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宿敌中情蛊后逼我负责最新章节 - 14、第十四章

宿敌中情蛊后逼我负责 14、第十四章

作者:曲流逸书名:宿敌中情蛊后逼我负责类别:玄幻小说
    苏星秀朝肖泠挤眉弄眼的,肖泠也就接着他的话说:“苏师弟,”

    肖泠高大英俊,眉眼深邃正气,眉心又天生有一粒细小的红痣更显禁欲圣洁,不说他的年龄,单看这卖相就让当事人两位家属觉得他比苏星秀及其他两位高人更有气场。

    秦太太尤其欣赏肖泠。

    “这位……肖大师,请坐。”

    旁边方才还在嘴炮对决的邱道长薛大师更加自愧不如,现在这风水玄学一行竞争也激烈,没想到他们一个人敢自称年过六旬的,还有一个直接称年过八旬的,两个小伙子都长这么好,他们这种老人家还怎么竞争业务!

    两人当即通过眼神交流达成结盟,开始共同竞争业务。

    邱道长:“福生无量天尊,贫道出身蜀中青城山太和观,蒙先师传铁冠派衣钵,于命卦风水略知一二,敢问两位居士师从何门?”

    道家流派多,其中铁冠派擅风水玄学,苏星秀也看不出这人是真铁冠假铁冠,不过看这家人的家世背景极富极贵,不太可能有人专门介绍江湖骗子。

    他觉得肖泠专门望气而来解决此事,这事定不是一般的寻常道人术士能解决的。

    苏星秀自己底细不能随便透露,他开始吹捧肖泠。

    “我这位肖师兄,出身大名鼎鼎的肖家,他祖上是宋朝宰相赵普,半部论语治天下!还精通奇门遁甲这种神鬼莫测之术,帮赵匡胤夺取天下!”

    “他们家为了逃避想当皇帝的人迫害,都改姓为肖了!”

    “肖师兄等闲不出山,这一登门必不是小事。”

    肖泠:“……”独处的时候他怎么没发现这个学弟这么会吹。

    苏星秀得意的给他做鬼脸。

    当下厅内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肖泠脸上。

    邱道长以为自己师门已经够显赫,没想到这个更厉害,人家的客户还在历史上赫赫有名!

    这第一回合就输了,从外貌谈吐到师门都一败涂地。

    厕所里出来一个警察,“哇,这么厉害,高人是看这里紫气冲天有帝王星吗?”

    “像评书里说的,择明主……”

    客厅气氛更加诡异。

    高寒起身拍了那警察一下,让他别插话江湖高人之间的battle。

    那位秦先生心情似乎好了点,脸上有了点叱咤风云的气势。“我小时候就遇见过一位算命先生,说我一生贵不可言……”

    秦太太凉凉地说:“是,是,是,你贵不可言,你女儿就倒霉。”她起身进了旁边的屋子。

    秦先生当即恭敬地朝肖泠说:“请肖大师看看小女。”

    肖泠:“好,不过我观此处阴气缭绕,你们应当立刻进行一场法事,再改风水阵。”

    秦先生:“好。”

    秦太太跟一位女警察搀着一个高挑白皙的少女慢慢走出来,她一出现,连苏星秀那样微弱的感知都能察觉到她身上弥漫着的阴气。

    另外两位高人一见到这位正主就默不作声了,都是老江湖,有判断自己能不能接这活计的能力。

    那位叫小纯的少女笑着说:“爸爸妈妈,我已经好了,你们怎么就不相信,也不能老把我关在家里吧。”

    她看着江湖高人打扮的邱道长薛大师笑:“还找这些骗子来。”

    做演员的秦太太开始临场发挥:“小纯,爸爸妈妈反省了一下,之前不该禁止你早恋,现在我们决定让你开始一场新的恋爱,你看这两位帅哥,喜欢不?”

    她指着肖泠,苏星秀,仿佛是在给女儿选驸马。

    苏星秀:“……”这阿姨看着凄凄惨惨柔柔弱弱,怎么乱说话!

    他知道肖泠的长相类型深受全年龄段女性的喜爱。

    自己又要受打击咯。

    小纯说:“他们都没有子轩好看,我只喜欢子轩。”

    秦太太:“可是你的子轩已经不在了。”

    “不,我相信他一直在……”

    高寒从ipad里调出一张照片给苏星秀看,上面的男生留着个锅盖头,只能称得上相貌清秀,要说比苏星秀肖泠好看,只能说这位小纯妹子视力不好。

    也可由此看出她中邪有多深!

    秦太太循循善诱:“都没有相处,你怎么知道喜不喜欢,就让这两位帅哥陪你出去散步,你们聊聊天,就当认识两个新朋友,你不是老说在家闷,。”

    秦小纯一心想出门,也点头同意了。

    秦太太跟保姆扶着她上楼换衣服。

    苏星秀去坐到肖泠旁边,小声问他:“我们要做什么?鬼不在这里吗?”他驱鬼业务实在不熟练。

    肖泠却小声问他:“你怎么来这里了,不是在寝室打游戏吗”

    苏星秀:“我朋友叫我来的。”他指指在摸狗的高寒。

    高寒抬头跟肖泠打了个招呼。“肖大师好。”

    肖泠仔细审视高寒,警察,个子不矮,但比自己矮,长相不丑,但比不上自己,只是不知道他们怎么认识的。

    苏星秀再次问:“鬼在哪里啊?”

    高寒本来对他的专业水平十分有信心,如今也多了点担忧。

    肖泠:“我也不知道……”他只是通过宗教文化联合会研发的驱邪app后台接到通知,这里有阴气冲天,刚登门,连具体情况都没了解。

    秦先生:“……”他看看旁边两位老成持作听说战绩显赫的道长大师。他们一个闭目打坐,一个在低头看罗盘,并不主动请缨。

    高寒把案情详细解说了一下。

    苏星秀再次提出疑问:“鬼在哪里?她为什么要出门?”

    “因为这里有人布过阵,再加上有些乱七八糟的法宝,那个厉鬼强行闯进来会受伤,他之前应该强行闯过。”肖泠看着秦家客厅一扇破碎的窗户。

    “他现在要把秦小纯引诱出去。”

    秦先生瞬间又觉得他还有点靠谱:“是啊,当初装修的时候也请人看过,前些天买了好些符咒法器在屋里到处放着,昨晚这条黑狗有几次莫名其妙的叫,突然窗户就碎了。”

    “两位大师,既然如此,让小纯出去更危险,那我们在家里守着如何?”

    苏星秀说:“可是我们也不可能一直守在这里,主动出击,早点解决。”

    他神情轻松。

    看得秦先生心安了几分,又恐他轻敌葬送女儿。

    保姆跟秦太太陪着秦小纯下楼。

    她换了一条纯白长裙,化了点淡妆,是个很漂亮的少女。

    秦先生不放心女儿,要亲自跟着,又想叫警察跟着,几个警察纷纷表示有大师就可以,警方特聘金牌大师百战百胜无往不利。

    经过一番讨价还价,把黑色拉布拉多警犬给他了。

    苏星秀看着那只无辜的警犬,忍不住说:“你们这个警犬难道培训内容还包括辟邪?”

    高寒:“警方都有特聘大师了,再来只驱邪警犬也不奇怪,总有案情需求嘛。”

    苏星秀:“……”

    ……

    秦小纯边走边撩头发,在前面漫无目的的走,看见相熟的邻居还笑着打招呼。

    三个男人跟在后面。

    苏星秀:“肖泠,她是想往哪里走?”

    肖泠:“她在拖时间,等午夜十二点。”

    苏星秀:“可是那个时候,我们宿舍早就关门了,能不能让这个驱鬼流程快一点。”

    肖泠:“可以,但会惊动整个小区。”他只会搞大的。

    苏星秀怀疑地看着他,学着手指掐算的姿势:“你不是肖家的人吗,掐个手指一算,鬼位置就出来了。”

    肖泠笑着说:“我学艺不精,你想,我学业这么繁忙,学校还有这么多社会活动。风水命理浩杂繁复,不积三十年之功无以成。”他确实对这个不感兴趣,没学的太精深。

    苏星秀看他的眼神瞬间带着几分鄙视,觉得自己被骗了。

    秦先生在旁心惊胆战,失态地问:“你们不是六十岁八十岁吗?”

    苏星秀:“体验生活,体验生活,以前年轻时没条件读书。”

    秦先生:“……”他看着手里牵的黑警犬,觉得可能就这最靠谱了,黑狗辟邪啊。

    “我想到一个办法。”苏星秀一拍脑瓜。“野鬼都会互相吞噬,我放些蛊出来,气息类似鬼的,直接把他引诱出来,干掉。”他手一招,凭空出现一群翅膀微微闪着荧光的蝴蝶,在夏夜翩翩舞动,四散开。

    刚才还在心惊肉跳的秦先生被他这手镇住,他见过许多江湖术士的术法,都像变魔术一样会做些遮掩的手势,可苏星秀就这么很随意的召唤出一群发光的蝴蝶,这蝴蝶品种简直闻所未闻。

    肖泠:“……那就在这里吧。”

    这里也正好是个无人的角落,毕竟这个小区很大,绿化环境很好。

    苏星秀看着还在前面绕圈子的秦小纯,说:“秦先生,不好意思。”

    地上窜出几条白色绳索,把秦小纯缚住,将她强行绑在旁边树上。

    “你们干什么!”秦小纯愤怒大吼。

    “绳索”的一头翘起来,对她吐出鲜红的蛇信。

    秦小纯:“……”她中邪已深,但是仍感到深深的恐惧,几乎要被吓清醒了。

    肖泠:“……这样似乎太过粗暴。”

    苏星秀叉腰:“简单快捷,你们这些人啊,就是太讲过程的完美,磨磨唧唧。”

    他神采飞扬,充满了一种未被拘束的率真。

    肖泠心头一动,既是为他,又是因突然感到的阴气。

    刚刚安静下来的秦小纯突然开始剧烈挣扎。

    黑拉布拉多警犬开始吠叫,并且往秦先生后面缩。

    “他来了。”肖泠说。

    “我知道,他来了。你怎么不比狗预警地更早啊。”苏星秀埋汰道。“鬼来了,你解决吧。”

    肖泠僵住。他能怎么解决,他说苏星秀简单粗暴,他又何尝不是!

    遇见什么,都一剑解决。

    不然,就两剑。

    这出手不就被苏星秀看出是宁家的人了吗。

    他镇定地说:“我解决不了,就是上门来问问情况,被你强行抓来……你肯定可以的。”

    苏星秀:“……”

    秦先生:“……”究竟有没有救!!

    路灯昏暗,几只蝴蝶飞过来,一个模糊的人影渐渐走近,是个男人的身形,在这个有些闷热的夏夜,仍然穿着长裤薄薄的棒球外套。

    秦小纯叫道:“子轩,救我!救我!”

    那个子轩慢慢走近,几人都看清他的模样,发际线有些高,额头上有一只小小的角。

    这说明他是个强大的鬼。

    风吹起他的刘海,露出蹭亮的头顶。

    肖泠:“风能吹动他的头发,说明他很强大,已经凝出实体了。”

    苏星秀:“嗯嗯,但是,你看,他是个秃头诶。”

    “秃了好惨,做鬼都还是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