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宿敌中情蛊后逼我负责最新章节 - 61、第六十一章

宿敌中情蛊后逼我负责 61、第六十一章

作者:曲流逸书名:宿敌中情蛊后逼我负责类别:玄幻小说
    苏星语披上外套, 急匆匆走出自己经营的小客栈,走到古镇街头的一家招牌写着苗族印象的小饰品店。

    那里只有苏爸一个人看店。

    “叔叔,你知道星秀订婚对象是谁吗?”苏星语问。

    苏爸正在做小首饰, 抬头一脸茫然, “嗯?订婚?不是才收的……那个……男宠吗?”

    “刚刚杜晨跟我说星秀都订婚了!”苏星语八卦地说。

    “哦,订婚, 城里的新鲜说法,他不给我们说, 肯定是怕我们给钱, 这孩子,在那儿读大学勤工俭学挣了好几万寄回来,也是长大懂事了。”苏爸悠哉悠哉的,完全不按套路接话。

    跟中年男人真是说不了八卦。

    这时苏妈拿着从隔壁店铺老板那儿拿的卤鸡爪走进来,苏星语一把抓住她,激动地说:“婶婶, 你知道星秀订婚的事吗?”

    苏妈一脸吃惊:“订婚?”

    “看来你不知道了, 你猜他订婚对象是谁?”苏星语激动地手舞足蹈。

    “上次那小伙子还跟我们视频了,长得挺好看,可惜当时没有截图,是他的同学吧。”苏妈说。

    苏星语:“他是宁家的人!据说还是海州那些正派里最强的!”

    苏妈啃着鸡爪子,呆滞两秒。

    “哎哟, 我们蛋蛋出息了。”

    “怪不得那天晚上视频,还拉着那么多正派的老头给我们说话,肯定就是那天晚上订婚的。”

    “这孩子, 不声不响地办大事。”

    苏爸扶了扶眼镜:“如果他们能结婚,倒也不错,我们也不用担心蛋蛋在海州出什么事。”

    “找这么个对象,也不用担心以后怎么解释我们家的情况,除了不会生孩子,什么都好。”

    他开始日常念叨苏星语。

    “星语啊,转年你也二十七了,你看蛋蛋十八岁就订婚,你……”

    苏星语扶额,觉得自己就不该来报信。

    苏妈制止了苏爸的唠叨。

    开始认真分析事情。

    “蛋蛋之前还要了壮阳药酒。”

    “又订婚了。”

    “这看样子有点来真的。我们又不能离开筑州,得给他打电话说一下,不管收男宠,还是真结婚,都不能影响学业!”

    ……

    肖泠把烤鱼切好,就带苏星秀一起出去找朱鸯。

    苏星秀回来就把那套初中校服换掉了,要是被同学看到,是真的丢脸。

    好在肖泠这儿给他准备了很多衣服,随便拿一套出来也都非常合身。

    他们出门顺便把桃桃牵着,狗一天总是要溜达的。

    大**在冰箱上面蹲着,伸脖子嚎叫:“你们不爱我了吗?”

    苏星秀梳着头发,回头鄙视他:“从来就没有,别在脸上贴金。”

    大**:“……”

    牵着只又大又帅气的阿拉斯加实在是拉风,他们跟朱鸯约在大学城商业街的奶茶店,一路上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桃桃很喜欢电线杆,一根一根电线杆的闻,苏星秀就陪着它,肖泠在里面排队买奶茶。

    最近这家奶茶店买了营销,成了网红打卡点,非冷门时段来都要排长队,让人无语。

    一个拿着自拍杆不断念叨的漂亮女孩儿靠近苏星秀。

    她正在做直播,“大家好,这是我们海州大学城的美食街,这家奶茶店就是我们这八所大学所有同学的最爱,可以看到排了很长队,哦,你们要看狗?”

    “嗯,还要看长发美少年?”

    她一回头看见呈围观群众姿态的苏星秀,立刻热情走上去,强行握住苏星秀的手。

    “苏校花,你好,久闻大名。”

    苏星秀像被针扎一样,立刻把手甩开,虽然第一次摸女孩子的手,但是不爽啦。

    那女孩儿对手机兴奋地说:“这位是我们海州大学城最有名的首席校花,是男的没错,海科大嘛,没女生。”

    苏星秀:“……”

    首席校花,太羞耻了。

    微博推文小便告都不敢这么羞耻。

    他忍不住伸手点点那女孩儿的肩膀,“同学,请你别侵犯我肖像权。”

    “苏校花帮帮忙啦,我师大新传学院的,做直播作业,老师说要直播观众超过五千才行,现在才三千多,过五千请你喝奶茶啦。”

    苏星秀才不缺奶茶喝,转身就走。

    但是桃桃抱着这姑娘的大腿不撒爪子。

    苏星秀:“……”

    于是直播妹又把手机摄像头对准桃桃,“这是美少年养的狗。”

    苏星秀用力扯桃桃,但是桃桃似乎很喜欢漂亮妹子,扯开一点,又扑上去。

    这傻狗!

    就是长得好看而已,哪有大**会体贴卖萌!

    苏星秀生气了,一条旁人看不见的花斑大蟒缠住桃桃,欲强行把它拖走。

    “怎么回事?”肖泠拎着一袋奶茶走过来,他一走过来桃桃就不黏妹子了,呜呜的委屈抖身,想甩开身上缠着的大蟒蛇。

    那个直播妹子又调整自拍杆,拍肖泠:“这是我们大学城最有名的首席校草,对,海科大的,全是男生,所以科大的校草最帅。”

    “嗯,科大的校花也最好看。”

    苏星秀:“……”

    肖泠这种经验很丰富,赶紧拉着他走人,走到这条街另一头等朱鸯。

    朱鸯穿着一身破洞牛仔裤,头发又换成蓝色,手插裤兜里慢慢走过来,仿佛下班的tony老师。

    他这样的也挺吸引注意力,苏星秀又提议走远点,免得被直播妹看到。

    他们顺着美食街走到旁边的外语学院。

    桃桃似乎很不喜欢朱鸯,居然龇着牙要咬他,苏星秀赶紧把它牵着走在前面。

    肖泠跟朱鸯说了医院法阵的事。

    朱鸯摸着下巴,有点苦恼地说:“我回去问问,我那个好大哥最近在马尔代夫度假,我那个好爹最近换了个比我还小的女友。”

    “这事拜托你了。”肖泠说,他深邃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冷意。

    苏星秀被好奇探索新地图的桃桃牵着,挣扎着撕吸管的塑料包装,桃桃一拽,他手里的吸管就掉到地上,还滚了几圈。

    走在他后面的朱鸯躬身捡起吸管递给他。

    接过吸管的那一刹那,手指相触,苏星秀眼前一黑,看到了一个被关在笼子里凄厉嚎哭的小朱鸯。

    他面前放着一个狗碗似的铁盆,里面盛着发霉的米饭,还爬着蟑螂。

    “嗯?小苏。”朱鸯微笑着说。

    眼前的朱鸯高大俊朗,带着些吊儿郎当的痞气。

    苏星秀接过吸管,撕开包装,插进奶茶杯里,心里闪过一丝疑惑。

    他记得肖泠说过,朱鸯是情妇生的,被家里虐待,刚刚看到的是小时候的他?

    好可怜啊。

    他们在外语学院里走了一圈,说了些闲事。

    朱鸯似乎很着急,“我还要写论文先走了。”

    “上次不是写了论文吗?”苏星秀很好奇,“美术专业的研究生天天写论文”

    朱鸯:“害,查重没过,被打回来了,那狗屁系统越来越智能了。”

    苏星秀:“……”

    他飞快地走了。

    肖泠:“其实挺难为他的,他读大学之后就不太想跟家里人打交道。”

    “唉,这种复杂的家庭,真的挺可怜。”苏星秀也是一阵唏嘘。

    肖泠转头看他:“我们一起回宿舍收拾些东西?”

    苏星秀想,这厮真是心急哟。

    他也不推拒,两人走到宿舍,苏星秀仗着脸皮厚,让肖泠把桃桃交给宿管阿姨看着,两人回宿舍各收拾了些东西。

    苏星秀把电脑装进包里,换洗衣服明天要上课的书,洗漱用品收拾了下。

    “唉,小苏,你就要嫁出去了。”王图跟李卫在旁边嚎叫。“你离开宿舍,都没有女生会跟我们主动搭话了。”

    苏星秀:“没有啦,是肖泠家的狗来玩,我就出去住一星期。”

    “啧啧,你是想玩狗,还是玩肖神啊。”王图吐槽道,他又问。“早上那个算命大师是谁,真的准吗?”

    苏星秀老实告诉他:“是肖泠的外公,还算准吧。”

    “你不是一直在追美术学院的高中同学吗?努把力,看能不能打这老爷子的脸。”

    王图一脸悲伤。

    李卫:“实不相瞒,昨天他已经去表白了,说什么大难之后,要谈场轰轰烈烈的爱情来慰藉自己。”

    “咦,这么快?”苏星秀觉得自己不该提这话题。他看王图每周跑那么勤,还以为有谱呢。

    怪不得早上王图说要去图书馆撩学姐。

    他拎着包带着几分雀跃地走下楼去。

    肖泠已经在楼下牵着桃桃等他了。

    海科大对只对女生宿舍管得严,男生宿舍管理宽松,夜不归宿也没人管,他们就直接走了。

    因为桃桃实在太能讨女性喜欢了,长得好看又会卖萌,各种乖乖任抱。

    熟悉的宿管阿姨还叫他们出去住要好好对待桃桃。

    苏星秀不禁感慨:“在海科大,男生待遇比狗还低。”

    肖泠温柔地接过他的包,两人走小门出学校回小区,在这个偏僻的小门,一个戴口罩鸭舌帽的苗条女孩儿急匆匆地走过来,她身上萦绕着一丝诡异的气息,苏星秀歪头打量她。

    桃桃看出那是个美女,又扑上去。

    苏星秀一时没留意,被它这大力一扑扯掉了绳子。

    桃桃扒着姑娘大腿,热情地站起来,比那姑娘还高,吓得她直接坐在地上捂嘴叫。

    苏星秀赶紧把桃桃扯过来按住。

    肖泠把姑娘扶起来,她的帽子掉在地上,露出一双灵动的眼睛,但是左眼旁布满丑陋的红色印迹。

    “沈菲?”肖泠说。

    女孩儿看他一眼,捡起鸭舌帽戴上,哭着跑了。

    肖泠看着她的背影,一脸疑惑。

    苏星秀问:“这漂亮姐姐是谁啊?”

    “沈菲,你之前的校花。”

    苏星秀怒:“不准说校花。”

    “我错了,不提这事,之前她跟我搭档主持过几次活动,比较熟,之前军训迎新晚会本来也是定她,可是她说家里有事晚点到校,这几个月也没在学校见过她。”

    “她脸本来不是这样的。”

    苏星秀:“我觉得有点问题。”

    他站在原地,小雪豹嗖地窜出来,往沈菲离开的方向跑。

    可是她跑的实在太快了,小雪豹这么快的脚程也没追上。

    苏星秀摇摇头,只能先回去,让肖泠慢慢打听沈菲的事,只要在学校,就好找。

    他们回到家,大**摊在沙发上,也不来迎接了。

    苏星秀把桃桃的狗绳解开,桃桃又去扑大**。

    大**弹起一米多高,又往冰箱上跳,苏星秀却窜过去一把搂住他。

    “总算知道大家为啥都爱猫了,还是养只猫省心。”

    大**:“……”

    他还能说什么呢。

    肖泠坐在一旁默默看着他们。

    等苏星秀挼够了大**,肖泠说:“大**,你带桃桃回我爸那套房子去休息。”

    大**惊道:“它这么大个傻狗跟我一起走窗户沿儿?”

    “你知道大门密码,带它坐电梯回去。”

    大**:“……”

    肖泠:“我相信你能办到,桃桃很听话。”

    桃桃呜呜了几声表示自己很听话,它很怕肖泠。

    苏星秀知道肖泠让大**跟桃桃离开是想做什么,大**就跟个人一样,桃桃也有几分通人性。

    他们在……确实有点不好意思。

    大**在肖泠的鼓励(威胁)下,骑到桃桃背上,肖泠给他们打开门,目送他们走到电梯前,大**爬到桃桃脑袋上,伸出爪子按电梯。

    等电梯开门了,桃桃驮着他进去。

    一猫一狗如法炮制地出了单元门,走到隔壁单元,摁开电梯,进去缩在角落里。

    邻居们被纷纷举着手机拍这神奇的猫狗组合。

    恰好肖泠他爸对门的小学生跟着一起坐电梯。

    小学生瞪着眼睛看胖橘猫揪着阿拉斯加的耳朵控制方向。

    然后站在自己家对门,刨开密码锁,准备按密码。

    小学生举着手机怼着大**拍。

    大**威胁地喵呜着。

    小学生想半天才明白,它是怕自己看到密码。

    他赶忙走开,念叨着:“这猫还成精了,难道真知道密码?”

    大**看她走开,赶紧按密码,指挥桃桃站起来,把门拉开,然后门自动关上了。

    小学生目瞪口呆,觉得自己见鬼了,但是看看手机,视频还在。

    大**回到家,打了个电话,说到家了。

    “你看,我说他们自己回去,肯定没问题。”肖泠自信地说。

    苏星秀:“肯定没问题,就是会不会吓到人?”

    肖泠:“没事的,你看微博上会买菜回做算术的狗都有,猫狗自己开门不足为奇。”

    他说的甚有道理。

    两人坐在沙发上,四目相对,气氛渐渐暧昧起来。

    这是他们正式同居第一天,肖泠不想表现的像个禽兽。

    虽然他很想做禽兽,但起码要做个衣冠禽兽。

    他摆出学神的架子,问苏星秀:“你明天要交的案例分析写完了吗?”

    苏星秀挠着头发:“哎呀,你不早说,我这两天被你耽误,还没写!!!!!”

    他抓狂地马上打开电脑写。

    晚上肖泠把剩的一条烤鱼热了当两人晚饭,还倒了红酒。

    苏星秀第一次喝红酒,觉得很好喝,精致漂亮的脸一片酡红,比他意乱情迷的时候还红,眼里波光流转,媚态横生。

    肖泠只觉得这烤鱼明明没放多少辣椒,却辣得他口干舌燥,但是不行,第一次的第二天,他要忍,要体贴。

    吃完饭,苏星秀继续写作业。

    肖泠把他上次睡的房间收拾了一下,安排他去睡,而自己则睡另一间。

    “早点休息,明天八点上课。”肖泠温柔地说。

    “嗯,晚安。”苏星秀捏着被角,乖乖躺着,一头雾水,就这样?怎么感觉时间线倒退了。

    肖泠关上门出去了。

    这才十点,比在宿舍的时候睡觉还早诶,苏星秀哪里睡得着,玩了会儿手机,干脆起来鬼鬼祟祟地到客厅喝酒,喝了两大杯红酒,酒劲上头,他把那藏在液晶电视后的润滑剂拿出来,想去主动袭击。

    他刚一拿到手,就听到肖泠的脚步声,遂连忙将和润滑剂扔进大**的猫砂盆里,还踢了一脚,让猫砂盖住润滑剂,然后自己跳到阳台落地窗前作仰望星辰状。

    肖泠打开客厅的灯。

    “睡不着?”

    “嗯,就是睡不着,你来陪陪我。”苏星秀只穿着单薄的睡衣,他也没有成套的睡衣,就是一件穿了n年的大t恤,一条沙滩裤,纤细的小腿白的晃眼,因为喝了酒,他的唇瓣似桃花般润泽,眼圈也红红的,人也变得大胆奔放。

    肖泠心里暗笑,走过去与他并肩汉站在阳台的落地窗前。

    “你看见天上最亮的那颗星了吗?”肖泠伸手一指。“参宿四。”

    他开始认真科普超新星的知识。

    苏星秀听得打哈欠,直接上手摸肖泠腹肌。

    肖泠再也说不下去。

    两人在沙发上滚成一团,肖泠站起来摸液晶电视后面,表情顿时僵住。

    苏星秀躺在沙发上衣衫半褪,酒劲上来了,他全身没力气,只能期待地看着肖泠,“你在搞什么呀?快来。”

    肖泠:“……”

    想做人真的挺难。

    他走过去吻住苏星秀。

    这时,那该死的超级玛丽的bgm又响起来了。

    肖泠从苏星秀的沙滩裤兜里摸出他的手机,想直接挂掉,但是看见来电是漂亮妈妈,顿时就僵住了。

    他冷静了一下,接通电话,递到苏星秀耳朵边。

    苏妈问:“蛋蛋啊,你现在在做什么?”

    “我在……洗澡。”苏星秀有点迷糊了,看见自己衣服脱了一半就这么说。

    “你那破手机还有放水功能,洗澡的时候还能用?”苏妈犀利地说。“我告诉你,不要趁年轻就拼命乱搞,不管人家小伙子多好看家世多好,你都要忍住,一切以学业为重。”

    “你想想,咱们家这么多年才出你这样一个大学生,多难得。”

    “你不是说当初学法律,是想为家里洗清污名,跟他们打侵犯名誉权官司吗?”

    “蛋蛋,无论如何,你一定要好好学习。”

    “你可以随便糟蹋别人,但一定不要糟蹋自己。”

    听见一切的肖泠:“……”

    作者有话要说:  不是专门来这里住玩狗的吗?

    前一章写漏了一个情节点  高寒劝小苏考公安局的公务员,补上了。

    感谢在2020-02-04 01:30::54:3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阿苑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pra_m 10瓶;沈阿萌 5瓶;devil 4瓶;听闻 3瓶;小梨纸 2瓶;叽呜叽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