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宿敌中情蛊后逼我负责最新章节 - 1、新魔头苏醒了~

宿敌中情蛊后逼我负责 1、新魔头苏醒了~

作者:曲流逸书名:宿敌中情蛊后逼我负责类别:玄幻小说
    筑州秦毒岭。

    此处未曾开发过,山高树密,枝叶缝隙间漏下几束微光,落在一条黑蛇背上,反射出点点耀眼彩光。

    一对中年男女携手踏着树叶走来。

    林中野兽蛇虫纷纷自动避开。

    他们走进一处隐秘山洞,里面狭长昏暗,中年女子一挥手,洞内凭空多出许多闪着荧光的小蝴蝶,光源星星点点,勉强照亮洞内路径。

    “你看不清路,就用手机手电筒嘛!科技时代就该用科技手段。”中年男子摁开手机的手电筒,山洞瞬间一片雪亮。

    中年女子:“我手机不是没电了吗?”

    他们走到山洞尽头,那里有一道雕刻精致的厚重石门。

    上刻蝴蝶,龙,虎,水牛,蛇,蜈蚣等图腾,粗糙的表面满是岁月腐蚀的痕迹。

    打开石门,里面空间广阔,高约数十米,宽不可数,似乎山体内部都因这洞被掏空了。

    四壁是蛇蝎虎豹蝴蝶石像,还置有许多宝箱。

    山洞腹地是一樽巨大的翡翠棺。

    里面躺着人。

    躺着的少年肤色莹白,又穿着身白色长衣,在昏暗的山洞里周身仿佛笼着层柔和光晕,柳眉斜飞,嘴唇薄而润泽,长发柔顺黑亮如墨,双手叠放在胸口,睡得安然舒适。

    在如此环境下透着几分诡异。

    中年女子走到翡翠棺边,扶着翡翠棺边缘,动情轻唤:“儿子。”

    “蛋蛋?”

    少年没有任何反应。

    “唉,这都要开学了,怎么还不醒。”中年女子有点苦恼,开始埋怨丈夫。“不是说这个继承仪式只需要七七四十九天吗?现在都七十天了,赶不上学校报道,难道蛋蛋还要再参加一次高考?”

    中年男子皱眉:“可能因为现代大棚种植的药材比不上古代,效用不够,要隔得久些。”

    “如果明天还不醒,我们就给学校打电话请假,说孩子生病了过几天再去报道,学费都交了,人不去应该也没什么。”

    “也对,钱都交了,那回家吧,过几天再来看,他自己醒了也知道回家的。”中年女子说。

    夫妇果断转身走人。

    石棺中的少年长睫微颤,豁然坐起:“等等,我真是你们亲生的吗!?”

    他妈捂着嘴惊喜地说:“蛋蛋,你终于醒了!”

    他爸一脸淡定:“如果你不是我亲生的,能被姑奶奶选为继承人?”

    “不要叫我那个小名!”

    苏星秀一脸郁卒地从石棺爬出。

    他也才刚刚醒过来。

    他可真是个苦命的娃。

    在十八岁的年纪承担了这个年龄不该有的责任。

    刚高考完没浪几天,就被迫继承家族的某个特殊身份。

    必须躺在石棺里泡一个多月药水。

    这都源于他家是个该死的历史悠久的用蛊世家,祖先们在法治不那么严谨的时代,风骚走江湖快意恩仇,惹下许多仇家。

    不传承家传蛊术,就会被报复。

    学好了就可以让仇人放弃报仇并叮嘱后人:我是不行了,你以后一定找秦毒岭苏家报仇。

    苏星秀闭目感受了一下自己的变化,确实变强许多,但也有一点不妙的地方。

    “爸,我对于灵气的感知变弱了。”

    苏爸拿着手机查询文档:“这是正常的,根据家中古籍记载,继承……之后会有半年到一年的时间恢复磨合期。”

    “蛋蛋,你先去学校报道,通知书上写的日期就是明天。”

    “身体如果还有什么不对,你再微信说,我们全家一起分析解决。”

    在二十一世界的家长眼里,没有什么比读书更重要了。

    “等等,怎么是明天?我报的海洲科技大学没有录取到?”苏星秀惊道。“爸,我已经成年了,不要叫那个小名!”

    苏妈:“是海州科技大学,录上了,就是你报的法律专业,大概药质量不好,你多躺了二十天。”

    苏星秀:“………”

    好苦啊,别人高考完浪三个月,他就只玩了半个月,突然就开学了。

    苏爸苏妈一起帮他把身上的灰拍拍。

    “走吧,回家收拾点东西,你先往学校赶,其余大件给你寄过来。”

    苏星秀苦着脸跟爸妈一起走出洞。

    他微一抬手,茂密的树林中游出条直径约一米粗的黑色巨蛇,苏家三口人麻利地坐上去,巨蛇载着他们飞快往山下游走。

    两小时后,换了身干净衣服的苏星秀坐上了开往海州的火车。

    海州高校多,正是开学季,筑州往海州的机票卖完了。

    他只能坐火车。

    坐一夜,明早到,正好赶上报道。

    苏爸在窗户边叮嘱道:“在海州低调一点,不要被仇家发现,他们人多,你打不过。”

    苏妈:“好好读书,少玩手机。”

    苏星秀打着哈欠,嗯嗯地应了。

    苏爸:“我让你姐整理了个文档,那是你姑奶奶列的仇家名单,你对着名单认人,看见那些人就躲。”

    “听说那些人搞了个什么组织,到处抓人做苦力还不给钱。”

    “你杜晨哥说了,海州最近也不太平。出门不比在家,不要随便欺负人,万一欺负到比你还横的怎么办”

    苏星秀左耳朵进右耳朵出,蔫蔫地说:“好。”

    火车开动。

    苏星秀打开手机,王者农药启动。

    终于离开家了~

    家里就没一个靠谱的人!

    都快2020年了,还在坚持搞封建迷信。

    打完一局。

    苏星秀在“秦毒岭相亲相爱一家人”微信群,看见他堂姐上传了一个pdf文件。

    苏家历代仇家名录.pdf

    有56m。

    苏星秀:“……”

    虽然有心理准备,但这也太多了吧。

    点开仇家名单,又略略松了口气。

    原来是手写的扫描件。

    其实也就十几家而已。

    开头几家他自小就知道。

    其余十几家,看这些记录战斗力也不强的样子,不值得在意。

    海州几百万人,哪那么容易碰到嘛,他只是去读个大学而已,能有多高调的事?又哪能那么巧遇见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