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求你别秀了最新章节 - 80、第八十章

求你别秀了 80、第八十章

作者:甲子亥书名:求你别秀了类别:玄幻小说
    再看李文耀的面相, 他的印堂依旧发黑, 说明他们一家的血光之灾还没有过去。

    这也就意味着, 之前的那场车祸并不是偶然。

    因为不是什么麻烦事,加上灵松子等人有意磨练孙聪, 所以这件事情就交给他去办了。

    说起来, 这还是孙聪第一次单独出任务, 所以他内心的激动可想而知。

    不过在李家人一个个提心吊胆的时候, 这份激动显然有些不合时宜,因而他还是克制住了。

    听着李文耀把之前发生的事情细细说了一遍, 孙聪心里瞬间有了底。

    他说:“你们恐怕是惹上什么脏东西了, 而且对方的目的也很明显,就是要你们一家人的命!”

    李家人顿时就急了:“那孙道长,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孙聪:“现在问题的关键是要弄清楚,你们是无意间惹上的它,还是有人在背后想害你们?李先生,平日里有什么人和你们不对付吗?”

    李文耀心底一惊, 而后他绞尽脑汁, 也实在是想不出来到底是谁和他有这么大的仇,非要置他们一家于死地不可。

    孙聪眉头微皱,这样看来, 想要查清楚事情的真相是不可能的了。

    “那现在只能是走一步算一步了, 因为不管是哪一种可能,对方都肯定会再次对你们下手的。”

    于是孙聪便直接跟着李文耀回了家。

    只是万万没想到的是,一连两天, 幕后黑手都没再出现。

    李文耀顶着两个大黑眼圈,看了看手表,已经是晚上两点多了,他忍不住说道:“孙道长,会不会是对方知道我找了道士回来,所以放弃了?”

    孙聪扫了一眼李文耀依旧发黑的印堂:“没有。”

    而后他打起精神来:“没事,我还撑得住。”

    李文耀却是一脸苦色,可是他实在是有点撑不住了。

    他都两天两夜没合眼了。

    别忘了他还是个伤员呢!

    孙聪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再次劝道:“要不李先生你还是先去休息一下吧。”

    李文耀却摇了摇头,这种情况,他哪里睡得着。

    然后他站起身,决定去卫生间洗把脸,醒醒神。

    很快,卫生间里就响起了一阵水声。

    然后只听见哐当一声,什么东西掉在了地上,紧跟着卫生间的门突然关上了。

    众人原本还没有反应过来,直到又是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传来,众人这才意识到不对劲。

    孙聪当即抓起法剑冲了过去,然后就被挡在了门外。

    “李先生,李先生,你怎么样了?”

    可是里面却一点回应都没有。

    “怎么办?”

    李妻都要哭了,她大力向房门撞去,却发现怎么也撞不开。

    孙聪当机立断:“让开。”

    而后只见他祭出一张符纸,右手快速掐诀,而后往门上一扔。

    轰!

    伴随着一声巨响,房门瞬间炸开。

    众人也终于看清楚了里面的情景。

    卫生间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面目狰狞的红衣女鬼,正压着李文耀的头往装满水的浴白里塞呢。

    “啊!”

    见此情景,李家人忍不住的惊叫了一声。

    孙聪则是振奋不已,脸上的疲惫也瞬间一扫而光。

    发觉李文耀挣扎的幅度越来越小,孙聪当即提前冲了上去:“住手!”

    红衣女鬼下意识的抬手一挡。

    法剑砍在她身上的一瞬间,一股劲风席卷开来,红衣女鬼被迫松开了李文耀,往后退了几步,孙聪却是直接倒飞了出去,砸在了洗漱台上,上面的化妆品瞬间噼里啪啦落了一地。

    李家人也终于反应过来,连忙趁机把李文耀从浴白里救了出来。

    下一秒,屋外传来一阵猛烈的敲门声。

    是楼下的住户:“还有完没完,知道现在几点钟了吗?”

    但是没人搭理他。

    红衣女鬼这才反应过来,她冷冷一笑:“你们以为找了个道士过来,就对付得了我……”

    却不想下一刻,孙聪直接打断了她的话,他激动的不行,以至于下意识拔高了声音:“小爷我蹲了你两天了,总算逮到你了,你今天就是叫破喉咙也没人救得了你!”

    楼下的住户:“……”

    敲门声瞬间就没了。

    李家人:“……”

    叫破喉咙不是这么用的。

    红衣女鬼:“……”

    这原本应该是她的台词才对。

    红衣女鬼顿时就笑了:“就凭你?”

    她的底气在于清楚的知道孙聪绝不是她的对手,否则刚才孙聪那一剑就能直接灭了她。

    孙聪当即横起手中的长剑:“试试就知道了。”

    而后他直接冲了上去。

    红衣女鬼也瞬间亮出了利爪。

    一人一鬼瞬间交缠到了一起。

    李家人连忙扶着李文耀退出了洗手间。

    然后就眼睁睁的看着孙聪一次次的冲向红衣女鬼,然后一次次的被红衣女鬼摁在地上打。

    李家人:“……”

    李母颤声说道:“要不,我们还是打电话向赵道长他们求援吧!”

    “不要。”

    说话的却是鼻青脸肿的孙聪,他:“放心,我能解决的。”

    李家人:“……”

    你说这话的时候,能不能先把脸从红衣女鬼的脚底下拿出来。

    下一秒,红衣女鬼猛地举起左手,指尖有寒芒闪过:“去死吧!”

    孙聪手心瞬间凝聚出一道真气,向红衣女鬼的双腿急射而去。

    然后趁着红衣女鬼闪避的时候,一个鹞子翻身,向一旁躲去。

    然而红衣女鬼的利爪还是在他的胸口上留下了五道血痕。

    不过孙聪并不在意,反而更兴奋了:“再来。”

    红衣女鬼顿时就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可是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孙聪就又缠了上来

    一人一鬼又交手了十几招。

    红衣女鬼渐渐有些力不从心,孙聪却越战越勇,而且动作也越发流畅。

    红衣女鬼瞬间就明白了过来。

    孙聪这是在拿她练手。

    红衣女鬼顿时愤怒不已,心底更是升起了浓浓的忌惮,她当机立断,趁着孙聪再次被她击飞的空隙,瞬间聚起全身煞气,向孙聪冲去,想要一举将他击杀。

    一时之间,不大的卫生间里狂风呼啸,连墙壁上的瓷砖也都被掀飞了。

    李家人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

    孙聪也蓦地缩紧了瞳孔,他知道自己不能再浪了。

    而后他左手一翻,手心里赫然多出了厚厚一沓黄符。

    就在红衣女鬼惊惧的目光之中,他用力将手中的符篆挥洒了出去。

    “啊!”

    夹杂着阵阵惨叫的爆炸声几乎将要将在场众人的耳膜震破。

    等到硝烟散去,李家人纷纷放下捂着耳朵的手,向卫生间看去。

    只看见孙聪持剑而立,脚下踩着的赫然正是刚才嚣张的不行如今半死不活的红衣女鬼。

    李家人:“……”

    ……刚才发生了什么?

    怎么局势突然就逆转了呢?

    而后李家人反应过来。

    不是,你有这本事,为什么不一开始就使出来呢?

    孙聪也不多说废话,直接问道:“说,你为什么要对李家人下手?”

    终于缓过来的李文耀也瞬间绷紧了身体,看向红衣女鬼。

    红衣女鬼恨恨的看了他一眼,直接撇过头,显然是不愿意配合。

    孙聪可就没有灵真道长那么好说话了,更何况这事本来就是红衣女鬼先撩者贱,他当即一剑就给红衣女鬼来了个对穿。

    “我可告诉你,就冲着你做下的事情,我就算是直接杀了你,老天爷都不会怪罪我。”

    红衣女鬼忍不住惨叫起来,她本来就受了重伤,现在又挨了这一剑,魂魄瞬间就变得寡淡无比,放佛下一秒就要消散一般。

    事实证明,她还是怕死的。

    所以她当即就招了。

    原来她也是一名修士,只不过是个邪修,五天前,她和人斗法失败,濒临死亡。

    因为她当时身受重伤,所以没办法施展高深的术法给自己续命,只能采用最简单的办法,那就是将一包缠有她的头发丝的钱扔到马路上,只要有人捡到这包钱并且花了,那么她身上的死气就会过渡到对方身上,对方代替她去死的同时,她也就保住了自己的命。

    她等等整整两天,总算是等来了一个人把那包钱捡了起来,结果就因为李文耀两句话,对方竟然就把那包钱给烧了。

    听她这么一说,李文耀想起这件事情来了。

    那是三天前的事情了,因为他难得回来一趟,所以专门约了几个老朋友一起去爬山。

    结果回来的路上,他的一个老朋友捡到了一包钱,李文耀凑上去一看,当即就说那是假/钱。

    李文耀的理由很充分:“几十万块钱,就用一个塑料袋装着,而且都是崭新的钞票,还和我们平时用的钱不一样,不是假/钱是什么?”

    听见这话,红衣女鬼歇斯底里道:“你们难道都不看新闻的吗,那些都是国家前几天新出的钱。”

    李文耀:“……”

    孙聪:“……”

    而当时李文耀他们正好路过一片红薯地,因为李文耀想吃烤红薯了,所以那包钱最后就沦为了引火材料。

    然后红衣女鬼就死了。

    万万没想到事情真相竟然是这样,一时之间,孙聪竟有些同情红衣女鬼。

    李文耀理直气壮:“这年头谁还看新闻啊!”

    更何况他还是刚从非洲回来的。

    而后他愤怒不已:“所以你就要害死我们一家?”

    红衣女鬼当即恨声说道:“要不是你,我也不会死!”

    李文耀骂道:“那是你罪有应得。”

    红衣女鬼瞬间红了眼:“你给我等着……”

    然而不等红衣女鬼把狠话放完,孙聪直接甩出一张符送她去见阎王去了。

    他可没兴趣听她说这么多的废话。

    而后孙聪转头看向李家人,胸中豪气万丈:“贫道幸不辱命,事情已经解决了。”

    李家人这才反应过来,顿时松了一口气,而后看向孙聪,一脸感激道:“这几天真是辛苦孙道长了……”

    也就在这时,警察破门而入,一起冲进来的还有楼下的住户,他指着孙聪等人,怒声说道:“就是他们,绑架囚禁了一个女人,还意图对她不轨……”

    说到这儿,话音戛然而止,楼下的住户看着满身血痕、衣服几乎碎成了破布条的孙聪,不可置信道:“窝草,你们居然还玩s|m?”

    李家人:“……”

    孙聪:“……”

    李文耀恍然大悟,难怪孙聪明明能轻松的除掉红衣女鬼,却绕了这么大的一个圈子,而且红衣女鬼揍他的时候,他好像还特别高兴的样子……

    原来是好这一口?!

    想到这里,李文耀看向孙聪的目光中多了一丝异色。

    而后他很快反应过来。

    不对——

    不管怎么说,孙道长都是他们一家的救命恩人,他怎么能因为这点个人爱好问题就对孙道长心生不敬呢?

    想到这里,李文耀心里有了主意。

    ……

    李家的事情到这里就算结束了。

    第二天,祖师爷就收到了李家人送来的一桌丰盛的席面,看在那只烤乳猪的份上,他勉强也就原谅了那天李文耀的不敬之举。

    又过了两天,孙聪也收到了李文耀送来的一份礼物,是一份快递,挺大的一个箱子。

    孙聪坐在板凳上,一边看着灶火,一边拆开箱子。

    最上面的是一本书,书名是《s|m101:实用指导》。

    “s|m?”

    这词有点熟啊!

    孙聪想着,然后翻了翻箱子里的其他东西。

    手铐、束缚套装、玻璃鞭、灰色领带、羽毛棒……

    这词何止是有点熟啊!

    哐当一声,孙聪手里的书直接掉在了地上。

    也就在这时,屋外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

    听着脚步声越来越近,孙聪顿时就慌了,哪里还顾得上去管这箱东西是谁寄给他的,当即手忙脚乱的把箱子往后面的柜子里一塞。

    下一秒,灵真道长就走了进来。

    孙聪顿时松了一口气。

    灵真道长说道:“阿聪,观里没米了,你去超市买两袋回来吧。”

    孙聪:“……好。”

    他偷偷摸摸的看了一眼柜子,只能是等把米买回来之后再来处理那箱子东西了。

    却不想孙聪前脚刚走,后脚小肥啾就进来了。

    它在外面浪了一天,这会儿正好饿了。

    只见它轻车熟路的朝着柜子走了过去,然后翻出来一袋炒米和一盒肉干。

    想到一会儿刘家大婶会送点心过来给它吃,所以它只吃了个半饱就不吃了。

    就在它准备离开的时候,它眼角的余光突然落在了下面的箱子上。

    “咦?”

    小肥啾以为是什么好吃的,当即凑了上去。

    它抬起爪子扒开一看:“……”

    窝草!!!

    小肥啾震惊了,甚至连说话都结巴了:“这……赵冶……可怕!”

    毕竟青川观里除了赵冶,其他人全是单身狗,所以想想也知道这些东西会是谁的。

    而后它反应过来,甚至顾不上害臊:“不过那家伙也太马虎了吧,这些东西是能随便乱放的吗,万一教坏孩子怎么办?”

    想到这里,它当即叼起那箱子东西,扑腾着小翅膀,向赵冶的房间飞去。

    为了庆祝孙聪顺利的完成了人生中的第一个单独任务,灵真道长专门杀了一只羊犒劳他,于是当天晚上,青川观的上空就飘起了羊肉的香味。

    孜然羊肉,炭烤羊排,羊蝎子炖萝卜,羊肉串,羊杂汤……

    灵真道长的手艺又进步了,一群人吃的油光满面。

    只除了赵冶和孙聪。

    因为不知名原因,孙聪全程笑得比哭还难看,害的灵松子等人还以为他身体不舒服,对他好一阵关怀。

    而赵冶则是觉得少了点什么。

    和老婆分开的第七天,想他。

    然后赵冶拿出手机,对准了碗里的羊蝎子炖萝卜,咔嚓一声,拍了张照片,发给了沈怀川:“羊蝎子炖萝卜,想吃吗?”

    另一边,度假回来,刚洗完澡从浴室里出来的沈怀川正想和赵冶煲会儿电话粥,结果一打开手机,就正好收到了这条信息。

    大概是因为文字会在人的脑中自动排列组合的缘故,这句话落到他眼里,直接就变成了‘想吃萝卜吗?’

    沈怀川:“……”

    他盯着照片中碗里的白萝卜,竟然真的有些意动。

    毕竟他都一个星期没见过赵冶了。

    说不想那是不可能的。

    沈怀川忍不住红了耳尖。

    然后他伸手捏了捏肚子,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沈怀川总觉得肚子上的肉比以前结实了不少。

    看来一个星期的健身果然还是有效果的。

    想到这里,沈怀川顿时也就不虚了。

    作为一个霸道总裁,只要敢想,就没什么是不敢做的。

    于是他瞬间就好了**忘了疼,回复道:“我已经回家了,一会儿就过来。”

    青川观里,收到这条消息,赵冶顿时活过来了。

    然后他快速的打包了一些菜,直接回了房间。

    等到沈怀川提着一个行李箱过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赵冶坐在椅子上傻笑的样子。

    而后他眼前一亮,刷的一下站起身:“你来了?”

    这熟悉的开头……

    但是沈怀川还是忍不住握了握身侧的手,而后轻声应道:“嗯!”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沈怀川总觉得眼前的场景有些怪怪的。

    两人就这么默默对视了十秒钟。

    然后像是想到了什么,赵冶连忙收起了脸上的傻笑,让开身,露出身后的饭菜:“还没吃饭吧?”

    “嗯。”

    沈怀川直接坐了过去。

    也不知道赵冶用了什么保温的方法,饭菜竟然还是滚烫的,滋味一点都没有打折扣。

    然后就听见赵冶说道:“我去洗澡。”

    沈怀川蓦地握紧了手中的筷子。

    对于接下来的事情,两人都心知肚明。

    沈怀川吃着碗里的萝卜,看着赵冶去洗他的萝卜。

    ……完美!

    吃完饭,沈怀川把碗筷送回厨房,然后就整理起他带来的那个行李箱来。

    行李箱里装的是给小肥啾他们买的零食以及给赵冶的礼物。

    他把东西全都清理了出来,然后就发现没有地方放这些东西。

    也就在这时,他眼角的余光落在了床底下的纸箱上。

    他直接把纸箱拖了出来,然后打开一看。

    然后面红耳赤。

    赵冶洗完澡回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一幕。

    沈怀川:“……”

    箱子是在赵冶的床底下发现的=箱子是赵冶的。

    赵冶:“……”

    箱子不是他的+沈怀川正在整理行李箱=箱子是沈怀川的。

    赵冶&沈怀川:万万没想到,赵冶|怀川竟然还有这种癖好。

    赵冶&沈怀川:老婆|老攻有奇奇怪怪的癖好怎么办?

    ……当然是尽量的配合他啊!

    两人瞬间打定了主意。

    三个小时之后,沈怀川就后悔了。

    事实证明,短期健身训练到底有没有效果他也说不准了,但赵冶真的是个牲口。

    但好在这家伙的癖好并不是很重口,仅限于领带什么的……

    第二天早上,沈怀川拖着被掏空的身体,从枕头底下摸出了那半块法宝。

    就在他准备跑路的时候,像是想到了什么,他恍然大悟。

    难怪他觉得昨天晚上的场景有些眼熟……再联想到现在的情形,像不像他是个金主,而赵冶就是那个等待金主临幸的小情人。

    沈怀川:……突然有种扬眉吐气的感jio!

    然后他坏心眼拿过手机给赵冶转了两百块钱,美名其曰嫖资,然后忍不住又凑到赵冶的脸上亲了一下,这才心满意足的跑了。

    就算干架干不过,嘴上也一定要把便宜占够。

    霸道总裁,绝不吃亏!

    作者有话要说:  总是不知不觉的就写长了,然后半夜才更新,捂脸!

    感谢在2020-03-19 22:19::21:3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孤城危寒山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弄晴小雨、戏炀、sunshine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孤城危寒山 63瓶;梦与现实 50瓶;schnapp 30瓶;梦璃殇、瑜榆愉、渊陌 20瓶;︵盛夏﹌浅殇° 10瓶;我要修仙 6瓶;掩耳_ 5瓶;cocochen 2瓶;疏桐秋影、听雨吹风、书仙、房贷怎么交都习惯不了、爱看书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