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宿敌中情蛊后逼我负责最新章节 - 13、巧遇

宿敌中情蛊后逼我负责 13、巧遇

作者:曲流逸书名:宿敌中情蛊后逼我负责类别:玄幻小说
    “晚上……晚上再说呗。”苏星秀心情有点低落,他刚刚那么耍帅,居然被无视了,这个老谋深算的肖泠居然只关心晚上吃什么,真是吃货!

    肖泠看了看手机里的信息,暂时没有事找他,可以在学校里留到吃晚饭。

    “雏菊餐厅晚上的粥不错。”他淡淡说道,学校的几个食堂都以花为名,其中雏菊是最大味道最好的,也因为这个名字在校内外都享有极高知名度。

    苏星秀完全不感兴趣,他在看短信,他的电脑来啦~

    “肖泠学长,这个外卖多少钱?我给你一半。”苏星秀准备告辞走人,礼貌地把饭钱给了。

    肖泠:“不用了,下次你请我吧。”

    苏星秀:“……”他一点也不想请肖泠吃饭,但是这人又不说多少钱,也不缺这钱,让他有点尴尬,索性微信里发了100红包过去,然后挥挥手跑路。

    肖泠看着他的红包,笑了。

    这哪是什么外卖啊,他让家里厨师做的。

    ……

    苏星秀高高兴兴地拎着电脑回寝室,下载了游戏准备开始大干特干,可是他发现电脑好像有问题,只要游戏一打开,电脑就蓝屏死机,重启打开游戏蓝屏死机。

    这是崭新的电脑啊,他咨询了同寝室计算机专业的王图,在网上对比了几个品牌选的一个物美价廉的型号。

    弄了半天他什么都弄不好,问心里的大救星王图,结果他说在美院遇见了高中同学暂时回不来,回寝室就帮他看。

    苏星秀一个人呆在寝室,蹲坐在椅子上,抱着膝盖,实在没法,给电脑的蓝屏拍照,发了个朋友圈。

    苏小帅:新电脑开游戏就蓝屏,万能的朋友圈,救救孩子!我想打游戏!

    结果发朋友圈一秒,他妈妈就评论,发了个问号的表情。

    嗨,失算了。

    苏星秀赶紧删掉那条,重新发一条分组朋友圈,他慢慢筛选着分组,选中他爸妈,还有肖泠不可见。

    为啥选肖泠?他就是觉得肖泠像爸妈一样的感觉,还有小辫子捏在他手里,烦人。

    肖泠看到了那条朋友圈,点开图片看了下,评论回复:是驱动问题,你在寝室?我可以上来帮你看看。

    他评论完,就发现这条朋友圈没了。

    肖泠直接小窗苏星秀:你电脑是驱动问题。

    苏星秀此时接到了苏妈妈的电话,正在编话糊弄:“没有,没有,我还没买电脑,是借同学的玩,是,是,是,我不打游戏了……真的不是我买的电脑……网贷???……我怎么会去借那个……你放心吧……”

    他没时间看微信。

    肖泠看没有回复,就上楼去敲702的门。

    苏星秀接着电话,开了门,居然又是肖泠,他撇撇嘴,让肖泠进来。

    电话里,苏妈妈也终于说完挂了电话。

    肖泠看他没精打采的样子,说:“我看见了你刚刚发的朋友圈,我来帮你看看电脑。”

    苏星秀瞬间精神了。

    赶紧让他看自己宝贝的病恹恹的新电脑。

    肖泠在他书桌前站着,手指放到键盘上敲了几下,查看电脑的硬件。

    苏星秀把椅子往里推了推,有一点点狗腿地说:“肖泠学长,你坐吧。”

    肖泠从善如流的坐下,温柔地说:“你也搬个椅子来做。”

    “好。”苏星秀把旁边王图的椅子搬过来,两人坐在书桌前,一起看电脑。

    书桌不大,势必有点挤。

    肖泠:“你显卡驱动需要重新装一下,我给你下个。”

    苏星秀觉得他好专业,头点的小鸡啄米:“好,好。”

    肖泠开始下载驱动,他扫了眼苏星秀的书桌,只有一个学校超市卖的台灯,很干净整洁,当然他才刚进校,也没机会添置东西。

    “你用笔记本打游戏,不买个外接键盘吗?”肖泠说。

    苏星秀当然想买个好键盘啊,不过实在是穷,他现在每个月扣了白条就只有1200了,准备量入为出,找个兼职干着,有了进项再买键盘,现在先将就着。

    他说得很冠冕堂皇:“我很少打游戏,不用专门买外接键盘。”

    肖泠看他一眼,没有戳破。

    这时,王图回来了。

    他一进门,就吓了一跳,那个坐在门口跟苏星秀挤在一起的竟然是肖神?

    肖泠还在给苏星秀讲解:“下次出现这个问题,你先检查一下驱动,如果驱动没有问题,你就找我。”

    苏星秀一副在医院看医生似的乖巧表情,“好。”他看见了王图。“咦,老王,你回来啦。肖泠学长帮我把电脑弄好啦。”

    “肖泠学长好。”王图看着肖泠一副见鬼的表情,学计算机的,可没有谁热衷于帮忙修电脑啊。

    肖泠修完电脑也不多坐,立刻就走了,他知道苏星秀一心只想打游戏,就不多跟他说话了。

    苏星秀赶紧打开绝地求生开始biubiubiu。

    王图:“小苏,肖泠学长咋对你这么好?”

    苏星秀冷哼一声:“他对我好?你太单纯了!”肖泠今天一而再再而三的找他,不就是想确定他的位置吗。

    王图听见他这么说,顿时脑补了一堆年少时曾误入神秘绿色论坛见过的标题。

    虐恋情深?

    他浑身一抖,回头看苏星秀,翘着脚打游戏,一点也不像嘤嘤嘤的小弱受。

    本来嘛他的画风就不是普通人,那也不可妄论。

    苏星秀玩了几把游戏,手气还挺顺,吃了一把鸡,他赶紧拿手机拍照留念,结果看见微信上有个不熟悉的人找他。

    高寒:【小苏大仙,忙吗?】

    苏星秀想了好半天才想起这是谁,是昨天在杜晨单位认识的小警察。

    他回了个趴被窝玩手机的表情。

    高寒:【就在你学校旁边有个对于我们警察来说很棘手的事,你能来帮忙处理一下吗?】

    苏星秀回复:【什么事?】如果不是他专业范围内的就不去处理。

    高寒开始发语音:“一个小女孩网恋,想出去找网恋男友,她父母拦住了,然后网恋男友就叫小女孩去死,小女孩就真的要自杀。”

    苏星秀看的浑身一抖,这什么人啊,这么坏!

    高寒:“幸好家长发现及时,没有大碍。家长就报警了,我们通过小女孩提供的信息,还有网络监控的信息,发现……小女孩的网恋男友已经去世三个月。”

    “起初以为是有人借他的身份做戏。”

    “可是昨天凌晨小女孩的微信收到了这个网恋男友的照片,通过查照片信息,他自拍的背景就在小女孩家附近,拍摄时间就是传照片之前一分钟。”

    “这件事快要定性成网络恶作剧了。”

    苏星秀:“……”

    高寒:“因为当事人的强烈要求,我们现在三个警察带了一只黑拉布拉多警犬住在当事人家里,也不知道有没有什么用。”

    “等我们呆几天一走,也许……”

    苏星秀:“我来看看。”

    高寒:“好,你打车过来,当事人会给一些报酬。”

    苏星秀:“报酬不报酬无所谓。我遇见了,便要解决。”一种正义感驱使着他去。

    普通人对这种事无能为力,他遇见了,是机缘,不能见死不救。

    他立刻出门打车前往高寒所在的地方。

    ……

    肖泠接到电话,附近有事需要人去解决,只有他最近。

    他想苏星秀那么跃跃欲试,想要调查各种蛛丝马迹,干脆把他带上吧,可是一想这小学弟今天刚买了新电脑,眼巴巴的想玩游戏,实在可怜又可爱,便自己出门了。

    ……

    苏星秀来到高端奢华大气上档次的别墅小区绿荫庄园。

    高寒牵着只黑警犬在门口接他。

    苏星秀:“……你们觉得这黑狗辟邪吗?”

    他看穿着警犬制服的黑拉布拉多眼神很温顺,伸手摸了摸,狗狗蹲坐着没有任何动作,大概是想摇尾巴,微微侧头看高寒,他没有反应,狗狗也就没有任何动作,非常有公务员纪律了。

    高寒摆手:“不然呢,我们还能有什么准备?”

    “当事人家庭背景不简单,我们总得有点行动啊。”

    苏星秀:“我其实不太擅长这些。”

    高寒:“没事儿,杜大仙说你百分百能解决,他解决不了的找你就对了。”

    苏星秀:“太看得起我了。”

    走到当事人家门口。

    苏星秀被这奢华所震惊,居然真的有人在门口摆两头黄金狮子!这股土豪之气让他久久凝视。

    高寒看他眼神那样震惊,恭敬地问:“小苏大仙,这风水有什么不对吗?”

    “我不会看风水,我就是看这狮子好土豪啊。”苏星秀说。

    高寒:“……”

    一位保姆模样的中年妇女在门口等他们。

    “高警官,小纯刚刚睡醒了,在饭厅吃东西。”她的眼里满是担忧。

    “好的,就让我们警方特聘的这位高人进去给她看看。”

    警方特聘高人苏星秀:“???”

    走进去,发现客厅里已经有两拨高人了,正在争执该由谁来为出事的小泵娘驱邪。

    保姆走去给那位坐着正一脸愁容的美妇说:“秦姐,高警官也带了一位高人来。”

    秦太太一抬头看见苏星秀:“这么年轻?”她的眼里写满了婉转的不信任,却保持着良好的教养,“请坐,先上茶吧。”

    高寒:“秦小姐,你经纪人联系的邱道长,跟你丈夫公司请的薛大师,说实话水平怎么样,我也拿不准。”

    “但是,我们警方特聘的这位苏大仙,他的水平我是亲眼目睹的,你看他这长相,这发型,你觉得他厉害不?”

    “别看他这么年轻,其实是驻颜有术,他已经六十岁了。”

    苏星秀:“……”还是配合演出吧。

    旁边正在嘴炮对决的邱道长薛大师闻言也跟着打量苏星秀。

    这两位,一个瘦高秃顶仙风道骨手里拿个罗盘,一个矮胖扎了个发髻穿深蓝道袍,自问也是很有高人风范,走江湖时靠外貌人设就接了不少生意,也是老江湖了。

    但是看见苏星秀这样正值少年称年过六旬的自愧不如。

    两人看着苏星秀,欲跟他进行眼神battle。

    这时,旁边厅里出来一位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士,气质极好。

    “小纯吃了饭,她说想出去走走。”

    “这个时候,哪里敢放她出去啊。”秦太太愁容更胜。

    她丈夫环视客厅:“既然这么多高人在,不如让一位陪小纯出去走走,然后其余两位去她的卧室探查一番,不然她在家一直不让人进卧室,也是难办。”

    当下邱道长薛大师也同意了。

    外面保姆又领进来一个人。

    “秦姐,这位小扮说他望气发现此处有难,专程上门来解决纠缠小纯的厉鬼……”

    苏星秀抬头一看,居然他妈的是肖泠。

    够冤家路窄的。

    肖泠看见苏星秀在,很吃惊,他不是应该在寝室打游戏吗?还是很积极的啊,早知道就叫他一起出来了。

    “小苏,真巧。”他微笑打招呼。

    苏星秀:“确实巧。”

    他想六十岁的人怎么可能被人叫小苏呢,当即开始维护自己的人设。

    “这位是我同门师兄,别看他这么年轻,其实已经年过八旬了。”

    肖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