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宿敌中情蛊后逼我负责最新章节 - 2、那个学长

宿敌中情蛊后逼我负责 2、那个学长

作者:曲流逸书名:宿敌中情蛊后逼我负责类别:玄幻小说
    因为太过惋惜逝去的暑假,苏星秀在火车上熬夜打游戏,看错过的电竞比赛录屏。

    到学校时,他眼睛又红又肿,整个人萎靡不振,穿的也随意,身上套了件印着多彩筑州的白色文化衫,穿了条灰色休闲大裤衩,踩着双洞洞鞋。但是他天生五官精致秀雅,身材高挑纤细,散着头及腰长发,走到哪里都是被人关注的焦点。

    想低调其实也挺难。

    海洲科技大学是夏国有名的工科院校,以男女比例7比1闻名。

    苏星秀对自己过于娘炮的长相气质很不满意。

    他想,在充满阳刚气的环境里,肯定能熏陶成个纯爷们。

    步入古色古香的校门,目之所见男学生比例果然极高。

    但是这些男学生比高中的男生也没什么差异,也就是长得成熟了点,颜值气质特别好的,真没看到。

    苏星秀看着美丽的校园,相貌平平的同学,有点失望。

    他顺着指引到法学院的接待点登记。

    担当志愿者的学长红着脸让他先坐下填表。

    苏星秀浅浅一笑,就要坐下,顺滑的长发一下滑落肩头,倾泻到桌上。

    志愿者学长捂紧心口,觉得要窒息了。

    突然一个阿姨冲出来把苏星秀挤到旁边:“小同学,不好意思,让我们先登记吧,大老远的从雍州开车来,提了这么多东西,体谅一下。看你一个人,肯定是本地人。”

    “来,儿子,快来填。”

    她把自己儿子拽过来,旁边还站着两个拎包的司机模样的人,都是左手右手各一个箱子。

    确实东西挺多。

    但是这也不是插队的理由。

    雍州就在海州旁边,开车两小时。

    苏星秀有点懵,他一个人坐10小时火车从老家来海州……

    他也从没遇到过,敢在他面前插队的。

    负责登记的学长有点尴尬,“阿姨,是这位同学先来的。”

    阿姨从他手里扯过笔直接塞到自己儿子手里。

    “来,宝贝先登记,唉,小帅哥,我们登记了又去哪里?”

    “提着这么多东西真是不方便。”

    志愿者学长也就顺着阿姨的话说下去了。

    “登记完之后,就去左边求是楼102教室找你们班导。”

    他是想早点把这难缠的一家人打发了。

    但也让他们成功插位。

    苏星秀微微皱眉,有点无奈,他自诩男子汉,自然不能与这位阿姨在言语上较高低。

    离家一天。

    他头一次想念自己不靠谱的爸妈。

    他们在,肯定不会让这阿姨成功插队。

    背后有人喊:“这位女同学,我们能采访一下你吗?”

    苏星秀无聊的看手机。

    背后有人戳他肩膀。

    苏星秀回头,冷不丁看见一个很帅很高的青年。

    海洲科技大学男女比例7比1,帅哥当然很多。

    但是眼前这个人好看得超出苏星秀生平所见。

    他穿着款式简单的白衬衫黑长裤,眼眸湛若星辰似笑非笑,鼻梁高挺,薄唇紧抿,眉心正中有一粒红色小痣,却无丝毫女气,只让人觉得禁.欲,圣洁。

    苏星秀看呆了。

    长得好看还不娘炮,真羡慕。

    旁边一个被忽视掉的女孩招招手:“小扮哥,看看我,不好意思,因为看到长头发就把你认成女生。”

    刚刚就是她在说话,但是帅哥太抢眼,苏星秀第一眼并没有发现她。

    苏星秀洒脱地笑笑:“没关系,常有的事。”

    “我们是校园电视台的,在做新生入学的节目,想采访一下你,可以吗?”女孩双手合十星星眼祈求道。

    苏星秀点头:“采访吧。”

    左右他也没事,原来大学还有校园电视台,有点意思。

    几个电视台的同学簇拥着那位叫肖泠的大帅哥,打光的打光,举话筒的举话筒。

    肖泠入镜,采访苏星秀:“同学,请问你老家哪里?”

    他的声音果然也是温柔而富有磁性的。

    苏星秀:“筑州。”

    肖泠语气更加温柔,眼里还带了点怜爱。

    “离这里很远,你是一个人来报道吗?爸妈为什么不来送你呢?”

    “爸妈要做生意,我一个男生出门也没事。”苏星秀看着这么合眼缘的人,那点被插队的闷气消了,也跟着笑眯眯的,他眼角斜斜向上,天然带着股媚意,因为熬夜黑眼圈有点重,却像自带了浓重的眼妆。

    蹙眉时楚楚可怜,展颜一笑时艳色惊人。

    校电视台的编导看着监视器里的两个同样出色的男生,咽了咽口水,“我觉得,我们这期节目可能会爆。”

    采访问题很简单,问进校的梦想,理想的职业,想对四年后的自己的说些什么。

    苏星秀生性惫懒,平常不爱回答这些无聊问题,今天倒是好脾气地一一回答了。

    最后,这位帅气的肖泠学长笑着说:“学弟,欢迎你来到海科,希望你在这里实现你的理想与抱负,结交相伴终身的挚友。”

    他朝苏星秀伸出手。

    苏星秀迟疑一下,与他握手。

    肖泠的手很温暖。

    插队的阿姨盯着自己儿子登记且咨询完,又注意到苏星秀这边。

    采访刚一结束。

    阿姨就拽着校电视台管事的女生。

    “姑娘,采访采访我儿子吧。”

    “我儿子成绩特别好,会谈钢琴,拉小提琴,还得过全国英语演讲比赛二等奖。”

    那个女生被她扯着胳膊,既尴尬又为难。

    能进海州科技大学的,哪个成绩不好?

    肖泠本来想跟苏星秀多聊几句,见这事又不得不去解决。

    他走过去客客气气地说。

    “这位家长,不好意思。我们每个学院只采访一位同学。”

    “这是老师规定的。”

    那阿姨本想让自己儿子出出风头,上学校电视,也吃准学生脸皮薄好说话。

    见肖泠搬出老师与规定,也就不多说什么,拽着儿子吆喝着两个跟班走了。

    其实没有老师规定每个学院只采访一个学生。

    都是肖泠随口一说。

    刚刚他们站在路边找采访对象。

    他一抬眼便看见了法学院迎新点发生的插队**。

    这个小学弟一个人孤零零的,又那么纤瘦,看上去着实有点可怜。

    他想,要来陪他说说话。

    解决完这边事。

    肖泠回头看苏星秀坐在那儿低头专心填表,心情不算坏的样子。

    “走吧,去材料学院看看。”

    ……

    苏星秀早上九点到学校。

    下午四点才成功在宿舍躺着睡大觉。

    其实按新生手册上的程序来看并不繁琐。

    他一个没出过远门没住饼校的男生根本没有经验。

    又习惯了在家时没事招个小可爱出来帮忙扛东西。

    他做了件蠢事。

    没有先去领宿舍的钥匙把包放了,就一个人去领学校发的生活用品。

    想着还可以少跑一趟。

    结果没想到学校发的生活用品有桶有盆有大棉被,他本来就拖了个箱子,虽然这些东西对他来说不重,但体积太大。

    有个好心的家长阿姨看不过去,怜爱他一个小孩拎这么多东西,帮他拎了桶拖了箱子。

    走到宿舍楼上一看,居然跟阿姨的孩子还是同宿舍。

    还真是巧了。

    他们是混合宿舍,四个人都是不同专业。

    又都是外地人,从天南海北汇聚于海州。

    也是缘分。

    打扫完卫生,一宿舍四个男孩跟几个家长中午就在外面搓了顿。

    下午家长们走了,苏星秀才上床睡觉,按理说他快一天没睡觉,应该挺困的,却兴奋地有点睡不着。

    宿舍里剩了个计算机学院的哥们儿王图,是个话唠。

    他听苏星秀说了被校园电视台那个肖泠的大帅哥采访,整个人顿时入打了鸡血般语调高亢起来。

    “那是肖神啊,天哪,我做梦都想跟他说话!”

    苏星秀躺在床上,凉凉地说。

    “因为他长得帅吗?”

    “屁,我是这么肤浅的人吗!肖神是海科校草不假。但是他本人专业超强,是海科英才计划班的大神,你知道这个班吧,填志愿的时候都能看到的,专业代码01那个。”

    苏星秀想了一下,好像是有。

    不过他是填的文科志愿,对于不能填的没仔细看。

    肖泠学长听上去很厉害的样子。

    王图手舞足蹈地说:“听说这位肖泠学神是个中央空调。同时撩着十七八个女生,个个都心甘情愿。”

    苏星秀趴在床上,瞬间吃了一惊。

    “这位学长,还真是看不出啊。”

    明明看着那么正派。

    不过中央空调看着一般都看不出是中央空调的。

    他又长那么帅,有资本撩妹。

    就是同时撩十七八个,这也太不道德了。

    王图一拍大腿:“肖神是我的偶像,你看他学业那么忙,还有空参加学校各种活动,还能撩那么多妹子,真是让人崇拜。”

    苏星秀:“……”

    这就是他家乡跟外面人的差别了。

    一生只爱一个人。

    花心就会被情蛊噬心。

    正巧手机响了,他接起来,是一位在海州的世交大哥,说要为他接风洗尘,已在校门外等着了。

    王图自顾自在那儿唠嗑:“小苏,你是苗族诶,我看小说,你们苗族分黑苗白苗,黑苗养蛊很厉害,养些虫子指哪打哪,这是不是真的?”

    苏星秀一边穿鞋一边说:“没有哦。2020年了,不要相信那些封建迷信,小说只是小说而已。”

    ……

    杜晨是湘西苗族赶尸技艺传人。

    幼年时在苏家住饼一段时间,与苏家感情深厚。

    在海州读完大学之后,就留在海州当法医,秉承家学,继续跟尸体打交道。

    苏星秀也与他许久没见,两人寒暄几句,在附近找了家评分高的火锅店吃饭。

    一进火锅店。

    苏星秀就看见了肖泠。

    不知是什么聚餐,几桌学生拼桌。

    肖泠那桌只他一个男生,其余都是女生。

    苏星秀本不太信他是中央空调这一说法。

    看见这一幕,莫名就信了七八分。

    肖泠也看见了他,朝他挥手。

    白天好歹才见过,苏星秀回了个淡淡的笑。

    就跟杜晨走进包厢。

    肖泠看着杜晨的背影,眼神晦暗不明。

    赶尸匠历来都很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