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宿敌中情蛊后逼我负责最新章节 - 19、第十九章

宿敌中情蛊后逼我负责 19、第十九章

作者:曲流逸书名:宿敌中情蛊后逼我负责类别:玄幻小说
    白狐王马上又恢复狐形,让人奉上了鲜美的鸡汤。

    又让狐女开了投影仪,跟他们一起躺在地上的毯子看电影。

    苏星秀端起鸡汤咕嘟咕嘟喝两口,确实挺好喝哈,别人家都是茶待客,这个狐狸家鸡汤待客也是很好玩了。

    大城市的妖怪都比山里的妖怪会生活。

    几只毛绒绒的还不会化形的小狐崽跑进来撒娇,睁着黑溜溜的豆豆眼像小狈似的馋苏星秀手里的鸡汤。

    白狐王:“鸡汤放了盐,不能给它们喝,等化形之后才可以。”

    “哦。”苏星秀赶紧一口把鸡汤喝完,伸手挡煌_筮蠼械男蹋嗥鹨恢蛔钚〉脑谕壬硝,躏,觉得好像小狈哦。

    肖泠问白狐王他那个表弟的事。

    白狐王三条蓬蓬的大尾巴愤怒的敲击了一下地板。

    “谁知道他发什么神经呢,突然从老家跑来,说我作风不端,不思进取,不配为王!”

    “还找了几个山精野怪在我拍戏的时候围攻我,现在我还要赔剧组的钱!”

    “戏也停了。”

    苏星秀不解地问:“……你不修行吗?”

    白狐王:“修行,修行是什么?有吃肯德基好吗?”

    他的狐脸透出一种鲜活的看透世间的嘲弄,“我活了八百多岁,什么没见过啊。”

    “大宋之后还有人成大道吗?”

    苏星秀沉默。

    这是事实,他见过几个大妖被雷劈死的。

    没有大妖能抵过天劫,人类修士也都百余岁而终。

    白狐王:“像我这样在寿尽之前享尽世间极乐不好吗?”

    电影正好放到男主角的初恋去世,男主角把她放在装满鲜花的小木筏上,顺河飘走。

    白狐王挥舞着爪子动情地说:“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

    “你是不是天劫快到了?”肖泠问。

    白狐王:“是啊,快到了,还有八十几年。”

    苏星秀:……

    果然是快到了,不该问妖族寿命的事。

    肖泠拍拍他的肩,轻声说:“我们找个地方背台词吧。”

    “好。”

    白狐王的卧室很大,他们走到书房里去坐着对台词,几只毛绒绒的小狐崽跟着跳到桌子上看他们背台词。

    “唉,人类就是这么小气。”一只狐孤零零看电影的白狐王伤心地说。“还没事喜欢发狗粮。”

    相声的词很搞笑,苏星秀一边念一边忍不住笑。

    肖泠告诉他:“这个最难的不是要你背下来,是要你不笑。”

    苏星秀用了很大毅力控制自己不笑,可他笑点实在太低了,总是忍不住,连带着肖泠本来那么严肃地板着脸念相声台词,都跟着他一起哈哈大笑。

    白狐王怨念地爬进书房当一盏硕大的电灯泡。两只小狐崽亲昵地爬到他背上,轻咬他的背。

    “哎哟,别咬你们祖宗!”白狐王龇牙咧嘴地说。

    “这都是你生的吗?”苏星秀好奇地问。

    白狐王:“怎么可能,都是族里的,有些是在山里捡的有天赋的小崽。”

    “你要收养几只吗?都很乖的哦。”白狐王很想推销自己家的小孩给苏星秀做宠物。

    苏星秀轻轻摇头:“不行啊,我住宿舍,不能养狐狸。”

    “没事,我送你套房子,养小崽崽。”白狐王十分热情,热情得苏星秀都觉得诡异了。

    肖泠狠狠瞪了眼白狐王。

    白狐王脑袋一缩,不敢说话了,这个肖泠可是个狠人,当初因为自己乱搞男女关系男男关系,作为路人的他都能出手教训自己,现在调戏到他的人身上,那更要挨打了。

    苏星秀隐隐觉得白狐王肯定看出自己的身份了,就像他自己说的,一只狐狸活了八百多年,什么没见过?

    趁着肖泠去上厕所的机会,他婉转地问了白狐王。

    白狐王:“之前我有幸见过三代圣女。”

    “你们身上有同样的气味。”

    苏星秀没想到味道竟然会泄露自己的秘密,有些惶恐。

    白狐王提醒道:“我能闻出来,别的妖肯定也能。”

    苏星秀指指厕所方向,用口型说:“他还不知道哦。”

    “哈哈哈,我活了八百多年,什么没见过?死敌结婚的都见过几十对了。”白狐王一双狐眼看透一切,根本不会戳破两个人自以为是的小秘密。

    因为肖泠是来做保镖的,加之晚上是妖族妖力比较强的时候,他就要在白狐王卧室休息,方便贴身保护。

    苏星秀想不通,正派人士们,这是没人了,还是怎么的,让肖泠来给白狐王做保镖。

    白狐王刚给苏星秀安排了客房,肖泠身上的气压就瞬间变低,他赶紧强烈要求苏星秀也在卧室休息。

    苏星秀想:白狐王肯定是对肖泠没有信心,还是要自己在旁边啊。

    白狐王:本王太难了。

    为了减少电灯泡的存在感,他闭口不言,在窗前沐月光修炼。

    小狐狸们在白狐王的卧室里又铺了一张床垫。

    苏星秀觉得两个男的睡一张床没什么,洗漱之后,他换上了白狐王提供的浴衣,直接倒到床上,夏天的薄被,他也懒得盖,就大大方方躺着,刚洗完澡的雪白肌肤微微泛红,他的腿曲起,是个有些放.浪的姿势。

    肖泠:“……”

    他躺上去,背对苏星秀躺着,不敢看他。

    苏星秀这两天挺高兴的,有一种冒险的快感,他想,老老实实读完大学,等大学毕业回老家了,直接出面主持家族的祭祀,到时海州的这些见过的正派人士们,心里肯定会又气又懊悔。

    他很快就睡着了。

    不自觉地一条腿斜压在了肖泠腿上。

    肖泠被他压得睡不着,觉得这是个甜蜜的负担。

    白狐王鬼鬼祟祟地上厕所,被肖泠的视线锁定。

    “额,肖哥,有需要我帮忙的吗?”

    肖泠把手机调出照相机递给他。

    白狐王:“……”他一只受重伤的狐,不想恢复人形,只得接过手机,人立而起,用爪子戳了几下,拍了几张照。

    肖泠看了一下,觉得挺满意的,在苏星秀发丝上轻轻啾了一下。

    白狐王两只爪子把眼睛捂住。

    活了八百多岁,有些事还是受不了。

    但是想想这两个冤家以后可能经历的事,他又心里平衡了。

    活了八百多年,见过二十几对仇敌结婚的,又见过更多形同陌路的。

    ……

    凌晨两点,白狐王家的阵法被人攻击。

    肖泠打开窗户,化作一道金光射出去。

    白狐王嗅到熟悉的同族味道,吓得跑到苏星秀旁边躲起来。

    外面缠斗的很激烈。

    白狐王经营多年的阵法接近全破。

    白狐王也不知道肖泠能不能打赢,但是他相信躲在苏星秀身边肯定是没错滴。

    苏星秀睡得十分香甜,小雪豹慢吞吞地爬出来,甩甩尾巴,好奇地看着白狐王。

    白狐王:“???”

    这也太小了叭,其他圣女的灵蛊都威风凛凛的,怎么这代圣女是个男的,灵蛊还这么小,能干什么啊??

    小雪豹察觉到白狐王歧视的目光,俯首下去对着白狐王的大尾巴尖就是恶狠狠的一口。

    “唉哟,祖宗,你厉害你厉害。”白狐王忙跳起来,把尾巴蜷起。

    肖泠拎着一只跟白狐王差不多大的白毛黑耳朵狐狸飞进来。

    白狐王:“肖哥,你太厉害了!明天吧它送去玉皇宫吧,我不管啦。”

    小雪豹跌跌撞撞跑过去,看热闹。

    肖泠把小雪豹抱起来,亲昵地摸摸它的头,想摸尾巴,却被小雪豹不悦地挣脱,钻进苏星秀的身体里不见了。

    白狐王:“苏家的灵蛊果然与本人的性格一样。”

    为了报答肖泠,他特地说了一条线索,“听说苏家的圣女与其他族人不一样的,就是圣女能够驱使传说中的上古神兽。”

    肖泠垂着眼,没有说话。

    ……

    苏星秀一晚上都睡得很好。

    早上起来,发现白狐王卧室里居然多了一只被打得半死的黑耳朵大白狐狸顿时惊了,

    这只狐狸跟白狐王一样有三条尾巴。

    他知道自己睡眠好,没想到可以好到这种程度。

    “这是你打的?”他问已经吃完早饭的肖泠。

    肖泠淡淡点头。

    苏星秀还要问他是怎么打的,就见白狐王叼着只清蒸鸡进来,扔到那黑耳朵狐狸面前,又狠狠地踢他一下。“快吃,吃了好上路。”

    有人撑腰的白狐王,威风凛凛。

    黑耳狐睁开碧色的狐眼,三两口把鸡吃完,连骨头也不吐。

    白狐王倨傲地蹲在他面前,昂着下巴:“居然还想与我争王位,你太嫩了。”

    黑耳狐:“……你快死了,霸着皇位有何用?”

    “成天在外播种,贱货!”

    “还与人类厮混到一起,你有没有妖族的尊严!”

    私事在外人面前说起来实在丢脸,白狐王便弃用人话:“哇哇哇嗷哇汪嗷呜呜嗷呜呜呜哇汪嗷呜呜!”

    黑耳狐:“哇嗷汪嗷汪嗷嗷嗷!”

    白狐王:“呜呜呜呜嗷汪!”

    黑耳狐:“嗷嗷嗷!”

    白狐王长满白毛的狐脸似乎脸红了。

    苏星秀:“???”到底吵了什么,好奇。

    吵得口干舌燥的白狐王拿出一个他施过法的太空宠物包,强行把表弟塞进去,那太空宠物包纳须弥于介子,人那么大的狐狸塞进去也就是正常小猫大小,露着一张严肃的脸。

    “哇,好可爱。我要拍照。”苏星秀惊呼,他赶紧掏出手机拍照发朋友圈。

    “他去玉皇宫会被怎么对待?”

    肖泠:“正好顺路,你跟我一起去玉皇宫看吧。”

    来到玉皇宫,他们又在玉皇宫后门的小吃街吃了点东西,苏星秀背着个狐狸招摇饼市,吸引了很多人拍视频。

    还有姑娘拦着他们问:“小扮哥,你们是不是宠物博主?我想关注一下这个可爱的小狐狸~”

    苏星秀笑眯眯的回答:“没有哦,这个狐狸不是我们的。你喜欢现在就拍照吧。”

    几个姑娘便围着黑耳狐拍照,热情地夸它好萌。

    黑耳狐痛苦地把脸转过去,不想被愚蠢的人类围观。

    “啊,小狐狸害怕了。”姑娘们失望又充满爱意的不再打扰。

    熟门熟路地走进玉皇宫,苏星秀已经不再忐忑。

    肖泠拉着他走进上次休息的那间偏厅,又出去给人说事。

    苏星秀把黑耳狐放出来,邓街缓诤诘亩洹

    肖泠推开门,二十几个年轻道士从他两边鱼贯而入,有男有女,都拿着桃木剑符咒八卦镜,眼神极其热切。

    苏星秀一下子警觉了,他们这是干什么!来打群架吗!

    肖泠笑着说:“现在年轻道士培养有断层,也有找不到练手的妖魔鬼怪的原因。”

    “这不就送上门了吗?”

    一个戴眼镜的道士打了张符咒在黑耳狐身上,滋出一点点电光。

    “唉,我画的雷符果然不行。”他垂头丧气地让开。

    苏星秀:“……”

    第二个是位坤道,在八卦镜上画了血咒,她念了些咒语,八卦镜上射出一道红光,照在狐狸**上,把毛烧掉了点,没造成什么伤害。

    第三个道士举起了寒光凛凛的桃木剑,就要用力刺下。

    黑耳狐尖锐地叫:“住手!我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

    “啊,狐狸说人话了。”年轻道士们放下法宝赶紧围上去,纷纷掏出手机拍视频。“第一次看到会说话的狐狸,真可爱。”

    苏星秀:“……”

    这就是他怕身份曝光的原因。

    他不怕跟任何正派人士单挑,但怕遇见这种车轮战啊。

    在众人包围中的黑耳狐崩溃大吼:“不要拍照了,我什么都交代!”

    “我是新任巫族圣女的宠物,她叫我破坏海州的风水大阵,帮我当狐王!”

    苏星秀:“???”

    肖泠看着苏星秀,眼里带着温柔的质疑,只要苏星秀说什么,他都信。

    苏星秀十分愤怒:“他在胡说。”

    肖泠抄着手,很淡定:“我把其他人打发出去,你来审审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