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求你别秀了最新章节 - 79、第七十九章

求你别秀了 79、第七十九章

作者:甲子亥书名:求你别秀了类别:玄幻小说
    所以从头到尾, 薛雨竹才是真正把所有人都耍的团团转的那个。

    听见这话, 吴胜脸上的表情裂开了, 他不可置信的看向一旁的薛雨竹。

    薛雨竹同样一脸震惊,以至于好一会儿才回过神, 而后她下意识的反驳道:“不是, 他在胡说, 孩子就是你的……”

    可是吴胜却恍若无闻。

    说来也可笑, 他明明对赵冶痛恨不已,就因为赵冶破坏了他的计划, 可是在赵冶和薛雨竹之间, 他却更相信赵冶。

    ——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薛雨竹身上。

    吴胜睚眦欲裂:“都是你,要不是你说孩子是我的,还总是向我抱怨钱不够花,我又怎么可能去挪用公司的钱,要不是你告诉我说可以趁着陈敏怀孕在家的时候夺权, 我又怎么可能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薛雨竹直接就被吓到了, 她转身就要跑。

    赵冶适时松开了吴胜。

    果不其然,下一秒,吴胜就像一条出笼的恶犬一样扑向了薛雨竹。

    啪啪啪!

    很快, 薛雨竹的脸也肿了, 连带着头发也被吴胜抓下来不少。

    薛雨竹也怒了,加上她也终于反应过来,计划失败, 吴胜也被赶出了吴家,所以她也用不着再讨好他。

    最主要的是,因为这件事情,她恐怕也难逃牢狱之灾——因为如果吴胜真的被告上法庭,那她肯定也脱不了干系,因为吴胜贪污的钱都被她花了,所以原则上,她属于知情从犯,五六年的牢狱之灾肯定是跑不了的,而且因为吴胜挪用的钱财多达一千万之多,所以他们的财产也肯定会被没收,用以赔偿王阿姨。

    这样一来,钱没了,又背着罪犯的标签,他们的前途也大概率走到头了,等到他们从监狱里出来,下场可想而知。

    薛雨竹瞬间有些崩溃,然后直接掐住了吴胜的脖子……

    “怪我?自己蠢能怪得了谁?”

    “你也不看看自己现在什么德行,真以为我现在还看得上你?”

    “你还敢骂我?”

    “你就是个b子,不,b子都比你干净……”

    两人很快就扭打到了一起,而且下手一个比一个狠。

    而这大概就是俗话说的狗咬狗,一嘴毛了。

    谁能想到,在此之前,吴胜还爱薛雨竹爱到连枕边人的命都能下手去算计呢!

    对此,赵冶选择了漠视,而王阿姨和陈敏则是直接转过了头,不再看他们,因为嫌脏。

    好在没过多久,警察就赶到了。

    吴胜这才反应过来,他当即变了脸色,转身看向王阿姨和陈敏,痛哭流涕道:“不,妈,敏敏,我知道错了,你们就原谅我这一次好不好……”

    他终于肯认错了。

    可是王阿姨和陈敏却都已经看透了他,所以谁也没有搭理他。

    然后这份痛哭流涕的哀求就变成了歇斯底里的辱骂:“你们怎么能这么狠心,我咒你们不得好死……”

    再然后他们就被带走了。

    耳畔终于清静了下来。

    事不宜迟,赵冶当即便让王阿姨去查了薛雨竹的儿子的生辰八字,因为它已经在陈敏的肚子里呆了五个月,早已没了意识,所以赵冶轻易就把它引了出来,而后直接送它去投胎了。

    紧跟着,赵冶把吴老先生招了回来,然后就回去了,把空间留给了他们一家三口。

    不管怎么说吴胜也曾是他们最亲近的人,出了这样的事情,他们心里又怎么可能不难过呢。

    回去的路上,赵冶给沈怀川发了条消息,问他工作忙完了吗?

    半分钟之后,他收到了沈怀川的回复:“还没有,谈判出了点问题,这几天每天都得加班。”

    赵冶收起手机,整个人都焉了。

    和老婆分开的第三天,想他。

    日子一天天过去。

    灵真道长定做的香炉也终于送过来了。

    看着整整齐齐排列在墙角下的几十个大香炉,灵真道长高兴极了,祖师爷也很满意!

    等等,祖师爷很满意?

    灵松子有些难以置信。

    可事实就是如此,因为当天晚上,祖师爷都没有入他的梦向他抱怨。

    这不应该啊?

    可是灵松子也不好直接去问祖师爷,否则那样多打祖师爷的脸啊!

    于是这件事情就成了青川观众人心里的不解之谜。

    天气越来越冷,后院的那口温泉也终于派上了用场。

    小肥啾和赵晨星等人更是成了温泉池子的常客。

    只除了圆滚滚,它现在有了一个新的名字,叫吨吨,是刘家大婶她们取的。

    因为食物链上的冲突,加上吨吨抢走了小肥啾群宠的位置,所以小肥啾一直对吨吨心怀戒备,不愿意和它往来,而赵晨星等人自然也都站在它这边。

    而吨吨虽然有些迟钝,但是渐渐的也能感觉到小肥啾不待见它,所以也干脆和小肥啾井水不犯河水。

    而且有刘家大婶她们宠着,它的小日子过得也挺滋润。

    对此,赵冶等人也没有干预的意思。

    小孩子嘛,吵吵闹闹的再正常不过。

    于是就有了这一幕。

    水雾缭绕间,赵冶躺在池子里,额头上放着一条叠好的毛巾,温泉水正好没过他的胸口。不远处的水面上飘着一个气垫床,小肥啾两爪朝天躺在小黑的肚皮上呼呼大睡,旁边三个墨团子每人面前都飘着一把扑克,显然正在玩斗地主。

    也就在这个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吵闹声。

    “说什么呢?会不会说人话?”

    “喵?”

    小黑直接就被吵醒了,它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然后下意识的一起身,于是躺在它肚皮上的小肥啾直接摔进了水里。

    “啾!”

    被水呛了一嘴的小肥啾瞬间被惊醒,下意识的扑腾起来,以至于连话都不会说了。

    小黑这才反应过来,连忙把它从水里捞了出来。

    “啾!”

    小肥啾抖了抖身上的水,怒了。

    不过外面那人显然比小肥啾更愤怒。

    李文耀今年四十岁,青川镇本地人,不过已经好几年没回来了,因为他现在在非洲工作,薪水丰厚的同时,假期少得可怜。

    他这一次回来,还是因为过几天就是他母亲七十大寿。

    他是家里的独生子,父亲早逝,全靠母亲一个人拉扯大。

    结果等母亲年纪大了,他却没办法在母亲身边尽孝,也正是因为他母亲太过开明,从来没有抱怨过哪怕一句话,所以他才更愧疚,但他能做的也仅仅是在金钱上尽量满足母亲的需求。

    不过老人年纪大了,又能花上几个钱呢,所以他给老人的钱,老人根本没用多少,大多都存下来了,然后又补贴给了他。

    不过也就在几个月前,老人花钱突然多了起来,还千里迢迢的给他们寄来了好多护身符什么的。

    他问过之后才知道,原来老人突然迷信了起来,那些黄符都是她在一个叫做青川观的道观里买的,不仅如此,她还专门在这个所谓的青川观里给他们一家三口点了三年的长寿香。

    再加上平时去上香的时候给的香火钱,算下来,短短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她竟然就在这个青川观花了小三万块钱了。

    当然,李文耀不是在抱怨老人花钱花得多,毕竟千金难买老人高兴。

    所以即便他根本不相信这些,也没有表现出哪怕一点不快,反而装作高高兴兴的陪着老人来青川观上香。

    可是千不该万不该,这个叫孙聪的道士一上来就说他印堂发黑,他们一家最近怕是有血光之灾。

    孙聪这一套他见多了,街头巷尾的骗子都是这么干的,上来就说你印堂发黑有血光之灾,然后借着破财免灾的由头,骗你的钱。

    最主要的是,到了孙聪这里,还升级了,变成他们全家有血光之灾了!

    这不是存心咒人吗?

    而且好巧不巧的,他妻子的工作的确有一定的危险性。

    所以李文耀当即就怒了,大声道:“说什么呢?会不会说人话?”

    然后他一不小心就把心里话也说了出来:“怎么,看我妈年纪大了,好骗,骗了她三万块钱还不够,还想继续骗?”

    这一下子,不只是孙聪,就连在场的香客也都愣住了。

    还是李文耀的母亲率先反应过来:“你说什么呢,还不快给孙道长道歉。”

    一旁围观的香客也纷纷说道:“是啊,你误会孙道长了。”

    “孙道长说你家有血光之灾,那就肯定没有骗你!”

    孙聪也觉得冤枉,他就是看李母是观里的老香客了,所以一发现李文耀面相不对,想也没想,就直接说了,可是万万没想到,李文耀竟然不信教。

    其实说完李文耀就后悔了,可是一见李母和周围的香客竟然都帮着孙聪说话,他脑子一轴,说道:“我看你们是糊涂了,现在都什么社会了,还迷信这些,有这个时间过来上香祈福,还不如去跳广场舞锻炼身体更来的实在。”

    李母生气了:“你说什么呢?”

    李文耀梗着脖子,指着孙聪:“妈,其实我早就想说了,什么神啊佛啊的根本就不存在,你捐了那么多香火钱,唯一的用处就是养活了这些……”

    说到这儿,他哑了火,因为孙聪不胖不瘦,体型一看就很健康。

    他环顾一圈,事实上,青川观的道士都不胖。

    ——只除了一个!

    李文耀眼前一亮,手指一划,指向了供桌上的祖师爷,继续说道:“养活了这些大肚肥肠、膀大腰圆的道士……”

    无辜受到牵连的祖师爷:“……”

    什么仇什么怨?

    脏话.jpg!

    脏话.jpg!

    脏话.jpg!

    听见这话,不只是孙聪,一旁的香客也听不下去了:“年轻人,嘴上还是积点德比较好。”

    一旁李母的脸也挂不住了:“对不住,对不住,我儿子他……脑子有点问题……”

    她一边说着,一边拉着李文耀往外走去。

    她担心再呆在这儿,李文耀再说出什么惊天动地的话。

    被脑子有问题的李文耀:“……”

    也就在这个时候,听见动静的赵冶等人赶了过来。

    灵真道长当即好声好气道:“没事了,没事了,其实那位先生本意是好的,就是不太会说话……”

    毕竟李母是青川观的老香客了。

    见灵真道长也没有太过怪罪李文耀的意思,一众香客也就没再多说什么。

    围观的人群很快散去。

    孙聪走到灵真道长等人身前,有些不好意思:“祖师伯,师父,师叔。”

    赵冶拍了拍他的肩膀:“没事,这事不怪你。”

    “嗯。”

    而后像是想到了什么,孙聪眉头微皱:“可是那位李先生一家最近的确是有血光之灾。”

    灵松子回想了一下刚才看到的李文耀的面相:“放心,出不了事。”

    孙聪顿时放下心来。

    另一边,李母一回到家,就开始翻箱倒柜找钱。

    李文耀:“妈,你干什么?”

    李母气得不行:“还能干什么,去置办供品,给祖师爷赔罪。”

    李文耀就是不承认自己有错:“妈,我看你是被青川观的人给洗脑了。”

    李母:“你要是还认我这个妈,你就给我闭嘴。”

    她现在没空教育李文耀,因为急着去找孙聪问清楚血光之灾的事情。

    说着,钱终于找到了。

    李母当即就要出门:“孙道长说过,你们最近有血光之灾,你给我老老实实在家里呆着,把文文她们也叫回来,还有我之前给你们的护身符,一定要随身带着。”

    说完,房门哐当一声关上了。

    李文耀黑着脸,可是又不敢追上去,要不然真把李母气到了怎么办。

    然后越想越觉得生气,不仅是气自己一时没管住嘴巴说了不好的话,更气青川观毫无底线,连老人都骗。

    也就在这个时候,他的手机响了。

    是他的妻子打来的,她们逛完街回来了,因为买的东西有点多,让他去接一下。

    想到妻女,李文耀的脸色稍微好看了一些。

    他拿起桌子上的车钥匙,而后像是想到了什么,他掏出挂在脖子上的用玻璃盒装着的护身符。

    原本他戴着这张护身符是为了讨老人高兴,现在嘛——

    李文耀直接把护身符往茶几上一扔,然后直接出了门。

    什么护身符,什么血光之灾,他还真就不信了。

    半个小时之后,李文耀接到了妻女,看着两人脚边一大堆的东西,虽然早就听妻子说过了,但还是忍不住说道:“这么多?”

    李妻一边提起东西往后备箱放,一边回道:“都是给老人买的,毕竟难得回来一趟,她自己又舍不得花钱。”

    听见这话,李文耀忍不住说道:“她哪里是舍不得……”

    李妻:“怎么了?”

    李文耀一边系安全带,一边说道:“你们是不知道……”

    他把刚才在青川观里发生的事情说了。

    李妻当即笑着说道:“你也是,有什么话好好说不行吗,偏偏要在道观里说那种话。”

    李文耀:“我这不是气不过吗?”

    正说着,李文耀蓦地瞪大了眼,因为就在正前方,突然出现了一个红衣女人。

    他急声喊道:“快躲开。”

    可是红衣女人却一动不动,像是被吓到了。

    李妻愣住了看着前面空荡荡的马路:“你在说什么?”

    眼看见车子离红衣女人越来越近,李文耀一边踩着刹车,一边拼命的打着方向盘。

    好在就在最后一秒,车子擦着红衣女人滑了出去。

    李文耀下意识的松了一口气,然而下一秒,车子直接撞上了路边的围栏,然后翻下了斜坡。

    安全气囊弹出的瞬间。

    嗡,两道金光从车上爆射出来,转瞬即逝。

    路上的行人见状,纷纷冲了过来。

    很快,李文耀三人就被救了出来。

    后座的李妻和女儿安然无恙,只有李文耀,左脸直接被撞肿了不说,连右腿也断了。

    一旁的路人却震惊不已:“天呐,你们从那么高的地方翻下来,竟然一点事都没有。”

    李妻和女儿却不约而同的从脖子上掏出来一个玻璃盒,里面是一抹黑灰,她们一脸恍惚:“刚才出车祸的时候,我身上的这个护身符好像突然亮了一下……我感觉,好像是这张护身符救了我们。”

    路人:“青川观的护身符?”

    李妻点了点头。

    路人瞬间收起了脸上的震惊:“哦,那就是正常操作了!”

    一旁正抱着那条断腿痛声哀嚎的李文耀:“……”

    而后像是想起了什么,李妻看向李文耀:“对了,刚才你为什么突然拐弯?”

    要不然车子也不会撞上围栏。

    李文耀下意识回道:“是因为刚才路中央突然出现了一个红衣女人?”

    李妻:“什么红衣女人?”

    女儿:“我也没看见什么红衣女人啊?”

    听见这话,李文耀心底一凉。

    孙聪再见到李文耀的时候,看见的就是他肿着左脸,拄着拐杖的样子,

    他一脸惊讶:“不应该啊,师父明明说了,你不会出事的?”

    李文耀:“……”

    这一下子,李文耀原本好好的右脸也肿了。

    原本有护身符保护,他的确不会出事,可万万没想到他竟然作死把护身符给扔了。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翻细纲的时候,突然发现我把万年石心乳的颜色梗给忘了……

    但是既然有这个梗,就一定不能浪费,骗一波评论再说,叉腰.jpg!

    感谢在2020-03-18 05:03::19:4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腐腐女♀女、顾白鸾、樱璃、sunshine、戏炀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若即若离 68瓶;鱼味真菌 40瓶;小小小小小小千千 30瓶;?喵、葙鱈、默晨初晓、37189593 20瓶;白巧克力 19瓶;□□ 15瓶;我爱月下金狐也爱即墨、顾夏、__紫菡.︵o○ 10瓶;其泽、永恒的浮生 5瓶;八步蛇 3瓶;cocochen、茗溯溪、水月娆、七弦 2瓶;穆夏、千言不如一默、無殇、小甜喵喵、花恋蝶、杯莫、月狐、30455603、爱看书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