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求你别秀了最新章节 - 51、第五十一章

求你别秀了 51、第五十一章

作者:甲子亥书名:求你别秀了类别:玄幻小说
    立金身仪式结束了, 灵松子师徒和赵璇也该离开了。

    灵松子师徒已经打算留在青川观了, 所以这一趟是回南洋收拾行李。

    至于赵璇——

    她说:“知道你现在的确过得很好, 我就放心了!鲍司那边还有很多事情等着我处理,所以我必须得回去了, 等t国那边的工程告一段落, 我再来看你!”

    而后像是想到了什么, 她咬牙切齿:“你放心, 赵志专那一家子狼心狗肺的东西害了你,还想安享富贵, 他们想得美, 我可不答应。”

    给赵冶报仇她做不到,但是大闹一场的本事她还是有的。

    反正赵志专那一家都已经不要脸了,那她还有什么好顾忌的!

    “嗯。”

    赵冶没有反对,事实上,他原本也打算等忙完立金身仪式之后就开始报仇的。

    实际上,相比于直接将赵家一竿子打死, 他更喜欢打地鼠的游戏。

    就如同当年他被赵家人玩弄于鼓掌之中一样。

    要不然怎么对得起他这些年经受的苦楚。

    因为t国也在南洋, 所以赵璇和灵松子两人前半段的行程是一致的。

    将三人送上火车,偌大的青川观顿时冷清了不少。

    又过了两天,后院的桃子终于熟了, 赵冶也开始收拾东西, 准备去户市探望沈怀川了。

    没成想就在这个时候,又有麻烦事找上了门来。

    赵冶看着眼前仪态超卓、气质文雅的中年女士,不等萧叶彤开口, 便下意识地说道:“不对啊,你儿子是不是你亲生的你能不知道?”

    萧叶彤:“……”

    一旁的中年男人和少年直接变了脸色,拼命朝赵冶使眼色。

    赵冶反应过来,都怪这两个家伙,害得他都形成条件反射了,以为萧叶彤是来找他做亲子鉴定的。

    所以他只能转移话题:“萧女士,您刚才说你家出了什么事来着?”

    萧叶彤这才回过神,而后她转过头,怒瞪一旁的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也就是李高义当即坐直了身体,他愁眉苦脸,有些难以启齿:“赵道长,是这样的……”

    那是一个月前的事情了,因为应酬,那天晚上他喝了很多酒,没成想喝醉之后竟然稀里糊涂地和一个奇丑无比的女人滚了床单。

    灵真道长:“……”

    赵晨星:“……”

    出轨也就算了,睡了人家还骂人家奇丑无比,要不要脸!

    对上两人鄙夷的目光,李高义连忙解释道:“当时我老婆就睡在我旁边……”

    灵真道长:“……”

    他转身连忙捂住了赵晨星的耳朵。

    系统:“……这就有点刺激了!”

    李高义:“可是……那么大的动静,我老婆却一点察觉都没有。”

    而且那个丑女人还在梦里告诉他说,她叫陈孟,今年十七岁,庚省本地人……

    还问他愿不愿意娶她。

    赵冶眉头一挑:“所以你答应了。”

    “没有!”

    李高义急声说道。

    他当时就清醒了过来,因为他突然想到他家冰箱里还有两个大榴莲没吃。

    赵晨星伸手拔下灵真道长捂在他耳朵上的手,疑惑道:“这和榴莲有什么关系?”

    灵真道长直接改捂住了赵晨星的嘴。

    别问,问就是男人的悲哀!

    然后那个陈孟一气之下就走了。

    李高义原本以为这只是一个梦而已,加上心虚,所以没敢声张。

    没想到参加完青川观立金身仪式,当天晚上回去之后,他就又做梦了。

    梦里,陈孟欢天喜地的告诉他,她怀孕了,问他高不高兴。

    李高义直接就懵了。

    他以为自己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所以依旧不敢放在心上。

    然后是第二天晚上,陈孟告诉他,她怀的是个女孩,问他想给孩子起个什么样的名字。

    又说孩子都有了,他打算什么时候娶她。

    一直做这样的梦,李高义也烦了,他直接挥开了陈孟,告诉她他有老婆了,别再纠缠他了。

    不成想陈孟直接就翻了脸,威胁他要是敢不娶她,就让他老婆好看。

    听见这话,李高义一个激灵就清醒了过来。

    没等他反应过来,他就接到了医院打来的电话,告诉他他老婆出车祸了。

    好在李高义当初来青川观参加立金身仪式的时候,顺手给家里人一人请了一张护身符回去,有护身符护着,萧叶彤只是磕破了一点皮,没什么大碍。

    李高义就算再迟钝,此时也知道这不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而是撞鬼了。

    所以他连夜就带着萧叶彤和儿子找来了青川观。

    萧叶彤强忍着怒意,接着说道:“赵道长,您看这事该怎么办才好?”

    李高义顿时不敢再吭声了,因为如果真的是撞鬼了的话,那就说明那天晚上他不是在做梦,而是真的和那个陈孟滚了床单,甚至对方都有了他的孩子了。

    一想到这,李高义顿时觉得天都快塌下来了。

    原本因为自己和萧叶彤一点也不般配,加上儿子早产的事情,他一直怀疑自己是不是当了接盘侠。

    好不容易从赵冶口中得知了儿子是亲生的事实,结果转眼间,他的婚姻就要走到头了。

    ——毕竟以他对萧叶彤的了解,出了这样的事情,肯定不会原谅他。

    赵冶:“那我就跟你们回去看看好了,她今天晚上肯定还会再来找你。”

    萧叶彤当即说道:“那就麻烦您了。”

    李高义就住在隔壁柳市,家里经营着一家中等规模的加工厂,因而也算小有资产,所以在郊区置办了一套别墅。

    不成想一进卧室,就正对上一整面墙的照片。

    乍一看,赵冶还以为这些都是李高义和萧叶彤的亲密照,结果仔细一看,才发现都是扫黄的现场照……当然都是打过马赛克的。

    而且这些照片排列有序,组成的分明是‘玩鸡的下场!’这几个字。

    赵冶:“……”

    李高义的儿子李智当即眉飞色舞地解释道:“这不是我爸应酬多吗,为了警告我爸,我妈专门给他弄了这堵墙,而且还实时更新!”

    系统:“……啧!”

    李高义红了脸,一巴掌招呼在李智的脑门上:“去去去,破孩子!”

    然后他回过头:“这些都不重要,哈哈……”

    说着,他下意识地看看向旁边萧叶彤,发现她依旧面无表情,顿时笑不出来了。

    赵冶笑了笑,当即收回视线,他看了看手机,已经晚上十一点了。

    他当即说道:“好了,你们先睡吧,我就在旁边守着!”

    李高义原本还觉得有些害怕,但是一听说赵冶会在旁边守着,提着的心顿时放下来不少。

    大概是因为太过担心,一开始李高义怎么也睡不着,后来实在是没办法,他只好开始数水饺,没想到还真的挺有用,没一会儿的功夫,他就沉沉睡了过去。

    然后他就又梦见了陈孟。

    陈孟嫣然一笑:“李郎,你想清楚了什么时候娶我了吗?”

    李高义毫不犹豫,大喊道:“赵道长,救命啊,她又找来了!”

    陈孟脸上的笑容一僵:“什么?”

    下一刻,一只巨大的手掌从天而降,一把抓住了她,然后往虚空一甩。

    等到陈孟回过神来的时候,人已经在卧室里了。

    李高义随即从床上蹦了起来,怒瞪陈孟。

    眼前的陈孟趴在地上,她身着一条红色长裙,身材凹凸有致,寐含春水,脸如凝脂,五官更是娇艳动人,两鬓散落的发丝更为她平添一份妩媚。

    系统:“……”

    这样的陈孟和李高义口中的奇丑无比根本沾不上边好吗!

    而后像是想起了什么,系统恍然大悟,它看向李高义,一脸同情。

    这求生欲可以说是很强了!

    “混蛋!”

    陈孟怒骂一声,当即就要起身向赵冶攻去。

    赵冶眼皮子都没有抬一下,随手一张符篆飞了出去。

    下一秒,一道金光从天而降,在距离陈孟眼前不到五公分的地方留下了一个脸盆大小的坑洞。

    陈孟:“……”

    她身体一僵,默默地趴了回去。

    而后她果断扭头看向李高义,泫然欲泣:“李郎,你真的这么狠心吗?”

    李高义顿时觉得全身的鸡皮疙瘩都快起来了,他怒声说道:“你都对我老婆下手了,还不许我反击吗?”

    陈孟眼含泪光,当即解释道:“我虽然一气之下对你妻子动了手,但是我根本就没有真的想要伤害她,我这么做只是为了和你在一起,就算你真的不能娶我,哪怕是做你的妾我也愿意,更何况,我哪里比不上你老婆?她有我年轻,有我漂亮吗?而且你忘了,我肚子里还怀着你的孩子啊?”

    萧叶彤气笑了:“当小三还当出花样来了!”

    萧叶彤这么一笑,李高义头都大了:“我又不是故意的,不对……你当初为什么会找上我,我都长得这么磕碜了……”

    他有些崩溃:“我老婆眼瞎,你也眼瞎啊!”

    萧叶彤:“……”

    赵冶:“……”

    陈孟一脸怨色:“你忘了,一个月前的那天晚上,你和你的那群朋友喝醉了之后,你对我做过什么事情吗?”

    那天晚上?

    李高义仔细回想。

    那天晚上,上游的原材料供应商请他们几个加工厂的老板喝酒,商量合作的事情,地点就定在柳市最好的会所里。

    既然是会所,自然少不了那方面的服务。

    他时刻记得家里卧室里的这一墙的照片,自然不敢越雷池半步,所以见喝得差不多了,就借口有事提前走了。

    听到这儿,一旁萧叶彤的脸色好了不少。

    出了会所大门之后,他突然觉得有点饿,就顺道去隔壁的饭店点了两个菜,结果吃着吃着,隔壁加工厂的赵老板推门走了进来,又过了一会儿,陈老板也来了……最后,原材料供应商张老板也走了进来。

    于是,刚刚还在会所里吹牛皮的五个人,这会儿就又在饭店里聚齐了。

    一番交流之后才知道,原来他们的老婆都特别喜欢吃榴莲。

    五个人当时那叫一个惺惺相惜,大有相见恨晚之意。

    于是他们当即就又叫了一桌子酒菜,推杯换盏起来。

    等到五人将心底的苦水都倾吐出来之后,人也都喝醉了。

    这人一喝醉,脑子就不听使唤了。

    反正他也不知道他们当时是怎么想的,说着说着,就突然比起了尿尿来。

    对,就是那种小学生玩的,站在石头上,脱裤子比谁尿的远的游戏。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呀!

    说完,李高义都糊涂了。

    只听陈孟幽幽说道:“当时你们踩的那块石头,就是我的墓碑,我看见了你的私/处,你自然应该对我负责。”

    李高义:“……”

    他结结巴巴:“可那明明是在马路边上啊!”

    “不对——”

    萧叶彤反应过来:“难道不是五个人的都看到了吗,为什么你偏偏就找上了李高义?”

    “是哦!”

    李高义也反应过来,而后像是想到了什么,他不由地挺起了胸膛。

    陈孟眼底一慌,刚想解释,便又看见萧叶彤两眼一眯,冷不丁问道:“清朝覆灭那年,你多大?”

    陈孟还没反应过来,下意识回道:“十七。”

    李高义一懵:“……你不是说你今年十七吗?”

    清朝灭亡,那都是一百多年前的事情了!

    萧叶彤却恍若无闻,她死盯着陈孟,皮笑肉不笑:“孩子几个月了?”

    许是萧叶彤的气势太盛,以至于陈孟又是一慌:“八个月了!”

    “呵!”

    萧叶彤心里有数了:“所以你真的和李高义睡过?”

    而陈孟也终于反应过来,她当即拔高了声音:“当然……”

    却不想萧叶彤直接打断了她的话:“也是,孩子都八个月了,你怎么可能真的去和男人同房,也不怕流产!”

    虽然陈孟现在是个鬼,但人和鬼应该差不多吧……

    知道了事情真相,其他的疑团自然也就迎刃而解了。

    萧叶彤冷笑着说道:“难怪你一口一个郎啊妾啊的,感情还真是个古人啊,也难怪路边随便一块石头都是你的墓碑,亏你还有脸说自己十七岁!”

    陈孟要是说自己今年一百多岁,李高义能喜欢上她才怪!

    ——虽然现在李高义也没有喜欢上她!

    没想到事情就这么败露了,陈孟气急败坏:“老娘就算今年一百多岁了,脸也还是十七岁,不像你,再过两年,就是一黄脸婆了!”

    说完,她当即就要逃跑。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你们都给我等着……”

    不成想萧叶彤操起身旁的椅子砸了过去。

    下一秒,世界恢复平静。

    赵冶看着被砸得鼻青脸肿的陈孟:“……”

    有种活被抢走了的错觉!

    作者有话要说:  赵家要留着搞笑的!

    有不知道跪榴莲这个梗的吗?

    今年依旧是一条快乐的单身狗呢!

    本章留言前一百,蠢作者送出单身狗抱团取暖小红包一份!

    感谢在2020-02-12 02:53::33:3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戏炀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戏炀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sunshine、冷香如故、弄晴小雨、天妃+1、夏利夏利利、知堇心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云秋闻弦 50瓶;月夕节 40瓶;擁抱灬孤獨、左左 20瓶;弄晴小雨 15瓶;酸奶、缘楼、君归、风 10瓶;二阿二阿二 9瓶;41514567 6瓶;墨客、楠木、权心权懿、巫墨弈 5瓶;夏利夏利利 4瓶;21680524 3瓶;千言不如一默、我要上天!、cocochen 2瓶;娇娇、舞武、听雨吹风、杯莫、曼陀铃、awik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