “哇,肖泠,那你好厉害。”苏星秀一下子就开心了。

    “嗯,我一下课就回来准备了,快尝尝味道。”肖泠给他盛了碗汤。

    大**蹲在旁边,冷眼瞧着,不敢戳穿。

    苏星秀喝了一口,“又鲜又甜,真好喝。”

    他看着肖泠,想起女装大佬说的话,朱鸯是坏心的炮王,那肖泠呢?

    他真的像沈菲说的那样吗?

    他的表情藏不住事。

    肖泠:“有话问我?”

    “你以前谈过女朋友吗?”苏星秀憋不住了。

    肖泠眼神坚定:“没有。”

    又补充道:“也没有男朋友。”

    “我对你一见钟情。”

    大**正在闷头吃小碗里的鸡肉,突然呆住,然后叼起最大一块肉,跑了。

    妈的,这两个人吃饭就不能好好吃饭吗。

    苏星秀嘟着嘴。

    怎么又到尬情话环节。

    他不好意思继续问了,匆忙把转移话题。

    吃完饭,苏星秀摊在沙发上,喝着果汁看电视,拿脚搁大**身上,猛搓猫猫,大**舒服的打呼噜。

    桃桃在旁趴着。

    肖泠任劳任怨地收拾碗筷,又高又帅还贤惠,做什么都特别优雅。

    苏星秀觉得这日子真是说不出的舒坦。

    电视里在放一个宫斗剧,里面正演到,贤妃买通太监要侍寝。

    苏星秀歪着脑袋想:“今晚,朕的贤妃会来侍寝吗?”

    肖泠收拾碗筷,也就是把桌上用过的碗筷放到厨房,等明天钟点工上门洗,他刻意做的很慢,一举一动必须帅气优雅。

    全端到厨房去之后,就把厨房门关上了。

    反正苏星秀也从不进厨房。

    肖泠走过来坐到沙发上,轻拍大**的猫头。

    “喵呜。”大**懂规矩地站起来伸个懒腰,带着另一个电灯泡桃桃离开了。

    苏星秀笑着看肖泠,晃着手机给他讲,“我姐姐说我们店铺洗发水销量直线上升,今天居然卖了一百多瓶。”

    肖泠真心为他高兴,建议道:“销量好,顾客反馈也好,你们家可以认真做大。”

    “我明天找人给你们家这个产品做份品牌企划。”

    “听起来好麻烦。”苏星秀皱着眉,他听见这些名词,就觉得要花很多钱,需要很多人来办。

    肖泠给他按脚,“不麻烦,我一步一步的帮你,以前我妈也是这样帮我姑姑的。”

    “我爷爷爸爸叔叔都不工作,家里太穷了,婶婶天天骂帅不能当饭吃,每个月都闹离婚。”

    “我妈嫁过来之后,看我姑姑没事把家里的断剑捏成漂亮小饰品,就培养她学珠宝设计,扶持着开了家珠宝公司,一切都是我姑姑自己弄的,我妈只负责给她推算什么款式会大卖,什么是黄道吉日。没几年也富起来了。”

    苏星秀抠着脑壳,觉得宁家以前好奇葩啊,就是一堆帅哥等着富婆拯救?

    肖泠深情地说:“星秀,我术数一道虽学的不精,但基本的风水黄道吉日还是没问题。”

    “我会尽力帮助你们家做好这个品牌。”

    “只负责算日子,风水,就能做好?”苏星秀问。

    “当然,你看我家的商场楼盘。”肖泠很自信,他们家做生意,就是找专业人士做方案,靠玄学选方案,从来就没亏过。

    从小被家里逼迫学各种封建迷信技能,又接受十二唯物主义教育的苏星秀不禁鄙视起了肖泠坚持的封建迷信。

    不过,肖泠自信又为他着想的的样子好帅。

    电视里正演到,太监高唱:“皇上宣贤妃娘娘侍寝。”

    苏星秀伸胳膊环着肖泠脖子,慵懒地笑:“皇上要贤妃娘娘侍寝。”

    肖泠轻轻吻上他。

    天上无情月一只,地上有情人成双。

    有些事风知月知晋江文学城的读者不能知。

    作者有话要说:  靶谢在2020-02-29 01:05::33:4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吴鳏也是三哥了、腐女鱼鱼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我嘞个去 20瓶;半壶烟雨 16瓶;宝宝中的蛋 10瓶;烟雨浩渺 5瓶;鹿玄云入棠 4瓶;巧克力味可爱多、藏匿与心、小小苒、杨阳洋 3瓶;我只是一个过客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