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求你别秀了最新章节 - 第一百一十九章

求你别秀了 第一百一十九章

作者:甲子亥书名:求你别秀了类别:玄幻小说
    沈怀川和赵璇花了半个月的时间将赵氏的结构梳理清楚, 又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将赵家人的亲信以及公司内部的蛀虫全都清理出去, 再聘请人手填上这些窟窿, 等到赵氏终于重新走上正轨,已经是五月份的事了。

    赵璇也功成身退, 回了t国。

    至于赵氏, 则是另外聘请了一位职业经理人管理。

    其实赵冶原本也是想将赵氏交给沈怀川打理的, 不过后来想了想, 光是管理一个沈氏,沈怀川就已经忙到脚不沾地了, 这要是再加上一个赵氏, 那他以后还有性/福生活可言吗?

    别看他好像一和沈怀川见面就开车,可是别忘了,以前大多数时候,他和沈怀川都是一个星期才能见上一面,后来沈怀川又为了赵氏的事情来回奔波,他也跟着老老实实的从大尾巴饿狼退化成了灰太狼……

    所以想明白了这一点之后, 赵冶就果断请了一个职业经理人, 反正有他坐镇,赵氏出不了大乱子。

    然后赵冶就发现,闲下来的沈怀川好像有点不对劲了。

    好几次他去给沈怀川送饭的时候, 沈怀川都不动声色的在他走过去之前关掉网页或者手机。

    虽然沈怀川可能以为他没有发现, 但要知道赵冶的感知一向敏锐。

    所以再一次发现沈怀川做出了相同的动作之后,赵冶终于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但他还是笑着说道:“该起床了,我买了你爱吃的烧麦。”

    “好。”

    沈怀川也笑着应道, 甚至于忘了习惯性的在枕头上蹭一蹭。

    “嗯。”

    得到沈怀川的回复,赵冶便退了出去,顺便带上了房门。

    而后他面色一变。

    不对劲,很不对劲!

    对此,赵冶的第一想法就是沈怀川变心了。

    没办法,关心则乱!

    而后他脑海中迅速闪过几个人。

    是那天的年轻女人,还是那天的年轻女人?

    想到他之前承诺过不会再算和沈怀川有关的事情,赵冶当即抬脚向卫生间走去。

    然后他往镜子前一站。

    看着镜子里面的那张脸,他当即就松了一口气。

    还好还好,他头顶没有变绿。

    ——他虽然不能算沈怀川的命,但他还可以算自己的命啊。

    要知道他一向算无遗漏。

    想到这里,他的心情顿时好了不少。

    然后他的目光突然落在了洗漱台上的漱口水上,他这才想起来他们房间里的卫生间里的漱口水已经被他用光了,所以他当即拿了一瓶漱口水原路回去了。

    而房间里,伴随着房门关上的声音,沈怀川的脸直接就塌了下来。

    他习惯性的蹭了蹭枕头,他好愁啊!

    因为过两天就是赵冶的生日了。

    虽然赵冶从来没有提起过,但是之前赵冶接收赵氏资产的时候,文件上有写到赵冶的身份证号,所以他偷偷摸摸的记下来了。

    可是现在的问题是,他根本就不知道该送给赵冶什么礼物比较好。

    毕竟这可是他和赵冶在一起之后,赵冶第一次过生日呢,沈怀川想给他过一个能让他毕生难忘的生日

    都说万事不决问度娘,可是网上真的是什么五花八门的建议都有,有说送鲜花,影集,自制巧克力的,也有说送车子、房子或者直接送现金的……

    但是前者,沈怀川觉得有点太普通了,后者的话,赵冶又都不缺。

    然后,沈怀川可不就自己把自己给难住了吗?

    所以这一纠结,五天过去了。

    可是沈怀川依旧没有想到什么好的点子。

    然后像是想到了什么,他又从枕头底下把手机摸了出来,然后打开了很久没有打开过的寡夫群。

    他直接发了一个红包,然后问道:有人在吗?

    仅仅过了不到十秒钟的时间,红包就被一抢而光。

    紧跟着所有人都活跃了起来。

    阅尽千根:哟嚯,好久没见你出来了?

    我买的黄瓜二十厘米:最近怎么样?

    ……

    沈怀川直接问道:话说男朋友过生日送什么礼物比较好?

    我会九十九种姿势:……

    炮友太多不方便透露姓名:在,为什么把狗骗进来杀?

    黄鳝我们走:求你做个人吧!

    菊部地区有黑洞:脱单了有什么了不起的?拉黑吧,有事漂流瓶联系!

    沈怀川:“……”

    只是就在这个时候,他肚子突然闹腾了起来。

    但他还是坚持着写道:别闹,说正事呢,我都愁了好几天了。

    写完之后,他飞速的把这条消息发了出去,然后把手机往枕头上一扔,穿上鞋急急忙忙地冲进了洗手间。

    伴随着卫生间的小门被拉上的声音,枕头上,亮着的手机屏幕里,一条条信息正从最下方不断冒出来……

    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就在这个时候,赵冶再次推门而进。

    “怀川?”

    只是因为速度太快,以至于一直走到床边,他才终于刹住了脚。

    发现沈怀川不在,又察觉到卫生间里的灯亮着,他也就闭上了嘴,而后眼角的余光正好落在了枕头上的手机上。

    我会九十九种姿势:送什么礼物给男朋友?这还不简单,你自己啊,衣服一脱,蝴蝶结一打,虽然老套,但是你男朋友绝对喜欢。

    炮友太多不方便透露姓名:私房照了解一下?让你男朋友帮你拍的那种哦。

    菊部地区有黑洞:或者买上十几套制服让你男朋友帮你都试上一遍!

    阅尽千根:人呢,怎么不说话了?一年三百六十日

    赵冶:“……”

    我会九十九种姿势,炮友太多不方便透露姓名,菊部地区有黑洞……

    这些网名一看就不正经好嘛!

    因而一时之间,赵冶心中闪过了无数个念头。

    然后他下意识的看向那个,一年三百六十日?

    这个应该就是沈怀川在这个……寡夫群里的昵称了。

    他记得这好像是戚继光的一句诗,因为他前段时间练习毛笔字的时候有读到过,原句应该是“一年三百六十日,多是横戈马上行”。

    看起来挺正常的,也挺符合沈怀川的心境的,毕竟他总是自诩霸道总裁来着。

    因为智商和情商都有限,所以一直没能拿到驾照的赵冶不禁有些失望,他还以为沈怀川会和那些群员一样呢,因为那样的话……奶黄馅的沈怀川,好像也挺香的。

    他忘了还有一句老话叫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了。

    而后赵冶反应过来。

    等等——

    看他们的意思,似乎是在讨论沈怀川该送他什么当做生日礼物。

    赵冶这才想起来,好像过几天就是他的生日来着。

    难怪这几天沈怀川一直不在状态。

    真相大白,赵冶却顾不上高兴,因为他的目光直勾勾的落在了阅尽千根他们提的那些建议上,然后不由的咽了咽口水。

    哪知道就在这个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一阵开门的声音。

    沈怀川出来了。

    看见赵冶,沈怀川先是一愣,而后他的目光顺着赵冶的视线看过去……

    沈怀川:“……”

    沈怀川当即就炸了,他大步向前,抓起枕头上的手机,粗略的扫了一眼上面的内容。

    沈怀川直接就懵了。

    他面红耳赤,结结巴巴:“你都看见了?”

    赵冶迟疑着点了点头,虽然他不是故意的。

    沈怀川:“……”

    他呼吸一促,因为他知道,他现在在赵冶心目中的霸道总裁形象肯定已经彻底崩塌了。

    赵冶迟疑着说道:“你的那些朋友都……很有个性。”

    嗯?

    只是那些朋友?

    好一会儿沈怀川才反应过来。

    意识到赵冶似乎没有怀疑到自己头上,沈怀川顿时有些不可置信,可偏偏赵冶的神情没有骗他。

    想到这里,沈怀川心头一喜,当即冷静下来。

    也是,这个憨憨哪有那么聪明,毕竟他的在群里的昵称又不像其他人那么直白。

    然后就听赵冶干着喉咙说道:“其实吧,他们提的那些建议我都挺喜欢的……”

    虽然沈怀川和那些群员不一样,但赵冶深以为那些群员出的主意都很棒,然后积极为自己谋取埃利。

    沈怀川:“……”

    他下意识的又看了看手机,这才注意到群里面的人到底给他出了什么主意。

    不愧是他们!

    沈怀川有些意动,要不是被赵冶撞破这件事情,他说不定就真的从了,但此刻为了挽救自己岌岌可危的霸道总裁形象。

    于是沈怀川两眼一瞪,红着耳尖,直接把锅甩给了赵冶:“呸,满脑子有色思想,想都别想。”

    被锅劈头盖脸砸了个正着的赵冶:“……”

    他就知道以沈怀川的性格,会是这样的结果。

    让他更郁闷的还在后面呢!

    为了修正形象,以及将扣在赵冶头上的锅彻底砸实,赵冶生日那天,沈怀川送给了他一整套定制的洗漱用品,包括去污牙膏,去污洗发液,去污沐浴露,甚至还有一把根治净身刀……

    总之,就是不能让赵冶有时间去想寡夫群的事。

    赵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