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宿敌中情蛊后逼我负责最新章节 - 60、第六十章

宿敌中情蛊后逼我负责 60、第六十章

作者:曲流逸书名:宿敌中情蛊后逼我负责类别:玄幻小说
    肖泠问:“你怎么知道的?”

    “就是知道呀。”苏星秀调皮地歪着脑袋, 还吐吐舌头。“不告诉你。”

    作为巫族圣女的忠实子民,杜晨坚定地说:“星秀说的必定是对的,那个法阵什么样?”

    苏星秀说:“我记得一个模糊的样子, 拿纸笔来。我赶紧画下来, 不然一会儿就忘了。”

    肖泠从背包里拿出记事本跟笔。

    杜晨身上穿着法医的白大褂,胸口随时插着笔, 也带着个小记事本。

    两人同时递纸笔给苏星秀。

    他选择了肖泠的。

    杜晨:“……”

    苏星秀在纸上刷刷刷画了一个圈,打了五个点, 思考一下, 又把其中一个点叉掉,在旁边打个点,添了两条波浪线。

    “好了,就是这样的。”

    杜晨凑过去看了一眼。

    老天爷,这是什么鬼东西,简直就是抽象的芝麻饼。

    肖泠却是拿起来仔细端详, 认出来了:“这是朱家的八门真武阵, 方圆一里内都可传送。”

    “朱家的?”苏星秀眨眨眼睛,姑奶奶抢过,啊,不是,借过一本朱家密室里压箱底的阵法书回来, 小时候要他仔细背来着,但他记了最重要的那个之后,手贱丢书玩不小心把那本书扔到火堆里烧了, 唉,幸好肖泠认出来了,不过他怎么认出来的?

    肖泠知道苏星秀要问,小声跟他解释:“朱鸯教过我所有朱家的阵法。”他对高寒说:“高警官,你暂时不用忙了,这事交给我们。”

    高寒说:“这样实在太好了。”

    他抱怨道:“本来我们系统内也有这种管特殊案子的部门,可惜那些人太金贵了,不是大案子不出动,我们这种基层也没有权限请他们出动,你们这样的热心大仙真是太难得了。”

    “不必叫大仙,我们都是普通人,不过是家学渊源,但承其学也当承其责,这都是我们该做的。”肖泠谦虚地说,他拿出手机,展示给高寒一个微信名片,这是驱邪app的运营公司的一个负责人的微信。

    “我们有个负责海州灵异**的公司,现任负责人是我二叔,以后有事你可直接联系这个人。他解决不了的,你再直接找我。”

    肖泠希望以后不要有事没事接到高寒的电话,这厮还特别喜欢在晚上打电话。

    不能让他影响夜生活质量。

    “哦,好的,好的。”高寒连忙扫码加了好友。

    旁边杜晨揪着苏星秀问:“你们怎么回事?”

    苏星秀:“什么怎么回事?”

    “就是你跟肖泠!”杜晨两手伸着,有点抓狂了。“你这样,我怎么对得起你爸爸妈妈奶奶的嘱托,还有你姐姐。”

    苏星秀:“哦。”他撅着嘴,厚脸皮地说:“他是我收的男宠。”

    杜晨:“……你,你才十八岁啊!”这是他看着长大的乖乖小弟吗?

    “星秀在开玩笑。”肖泠走过来揽着苏星秀的肩,和和气气的,用讲述刚刚吃过早饭的语气平淡说道:“我们已经订婚了,杜大哥。”

    杜晨脖子前伸,瞪大眼睛,觉得自己被雷劈了。

    “没有啦……”苏星秀耸耸肩,想摆脱肖泠,但是被他强硬地扣着肩膀。

    肖泠又用那种受伤的眼神看着苏星秀,让他有些心虚,睡都睡了,还不给名分,实在是太渣啦。

    “杜大哥,暂时这样啦,以后跟你解释。”苏星秀只能承认了。

    “好事啊,恭喜,恭喜。”高寒不懂他们的事,真心道喜。“现在的年轻人动作真是太快了,你看我们三十岁都还没个对象,想谈恋爱吧,又只能去相亲了,相亲呢,又瞧不上我们这做基层警察的。”

    杜晨问:“你爸妈知道吗?”

    “不知道。”

    这肖泠不是骗小孩儿的吗,杜晨看肖泠,越发觉得他这高大俊美的样子就是个男狐狸精,拐骗他家单纯却强大的“圣女”。

    苏星秀:“杜大哥,这个事,请你暂时不要跟我爸妈说。”

    他贼兮兮地说:“我姐姐还是单身哦,之前说要结婚那个是个渣男,姐姐空窗几年了。”

    杜晨以前一直暗恋他堂姐的,透露个消息,希望他保密。

    杜晨注意力果然被转移了,开始问起苏星语的事。

    他们一行人走回公安局,把桃桃接出来,苏星秀站在黄色的兰博基尼旁边笑眯眯地逗狗。

    他头发被桃桃弄乱了,露出胸前的初中校徽。

    高寒吃惊地问:“小苏,你在读初中?”

    “没有啊,我在读大学,之前不是跟你说了吗。”苏星秀赶紧又用头发把那校徽挡住。“今天随便找的衣服穿。”

    “哦,哦,我记得你是海科的什么专业来着,哦,法律!”高寒摸出烟点火。“你们这专业考公务员挺对口的,要不要毕业来我们这儿?”

    他很想把苏星秀诓到公安局,他如果来了,以后遇到那种神神叨叨的案子就太方便了,也不用拐弯抹角联系人,直接就拖现场办案。

    苏星秀:“不了,我毕业回老家的。”

    “那……肖泠咋办?”高寒指着肖泠。

    苏星秀摇头,他也不知道。

    虽然肖泠说过会跟他回老家,但那并不是个两全的结局。

    肖泠把车前盖的储物箱打开,修长的身体躬着,像一张被拉开的弓。

    苏星秀抱着桃桃的爪子:“妈耶,这车好高级,居然后备厢在前面。”

    高寒跟他发出了同样的感慨,这豪车就是不一样啊。

    肖泠拿出两包鱼,十分诚恳地说:“这是我们自己钓的鱼,高警官,杜大哥,你们拿回去吃吧。”

    “谢谢肖泠。”高寒接过,摇着头说:“你们这么年轻,居然就像过日子的样子,真是羡慕,我这住单位宿舍的,连锅都没有,等会儿拿给食堂去做。”

    杜晨面无表情接过鱼,看苏星秀在旁边逗狗逗的高兴,作为圣女信徒的他心里真是五味杂陈,觉得他这样似乎跟历代圣女不同,但是又觉得他这样过着正常年轻人的生活,是很幸福的。

    等他们走了。

    杜晨联系在微信里几年没有交谈的苏星语。

    这是他的女神。

    需要一个自然的开场。

    杜晨:【星语,你知道星秀订婚的事吗?】

    ……

    苏星秀揉着桃桃敦实的背,问:“肖泠,那个法阵你准备怎么调查啊?”

    “我去问问朱鸯,他们家能用这阵法的人也不多,问问每个人的行程。”肖泠说,他想起上次在仁爱大仙的内室就见过朱家的阵法。

    这背后,有朱家的人参与。

    苏星秀说:“你跟朱鸯为什么这么要好?他连家里面的所有阵法都教给你了。”

    他觉得朱鸯的性格跟肖泠不是一路人呀。

    肖泠求生欲旺盛地首先强调:“他有女朋友。”

    “是这样的,他是朱家这任当家的情妇生的,他们家正房夫人是秦家的,有些厉害,那情妇本想靠儿子扳倒正房,结果反而被秦夫人遣了些野鬼威胁的魂不附体,把当时才一岁的朱鸯留下,跑路了。”

    “我奶奶姓朱,她回去探亲,看见家里人虐待朱鸯,就把他接到我家养着,跟我一起长大。”

    “奶奶去世之后,秦夫人也去世了,朱鸯就顺理成章地被接回朱家,不过他跟朱家的人还是有隔阂,但是他很有阵法天赋,那些人又不得不接纳他。”

    苏星秀扁扁嘴:“没想到修行的人还搞小三,这样肯定飞升不了。”

    “几百年没人飞升,他们已经不抱希望,只想及时行乐。”

    “你还很理解他们呀,你是不是也这样想。”

    肖泠:“我们祖训就是不准飞升。”

    苏星秀揉着桃桃的脸,撅噘嘴,不再继续这个话题。

    回到学校旁边的小区,他们打电话把大**叫过来。

    大**住在顶层这套房子旁边单元的三楼。

    以一只猫而言,过来着实有些难,但他是一只猫妖,踩窗户,爬水管,走阳台边沿,一会儿就到了。

    苏星秀正在某东app上激情下单给桃桃买玩具。

    桃桃本来蹲在他面前,突然走到阳台去。

    一抹橘黄的小身影从打开的窗户窜进来。

    桃桃冲上去,扑住,热情地用舌头给大**洗脸。

    大**发出歇斯底里的尖叫。“喵呜,喵呜,就命喵。”

    “你回来啦。”苏星秀就像个看到前妻孩子的后妈一样,对大**只是口头关心了。“这是肖泠家里的狗,叫桃桃,你们要好好相处哦。”

    只有阿拉斯加犬脑袋那么大的胖橘猫被它两只前爪压着,舌头盖脸,满脸毛又湿又乱。

    爱干净的大**要崩溃了。

    苏星秀下了单,就在旁边蹲着给他们拍照。

    突然间好像猫狗双全了诶。

    他发了朋友圈之后才走过去把桃桃的爪子扳起来,大**得到空隙就嗖的一声窜到电视柜上。

    那电视柜是嵌在墙上的,大**旁边是个很精致的玻璃花瓶。

    苏星秀:“哎呀,你小心点,别把花瓶弄碎了,谁知道这玩意儿多贵,你哥我赔不起的。”

    “不用你赔。”肖泠说。

    他在厨房围着围裙里切鱼,还有两条烤好的鱼,切成小块,方便大**吃。

    苏星秀把大**抱下来,随着大**长尾巴的不小心搅动,墙上挂着的液晶电视旁边掉出个透明的小瓶子。

    苏星秀捡起来放好,不经意间瞥到上面的标签:水溶性润滑剂。

    作为理论知识丰富的他,知道这是什么,想大怒骂肖泠是个狗比,但是眼珠转了转,又悄无声息地把这润滑剂放回液晶电视后面。

    大**忙着躲热情过头站起来舔猫的桃桃,也没看清他做了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  靶谢在2020-02-03 01:47::30:2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翎幽 5瓶;江离、小梨纸、叽呜叽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