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求你别秀了最新章节 - 第一百二十章

求你别秀了 第一百二十章

作者:甲子亥书名:求你别秀了类别:玄幻小说
    一直到五月中旬, 赵冶才启程返回青川观。

    也就在赵冶离开的这段时间里, 灵真道长他们已经将隔壁斋堂楼上的房间全都装修出来了。

    赵冶到家的时候, 他们正在搬家,主要是把温泉池子也搬过去, 还有就是后院种的那些果树全都挪到后山上去。

    后山原本是公家的地, 不过听说青川观有意承包之后, 政府方面就爽快的将后山以极低的价格承包给了青川观, 毕竟如今整个青川镇都享受着青川观带来的红利,这是青川镇的机遇, 也是镇政府的机遇, 现在政府对青川观的重视程度已经远远超过了郊区那座还在建的物流园。

    更别说青川观年后就成立了一个慈善委员会,请了几十个死忠粉丝做义工,又请了政府部门监督,最近这段时间正在到处帮各个村子修路修桥脱贫致富,极大地缓解了镇政府的压力。

    政府方面也希望青川观能尽快地扩大规模,以接纳更多的游客, 以及推动青川镇的经济发展。

    只是青川观旁边早已建满了房子, 青川观想要扩大规模,除了另外再找一个地方重建之外,也就只有向后山扩建了。

    选址重建是不可能的, 因为青川观已经在这里屹立了近一千年了, 除非万不得已,灵真道长他们不会想要搬走的。

    所以选择也就只剩下了一个。

    但灵真道长他们现在并不急着扩大青川观,因为年节过后, 前来青川观上香的香客的数量就又跌回了过年之前,然后就一直在这个数据上下波动了。

    显然,这已经是青川观目前的极限了。

    原因很简单,青川观人手不足,青川镇上的配套设施也跟不上,比如酒店、饭店,之前龙岗他们过来,就只能找关系住在民房里。

    再者,青川镇附近也没有其他值得一去的旅游景点,所以住的稍微远一点的人都不大可能因为一个青川观就千里迢迢跑到青川镇来,当然,死忠粉除外。

    所以扩建的事,至少两年之内,灵真道长都不打算考虑。

    看见赵冶回来,小黑直接扑了上来:“喵!”

    赵冶直接抱了个满怀。

    当初巴掌大小的小黑已经长大了,因为青川观的伙食一向不错,加上它又特别爱吃糖,所以它现在长得油光顺滑,体型也越来越圆润,正朝着二十斤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

    不过即便如此,小……大家伙的可爱程度依旧不减当年,毕竟这是猫呀。

    赵冶薅了薅大家伙的毛,其他人也纷纷反应过来:“祖师伯/祖宗,您回来了?”

    小肥啾直接扑腾着翅膀飞了过来,落在地上,仰头迫不及待道:“川川让你给我带的零食呢?”

    赵冶:“……”

    要不是小肥啾是只鸟,就冲着它一口一个川川,而且还总是背着他和沈怀川聊的火热,赵冶都想防火防盗防熊孩子了。

    他直接说道:“在我房间的箱子里,大的那个,你自己去拿。”

    小肥啾听了,当即高兴的啾了一声,然后扭头看向吨吨和几只小团子:“快快快,我让川川买了好多酒心巧克力。”

    几只小团子瞬间也跟着欢呼了起来。

    就连小黑也讨好的舔了舔赵冶的手:“喵喵喵!”

    赵冶见状,当即蹲下身来把小黑放到了地上:“去吧!”

    也就一会儿的功夫,一群小家伙就风卷残云般消失在了赵冶的视线之中。

    而后他转头看向灵真道长等人:“都搬完了吗?”

    灵真道长指了指地上小山一样的一堆竹子和竹根:“家具什么的,还有温泉池子都搬过去了,就剩下这丛墨玉竹了。”

    因为这丛墨玉竹的根系太过庞大,甚至已经蔓延到了大殿下方,所以挖掘起来比较麻烦。

    不过这会儿倒是已经挖的差不多了。

    最主要的是,挖出了这么多竹根,如果重新栽种的话,明年他们大概就能收获一片墨玉竹林了。

    至于那棵蟠桃树,它已经修炼出了意识,所以也不用灵真道长他们帮忙,它自己就把自己从土里面□□了,这会儿正在后山上选地方安置自己呢。

    “行。”

    赵冶说:“那我先去后山上把阵法什么的都布置好。”

    尤其是蕴灵阵和迷途阵,前者为这些灵植提供灵气,后者能够避免游客不小心闯入。

    好在现在青川观一天就能挣上一百多万,除去众人修炼需要用到的灵石之外,剩下的维持后山的灵石开销勉强是够了。

    而且那些灵植也不是白种的,毕竟他们这些人也吃不了多少,将来不管是拿去送人还是出售都是不错的选择。

    布置几个阵法对现在的赵冶来说早已不是什么麻烦事,只是就在他快忙完的时候,他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电话是灵真道长打来的。

    他说:“祖宗,晨星的家人找来了。”

    “什么?”

    赵冶眉头一皱。

    众所周知,赵晨星是灵真道长捡回来的弃婴。

    他当即说道:“好,我知道了,我马上就回来。”

    挂断电话,赵冶随手一挥,而后转身大步向山下走去。

    就在他身后,原本堆在他身侧的四块石碑当即飘到了半空之中,而后齐刷刷的朝着不同的方向飞了出去,最后以雷霆万钧之势轰入地底。

    紧跟着石碑笼罩范围之内,气场巨变,阵阵微风裹挟着清凉如春风拂面般四散开来,又在碰触到一片无形的结界的时候,骤然消失无踪……

    时间回到五分钟之前。

    四五辆小汽车突然在青川观门外停下了。

    因为观里今天搬家,所以特地闭观一天,并且提前几天就告知了一众香客。

    于是原本在外面街道上摆摊的摊贩今天也就都跟着歇业了。

    因而此时的青川观外,可谓门可罗雀,也因为那些摊贩都挤到了这条街上,积年累月的,就不可避免的在地面上和墙壁上留下了斑驳的污迹。

    看见这一幕,从车上下来的肖鸿源眉头一皱,直接掏出西装上衣口袋里的方巾捂住了口鼻:“就是这里了?”

    一旁的保镖扫了一眼青川观的牌匾:“是的。”

    肖鸿源抬了抬下巴:“敲门。”

    赵晨星等人原本正在院子里玩弹珠,赌注就是刚刚分到的酒心巧克力。

    一听见有人敲门,小肥啾等人只好先散了。

    听说了肖鸿源的来意,灵真道长先是一愣,几乎是脱口而出:“你说什么?”

    而后他下意识的看向赵晨星。

    赵晨星也懵了。

    然后就听肖鸿源说道:“……事情要从九年前说起,九年前,我爸爸回国祭祖的时候路过丁市,和一位酒店的服务员相爱了,我爸爸原本是想带她回m国的,只是因为她母亲不希望女儿远嫁,所以两人就被迫分开了,而且连对方的联系方式也都删掉了。”

    “结果两人分开之后没多久,她就发现自己怀孕了,并下定决心将这个孩子生下来,毕竟这是她和我爸爸爱的结晶。”

    “只是没想到的是,她生产的时候遇上了难产,最后孩子虽然平安生了下来,但是她却因为产后大出血,去世了。”

    “她去世之后,这个孩子便交给了她母亲抚养,她母亲本就因为女儿的死恨上了那个孩子,加上那个孩子脸上的胎记太过恐怖,所以即便那个孩子是她女儿的孩子,她还是把那个孩子给扔了。”

    听到这里,赵晨星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

    “直到前段时间,我爸爸再次路过丁市,才知道了这个孩子的存在,他心里十分愧疚,当场就病倒了,到现在都还没好,然后他便请了私人侦探四处打探那个孩子的下落,直到前几天,才终于有了他的消息。”

    “这也就是我为什么会找上门来的主要原因。”

    只是说这话的时候,肖鸿源脸上并没有表现出半点对赵晨星的友爱之情就是了。

    而后不等灵真道长开口,他就继续说道:“我们肖家是m国萨州数一数二的华人豪门世家,家资数以百亿计,产业更是遍布全球各地,即便是到了华国,哪怕是庚省省长也要礼待我们肖家人。”

    “不仅是因为我爸爸的缘故,更因为家中有祖训,绝不能让肖氏血脉流落在外,所以我这次过来,就是为了带赵晨星回肖家。”

    “赵晨星既然是肖家的子孙,就理应受到肖家的福荫,只要他回到肖家,我们就会给他安排最好的学校……”

    说话间,他的目光落在了散落在院子各个角落里的沾满了灰尘的弹珠上,扫了一眼灵真道长等人身上的破旧道袍,以及袍子上的泥渍,又嘲讽道:“以及最好的玩具,确保他能成长成才,而且我们肖家给每个子弟都设立了信托基金,数额高达上千万m元,你们应该知道上千万m元是什么概念吧,像你们这样的乡野小臂,买下一百个都不成问题。”

    “可以说,即便将来赵晨星一事无成,也依旧可以过上无忧无虑的生活。”

    “恕我直言,这些都是你们无法提供给赵晨星的。”

    “如果你们真的为他着想,那就应该让他回到肖家。”

    而后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本支票簿,写了一张五十万的支票递给灵真道长:“为了感谢你们这么多年来对赵晨星的养育之恩,这是我们肖家的一点心意,请你们千万收下。”

    然后肖鸿源就愣住了,因为听完他的话之后,灵真道长脸上并没有流露出半点的屈辱或者贪婪,而是嘴角不住的抽搐。

    不止如此,就连赵晨星等人也是一脸的一言难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